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借人一用
第九十一章 借人一用

梅家菜很成功,三天下來每天幾乎沒有空座.也有人開始預定了,比如剛初十卻有人在預定十五晚上的房間了.

這些不只是因為梅家菜做的好吃,裝修有特色,還與于家的人脈密不可分的,于家夫婦在各自的事業領域中都是個中翹楚,很的人心的,其實也不用他們做什麼多說什麼,只是請朋友來一起吃頓飯,而梅家菜的一切就會給人留下耳目一新的印象,自然的讓人能記住這里,喜歡上這里.

生意這樣的火爆讓朱小佳很高興,每天雖然茫茫碌碌的可是很開心也很有成就感,她在餐飲業干了幾年了,對這種行業已然十分熟悉,她也在不斷的完善著梅家菜在經營中暴露出的不足,讓梅家菜的特色更突出.

朱小佳還耍了個小心眼,她知道做這種行業的,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那些衛生,稅務,消防等等衙門口.你哪一處拜不到,隨便找你的麻煩就能讓你的店開不下去了,甚至是來白吃白喝打白條的現象也是常見的,所以第一天開業的時候,她把這些人都請了來,本來那些人還牛氣十足,白吃白喝還挑三揀四的,于是她裝作沒在意的說出,咱們用的這就是于市長家的老宅子,這不于市長一家人都來了.

那些剛剛還不可一世的大爺們,立刻沒了聲音,這些人也都是人精,想想也知道這家店和市長家有關系的,一個個及規矩的吃完了飯,再也沒有了以前的張狂樣.

後來隨著天氣的暖和,梅家菜也到了業務高峰,每天都是一桌難求了,朱小佳倒是牢記星夜的話,每天就那麼多,絕不因為人多而多做,更不會因為你有錢或是有權就能讓我改變規矩的,這樣到讓梅家菜成了天云市飲食界的異類.

這些都與星夜沒有多大關系了,她就開業時去了一天,後來就全部交給朱小佳打理了.

情人節,走在路上到處都是賣紅玫瑰花的,音響店里如同約好般放著孟庭葦的那首《沒有情人的情人節》,奇怪吧.難道沒有別的應景的歌曲嗎?放這樣的歌難道是為了那些沒有情人的單身男女們.

巧克力與玫瑰花一樣走俏,飯店的也跟風推出各種情侶套餐.

"我們真的不應該今天出來."星夜向家凱抱怨道,剛剛已經是第五個賣花的小女孩了,每個都要磨上半天,還不管你怎麼解釋,就一句話'哥哥你女朋友多漂亮呀,給你女朋友買朵玫瑰花吧’.

"去年還沒覺得有這麼多人過情人節呢,今年就這麼火爆了."家凱也沒想到一路上都受到這樣的騷擾.

"林俊傑干嗎請客?過情人節,他不正好與各路情人約會嗎?"星夜無聊的說著.

"小心,"家凱拉住前行的星夜避過對面的人,等對方過去才說道:"林俊傑的說法是女孩子太多了,和誰約會都讓別的女孩子不高興,干脆就都不約了,都不約他又覺得沒意思,好像他沒人要似地,這才約我們來."

"謬論,真虧他敢說,"星夜不客氣的說道.

家凱笑道:"我看呀他是死鴨子嘴硬,肯定是約不到女孩子才約我們的."

"這就是他說的餐廳呀?怎麼約了這麼個地方."星夜有些疑惑的問道,這里是家高級西餐廳,今天就像是情人節專場一般.布置的很溫馨浪漫,一對對的都是年輕男女.

一進門就有侍者迎了上來,"歡迎光臨,今天我們情人節有優惠的,只要你們是情人我們就免費奉送情侶飲品一杯.

顯然服務生也誤會了,家凱忙說道,"我們約了人了."

林俊傑正坐在餐廳偏僻的角落里,這里的好處是往外他能看得很清楚,而由外面望過來因有盆景的遮擋,再加上角度的問題卻很難看清楚這一桌,林俊傑看見家凱他們,站起來招呼他們.

"怎麼找了這麼個地方呀?"家凱不解的問道.

林俊傑沒有理會他,而是仔細的上下打量星夜,星夜被他看得心里發毛,摸摸臉,看看衣服,今天特意穿的漂亮衣服,難道那里出錯了嗎?

"看什麼呢?"家凱忍不住問道.

林俊傑回過神來,對家凱說道:"家凱咱們是好哥們對不對?如今兄弟讓人欺負了,你不能看著不管吧?"

家凱和星夜都被他沒頭沒尾的話弄懵了,家凱小心問道:"誰欺負你了?你想讓我幫忙去打誰呀?"

"你先說你肯不肯幫吧?"林俊傑賴皮的說道.

星夜與家凱對視,這家伙不會是受什麼刺激了吧.這話怎麼回答,說肯幫忙還不知道是什麼事,要是殺人放火的壞事難道你也去呀,要是說不肯,那個男人能說出來呀,那也太不顧情意了.

"只要不違背良心的事,我就幫你."家凱也留了個心眼,不違背良心.就是不能去干什麼壞事.

"好哥們"林俊傑拍著家凱的肩膀說道,"絕對不是什麼犯法的壞事,我不會害你的."

"到底什麼事呀?"家凱問道.

"**,我跟李麗約會了兩次,她居然招呼都不打一下就跟別人約會去了,把我晾了."林俊傑憤憤的說.

"啊,你又失戀了呀?"星夜詫異,這林俊傑人帥又多金,怎麼反而頻頻被人家女孩子甩了呢

"這次可不算失戀,我根本還沒喜歡上她呢,"林俊傑不承認.

"你既然不喜歡她,那她約會別人你干嘛生氣呀?"家凱不解的問道.

星夜心里想問的卻是,你不喜歡你家干嘛還跟人家約會呀?

"誰讓跟她約會的那人我認識呢,邵建文家里是做娛樂公司的,他也沒少泡那些模特,小明星什麼的,李麗那女人是想當明星想瘋了,竟然主動去邵建文那投懷送抱,就為了能有機會出名."林俊傑滿臉懊惱的說.

"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和你有什麼關系?"家凱說道,這種事現在太常見了,事不關己,理會人家這個干什麼.

"怎麼沒關系了.那李麗跟我約會沒兩次就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了,這不是打我的臉嗎,再說了那邵建文還誠心笑話我,說我長得小白臉,現在四十歲的女人才喜歡我這類型呢……"

"撲哧"星夜聽他這麼說不由笑出聲來,忙捂住嘴,可是林俊傑已經一臉憤怒的看著她,顯然他不喜歡成為中老年婦女的偶像,星夜連忙說道:"什麼呀?我看是從十四歲到四十歲的女人都會喜歡上你林大帥哥的,你簡直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新一代有為青年的典范."

"行了.再誇下去我都要吐了."家凱誇張的說道.

林俊傑看來對星夜的話還是很受用的,說道:"邵建文那是嫉妒我呢,我們也算是從十幾歲就認識的,我還不知道他那德行,恨不得樣樣都比別人強,別人要是比他強點,他就能氣死."

"說了半天,你到底要我幫什麼忙呀?"家凱問道,這也算明白事情始末了,純粹是林俊傑被人笑話了咽不下這口氣,和那個李麗根本關系不大,不過是他的幌子罷了,"你不會是想咱倆去把那個邵什麼文的打一頓吧?"

"不用那麼暴力,我就是想讓他生生氣,"林俊傑壞笑道,"其實很簡單,你把你妹妹借我用用就可以了,沒你什麼事的."

啊,星夜剛剛還想呢,要是這兩人去找人打架自己是攔著呀,還是去幫忙放風,讓家凱兩人去套他的麻袋,怎麼一轉眼就說道自己身上了,不是說讓家凱幫忙的嗎?借用?大活人也能借的嗎?

"你說什麼呢?又關星夜什麼事了?"家凱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讓星夜暫時充當一下我的女朋友,那小子會和李麗來這里用晚餐的,我要帶一個比李麗還要好的女孩子出現,在他面前大秀一段恩愛,哈,看那小子還怎麼拽,氣也氣死他."林俊傑幻想著那對男女吃癟的表情,心情大好.

"所以你約我們來這,還告訴我要讓星夜打扮的正式點,"家凱板起了臉,"你找誰不行呀,干嘛找我妹妹,她才多大.不行."

"我想了半天,就屬星夜最合適了,再說了你妹妹不就是我妹妹嗎,就是假裝一會兒的事,這點忙咱妹妹肯定會幫的,是不是星夜?"林俊傑看家凱不好說話,直接去問星夜了.

"我……"

"我說不行,"星夜沒等說話,家凱就攔住了.

林俊傑說道:"剛你不是還答應我了嗎,只要不違背良心的事你都答應,現在就反悔了?這還是什麼好兄弟呀!"

"好兄弟就是這麼算計我妹妹呀?都不說一聲先把人誑來再說,還不是你算好了,這樣星夜就不好意思拒絕你了."家凱不客氣的說道.

"我又不是害她,不過就一頓飯的工夫嗎,這不是也說明咱妹妹魅力高嗎."林俊傑不死心的說道.

"你不許打她的注意,不然……哼"

"你想哪去了,我不都說了嗎,就假裝一會兒."

星夜根本插不上嘴,這事好像也要自己表態吧.

"剛進來那一對男女不會就是你們說的人吧?"星夜忽然說道.

家凱與林俊傑回頭望去.

一對青年男女依偎著走了進來,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那男人二十六七歲年紀,西裝筆挺,面貌也不差,做派十足,而那個女生面容嬌美,眼波流轉,是個尤物型的美女,此時正對著那男人撒嬌放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