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金公主的生日宴一
第九十九章 金公主的生日宴一

星夜看看手中的請柬.再看看站在面前的金薇薇,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請我去參加你的生日會?"

金薇薇一聽,立即面色不善道:"怎麼難道你不想去?我一共學校里也沒請幾個人呢!要不是美嬋與路暢都說要請你,我還不想請呢!"

星夜笑笑,自己還真沒想到,金薇薇過生日會邀請自己,自己雖然與她沒再有什麼過節了,可是一直也沒有什麼來往的,知道現在是金薇薇有些抹不開面了,也不計較,笑道:"謝謝你的邀請."

金薇薇不領情的說道:"來不來隨你,你也不用送什麼禮物了,我一點兒也不想過什麼生日,這根本就是我家老頭子多事."

金薇薇轉身走了,星夜再次細看手中的請柬,同班也有女生過生日時請過星夜,不過是一幫人聚一下吃吃喝喝,還沒有見過誰會正式送請柬的.請柬很精致,打開看,居然是在天云的一家五星級賓館舉行的生日酒會,檔次夠高呀!這金老爺子也太疼女兒啦.不過是小女孩過十八歲生日弄得這麼排場呀!

"什麼呀?"李小夢湊了過來,看她好奇,星夜把手里的請柬給她看.

"哇,五星級酒店耶,金家就是有錢呀!"李小夢喃喃說道.

星夜看看她,看來她也知道金薇薇的家世呀!是不是因為這個她才能在金薇薇跟她發脾氣時笑臉相對呢!

"唉"李小夢歎了口氣,有些羨慕的看著星夜的請柬," 金學姐還是記恨我,我都到過好多次歉了,她還是不原諒我,過生日都不請我."

"我看你們平時還好了."星夜收起請柬,小聲說道.

李小夢道:"羅星夜,你說我要不要給金學姐送份生日禮物,雖然她沒有邀請我,但是我想讓她知道我的心意."

星夜還在考慮要不要去呢,去吧自己總共也不認識幾個人,這種宴會有什麼意思,不去吧,金薇薇先給自己送請帖了,這對高傲的金公主來說,就算是先向自己低頭示好了,現在對金公主也說不上多反感了,知道她對誰都是那個樣子,只是要跟她成為好友恐怕是不可能的,自己還沒有那樣大的肚量能容忍她的脾氣,只怕要是不去,金薇薇臉上掛不住.剛緩和的關系又要糟,畢竟一個寢室住著,不能自找麻煩呀!

聽李小夢的話,星夜小心的說:"這個送是可以,就是不知道金學姐會不會接受."

李小夢已經不理會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我送點什麼好呢?羅星夜你准備送什麼禮物呀?"

星夜才知道,李小夢根本就是打定了主意要送禮物的,剛才問自己不過就是說說而已,"我也還沒想好呢."

"嗯,我要選份好點的禮物,一定要借這個機會和金學姐改變關系,最好能去參加她的生日會."李小夢說道.

星夜沒說話,自己如果去,肯定是不能空手的,該送點什麼好呢!

星夜在校報社遇見路暢跟他說起這事,路暢一聽笑著說:"我也接到她的請柬了,去吧,到時候能做個伴."

星夜現在跟他混的挺熟的,開玩笑道:"錢美嬋不是也去嗎?你難道不跟她結伴而行?"

"你也開我的玩笑,錢美嬋是去,同去的還有幾個高三的學生.大家不都是伴嗎."路暢說道.

"我可不認識呀,"星夜說道,"還有要准備禮物,金薇薇這生日會搞得夠大的,送的禮物輕了也拿不出手呀!"

星夜說的是實話,平常同學生日送個幾十塊的小禮物小飾品就行了,象金薇薇這種規格的招待,到讓星夜不知道送什麼好了.

"不過是份心意,我們都是學生,送的輕了也沒人說什麼的."路暢說道.

"那你呢?你送什麼?"星夜問道,想知道是什麼也好有個參考.

路暢笑了笑,說道:"保密"


晚上李小夢從上鋪下來,坐到了星夜床上.

"羅星夜,你准備好禮物了嗎?"李小夢問道.

星夜沒想到她這麼上心這件事,搖搖頭,"周六再去買好了,這會兒那有功夫去買呀!難道你准備好了?"

李小夢有些得意的笑了,"我跟我媽說了,她也說要和金學姐搞好關系,她去幫我買了一對寶石耳環,可漂亮了."

寶石耳環,這禮物可夠重的了,只是同學用得著嗎!再說了金家本身就是做珠寶生意的,還送人家珠寶首飾這合適嗎?星夜沒有說這些,只是說道:"寶石耳環很貴吧?那要不少錢呢,是不是有點重了?"

李小夢聽星夜這麼說更得意了,"這算什麼,金薇薇家是有名的珠寶大亨,禮物輕了她根本看不上的.再說我不是有求于……不是想與學姐道歉嗎!"

星夜聽出了李小夢是別有它心,也不點破,只當沒聽到,皺眉說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可是……"

"什麼?"李小夢連忙問道.

"你說金家是珠寶大亨,這寶石耳環不會就是他們家出品吧?"星夜的意思很明顯了.

"這個……好像應該沒這麼巧吧!"李小夢也意識到了,選的東西不對了,忙說:"我還是再跟我媽商量商量吧!"

李小夢匆匆出去,應該是給她媽打電話去了.

周五星夜收拾東西准備回家,金薇薇已經收拾好要走了.

"你明天還是來吧!"金薇薇的話在身後響起.

星夜回頭,就看見金薇薇滿臉不自在的在自己身後,看見星夜回頭,也不等星夜答話,快步出了寢室.

星夜看著離去的金薇薇才反應過來,剛剛她那句話的意思,她這是怕自己不去,又一次邀請自己了,真是個別扭的丫頭.

星夜背著書包下樓,家洛在樓下等她呢.

"羅星夜"李小夢追了上來.

"嗯"星夜看她叫自己放慢了腳步.

"我們一起走吧,我爸開車來接我了,讓他順便送你回去."李小夢說道.

"不用了,我跟于家洛一起走的."星夜覺得李小夢今天有點太熱情了.

李小夢一愣,問道:"你們在一起住呀?"

星夜點點頭.沒說話.

"哦,我給金學姐換了樣禮物,只是我爸爸拿來晚了,沒來的及送給金學姐."李小夢邊走邊說.

"嗯,"星夜下樓目光尋找著家洛,並沒有回話.

"羅星夜,你能幫個忙嗎?"李小夢柔聲說道.

星夜心道,來了,就知道有事,不然不會這麼纏著自己.


"什麼忙呀?看看我能不能幫的上."星夜說道.

李小夢笑了,連忙說:"能.很簡單的,我想把禮物送給金學姐,這……"

"就這個呀,行,"星夜沒讓她再說下去,接話道:"我幫你帶過去也行,只是收不收就看金學姐了."

"不是這個,我是想,明天你能不能帶我一起去,我想把禮物親手交給金學姐,"李小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又怕星夜不答應忙又說道:"我看見請柬上寫著了,可以攜伴參加的."

"哎呀你說晚了,我昨天就邀請我表哥去了,對不起了,"星夜眼也不眨的說道,看見家洛就在前面,說道:"于家洛在等我呢,對不起,我先走了."

星夜不等李小夢再說話,快步朝家洛走過去.

星夜心里道,開玩笑,帶你去,你到把請柬看的仔細,能攜伴也不能帶你呀,那樣我情願自己去了,明知道金薇薇討厭你,沒經過她允許,我怎麼也不會帶你去的,何況你根本是別有用心嗎,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那也不能隨便答應你呀!

家洛看星夜快步過來,說道:"不用走這麼急,我就等了一會兒."

"不是怕你等,是知道外婆回來了,我想早點回家去看他們."星夜不客氣的說道,"快走吧."

家洛只好跟上星夜.星夜其實是怕再被李小夢纏上,還不知道會怎麼說呢!

李小夢看著快步離開的星夜,氣的跺腳,出了校門,進了一輛停在路邊的轎車中.

轎車中坐了一男一女,那女的正是李小夢的母親.

"怎麼樣?你那個同學同意了嗎?"李母問道.

李小夢嘟嘴道:"你看我這樣子,象成了的樣嗎!"

"你沒說動她,許給她的東西呢,她也不要."李母很不可思議的問.

"我沒說幾句她就走了,根本不容我說下去."李小夢怒道,又對前面駕駛座上的男人說道:"爸,那金家就這麼重要?還有一定要參加明天的酒會嗎?我每天哄那個金公主都要煩死了."

那男人說道:"金家的產業很大,若是能拿下他們的廣告代理,那咱家的廣告公司是一筆大收入,所以你一定還要交好金家的女兒."

"那好吧"李小夢不情願的答應道.

"至于明天金家女兒的生日會,我再去想想辦法."李父說道.

"她爸明天就非去不可嗎?"李小夢的母親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們懂什麼?"李父有些不悅的說道:"你以為金家為什麼給個女兒過生日就這麼大的排場,那是有講究的,這天云市不知從哪興起來的,估計是跟國外學的,有錢人家的孩子,成年的時候就要辦這種酒會,把自家的孩子介紹給人們認識,來的自然也都是有錢有勢的人,我們要能進去,光是發發名片,認識幾個人就收獲不小的,如果能做成一兩筆生意,那就絕對不會是小生意的."

"你是說,明天去的不是富商就是富家子弟?"李母追問道.

"對,就是為了給那些富家子弟創造機會,結交朋友,或者是挑男女朋友."李父解釋說.

"那你一定想辦法,把我們小夢也帶去,認識幾個家底豐厚的男生."李母說道.

"媽,我才多大呀!"李小夢不好意思的說道.

李父看看青春靚麗的女兒,點點頭,十八無丑女嗎,以後一定要創造機會多帶女兒參加這樣的宴會,要是女兒能找個有錢人家,那自己也能沾光了,那些有錢人為什麼把兒子女兒都拉出來呀,不也是這麼打算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