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閑話閑說
第九十七章 閑話閑說

星夜和楚媛媛薛冰一起回教室上晚自習.她注意到果然自己又成了大家聊天的話題了,不過很快大家的話題就變成了薛冰放出去的消息,校報社要招人了,有想去的就快去報名吧!

星夜心中偷笑,聽周圍的女生大多在議論,要不要去呀,路暢學長可是校報的負責人呢!不過沒等她笑多久,她就又被推倒了風口浪尖上.

就是于家洛那個大個子,上著自習課呢,也不知道等下課再說,站在七班教室門口,大聲叫道:"羅星夜, 你出來,我找你有事."

一瞬間所有同學都不說話了,齊刷刷的看向星夜,星夜沒一下子紅了臉,那都是她定力好,心中恨死了家洛了,這家伙找人也沒有你這麼大叫的,讓人怎麼想呀,不動聲色的放下書跟家洛出教室.

她剛一出教室.背後就又是一片議論聲,有那不知道兩人關系的,還在說呢,這男生誰呀,這麼凶,不會是尋仇的吧,羅星夜也敢跟他出去,不怕有什麼危險嗎.

星夜本來出教室就想教訓一下家洛,可是一回頭就看見窗戶上都是往外看的同學,還不光自己班的,連隔壁班也是,都是家洛的大嗓門,肯定連隔壁都聽見了.

星夜干脆拉著家洛一起下了樓,到一樓才停下,這是一年級的教室,因為不用上晚自習,這個時間人都走空了.

"家洛,你干什麼叫那麼大聲呀?有什麼事不能等到下了自習課再說嗎?"星夜怒道.

家洛撓頭,太大聲音了嗎,他是看七班學生們都在說話,太亂了,怕喊的聲音小了星夜聽不見,才特意大點兒聲音的,那知道星夜會為這個生氣.

"你找我什麼事呀?"星夜看家洛半天不說話,更生氣了問道,心中想著,他最好是有事.要是沒什麼大事的話,看跟他有完沒完.

家洛聽星夜這麼問才猛地想起了找星夜的目的,說道:"星夜你與路暢怎麼回事呀?我們班的同學都在說呢!"

星夜看了看一臉認真的家洛問道:"你找我就為了這個呀?我以為有什麼大事呢!"

家洛點頭,這個還不算大事呀?哥哥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自己看著星夜些,別被欺負了,尤其要注意圍著她轉的男生,早戀是絕對不允許的,別讓那些臭男生占了便宜去.

當時他還問哥哥呢,你我也是男生呢,當時就挨了他哥哥的拳頭,哥哥說了除了自己與哥哥以外的男生,敢打星夜的主意一律不能放過了,自己一發現就要象哥哥報告的.

其實家洛對這方面的事天生有些遲鈍,所以平時根本也沒在意,今天突然聽人提到星夜的名字,才耐下心來聽聽,當然他聽到的自然是同學們添油加醋後的說法,這一聽就冒火了,他先找了星夜而不是直接去揍路暢那就已經是萬幸了.

星夜無奈的歎了口氣,就說不能跟路暢有牽扯嗎.看吧麻煩來了.

她這一歎氣到讓家洛更緊張了,不會是真有什麼事了吧?要是真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有事,那自己罪過就大了.

"能有什麼事呀?不過是他讓我加入校報社,今天跟他一起去看了看,怎麼到人們嘴里就變樣了呢?"星夜真是很無奈,都是些是七八的大孩子,怎麼都跟三姑六婆似地,專門說閑話呀!難道是學習壓力還不夠大,還有閑心說這些沒影的事.

"就這樣?"家洛覺得這與自己聽到的差太多了.

"不這樣還能怎麼樣?"星夜白了他一眼道.

"我是聽說,你們早上六點就起來,到操場去偷偷約會了."家洛小聲說道,大概也是怕星夜發脾氣吧!

星夜眯起了眼睛,自己早上六點去晨練,只是偶爾會遇上路暢,兩人最多說聲早,根本就沒說過幾句話,可是家洛聽來的這話中有真有假,是同樣早上晨練的人看見了?不對,要是看見了,就應該知道根本沒有來往的,而且要是那樣上學期就該有人說了,不會等到現在了.

那知道自己六點就起來晨運的就是薛冰媛媛幾個人了,再有就是宿舍的三個人,不過也不能排除……

"星夜你沒事吧?"家洛看星夜半天不說話,小心的問道.

"這話你是聽誰說的?"星夜問道.

"我們班的兩個女生."家洛老實的回答.

"還聽別人講過嗎?"星夜問道.

"沒有,好像就是班里幾個女生在說,要不我回去問問,看是誰亂說的."家洛也相信,不是星夜與路暢有什麼.而是有人故意中傷星夜了.

"不用了,你問也沒有人會承認的."星夜平靜的說.

"那怎麼辦?"家洛傻眼了.

"沒事,人們都長著眼睛呢,過幾天自然就會明白,也就沒人理會了."星夜不以為然的說.

這種事你越解釋越把它當回事,人們反而越關注,不然用不了幾天就有新的的話題產生,人們自然就會忘了現在的話題了,象路暢那樣的一年到頭都是他的新聞,他要是計較那還不累死了.

"回去吧,以後這種事別信就行了."星夜說道.

"我哥哥,讓我要保證你的安全的."家洛說道.

"我又沒事,你也快別沒事找事了,也不要跟家凱說什麼,知道嗎?"星夜叮囑道.

家洛點點頭,好像哥哥與星夜的話都很有道理的,自己都一樣要聽的.

星夜回教室,繼續上晚自習,只是心思卻無法集中到書上.

"星夜,你沒事吧?"背後楚媛媛小聲叫她.

"什麼?"星夜微微回頭,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我剛看你表哥很生氣的樣子."楚媛媛擔心的說.

"沒事,他們班有女生說我的閑話,他才生氣的.不是生我的氣."星夜解釋道.

"哦,是指路暢的事?"

星夜點點頭,沒有說話.

象薛冰楚媛媛等好多女生都常把路暢掛在嘴邊,明白的表示欣賞,可卻沒有人說她們怎麼怎麼樣了,自己從不向她們那樣口無遮攔的,卻會流言上身,也真是可笑了.

第二天,星夜如約領著薛冰與楚媛媛去校報社找路暢,可惜路暢不在,不過卻看見校報社擠滿了要報名的學生.到把兩個校報留守的人嚇了一跳,按說星夜也算校報的一員了,她可還沒有這個覺悟要上去幫忙,她早就和楚媛媛溜走了.

"人太多了,我們根本沒希望的."楚媛媛有些遺憾的說.

星夜還真的不能理解這些小女孩的心態,不會真就是為了看偶像兩眼吧,再說了,要是劉德華,成龍之類的也值了,路暢他再優秀也就是一高中生嗎,在學校也常常能見呀"真就這麼想去嗎,又沒有錢拿."

楚媛媛看看星夜,說道:"也不是了,更多的是為了好玩嗎,總要找些有難度有追求的事來做嗎"

星夜忍住沒有拍自己的頭,代溝,這就是代溝呀,自己再怎麼像這些小女生看齊,那也是假的,真不知是怎麼想的,這也算有追求的事嗎?還有難度,看來還是考試太容易了,不夠難呀.

出了正月天氣漸漸暖和了,星夜的生活又變得很規律了,不過多了一項任務,就是為校報寫稿審稿,不過往校報投稿的人實在不算多,所以這活還是很輕松的.

薛冰到是如願以償的進了校報,可是就是打雜的,這樣她都高興的不行.

星夜出主意在校報上加了一故事續寫的新版面,有校報編輯寫了一個校園故事的開頭,然後面向全校學生征求後續故事,以連載的方式繼續下去,要求一萬字以內,文筆通暢,故事情節緊湊,不脫離前面的情節太多.投稿後有校報編輯選出最合適的刊登出來,下面又可以接著續寫了,以此類推.

因為這種形式從沒有人用過,開始也有人擔心,要是沒有學生續寫怎麼辦,或者寫的太離譜了也不能刊登呀!

星夜撇嘴,我們校報十多人呢,每人寫一期一個學期都過去了,再說了那故事沒人看,就少寫幾期,有人喜歡,就多續幾期,還不都是眾位編輯說了算嗎!

眾人一聽也覺得是這麼個事,也就都同意了,並且是星夜起頭,由路暢接第二章,如果第三章還沒有人續寫的話,那自然有編輯搶著寫了,畢竟每一章旁白上還會為作者做一下介紹的.

星夜的第一章也費了些心思,最後她采用了倒敘的手法,開篇就是高中畢業十年後的同學聚會,各有不同遭遇的同學們重聚一堂,一起回憶當年的種種情意,為了吸引讀著展開想象,在第一章的出場人物中就安排了,一對當年的同學現在是夫妻了,一位留學歸來的有為男生而他當年有好感的女同桌卻早已香消玉損,有當年成績不好沒上了大學的男生卻成了大老板,留下的發展空間很大,讓人浮想聯翩.

幾乎這種形式一出現就得到了同學們的認可,有人說這就是給我們機會圓自己不能完成的夢想呀,沒到月底投稿的就很多了,這樣干脆又設了A,B兩條主線,讓兩條主線往不同的故事情節發展,成為了一群人物演繹的兩個故事,讓人們又多了對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