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欺負新人
第九十五章 欺負新人

星夜望著李小夢.她還在說著自己把床位讓給她是件多麼好的事情,即解決了金薇薇不願意讓出床位的問題,又能讓她母親放心,這樣她母親和金薇薇也就不會再有矛盾了,她和金薇薇也能和平相處了,最後的話就是,"我人很笨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就只想到了這麼個辦法,對不起了,要你委屈一下了,對不起了."

她用那種可憐兮兮的表情望著星夜,仿佛星夜不答應她的要求,那星夜就是沒同情理,沒有同情心,就是造成這些矛盾的罪魁禍首.

星夜算是明白了,她這是沒想到那是大名鼎鼎的金公主的床位,要不然她也不會直接就要那個床位了,看金薇薇太強勢了,而姜亞男是有名的冷美人,更是有踢斷男生肋骨的曆史,都不是她惹得起的.看起來這寢室里就自己最普通了,把主意打到了自己頭上,先套近乎,讓自己同情她,拿話把自己圈住,想讓自己不好意思拒絕她了.

星夜心中也生氣,難道你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別人就要憐惜你,同情你,為你做出犧牲嗎?

金薇薇本來收拾好了東西,就坐在床上,一直在看著李小夢的表演,她自己雖然是大小姐脾氣,人卻是那種有什麼說什麼的火爆個性,最看不上的就是李小夢這種每天裝林黛玉無病呻吟的人,聽她提出要星夜把下鋪讓給她,金薇薇就先火冒三丈了,這比她媽那種不講理還讓人討厭.

"見過無恥的,還沒見過這麼無恥到家的呢!怎麼好意思張嘴說."金薇薇嘲諷的大聲說道.

"我……"李小夢自然聽出金薇薇是說的她,表情更無辜更悲切了,"金學姐,我也是不想把矛盾鬧大呀,只是我人笨,只想到了這麼個辦法."

"你別一副受氣的樣子了,好像誰欺負你一樣,真把別人都當傻瓜了."金薇薇看她那副要哭出來的表情,更生氣了.

"金學姐……我沒有."李小夢的眼淚這下是真掉下來了.又激動的轉頭對星夜說:"羅星夜,我真的是不想讓我媽為難的,對不起,是我想的太簡單了,你不要讓床位了,我去跟我媽說,我睡上鋪就好了,你別生氣,對不起了,都是我不好."

星夜歎氣,自己根本還一句話沒說呢,當然這樣也好,自己本來也沒打算把下鋪讓給她,自己還在考慮怎麼拒絕她呢,倒是金薇薇幫了這個忙.

"你最好收起你那不值錢的眼淚,省得讓你那不講理的媽看見了,說我們欺負你."金薇薇不留情面的說道.

"我不喜歡女人動不動就流眼淚."從不參言的姜亞男,突然說了這麼一句,也是間接擺明了自己的態度.

李小夢居然真的就不敢再哭出聲了,只是那想哭又不敢哭的樣子,跟讓人覺得她是受了很大的委屈還不敢說.

李小夢自然能感覺到金薇薇與姜亞男對她都是敵視的態度.反而是星夜還沒表態,讓她認為還有挽回的余地,對星夜說道:"我就是想讓大家都好的,真的,你相信我吧!"

星夜看她那樣子雖然自己不喜歡可也不想火上澆油了,只要她不算計到自己身上,自己也給她留面子就是了.

"沒事,大家也沒說什麼呀!你要是怕鬧得太僵了,就讓主任幫你換一間寢室好了,這樣都能顧及到了."星夜出主意道,其實她在想就這位這性格,那也是極品了,在這間寢室不知要多出多少事呢.

"對,讓她去別的寢室,我們這不要這樣的人,她不說我去找李主任說去."金薇薇聽見星夜這麼說,立馬接茬道.

星夜的意思是她要實在不願意睡上鋪,就去別的寢室與人換換,而金薇薇想到的是不但不把下鋪給她,還要把她轟出這個寢室去,本質是有區別的,只是被金薇薇這一接茬,讓李小夢也誤會星夜的意思了.


李小夢的臉上更難看了,沒想到羅星夜要麼一句話不說,要說一句廢話沒有,就把自己推出去了,李小夢小夢心中不忿,可是沒有說話,她知道這時候說什麼都會被金薇薇反駁的.既然自己沒說動她們,那還是等老媽找人來解決吧.

快到上課時間了,李小夢的母親還沒有回來,李小夢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到走廊看了兩次,又默默的回來,每次進來就看見金薇薇用嘲諷的目光看著她.

星夜看看有些焦躁不安的李小夢,不再流淚了,看的出人有些著急了,金薇薇反而是一副輕松看戲的表情,時不時的給李小夢一個白眼,姜亞男自始至終就說了那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就又躲回了自己的殼子里.

"你要不要去看看呀,就要到上課時間了,"星夜提醒李小夢.

李小夢咬咬唇,點頭出去了.

金薇薇在她身後一陣冷笑,星夜看看她,搖搖頭收拾好東西,去上課了.

星夜在課間叫住薛冰問她:"知不知道二班李小夢?"

薛冰笑道:"知道,怎麼會不知道呢,二班的林黛玉嗎,整天風一吹就會倒一樣."

"她真的身體不好嗎?"星夜問道,如果真是有病的話.那就也不能太怪她了.

"那倒沒聽說了,只是她給人的印象就象林黛玉一樣多愁善感."薛冰搖頭好奇的問道:"你怎麼問起她來了?"

"她今天搬到我們寢室去了."星夜簡單說道,沒有提她與她母親鬧出的事來.

"哦"看沒什麼事,薛冰的主意力就轉移了,"王希好像又惹媛媛生氣了."

"不是稀奇事了,媛媛三天兩頭的與王希生氣的."星夜不在意的說道.

"你覺不覺的王希,嗯,有點……"薛冰話只說了一半就不說了,明顯是想星夜好奇的問下去.

"王希有點太愛開玩笑了."星夜故意岔開了薛冰的話.

"我是覺得王希對媛媛有些不同,總是逗弄她."薛冰見星夜不接自己的話,自己說了出來.

"那還不是愛開玩笑嘛?"

"都說了是只對媛媛的嗎.你見他什麼時候跟你我那麼多事了?只有對上楚媛媛的時候,他才會那麼挫."薛冰解釋道.

王希對楚媛媛有好感,星夜怎麼會看不出來呢,只是這當局者迷,恐怕王希與楚媛媛兩人自己還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意呢,這兩個十七八的少男少女,在這感情上就象幼兒園的小孩子一樣,喜歡你就要欺負你,還是那種我欺負可以別人欺負不行的心態.


"你說他們會不會是……"薛冰的八卦勁又來了,這也是為什麼星夜有事會問她的原因,這家伙就是個小喇叭,沒有她不好奇,沒有她不打聽的事,學校里有什麼風吹草動她總是先知道的.

"是什麼?"星夜笑了,"是兩個糊塗蛋罷了."

上完晚自習星夜才與楚媛媛聊著天回宿舍,她也有些好奇,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還鬧到了校領導那里,那李小夢母女到底是怎麼解決的,為什麼她媽一去就沒回來了.

開宿舍一看,自己是第一個回來的,而自己的上鋪,鋪著李小夢的被褥.

奇怪了,這是李小夢母女妥協了,沒有再回來爭了,就這樣偃旗息鼓了.

接著金薇薇與姜亞男也回來了,看見了星夜上鋪的行李,金薇薇撇撇嘴,"沒勁,開始搞的跟個人似地,回來就蔫了."

李小夢是最後一個回來的,她提了一大袋的零食,笑著進來.

星夜本以為李小夢回來後會不好意思,自己躲到上鋪去不理人,誰承想自己跟本就是想錯了.人家李小夢笑嘻嘻的進來,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還熱情的招呼星夜等人吃零食.

姜亞男本身對這個就不敢興趣.金薇薇見李小夢進來就沒給好臉色,李小夢就像看不到金薇薇的惱色一般,仍然笑著打招呼,"金學姐,這是我媽給准備的一些零食,中午的事,我替我媽跟你道歉,你別生氣了,來吃櫻桃."

"你這又是哪一出呀?"對于她的討好,金薇薇並不領情,出言譏諷道:"你媽不是去找校主任了嗎?人呢?到家里去找也該回來了吧?"

李小夢笑容一僵,很快恢複過來,輕聲笑道:"金學姐,我媽做事有些沖動了,李主任是我爸多年的朋友,他也說我媽了,這不我媽才讓我買了東西來道歉嗎!"

金薇薇哼了兩聲,李小夢的笑臉相向讓她有種出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自己再怎麼說人家都不生氣,那還說什麼呀!

李小夢見金薇薇不理自己了,又轉過來招呼星夜,笑道:"羅星夜中午給你添麻煩了,來吃點水果吧!今後我們上下鋪住著,你可別嫌我動靜大."

星夜看著笑容甜美的李小夢,這個女孩也是個有城府的人呀,還能像沒事人似地說起中午的難看事,更能放下面子跟金薇薇道歉,面對金薇薇的挑釁能始終微笑對待,一點氣惱的表現也沒有,那是一個沒心機的女孩子能做到的.

至于李小夢的母親為什麼氣呼呼的出去,卻沒回來,晚上還讓李小夢帶來了吃的東西,星夜多少也猜到一些,既然他們家和李主任有關系,想來把李小夢安排在這間寢室想必也是走了李主任的關系.

而安排在這個寢室的沒有一個背景簡單的,換句話說為什麼別人都是六人一間,而這間寢室永遠是人數最少的,就因為這一間住的都是有關系的,要特別照顧的.學校李主任那就是個人精,怎麼會不告訴李小夢的母親這一切呢!除非李小夢母親有更硬的關系網,要不就是她腦殘了,不然肯定不會為這麼點小事來找麻煩了.

李小夢大概是看羅星夜三人都不是太理自己,又換上了那幅哀怨的表情,"對不起,我就是想和大家好好相處的,真的,希望你們不要誤解我,不要討厭我."

星夜皺眉,得,剛還覺得她有些心計,果然馬上又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如果讓外寢室的人看了,一准會認為是自己三人和起來欺負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