第二章凌側妃殉葬?
假模假式哭了一會兒,上官雪妍偷偷揉揉眼睛,感覺自己的眼睛有點疼應該紅了,就站起身來,俯身對皇帝說"皇上,您先回宮吧,這里我來料理,雖說王爺是您兄長,可是畢竟他也是臣子.再說宮里有很多的事要您處理."

剛才自己趴在尸身上的時候偷偷把過脈了,這王爺可是中毒死的,是慢性毒藥,中毒有十幾年了,毒不會讓人立刻死,只會讓身體越來越虛弱,直到死亡.一般人這毒還真是查不出來,自己從沒小瞧過古人的智慧,看來他的死亡是人為的.既然有人讓玄王爺死,那皇帝會不會是他人目標?現在王府很亂,怕就怕有人渾水摸魚.

"我聽皇嫂的,這就回去."不知道軒轅玄耀是不是也想到了什麼就答應她了.

"管家,安排人送皇上回宮."上官雪妍站在門口叫道,自己小說沒少看,知道古代有點財力的家里都有管家,更何況貴為王爺,可是自己也不知道管家是誰,不過此時應該在這些人之中.

"是王妃,老奴現在去安排人."一個中年男子站出來說.

"皇上路上小心."上官雪妍看那中年男子一眼,大概有不惑之齡,一副謙卑溫和的樣子,一點沒有王府管家的精明,上官雪妍卻知道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送走大神之後,上官雪妍看著房間里刺目的紅色"管家,換白綾,安置靈堂,報喪吧,安排人守靈."

"是."管家大聲的說,本來以為王爺去了,一時王府沒有主人,自己雖說是管家很多事也不能辦,這下好了,看來王妃是個有主意的.哪怕她是個女的可也是正兒八經的主子,在這個時候是該要個人出來,雖說王妃剛嫁進來,可是也是正兒八經的主子.

上官雪妍看著房內的尸身,這時的房間里已經沒人,只有上官雪妍,其他的人都被她打發出去了.她說要獨自陪王爺一會兒,理由也合理,別人也就走了.

"你安心的走吧,這王府我會給你守好的,我知道你去的也許不甘,也放心不下你的弟弟,我知道他也許對你很重要.看在你給我個安生立命的地方,我會給你連他一起守護的,只要我在就沒人能害他的命."看著那皇帝能在第一時間出現在王府,又哭的那麼傷心,也許他們兄弟感情很好.自己怎麼說也是他名義上的王妃,這玄王妃自己只要不死可就要戴一輩子.這樣也不錯,自己對于感情的事也不想考慮了,也不想在經曆看著自己深愛的人在自己面前去世,那種感覺有一次就好了.這下好了,自己是個寡婦就不用擔心這些了.看著他給了自己如此高的身份上,自己幫他守護他沒能守護的人,也算是報恩了.

"王爺呀,你怎麼不等妾身就走了,你讓妾身怎麼活呀,不是說沖喜就好嗎,怎麼昨天才成親,王爺您今天就去了,留下我們孤兒寡母的怎麼辦?王爺呀,你看現在我連看你一眼都不行呀,這讓妾身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不如隨您一起去了……."突然一個撕心裂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聽意思應該就是他的側妃之類的了,看來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聽她的意思,王爺去逝是沖喜沖死的,也就是自己害死的,這是給自己找麻煩的節奏.好在自己不是那原主,不然只有自己哭的分.

"誰在門外大叫,還有沒有規矩,怎麼王爺才去,就忘了規矩了,讓悼唁的人看見了,這不是讓別人笑話我們玄王府嗎?都給我記著了,這是王府,不是市井大街.再不懂規矩大呼小叫的,管家拖出去杖斃."上官雪妍走到門口聲音無起伏地說,可是卻有莫名的威嚴.

"姐姐,我只是想看看王爺,可是他們說是姐姐的命令,不讓我進去,我不得已才會……."上官雪妍的話落,一個身穿紅色華服的女人開口說,可是卻在數落上官雪妍的不是.

那是個不到二十的女子盤著發髻,戴著珠玉寶石,顯得富貴逼人.身穿紅色華服,嬌小玲瓏正楚楚可憐的站在上官雪妍的不遠處.

"是我的命令,我不是說都去守靈堂嗎,你是誰怎麼在這,還有王爺已去,你怎麼還穿如此喜慶的衣服.怎麼,王爺去了你很開心嘛."上官雪妍看著她一字一句的問,可是卻把她氣著半死.

凌側妃也就是凌丹,在王府誰不知道他是王爺最疼的人,要不是需要沖喜她才是王妃,今天本來要給王妃敬茶的,就故意穿成這樣.想來可以壓壓新近門王妃一頭.可是起來後才知道王爺快不行了,于是就回去向父親討個主意,可誰知道剛到家話還沒說幾句,就聽說王爺去了,父親就讓自己趕快回來好控制局面.等走到王府門口看見白綾知道自己回來晚了,就往王爺的院子來,至少讓吊唁的人看見自己陪在王爺身邊.可是侍衛攔著不讓進,說是王妃的命令,自己就只能大叫,也有意無意的說王妃欺負.自己想著她一個孤女怎麼敢得罪自己,只要現在拿著她了,以後王府不還是自己說的算.沒想到這個孤女也不是個好欺負的,剛開口說自己沒規矩,然後又說自己在王爺去後穿喜慶的衣服,這要是坐實了,自己就徹底完了.

"不是,妹妹這是聽說王爺去了,一是悲傷忘了換衣服了,這就下去換."凌側妃咬著牙,低著頭,誰也看不到她眼里的惡毒.

"慢著,說了半天,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能告訴我嗎?我就一個孤女拿來的妹妹?"上官雪妍面帶疑惑的問她.

"妹妹是凌側妃."凌丹抬頭帶著得體的微笑,咬著唇回答.

"哦,凌側妃呀,剛才是你要隨王爺去吧,真是癡情一片,本妃也羨慕這種感情.可惜了我是沒機會和王爺琴瑟和鳴了……,既然凌側妃和王爺鶼鰈情深我也不能做壞人是吧.本來應該是我百年後和王爺葬在一起的,現在我把機會讓給凌側妃了,成全凌側妃的深情.你們感不感動的,感動的話和我一起送凌側妃."上官雪妍對著凌側妃蹲下福禮,好想是真被她對王爺的深情感動了.其他的人也隨著福禮,王妃都行禮了,他們也不得不行禮,可是要行了禮就等于是得罪了凌側妃,要是不行禮就是不感動于凌側妃對王爺的深情,也是得罪她.

上官雪妍語氣平淡,可在場的人都心驚呀,這是要凌側妃給王爺陪葬呀,可是這理由說出來,別人也不好說什麼,是凌側妃自己要陪葬的,她剛才的話院子里很多人都聽到了.王妃只是成全她,和王爺合葬這是作為側妃不可能得到的機會,現在王妃這是給了她極大的體面.凌側妃聽後沒覺得榮幸只是感覺脊背發涼,難倒她要處死自己,凌側妃抬起頭吃驚的看著上官雪妍.她怎麼敢,一個村姑怎麼敢,自己剛才的話只不過隨口說說,可是現在弄得自己下不了台,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