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狼口脫險
深雪中的冬夜冷的徹骨,有生以來,仿佛還是頭次經曆這樣凜冽的一場嚴冬.

廖容紗本能的想要抱緊自己的肩膀來取暖,卻覺得渾身的骨骼僵硬,動一下都困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飄落在臉上的雪花卻是綿軟而溫和的,輕輕自她面上掃過,如是羽毛撓了一下,舒服又熨帖.

"呃……"她居然還有沒死嗎?廖容紗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掀開沉重的眼皮.

眼前北風呼嘯,比她睡過去之前更添幾分森冷,頭頂的陽光卻是炫目,儼然已經到了白天了.

廖容紗皺眉,勉力抬起右手掩住眼瞼遮陽,卻赫然發現自己的這只手,手臂短小,手掌瘦弱,不過一個半大孩子的模樣.

而同時入目的卻是滿眼戒備,蹲在她腦袋一邊的白絨團子,是--

一匹渾身雪白的狼崽.

彼時那小家伙的一只後腿正由濃密的毛發下面滴滴答答的往下落血,似乎傷的很重的模樣,見她睜眼,明顯是受了驚嚇,卻也只是戒備的蹲在那里,一動不動.

這個東西是--

接二連三的震撼打擊接踵而至,廖容紗的腦子里嗡嗡作響,然則還不及讓她有時間思索自己此時的處境,突然就聽到一聲怪異的嗚咽聲和著北風被刮入耳中.

她警覺的循聲觀望,周圍四野茫茫,明顯是在四面空曠的野外,而最可怕--

莫過于此時正在四五丈開外,閃著幽綠眸子死死盯著她的龐大狼群.

雪地里,隱約可見一些已經被雪花遮掩的不太明顯的血滴蔓延過來,很顯然,狼群是被那白絨團子的血引誘至此,又遇上了她這樣一個現成的獵物.

廖容紗渾身的血液瞬間凍結,巨大的危機感憑空墜落在心里,她一個激靈,幾乎是下意識的彈坐起來.

狼群徘徊良久,最近這山里連著下了七八日的雪,它們已有幾日不曾進食,正在饑腸轆轆的時候.

廖容紗只這樣的一個動作,立刻就激發了它們的殺意,一匹體型高大的餓狼突然凌空一躍,朝她撲來.

廖容紗的目光微微一凜,並不慌亂,只就勢往旁邊一滾.

那匹餓狼一下撲空,喉嚨里發出一聲低低的嗚咽,眼睛里綠光更盛,穩住身形,一轉身,就又再次縱起,向她撲了過去.

後面的狼群受到鼓舞,也都蠢蠢欲動.

眼見著那匹惡狼張著血盆大口對准她的喉嚨咬下來--

這一次,廖容紗卻竟然沒有再試圖閃避,反而在那餓狼撲到的時候,突然閃電出手,兩手穩穩抓住了它的兩只前爪,同時腦袋往旁側一偏.

那餓狼兩只前爪受制,張口又直接撲在了雪地里,塞了滿嘴的雪,因為沖擊力巨大,撞起一大片碎雪,撲了廖容紗滿臉.

廖容紗的反應卻是極為迅捷,完全不給它反應的余地,當機立斷就是卯足了渾身所有的力氣,雙手抓著它的前爪將它往旁邊狠狠的摔去.

這具身體十分的弱小,也沒什麼力氣,哪怕是她竭盡全力,也只堪堪將近乎有她身體一般長度的巨狼甩在了旁邊.

那餓狼痛的扭動身子,打了個滾就想爬起來.

下一刻,那個弱小的少女卻是突然暴起,用了不亞于野狼的攻擊速度,閃身撲上,又將它按在了地上,順手拔下發間一根銀釵,狠狠往它咽喉一插,又一拉!

整套動作下來,行云流水一般,穩!准!狠!仿佛是早已經真實的演練過無數次,全無一絲的漏洞和破綻.

餓狼慘叫一聲,喉嚨已經破開一道深且長的傷口.

後面的狼群正要趁虛而入的撲過來.

廖容紗也不慌張,自那餓狼身上滾落,再次抓起它的兩只爪子,用了全力將它拋向正在湧過來的狼群.

餓狼喉部的大血管被割裂,大量溫熱的血水從空中灑向雪地里.

饑腸轆轆的狼群再難抵禦誘惑,也全然忘了那是他們的伙伴.

跑在最前面的頭狼帶頭一躍而起,後面的狼群也紛紛暴起,轉瞬時間就將那匹垂死的餓狼撕扯的血肉模糊,爭先恐後的大口搶食.

北風中,有濃烈的血腥味飛快的消散.

經過這一番的動作,廖容紗已經大汗淋漓,氣喘籲籲--

她此時的這具身體實在弱的有些難以想象.

她試著想要起身,卻還沒等完全站起來,雙腿居然就又麻木的軟倒了下去,又再撲在了雪地里.

明明是有機會逃生的,這個突發狀況卻是廖容紗始料未及的,有些哭笑不得的一抬頭,卻見縮在旁邊的那白絨團子正兩眼雪亮的盯著她,似是防備,同時--

也有嗜血的冷光.

這算什麼?才剛以為是上天眷顧留她一命,轉眼又要葬身狼腹了嗎?

廖容紗的心里大為光火,想著都是這小東西惹的禍,心里一怒,抬手就要去撈它.

那白絨團子也極為警覺,拖著傷腿立刻後退了一小步.

就這麼一來一去的功夫,那邊分食完同伴尸體的狼群胃口大開,再度聚集起來,往這邊逼近.

三十余匹餓狼虎視眈眈的往這邊聚攏.

廖容紗的雙腿麻木,已然是無從閃避.

她心里隱隱一歎,正待要閉眼受死,忽聽得身後有人自風雪中高聲呼道:"前面有人,在那里!"

狼群受到驚嚇,突然陣腳大亂.

為首的頭狼一躍而起,凶悍無比的直沖著廖容紗撲了過去.

廖容紗的心頭一緊,眼睜睜看著它凌空撲下,心里正在飛快的權衡對策,想著有多大的幾率故技重施,然則下一刻,卻聽砰的一聲碎響.

廖容紗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已經撲到她正上方的巨狼就哀嚎一聲,身子往旁邊砸去,同時一大片紛紛揚揚的雪沫自空中炸開,洋洋灑灑落了她滿身滿臉.

那頭狼摔在地上,扭動著身子爬起來.

彼時後面大片的人聲已經快速逼近.

狼群見勢不妙,聽那頭狼一聲低吼,扭頭就四散奔走.

廖容紗錯愕回頭.

日光之下,第一眼看到的卻是走在人群中間的一個少年,正動作優雅從容的拍打手上雪水.

千鈞一發之際,卻--

竟然是他徒手丟了個雪球正中那頭狼的腦袋,將狼群震住了.

一大群人,快速圍攏過來.

那少年從容不迫的從後面走上來,一直走到廖容紗跟前方才站定了腳步.

他的唇角翹起一個似是玩味又戲謔的弧度,雙手攏在袖子里居高臨下的俯視她的面孔.

廖容紗迎上他的視線,驟然愣了一瞬.

那少年披著一件雪白的狐裘大氅,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年紀,一張臉卻生的格外出色,五官美豔,更勝女子.

皚皚白雪中,他雖是一身纖塵不染的潔白衣物,但整個人站在那里,卻給人一種瀲灩奪目的感覺,成就了這茫茫天地間最亮眼的風景.

"就是她嗎?"那少年問道,媚眼如絲,紅唇微啟,唇角不經意間翹起的一點弧度便如是點風過處摧動的一片紅梅花瓣,讓那張本來靜美的面孔瞬間就鮮活明媚了起來,生動又冶豔的--

竟然如是個斂人心魄的妖物.

------題外話------

咩,有妖孽,這麼大只的美人兒我都毫不吝嗇的送出來了,還不速度收了我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