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開業
第九十章 開業

林彥捧了一束盛開的香水百合回來.直接捧進了星夜房里.

"給你的."林彥把百合塞在星夜手里.

"不是說不讓你隨便送東西嗎?"星夜輕輕責怪道.

"這個和上次的紅玫瑰可不一樣,上次看你喜歡才買的,可沒有什麼別的意思,放房間里,聞聞花香就好了."林彥連忙解釋.

星夜心里確實喜歡這種百合花,也不和他計較了,"拿著那個花瓶,我們去接點水,把花放里面."

林彥聽星夜這麼一說,馬上來了精神,抱起架上的水晶花瓶樂顛顛的跟著星夜下樓.

星夜讓林彥把插好花的花瓶拿進了外婆房間.

"外婆,你看林彥買的這百合,多漂亮呀,還有這花香若有若無的很幽淡的."星夜向她外婆說道.

她外婆當時只是一時氣急攻心,並沒有什麼大礙,睡了一覺又被星夜一頓開導,加上本來性格就比較豁達,不是那種愛鑽牛角尖的人,這是精神已經好了很多.

星夜外婆看看星夜手中的花,再看看滿臉意外的林彥,知道一准是買給星夜的.被星夜借花獻佛了,笑道:"林彥是真有心呀!"

一語雙關,星夜又怎麼會聽不出來外婆的調侃,說道:"他自然有心,知道你心情不好,買束花來哄您開心呢."

林彥這時候也回過勁來,也連忙說道:"也不知道買點什麼好,就覺得這花高貴典雅最配你老的氣質了."

星夜外婆被他逗笑了,"我都老的一臉褶子了,還有什麼氣質呀!行了,那點小心思還能蒙的了我,人家有心買了,快拿回你房間去吧,我這放著不合適."

林彥被她說破了心中的想法,有些不好意思,可看她不反對心中又一陣兒高興.

星夜表情未變,根本沒有覺出什麼不好意思的,說道:"都說是送您的嗎,你老不高興了,看看這麼美的花心情不是也能好點嗎."

外婆笑了,"誰說我不高興了,被你們兩個一攪和,我就是有氣也生不起來了,現在我心情好著呢."

星夜無非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故意一臉認真的說道:"那這是您說的,我可真拿走了,你可不許再不高興了."

"快走吧.你這個小丫頭子,變著法的來逗我,誠心讓我休息不好是不是?行了,我沒事了,你們去樓上玩吧,不用理我這個老婆子了."

星夜也沒再推辭,抱著花,後面跟著林彥,又回了自己房間.

把花放在小茶幾上,自己看了也覺得好看.

林彥看著星夜擺弄著花,一副很喜歡的樣子,拉椅子坐在她身邊,說道:"看你給于奶奶送去,還以為你不喜歡呢."

星夜笑笑,"能讓外婆高興,再喜歡的也能舍得呀!今天外婆氣的不輕,等會說話的時候,多說點好聽的,保證外婆高興了,林爺爺也會高興的,你……"

星夜見林彥不答話.抬頭看他正傻愣愣的看著自己,不由氣道:"傻瓜,看什麼呢?我跟你說話呢,你沒聽見嗎?"

"你剛才擺弄花的樣子真好看."林彥想也不想的說.

"你……"星夜看他認真的表情,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

"別生氣,我說的可都是心里話,說心里話,可沒錯吧!"林彥有些賴皮的說道.

"嗯,謝謝你的贊美,謝謝你的花."星夜說完,不再理會他的話.

"星夜,我要回去就得等高考後,才有時間來天云了."林彥沒敢說只能高考後才能來看你了.

"嗯,你現在更要專心備戰了,高考馬虎不得,你想好報什麼專業了嗎?"星夜問道.

"考軍校唄,這話他們都在我耳邊說了很多年了."林彥輕松的說道.

"就是那種學完了直接進部隊擔任領導的?."星夜問道.

"是呀,大學入學就算參軍了,四年下來,成績好的還可以去專業軍事院校進修,我爸他們那這幾年分了不少這樣的人來,有的直接拿雙學士學位的,最差也是副連了."林彥給星夜解釋.

星夜對這些並不了解,她想的是林彥這麼不靠譜的小子,穿軍裝,還當干部那是不是合適,感覺人家那軍官都是身軀威武,神情凜然的,再看看林彥好像不占邊嗎!

"不過.我還要考慮,部隊結婚要25周歲才讓結婚,還要8年,倒時你都大學畢業好幾年了,都不知道等不等的了,如果想隨軍就更麻煩了."林彥板著手指頭算著,有些苦惱的說.

星夜幾乎想跳起來給他一下子,這是哪跟哪呀!就說他不靠譜嗎!

"你不覺得現在說這個太早了點嗎?"星夜沒好氣的說.

"我本來也沒想到這些,剛才聽你問才想到的,軍校畢業後,要統一分配的,我要是分到個離你遠的部隊,想見一面都不容易了,你要是被別人追走了怎麼辦呢?看來我要重新考慮一下了."林彥一本正經的說道.

星夜氣急而笑,"你還是考慮考不考的上再說吧?"

"考是肯定能考的上的,不過我得跟爺爺再商量商量."林彥說道.

"去吧,現在就快去,別在這氣我了."星夜揮蒼蠅般的往外趕人,說不兩句正經話,他就又開始胡說了.

"好,我不說這個了?"林彥連忙改嘴"路暢與錢美嬋都說要考天大,現在他們壓力都挺大的."

星夜聽了點頭,確實附中的多數學生.尤其是理科生都以天大為目標的,天大全稱是天云科技大學,在理工光電方面那在全省也是拔尖的,人們都以為在附中考天大更容易些,其實一點也不會,分數線在那擺著呢,畢竟名額有限,高三現在的氣氛兩極化明顯,一部分人知道考學無望了,是放開了玩,一大部分還是抱著要搏一搏的想法.拼命的複習,據說學校開學就會安排高三學生體檢,就怕有人身體吃不消了.

據家凱說,他們當年考天大時,有人是考完試就去醫院掛點滴去,還有人心理壓力過大就昏倒在考場上的,結果全完了,只能等來年重考,那情形怎麼聽怎麼淒慘.

"星夜,林彥那小子在你房間嗎?"家凱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在,進來吧."星夜一聽是家凱,忙招呼道.

"你小子回來就躲到這來了."家凱對林彥說道,"快走吧,兩位老爺子又頂上了,讓我們把那局棋下完呢,非要分個勝負出來呢."

林彥聞聽一臉的不情願,這不管誰輸誰贏,肯定有一位老爺子會不滿意的,到頭來挨尅的肯定會是自己這做孫子的.

"干嘛非下完呀?"星夜看林業家凱兩人都是一副不情願的表情,問道.

"他們兩人比不出高低輸贏來,就比誰的孫子更優秀唄,你看吧輸的那個准要倒黴了."家凱說道.

星夜聽說又是兩個老爺子斗氣,說道:"那你們誰能贏了?"

"半斤八兩,差不多了."林彥照實回答.

"那就和棋嗎!"星夜覺得這還不簡單.

"那就這麼容易和棋了."家凱說道.

星夜笑了,"你們要是都想和,那不就容易了."

家凱,林彥兩人望望,會意的點點頭.

舅媽和星夜邊聊天邊准備著晚飯,客廳里于忠良陪著他**說話,于忠良太忙了,明明就住在一座城市里,一年到頭來卻沒有幾次能陪著母親聊聊天的.

書房門打開,于老爺子在門口大聲招呼星夜.

星夜嚇了一跳,忙從廚房出來,問有什麼事.

于老爺子看看客廳里的老伴和大兒子,說道:"于家凱那小子不爭氣,你來.讓你林爺爺輸的心服口服了."

星夜愕然,原來是搬救兵來了,"外公,我跟舅媽正做飯呢,吃過晚飯後好嗎?"

"吃飯不著急,讓你舅舅去幫你舅媽,你來."于老爺子說道.

外婆也說話了,"老于,別下了出來跟我們說會話吧,還有讓家凱跟林彥也歇歇,倆孩子光哄著你們玩了,讓他們自己去玩會兒吧."

如果這話是別人說的,外公肯定會不聽的,可若是外婆說的,那就不一樣了.

林彥與家凱灰溜溜的出來就上樓去了,不到吃飯的時候是說什麼也不會下來了.

因為林彥初六就開始上課了,所以第二天林彥和林爺爺就回去了.

過了初五星夜也收心了,把精力放在了功課上,現在抓緊一些省得到高三的時候,再抓瞎.

初八,今天就是梅家菜開業的日子,本來星夜還想讓外公給起個文雅點的名字,叫個什麼園什麼閣的,可是外公卻說大俗即為大雅,既然做的是梅家的私房菜,那就叫梅家菜好了.

星夜看著門口高掛的牌匾,說實話今天也是星夜第一次看到,匾是星夜外公一手操辦的,黑底金字,看看牌匾上的署名,哇,這個和自己學校的那個提名是出自一個人之手哇,那可是著名的一位書法家,教育學家,想不到外公居然求到了他的字.

整個老宅子已經煥然一新,還只是初春,院里的花架還沒有爬滿花草,可是到處都點綴著早春耐寒的花木,給人一種春天已經到來的感覺.

古香古色的造型,飛簷斗拱,雕花門窗,身穿唐裝的女服員穿行在其中,一片清新淡雅之氣撲面而來.

邁步進入房間,四盞宮燈高掛,牆上掛著名家字畫,條案上擺著古玩,盆栽,焚著一爐檀香,八仙桌上擺著青瓷蓋碗,烏木銀筷,一片古韻縈繞.

八間雅室,一個小廳,最多就是十二桌客人

星夜外公看後大贊,"好,弄的好,就這個環境就已經讓了向往了."

開業並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那樣不符合私家菜的終止了,只是放了一掛鞭,就算開業了.

星夜穿著服務人員的服裝混跡在人群中,今天請來的都是外公的朋友,外婆的親近弟子,還有舅**一些朋友,當然也邀請了一些對飯店有管理權限的單位人員,人不是很多,按自己的交往圈子安排好.

星夜在廚房里跟著朱賀風轉悠,今天朱賀風可是憋足了勁,安排的都是拿手的招牌菜,把兩個徒弟與幾個打雜的小子指揮的團團轉.

"星夜,原來你在這里,"朱小佳找到廚房來.

"怎麼小佳姐姐?有什麼事嗎?"星夜不舍的放下朱叔叔特意給她盛的一小碗太極羹.

"我都快忙死了,你也不說來幫幫忙,自己到躲在這里偷吃."朱小佳道.

"嗯,都說了你是經理嗎!我今天就是陪著外婆來吃東西的."星夜不負責任的說.

"是,小祖宗,可是你外婆正找你呢,你是不是過去看看,順便招呼一下琴軒的客人."

"好,好,我這就去了."

星夜一路小跑,八間房都起了名字,名字也與其本身的特點有關,象星夜外婆他們坐的這間琴軒,房中就比別的房間多設了一出琴案,一具古琴置于案上,牆上掛的畫也是伯牙遇子期之類有音樂典故的.

"外婆,您找我."星夜人未到聲先到了.

這一桌圍坐了七八個老頭老太太.

"哪,就是她了,我的小孫女."外婆一臉得意的說道,"星夜,這幾位都是外婆的朋友,你叫爺爺奶奶就好了."

星夜連忙打了遍招呼.

眾人都是誇獎,說難得在城市中能有這麼個清靜的好地方,真是好巧的心思.

星夜知道這些都是梨園行的人,介紹說,這里也備了些京胡,阮琴之類的小樂器,若有愛彈愛唱的可以自己取來,自娛自樂一番,這一說更是投了這些人的癖好,就有那愛熱鬧的馬上就要取來試試.

星夜忙阻止了,笑道:"咱們有的是時間,這就上菜了,不妨先嘗嘗這梅家的私房菜."

朱小佳親自帶人來上菜,上一道介紹一道,都是些精心准備的佳肴,眾人一嘗都是大贊.

朱小佳在旁邊,看大家吃的高高彩烈,才把一顆懸著的心放下.

那邊卻又有人來叫了,原來是于忠良來了,沒有大張旗鼓的帶人來,來的只是三兩他的知己好友.

朱小佳過去接著,安排在書樓了,他朋友中就有一個是大學教授專門研究古漢語的,一見那滿架的書籍就撲了過去.

人們開始只以為那些只是些裝飾擺設用的,也沒有多留心,哪知他那朋友拿起一本就不松手了,飯菜上桌都不肯來吃,這才引起其他人的主意,紛紛拿起架上的圖書,就驚訝的發現,都是些豎排版的線狀古書,有些竟然都是傳世很少的古籍,這要是都是真品那價值可是海了去了.

見眾人驚訝,朱小佳偷笑,開始她也覺得星夜太較真了,這些說當然都不是真的,可是內容都是真的,有不少都是星夜從她外公那借了真品,讓人特意仿得,現在看來,這主意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