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新室友的心思
第九十四章 新室友的心思

晚上十多點,家凱回家見星夜房間中還亮著燈.忍不住敲門.

"還沒睡呀?"家凱問道.

星夜收起筆記本,招呼家凱坐下,"你接到郝天陽了,他沒事了吧?."

郝天陽年前受了刀傷,好在沒傷及髒器,休養了二十多天已經沒什麼大礙了,這就要到開學的日子了,自然要回天云來上學.

"嗯,看他是沒什麼事了,這次是他堂哥送他來的,兩人都住在賓館了."家凱答道.

"哦,就是那個郝天益嗎?看起來冷冷的那個人?"星夜問道.

"是,他大伯家的哥哥,我到沒有覺得那人冷,是個很會辦事的人,精通世故人情,今天就是他請客的,說話辦事都很讓人信服."

"哦"星夜對那人的印象就是當初他與那警察的短短的幾句對話,好像是個很有權勢人,說話時的姿態很冷傲的,不過聽家凱的話好象是對那人很有好感.

"感覺他們家人都不簡單.老老實實的天陽在他們家反而是異類了."星夜照實說出自己的感受.

"郝天陽好就行了,我今天聽他的意思,好像畢業後也不想回省城了,就留在天云發展."家凱說道.

星夜點點頭,這是郝天陽自己的選擇,別人無權過問的.

"你寫什麼呢?"家凱隨口問道.

星夜揚了揚手中的筆記本道:"馬上就開學了,做個學習計劃."

家凱點頭,"別太晚了,早點睡吧!"

星夜目送家凱出去,重新攤開了筆記本,她是在寫一些計劃,但不是學習的,她正在努力的回憶,未來會發生的事件當中,有什麼是自己能用的上的,眼看輝夜就可以出獄了,出獄後的安排也是讓星夜覺得操心的,以輝夜的性格肯定不願意接受自己與于家的過多幫助的,哪怕自己是他妹妹,他有他的自尊,星夜也不能不注意這些的.

看看記錄下來的,都是些起步就很高的計劃,好像都不是太適合輝夜來操作的,還是再仔細想想,回來再聽聽輝夜自己的意見吧,大主意還是讓他自己拿好了.

星夜忽然覺得自己很沒用,上輩子不敢面對自己的內心.都是逃避的心態,最後干脆選擇了最極端的逃避方式自殺,重生了,也沒有什麼大志向,其實就是想也沒有那個本事,上輩子活的太累了這輩子就想簡簡單單的過個平靜的小日子,不缺吃不缺穿,再有親人疼愛,讓自己當個被人保護的幸福小女孩就好了.


寫了半天,星夜仔細看了看,還是把那兩張紙撕了下來,扔進了廢紙簍里,沒用的東西,幫不上什麼忙,留著讓別人看見了,還不好解釋,干脆不留它.

轉眼寒假結束了,星夜整理了書包,又開始了學生生活.

開學第一天,楚媛媛拉著星夜興奮的說著話,仿佛多年未能見面的好友重逢一般.其實前兩天.倆人還一起逛街呢,只是楚媛媛邀請星夜去她家玩去,星夜都找理由拒絕了.

同學還是那些同學,老師也還是那幾位老師,班主任講了幾句勉勵學生們要好好學習的話後,新的一學期也就正式開始了,還是有著不盡的小考,月考,留的習題也是越來越多.

一切似乎都沒改變,倒是星夜她們寢室有了變化了.星夜早晨來的很早,已經把宿舍收拾好了,跟楚媛媛,薛冰一起吃了午飯,才不緊不慢的散步回寢室.

未進門就聽見了金薇薇的喊聲,"誰給你們的權利,隨便動我的東西,還把東西放我的床上?"

星夜皺眉,這是跟誰呀!這寢室除了自己就是姜亞男了,姜亞男與金薇薇同住了一年多了,那會不知道金薇薇的脾氣,更不會擅自動她的東西了.

星夜推門進去,果然寢室里除了金薇薇與姜亞男外,還有一個女生,一個中年婦女,看樣子是母女,那婦女也正不相讓的大聲說:"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呀,我們也在這里住,也同樣交錢了.憑什麼我們就不能占這個床位呀?"

見星夜推門進來,幾人都回頭望過來,金薇薇滿臉怒氣的對星夜點點頭,星夜自然知道她這怒氣不是對著自己的,而姜亞男本來就縮在自己床位上休息,根本不理會金薇薇與那婦女的吵鬧,倒是見星夜進來,打了個招呼,"回來了."

星夜點頭答應,那個顯然也是要住在這個宿舍的女生,看星夜看她,也小心的跟星夜點點頭沒說話,星夜看她很清秀文靜的一個女孩子,大概是因為她母親與金薇薇的爭吵,讓她有些尷尬,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也是住這個宿舍的吧?"那婦女見星夜,也不跟金薇薇爭吵了,來跟星夜說話,見星夜點頭,親熱的笑道:"這是我女兒小夢,也是高二的學生,今後你們就住在一個宿舍了,我們小夢從小沒住過校.在家都是我照顧她,什麼都不會,連衣服平時都是我幫她洗的,今後還請你們多多照顧一下."

星夜只好點點頭,心中卻十分不以為然,都是同樣的學生同樣的年紀,人家有什麼義務就要照顧你的女兒,你疼女兒更應該教會她怎麼在外面生活,而不是只想著讓別人來替你照顧她.

金薇薇見她去說話了,就收拾自己床上的被褥.

"哎,你別動……"那小夢母親又攔住了金薇薇.

金薇薇早上是司機送來的.因為時間緊把被褥放在床上就去上課了,星夜看見金薇薇的被褥被放到了姜亞男的上鋪去了,而金薇薇的床上有一套新的被褥打開還沒安全鋪好.

看到這就算沒人給星夜解釋,星夜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因為這學期的高二開了晚自習,不少走讀的女生選擇了住校,鬧得女生宿舍一度床位緊張,星夜她們宿舍是六人間就住了三人,現在又有一個被安排進來了.

本來就三個人全睡下鋪,上鋪空著用來放東西,現在多了一個人,就要有人睡上鋪了,按理說自己與金薇薇蔣亞男最少也住了一個學期了,她新來的人就應該去三張上鋪中挑一張來睡的,可是不知是那個女孩的意思,還是她太母親心疼女兒了,來了就想占了金薇薇的床位.

她們也真會挑,金薇薇住的那張床在里面,挨著暖氣冬天最暖和,伸手就能碰到窗戶,離著書桌也是一步之遙,是整個寢室最好的位置了,姜亞男在她對面比她的差些,最差的就是自己這床位了,靠外面,平時有人來開門,晚上睡覺關燈都是這個床位的人做的最多,誰讓你離著近呢,當時的星夜也沒有挑,畢竟人家先來的自然要選好一點的,就像再來人只能睡上鋪一樣.


也正因為那個位置好,這新來的母女才會一眼就看上那張床,還把金薇薇的行李拿到姜亞男的上鋪去,這是希望自己女兒頭上不要睡人吧,畢竟有個人在頭頂上翻身呀上下床呀,下鋪都能感覺到的.

這樣的事就是發生在星夜身上都不會依她的,更何況是眼里揉不得一點沙子的金薇薇.自然一見就吵了起來.

金薇薇要把那小夢的被褥拉起來,那小夢母親不讓,金薇薇干脆就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小夢的被褥上,人也坐了上去.

"這床位我睡了兩年了,憑什麼你們一來,就占我的位置."金薇薇大聲說道.

"什麼你的位置,誰先占算誰的,我的行李都鋪好了那就是我女兒的."小夢母親嚷道.

"笑話,你這人白活了這麼大年紀怎麼不講理呀,我的行李在床上放在呢,是你給我把它放到上鋪去的,誰先占算誰的?那也是我先占的呀!"金薇薇的嘴巴自然不饒人的.

"你給我起來,你這個沒禮貌的丫頭."小夢母親有些惱羞成怒了,上去要拉坐在床上的金薇薇.

金薇薇自然不會讓她得逞,一邊推開她的手,一邊叫道:"你這麼大的人了不要臉呀,要打人嗎,你敢動我一下試試看."

小夢母親更生氣了,人想撲上去撕扯金薇薇,眼看斗嘴就要升級為動手了.

小夢開始就是跟著母親後面,偶爾看母親說的太不像話了,輕聲說句,"媽,你別說了"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現在看她媽要發狂了,才用力抱著她**胳膊,不讓她媽太沖動了.

"媽,你別沖動,她們好歹都是我的同學,以後還要和女兒住在一起呢,搞的太僵了不好."小夢給她母親分析著目前的處境.

小夢母親也反應過來,這可不是動手的時候,自己畢竟是成年人了,對方還只是個學生,這要真打起來自己就成了欺負小孩子了,也不能不為女兒考慮,畢竟她們還要天天住在一起,不過今天這梁子已經結下了,如果想不讓女兒以後受欺負,這事還就不能示弱了,這口氣一定要爭的,還得讓那女孩知道,自己女兒是有人撐腰的,是不能欺負的.

當下小夢母親也不吵了,怒瞪了金薇薇一眼,大聲跟她女兒說道:"你在這等我,我去找她們主任去,我們交了那麼多的贊助金,那可不是白給的,這的主任跟你爸是好朋友,我讓他一定給你安排個好床位."

"媽,不要了,媽……"小夢最終也沒叫住母親,看著母親快步離去.

"哼"金薇薇輕蔑的看了她們一眼,她才不怕什麼校領導呢,先不說自己家里的關系,本來這事本身自己就占著理呢,更是到哪都不怵她們,盡管去找人好了.

金薇薇不客氣的把小夢的被褥扔在了地上,把自己的行李打開鋪好.

小夢沒有說話,只是小心的把自己的行李撿起來收好,放在了桌子上,她默默的做著這一切,讓人覺得又怪可憐的.


星夜此時象姜亞男學習,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不是自己你能管的事,還是不要插言的好.

"你好,我能坐下嗎?"小夢怯怯的對星夜說道.

星夜抬頭看看一臉尷尬的小夢,再看看氣鼓鼓的金薇薇,與自顧自看自己書的姜亞男,只好起身說道:"你做吧."

小夢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星夜的床上,星夜微微皺了下眉,書桌邊上有幾把椅子呢,她不坐卻跑來坐自己的床,看來是有話要說呀!

"你是羅星夜是嗎?我是二班的李小夢,我認識你表哥于家洛."小夢柔聲說道.

"哦,你認識我."星夜說道.

李小夢笑了,說道:"當然認識了,你不是很會唱歌,還寫了一手的好文章嗎?我們班都知道你是于家洛的表妹,于家洛可是以你為榮呢!"

星夜笑笑,"沒想到我那麼有名."

李小夢抿了抿嘴,小聲說道:"我也是因為要上晚自習了才住校的,我媽她……她也是不放心我,才非要來幫我收拾行李的,我要是堅持不讓她來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星夜嗯了一聲沒有說話,這些沒必要跟自己說的,她要是真想解決這事,不應該來找自己,而是應該去跟金薇薇道歉.

李小夢好像沒看出來星夜不願意多說的樣子,仍然說道:"我也不是非要那張床的,只是我身體不好,我媽擔心我住上鋪的話,上上下下的再出什麼危險,所以想給我找一張下鋪的位置,她也是心疼我,都是我的身體不爭氣."

星夜看她,人是很瘦,可是看不出什麼明顯的病態來,只是現在的表情倒是很淒苦,也很自責.

"這也是做父母的私心吧"星夜應付說道.

"是呀,只是沒想到會把事態弄得這麼糟,還差點打起來,這讓我以後都不知道怎麼跟同學相處了,唉"李小夢歎了口氣,"可我又不能怪我媽,畢竟她是為了我好."

"嗯,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星夜說道.

李小夢聽星夜這麼說,很高興的樣子,可是馬上又一臉苦惱的說,"我是這麼想的,可是事情總是要解決的,我媽找了主任來又怎麼樣,讓那位同學讓出床位,我不成了仗勢欺人了嗎,今後還怎麼與她相處哇!如果有個能兩全其美的辦法就好了."

星夜總覺得這個李小夢話里有話,聰明的選擇不順著她的話說.

"星夜"李小夢忽然鄭重的叫星夜的名字,看星夜注視她,她才說道:"你能把你的下鋪讓給我嗎?這樣一切問題就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