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偷書不算偷
第九十八章 偷書不算偷

小舅終于要結婚了.外公外婆都被請去了美國,這是那位姑婆一再要求的,她說人老了,見一次少一次了,讓外公外婆借著這次機會再過去聚一聚,只怕這次見了面,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面呢,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自然不能不去了.

其實姑婆不說,星夜外婆也是想去的,她不放心呀,算算日子,凱瑟琳這都懷孕五個月了,頂著個肚子穿婚紗,再忙前忙後的別出什麼事,那可關系到她的金孫呢!

把外公外婆送上了飛機,干脆給梅姨也放了假,星夜與家凱家洛平時都上學,讓梅姨守著個空屋子干什麼呀!

周末,家洛去和同學聚會了,就剩家凱與星夜兩人.星夜提議不如去老宅子看看,順便解決午飯了,家凱自然沒有什麼異議.

"你還知道來呀,說不管就當真連來都不來了,你可是真放心呀!"朱小佳見了星夜就一頓抱怨,從開業她就沒來過.

星夜呵呵笑道:"我是因為家里沒人,才來這吃飯的,有好吃的就端上來,有什麼事還是你去辦好了,我可不管."

"哼,那分紅你要不要呀,這帳你總要看看吧!"朱小佳說道.

"銀行賬號給你,有分紅存進去好了,帳就免了,我看不懂的."星夜懶懶的說道.

"你就是個小資本家,就知道剝削我,我要吞掉你的分紅,看你……"朱小佳咬牙道.

"死丫頭,說什麼呢!"梅姨進來給朱小佳頭上就來了一下,朱父也笑呵呵的進來.

"星夜,想吃什麼朱叔叔去給你做."朱父笑道,他現在每天就固定做一些大菜,掌握著一些湯料,其余的有徒弟和幫廚的來做,每天都很開心,賺的錢又多,那可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這些自然都是托星夜的福了.

"朱叔叔還是你好,小佳姐姐每次見我都是咬牙切齒的,讓人怕怕的."星夜故意撒嬌,告朱小佳的狀.

"好,朱叔叔讓你梅姨收拾她,讓她不敢再欺負你."朱父笑呵呵的說,他也知道星夜就是開玩笑,當下也玩笑似的說.

星夜笑嘻嘻的看著朱小佳,朱小佳瞪了她一眼,說道:"她背後站了一排撐腰的人,我還給她打工呢,我敢欺負她嗎?"

"行了,老朱快去給星夜家凱准備飯吧,小佳去給安排個房間."梅姨做了安排,她在她們家也是絕對的領導呀!

"朱叔叔我要吃您做的那種帶肉餡的脆皮卷,"星夜不忘跟朱父說道.

"行,沒問題,還有素餡和水果餡的,都給你做了嘗嘗."朱父笑道.

"好,"星夜聽見這話笑了.

"走了,就知道找吃的.還有事跟你說呢!"朱小佳挽了星夜的胳膊,往房間走去.

"別,有事也要等吃過飯再說."星夜掙紮,朱小佳也不松手.

梅姨與家凱笑著跟了進房間.

"我還以為會沒房間呢,都做好准備去你辦公室吃飯了."星夜笑道.

朱小佳看看星夜討好的笑容,也笑了,"沒看見這間的設計,平時都不招呼別人的."

星夜點頭,這也是她的想法,這一間比別的房間更多了幾分家的氣氛,尤其是牆壁上掛的照片,都是外婆年輕時的劇照,這也是星夜想彌補心里的那遺憾,讓這老宅子多少保留些外公外婆的回憶.

星夜站起來欣賞外婆的照片,家凱也站了過來,"演這出戲,我去劇場看過,可是當年年紀小,根本看不進去,光想著往外跑了."

星夜輕歎,"現在也沒機會聽了,估計外婆也不能再演全本的戲了."

家凱知道她其實是擔心老太太的身體,經曆了母親生病去世的星夜,對這方面很敏感,"家里有錄像帶的,爺爺都保存著呢!想看,可以回去找找."

星夜點點頭,看這些老照片最能勾起人們的回憶.

"來吧,難得你來一次.看看這幾個月的經營情況."雖然星夜說不用看賬本了,朱小佳還是拿了出來,堅持讓星夜看看.

星夜略翻了翻,只看了看最後的結算情況,有些詫異的說道:"有這麼多?比我想的多不少呢!"

朱小佳笑了,"這行本來就是高利,咱們又沒有房租,光這就省了一大項開銷,你再看看咱們的上座率,幾乎沒有空座,現在是中午,人還少些,若是晚上還有等著翻桌的呢!"

星夜自然也為有這樣的成績高興,不過還是說道:"翻桌?不好吧,朱叔叔他們不是會很忙,不都是預定了嗎?多了咱不做的."

"知道,那些翻桌的都是熟客,來了看沒桌了,出去轉一圈過兩個小時又回來了,就為了等到有人走了,還說吃什麼菜,看廚師方便,這樣你怎麼好意思再往外推人家."朱小佳有些無奈的說道.

聽她這麼說.星夜也不好堅持什麼了,只說:"你看著安排吧,別讓朱叔叔累著就行了."

朱小佳沒好氣的白了星夜一眼,"還說呢,就為了有客人來,我們不能接待,我爸跟我生了好幾回氣呢,他看見客人走,可心疼呢!"

星夜理解朱父的心態,那都是生意,哪有送上門的生意往外推的.笑道:"那還要小佳姐姐你多開導著點,這物以稀為貴,這次吃不到,人們才會想著下次早點來的."

"我也是這麼說的,"朱小佳說道:"我看這天也暖和了,這院子中的花草也都開了,是不是在院中能加些小桌,三兩人在院子對月小酌,也挺好的."

確實現在這院中的精巧設計因為天氣暖了的關系都盡顯現出來,讓人賞心悅目.

"我看就里院填兩個那種竹桌藤椅之類的吧,只晚上有,就兩三人就好了,人多的話還是安排在屋里,不然吵吵鬧鬧的就跟路邊攤差不多了,外院人來人往的就算了."星夜說道

朱小佳笑了,"到和我想到一塊去了."

不一會兒,朱父的菜就上桌了,星夜一見有自己愛吃的,也有沒見過的,都嘗了嘗,果然美味,大贊:"朱叔叔你真了不起."

朱家三口看她吃的高興,自己也高興.

吃晚飯幾人喝著茶聊天,朱父自然有事要忙,小佳也是一會兒就被人喊走了,真的一點也閑不住.

"又抓住賊了."朱小佳進來說道.

"啊"星夜與家凱一愣,這大白天的就有賊偷東西呀,還好抓住了,忙問道:"丟什麼了嗎?報警了嗎?"

朱小佳看他們那緊張的樣子,哈哈大笑,她這一笑,讓星夜與家凱更摸不清怎麼回事了.

"有賊偷到家里來了,你還笑."家凱不解的問道.

朱小佳止住了笑,白了星夜一眼道,"還不都是你招來的嗎!"

"哦,我什麼也沒做呀!"星夜瞪大了眼睛,"小佳姐你就別賣關子了.看你的樣子,也不生氣,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還不是你的那些書嗎,于叔叔的那朋友都成癮了,常帶人來吃飯,他也不喝酒,每次來就是捧著本書看,幾次都想把書帶走,我沒同意,他就偷偷藏起來,你說這麼大歲數了還是個教授,我們能說什麼呀,只能是讓負責那屋的服務員多注意著點,他一來我們就知道走時肯定有這一出."朱小佳笑著說道.

家凱也笑了,"孔乙己說過,這讀書人偷書嗎,那不能叫做'偷’的."

星夜到怕讓那人不好意思了,畢竟是舅舅的朋友,"那讓他挑喜歡什麼書,拿去定制一批好了,反正都不是正版的,只是有些世面上少見了,內容還不是一樣的,這是個真正愛書的人,別難為人家."

朱小佳點頭,"這辦法好,等會我就去告訴他去,省得他天天惦記著了,不過還有比這更可樂的事呢!"

"什麼?"星夜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有位客人連著來了幾次都非得去畫閣,後來他就找我,要買咱們牆上掛的那幅八大山人的《蓮花魚樂圖》."朱小佳說道.

星夜笑了,"那是假的,他不會當真了吧."

"我都說是仿得了,他還偏不信,非說不管真假都要買,後來聽他朋友說呀,這人就是靠當初撿漏時,蒙上了一張真畫發的家,所以格外看重這個,最後沒法我把他介紹到林家的古玩店去了,你說好笑吧,這年頭說真話人們到不相信你,你要是跟他要個十萬二十萬的他到覺得是撿便宜了."朱小佳笑道.

"這個還得注意,他在古玩店買到贗品,那是他眼力差,古玩店也可以說就是按真品收上來的,咱們這可不行,明明知道都是假的,再賣給他那就是詐騙了,可不能貪這個財呀!"星夜皺眉叮囑道.

"知道,所以我才直接把他介紹到林家的店里了嗎,他要當冤大頭咱也攔不住呀!"朱小佳說道,想想又笑道,"怕是成了林家還要給我提成呢,白幫他們介紹顧客了,還是這種好糊弄的."

星夜知道她是開玩笑,想想又說道:"還要跟這的工作人員都說說."

"我告訴他們了,這些都不是真的,他們都知道的,放心不會把這當真的偷了的."朱小佳說道.

星夜搖搖頭,認真說道:"不是怕他們當真品偷了,是怕他們看到有空子可鑽,明知道是假的,還拿著出去騙人,那樣要是出什麼事,即便不是咱們的責任,咱們多少也要受連累的."

朱小佳聽了也覺得有道理,說道"好,回頭我再好好敲打敲打他們,別給咱惹事."

"還有"星夜又叮囑,"東西都不值什麼錢的,別為了這些跟人鬧得太僵了,把話說前頭,都是仿品,想要的就像上次那樣推出去就好了,說明了我們是飯店不做買賣的,再不行就送給他好了,記住是送,不能要一分錢的."

朱小佳見星夜說的鄭重,連忙答應,星夜歎氣,當初只求效果了,可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呀!

從老宅子出來星夜拉著家凱也不坐車,在街上溜達,就當散步了.

一連走了兩條街,星夜駐足在一家房產中介門口,看他們貼出來的房源廣告.

家凱發現星夜十分關注路邊貼出的轉讓或者出售房子的廣告,不解的問道:"你看這些干什麼呀?不會是想買房子吧?"

"哦,輝夜不是就要出來了嗎,我想讓他來天云市."星夜答道,這些天她一直在想這件事呢!

家凱點頭,輝夜家里也沒什麼人了,星夜在這,他也一定會來這的,"那是自然,在這里還能有個照顧,你想幫他找房子?"

星夜點點頭,卻又歎了口氣,慢慢說道:"輝夜的脾氣我了解,也倔著呢,我怕他不肯來,或者不肯接受我的幫忙,我也很矛盾的,就像這房子我如果是買下來的話,他可能就干脆不來住了,躲得遠遠的也說不定."

家凱明白,星夜的顧慮很有道理,和輝夜短暫接觸兩次,仍能感覺出那是一個自強自律的男人,有著強烈的自尊心,在他心里,他為妹妹付出是理所應當,而妹妹回報他,他會覺得難以接受的.

其實就是換成了自己,讓妹妹給自己錢,自己也不會高興的,會覺得很傷面子的.

"這樣吧,我們可以先給他找份工作,然後你可以讓他工作的地方出面再解決住宿的問題,他就好接受多了."家凱提議.

星夜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可以先不讓輝夜知道是自己在幫他,他也能接受,先給他建立起自信心來,以後再慢慢發展.

"這倒是個好辦法,不過找什麼工作呢?還要是能靠得住的人,肯幫我們的."星夜苦思,好像自己只顧著上學了,根本就沒交下什麼能用的上的朋友.

"這你不用操心了,這點事我還是能做到的."家凱保證道.

星夜點頭,這事對家凱來說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再不行就找舅媽幫忙好了,她一定有辦法的,倒是還不用驚動舅舅和外公他們.

"既然問題解決了,咱們是不是可以坐車走了,我走的腳都酸了"家凱苦著臉說道.

星夜笑了,"多走路身體更健康的,你現在也學林俊傑整天拿車代步了,不好,有機會多走走也不錯."

家凱哀歎,卻見星夜已向著公交站台走去,才知道是在逗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