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玄王爺去世
上官雪妍睜開眼,看見雕花的大床和紅色的帷帳,知道自己這是穿越成功了.可是現在一片寂靜,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麼,不過看著房間里的裝飾,自己的身份一定非富即貴.可惜了怎麼沒穿到農村去,自己還想在這古代造福一方呢.現在看這情況是不能了.躺在床上眼睛到處瞟,自己都醒來了,竟然沒看見一個人,不會是什麼狗血的不受家里寵愛的女兒吧,可是看這房間里的裝飾也不像呀,到底自己回事.

上官雪妍弄不清狀況也不弄了,先看看能不能聯系上宸,它可是自己在異界最重要的家人了.

"紫蓮,進去."上官雪妍看著和自己以前一模一樣的圖案默念.轉眼就出現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里面的一切都沒變,山水依舊清澈高聳,動物歡快的覓食,蓮池里的七彩蓮花開的依舊絢麗.

"宸,你在哪?"上官雪妍踱著步巡視著熟悉的靈田和藥田,這里並沒有因為自己的穿越而發生改變.突然間想起自己都進來了,怎麼一直沒看見宸.這只不受管教的獸兒,又去哪里了.

上官雪妍先去了竹屋,那里沒有,又去了宮殿,在第一樓挨著找,最後在藥庫里找到被冰封的宸.看著眼前的冰球,上官雪妍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進紫蓮戒的情景,也是這樣.為了不惹愛寵生氣,立馬咬破手指,滴血在上面,冰碎,一只白狐從里面出來.

"女人,你怎麼才來."不善的語氣從白狐的嘴里吐出.

"我一醒就進來了,你怎麼又被冰封了,上次是上神封的,這次呢為什麼?"上官雪妍抱起白狐也就是宸疑惑的問.

"我哪知道是為什麼,只是剛准備給你找點藥,就被封了."白狐也郁悶的很,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好了,不知道就算了,你知道這是哪里嗎?我是什麼身份嗎?"這些對上官雪妍才是眼下最重要的,自己不知道就要問事件的主導者.

"我也不知道,是隨機的,不過看看你的衣服應該是在古代,那不就隨你願了,既來之則安之吧,只要不是仙界,我們就沒什麼好怕的."白狐語氣有點囂張的說.

"也對,反正有你陪著我,在那都一樣."自己不是一直想著要穿越到古代玩玩嗎,這下好了,如願了.

自己在信息發達的二十一世紀,過了百年.從一個少女長成了讓人敬畏的鐵血軍人,紫蓮戒是自己小時候得到了,當時白狐司宸就在里面,自己在它的指導下,修真,修煉古武,醫書.大學時上的軍校,然後經過選拔進入'赤劍’.那是國家的一把戰劍,旨在保國衛民,里面的人都是千挑萬選的.自己後來卻是這把'劍’的掌握著,游離在生死和黑暗的邊緣,後來厭倦了,就把位子讓給了下任的領導,也就是自己在哪里的兒子,他自小就被自己嚴苛訓練,也有自己煉制的丹藥輔助修習古武,年紀不大就是一方高手.自己沒讓他修真,只是修煉古武,自己是修真者的身份家里沒人知道,自己隱瞞的很好.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一個的逝去,自己在那二十一世紀也沒什麼可留戀的.處于好奇,就讓宸幫自己穿越,最後在給兒孫留下些丹藥就在深夜服了假死丹.其實嚴格的來說這是自己的第三世,自己的第一世也是在二十一世紀,不過是出車禍死,因禍得福重生回到小時候,成為紫蓮戒的有緣人,並且遇到自稱是青丘之主的九尾天狐司宸.

"外面有人在進你的房間,你該出去了."白狐宸忽然打斷上官雪妍的思緒.

上官雪妍聽見它的話,立刻出去,自己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還是小心的才好.出來的上官雪妍快速的躺在床上閉著眼裝睡覺.

不一會兒,兩個穿個綠色衣服的女孩進來,也就有十四五歲的的樣子.不過她們的穿著一樣,走路緩慢,好像怕驚醒了床上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那個府上的侍女.

"雯繡姐姐,你說王妃怎麼還不醒了,外面現在亂著呢,都等著王妃主持呢."一個聲音低低的的在外邊響起.

"我也不知道,誰知道王妃會受不了打擊暈了呢,這下怎麼辦,在不醒來,外面不知道會怎麼說王妃呢?"另一個略帶擔心的聲音也低低的響起,語氣帶著著急.

"王妃的命真不好,昨天才嫁進來,今天王爺就去世了,這以後可怎麼辦,王妃又沒有什麼家世,那側妃一定會找事的."第一個聲音再次響起.

"那有什麼辦法,都這樣了,我們以後也要小心點吧.走吧,進去看王妃醒了沒."

她們自認為說話的聲音很低,可是上官雪妍那是誰,耳聽八方的主.聽了她們的話都要為自己哭了,原主的記憶也慢慢襲來.

原主也叫上官雪妍,是江南的一個孤女,沒什麼親人,玄王爺病重需要沖喜,有人算了個八字,說是和八字的就能沖喜.當今皇上也就是玄王爺的弟弟,在全國給自己的哥哥選王妃,可是奈何都知道玄王爺的病治不好,有錢有勢的就都躲開了,原主一個孤女就被本地的縣令給強制送來了.誰知道昨天才成親,睡一覺,早上醒來就聽說王爺不行了,一時受不了打擊,她先王爺一步和閻王和喝茶去了,然後自己就來了,自己這算是魂穿吧,身體可是在空間里呢.

那兩個侍女走進來,就看見上官雪妍睜著眼,看著帳頂,以為王妃難受,就輕聲上前"王妃你醒了,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去請太醫."

上官雪妍記得這個聲音,是那個被叫雯秀姐姐的人,轉過頭看她"王爺怎麼樣了?"

"太醫還再看."雯繡瞞著她說,其實王爺快不行了,去世也就在一時半刻了,不過自己不能說,怕又刺激到王妃了.

"扶我起來吧,我去看看."上官雪妍這時在糾結自己要不要救那王爺,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老公,救吧自己剛來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對自己來說不過是個陌生人,他要是不在了說不定自己還可以獨自逍遙去,要是不救吧,他要死了自己會不會頂著克夫的名頭,古代可是很迷信這些的,自己要想好怎麼做才行.

"找一件淡色的衣服穿吧."上官雪妍看著雯繡手中拿大紅的衣服,按理說自己新婚應該穿紅色的,可是自己不喜歡紅色,那會讓自己想起鮮血,再說那王爺都快死了,自己穿著好像也不適合.

"是."雯繡放下大紅色衣服,在衣櫃里拿出一件粉色的衣服.剛准備給上官雪妍穿上,就聽見外面一片嘈雜聲,一個侍女急急忙忙的跑進來"雯繡姐姐,王爺逝了."

"你說什麼,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雯繡看了一眼王妃,怕她再次暈倒了,自己隨時准備扶著倒下的王妃.可是想想中的事沒發生,只見王妃呆愣的站著,連眼珠都不轉,雯繡想不會嚇傻了吧.

"王妃,你還好吧!"雯繡顧不得禮儀上前推了一下上官雪妍.

其實上官雪妍在想,這王爺真沒福氣,等自己看看他,說不定自己可以救他,誰知道就這樣死了,那可不怨自己.這自己也不用為難怎麼做了,老天已經幫自己選了.

"沒事,換素白色的."看著她手里自己即將穿上的衣服,淡淡的說.

"是."雯繡感覺王妃有點奇怪,不過也說不上哪里奇怪.上官雪妍換好衣服,就在雯繡的帶領下走向王爺居住的院子.此時的玄王府一片哀傷,都在低聲哭泣,不過是真哭還是假哭就不知道了.上官雪妍一路上什麼也沒說,等走到王爺的小院中的時候,這里哭聲明顯要大點,人也多點.上官雪妍進去就看見里面很多人跪在地上,有穿官服的,有便服的,比較顯眼的就是那一身明黃的繡五爪金龍的,能穿這個款式衣服的那就只有皇帝了,看來一個定玄王爺的弟弟,當今的皇帝了,怎麼會在這,消息可夠靈通的,沒少暗眼線吧,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太醫,王爺真去了,你們在好好把把脈,看還有沒有生機?"上官雪妍好像沒看見皇上,進去就對那些太醫說.

"對對,聽皇嫂的,你們在看看."軒轅玄耀聽後也突然開口,其實他也不相信皇兄逝了,與其說自己不信,不如說是自己接受不了這個結果.自己一早接到消息就來了,一直看著太醫們進進出出的,怎麼就突然間皇兄就去了,連一句話都沒有和自己說.

那些太醫沒轍,只能再次診脈,過了一會兒有人起身跪下"恕罪皇上,王爺真去了."太醫說完跪下不敢起來.

"皇兄."皇上聽後悲痛的喊道.

然後其他的人也跟著哭,上官雪妍一看自己要不哭就成異類了,也立刻撲在王爺的尸身上大哭.以前為了任務自己什麼沒裝過,哭這對自己來說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