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教唆下毒
花圃的那一邊,正在匆匆行過的人--

恰是頭天夜里宋楚兮在後院遇到的故弄玄虛的那一位.

而後面窮追不舍的,則是端木家的九小姐,端木秀香.

從端木岐的口中,宋楚兮就只知道她是不願意嫁給唐傲做繼室,可沒聽說背後還有隱情啊.

這端木家的後院里,還真是好戲不斷.

宋楚兮忍不住彎了彎唇角,看的津津有味.

沈會音顯然也沒想到會在這里又額外的瞧了一出好戲,使勁皺著眉,滿面的憂慮之色.

四個人都沒做聲,只都遠遠的看著.

端木秀香滿面通紅,鼓足了勇氣拽著那男子的衣袖不松手,急切又不安的說道:"青陽哥哥,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的心意,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剛才我和你說的都是真的,你去和祖母提好不好?如果你去說,祖母她--她一定會答應我們的."

因為隔著的距離有些遠,宋楚兮這里並看不清兩人具體的表情,只能聽到聲音.

那男子的聲音始終是甯靜溫和的,面對美人投懷,也無動于衷,"時間很晚了,你身上還有傷,早點回去休息,我留的那個方子,溫補身體有奇效,你很快就能好."

說完,他便是動作有些溫柔的扯開端木秀香的手,略一頷首,繼續往前行去.

端木秀香的院子離著這里不算近,足見這兩人已經糾纏了不短的時間.

端木秀香鼓足了勇氣表白,也沒引起心上人的共鳴,頓時便泄了氣,站在原地,絞著帕子低泣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步子有些踉蹌的原路回去.

沈會音這時候三魂七魄全都飛了,只覺得晴天霹靂,難以置信.

端木秀香驕縱任性,這不算什麼,可是她居然--居然--

如果事情抖出去的話,那還不得翻了天了?

這邊她正在六神無主的時候,宋楚兮就已經開口問道:"你家九小姐的心上人--到底是什麼人?"

沈會音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看她一眼,卻不敢敷衍,只能咬牙道:"他就住在我們府上,是專門給老夫人看病的大夫.聽說是早些年,在他很小的時候,一次老夫人外出上香的時候將他抱回來的,說是他的家人死于流亡,無依無靠,于是老夫人就收留了他,並且讓他隨了自己的姓,取了名字叫岳青陽.後來他五歲的時候,因為機緣巧合,被一位世外高人看中,帶出去學醫,一年之中,就絕大多數時候都不在府里了."

端木家的那位老夫人姓岳,宋楚兮是知道的.

這岳青陽是老夫人帶回來養大的,這也就難怪他可以三更半夜在這後院隨意出入了.

"是麼--"宋楚兮沉吟,對這人的興趣倒是很濃,"那這位岳公子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沈會音看著她漫不經心的神氣,心里惱怒非常,也只能繼續壓著火氣道:"因為是老夫人親自教養出來的,他的為人很隨和,脾氣也好,就算學了本事回來,也十分的本分低調,平時要麼就是在後院擺弄草藥,要麼就去老夫人那里研習佛法,也沒什麼特別的."

所以就這麼一來二去的,端木秀香就對人家芳心暗許了?

說來也是,那岳青陽的出身雖然不好,但是君子如蘭,只端著那麼一份氣質,正是懷春少女心目中最理想的如意郎君的模樣.

端木秀香會對他傾心,好像也是順理成章的,只是麼--

眼前這個情況,卻好像是--

神女有意,襄王無夢?

宋楚兮想著,就是興味很濃的彎唇笑了笑.

沈會音一直不明白她恐嚇自己的真實用意,只就滿心戒備的咬牙等在那里.

宋楚兮兀自走神了一會兒,這才又重新看向了她,眸光一斂,正色道:"我對你手下留情,可不止一兩次了,現在,我再給你兩條路走,你馬上做個選擇吧!"

沈會音被她的語氣嗆的不輕,聽了笑話一樣的冷嗤一聲,"什麼?"

"這天底下,從來就沒有白吃的飯,不是嗎?"宋楚兮道,仍是氣定神閑的看著她,"作為你屢次暗算我的代價,或者你願意去步端木秀喜的後塵,也或者--"

宋楚兮說著一頓,然後從袖子里摸出一個小瓷瓶,放在掌心里,遞到沈會音的面前,"你想辦法把這個交給沈氏."

"這是什麼?"沈會音狐疑著並沒有去接.

"自然是毒藥了!"宋楚兮道,眉毛一挑,"這個家主夫人,我也讓你做過了,過夠了癮,位子就該讓出來了.今天晚上,這算是意外之喜,你家九小姐剛好幫了我的忙.老夫人的心腹引誘了沈氏的女兒,沈氏要恨上了她--這理由完全說的過去."

"什麼?"沈會音不可思議道:"你要我教唆母親去毒殺老夫人?"

"當初要不是那老太婆攪局,家主之位也輪不到端木旸來坐.沈氏母子不要臉,阿岐日後還是要見人的,難道還要他為了你們這些人去擔一個殘害手足的名聲嗎?"宋楚兮道,神色認真,"我思來想去,還是得讓沈氏母子去做點大逆不道的事情來,這樣就能名正言順的將端木旸從家主之位上拉下來了."

她這一派理所應當的神氣,卻像是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就是她要算計之人的妻子.

沈會音聽著她頭頭是道的分析,終于也是毛了,再不能當她是開玩笑的,尖聲叫嚷出來,"宋楚兮,你出爾反爾!"

"出爾反爾?你指的什麼?是說我承諾幫你坐上家主夫人寶座的事情嗎?"宋楚兮道,打斷她的話,"這件事,我是做了的,而且一開始我也就說了,我沒有那個義務幫你.更何況在我幫你得償所願之後,你也沒領我的情!你應當知道,現在我這還是給你留有機會的,幫我做成了這件事,最起碼--我還能承諾,留你一條性命."

幫她設局,將自己的夫君拉下馬?

就算有把柄被她捏在手里--

這種荒唐事,沈會音怎麼肯做?

"宋楚兮,你現在又是以什麼身份在這里對端木家的事指手畫腳的?"勉強定了定神,沈會音道:"就算要爭奪家主之位,那也是七叔和夫君之間的事,哪里輪得到你一個外人在這里想當然的算計?老夫人也是七叔的親祖母,你就那麼確定,他會為了這個家主之位不擇手段?別說我沒提醒你,你當心自作主張,最後反而把自己的前程折進去."

"我的前程?只有阿岐坐上了家主之位,我才有前程可言啊!而且--將要出手毒害端木老夫人的--又不會是他!"宋楚兮笑道,看著沈會音,"你現在就做決定吧,是那老太婆死,還是你死?"

端木岐既然回來了,那麼這個家主之位,他就遲早會拿回來.

其實在這件事上,宋楚兮也知道自己最好不要這樣的操之過急,可是眼下的契機--

她不想錯過.

這已經是十月底了,再有兩月就是年關.

南塘幾大世家家主進京的朝賀,是能帶她重返天京的絕佳機會.

她已經不想額外再多等一年了.

所以--

在這之前,她必須要先推端木岐上位,然後再從他的手里借勢!

------題外話------

兮兮在手,萬事無憂!端木美人兒要被趕鴨子上架了麼?

好吧,其實我一直覺得兮兮這設定有點逆天,一開始就這麼流弊哄哄的,醬紫真的好麼?對手指嗚~

ps:因為馬上要上架了,這幾天的幾章,字數都比較多,算是給寶貝兒們的上架前的福利吧,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