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大拜年
第八十七章 大拜年

大年初一,星夜起來特意換上了新衣服.下樓第一件事就是拜年.

嘴里嚷著"外公外婆過年好",小手一伸,"外婆人家的壓歲錢呢?"

外婆笑道:"沒見過這樣的厚臉皮的,還有自己伸手要的"

話雖然這麼說著,一個大紅包已經放在了她手上,嘻,昨天就偷看到外婆包好了紅包了,到不是星夜貪財,這也是配合著過年的氣氛,哄著老人高興罷了.

"謝謝外婆"星夜學著清代的拜謝方式,側身福了福,配著她那紅色盤扣唐裝上衣,還真有幾分小丫鬟的樣子.

外婆笑道,"就你搞怪,既然這樣不如讓你舅媽幫你梳兩個丫鬟髻,才配套呢."

"好哇,媽你這想法真好,剛看見她穿這身衣服我就想了."舅媽梁慧茹興奮的說道,她最愛就是給女孩子打扮了.

"不用了吧,舅媽,我頭發多又長.不適合那樣的發型的."星夜連忙拒絕,真要梳那樣發型,成什麼樣子了.

"哪"梁慧茹揮揮手里的紅包,笑道:"我可是都准備好壓歲錢了,不讓我梳,可就不給了."

"什麼是丫鬟髻呀?"凱瑟琳不明白了,好奇的問道.

"那就是那'福'字上那個小女孩的發型."舅媽指給凱瑟琳看.

凱瑟琳一看也來了興趣,"好可愛的發型呀,星夜快來梳,我也給你紅包好了."

星夜哭笑不得,這與紅包有什麼關系,自己又不是真的貪圖里面的壓歲錢,不就是為了逗外婆開心嗎.

終究還是沒掙脫了,被舅媽與湊熱鬧的凱瑟琳拉回了房間.

梳了兩個小花苞的星夜,可真想躲在房間里不出去呀,可是偏偏人家不讓,架也給她架到客廳去了.

"嗯,不錯,象觀音菩薩身邊的yu女."外婆點頭笑道.

"好,很有節日氣氛."小舅的評價,嚴重懷疑他轉過身去抖動的肩膀是在偷笑.

家凱下樓來,圍著她左看看右看看,說道:"你怎麼從年畫上下來了."

沒等星夜反應過來,家洛過來一指她的眉心,"這還缺個紅點,點上就更像了."

星夜嘟起了嘴,"舅媽.你看他們."

"去,你們懂什麼,這樣多可愛呀!"梁慧茹說道.

"我也覺得很好看呀!"凱瑟琳也說道.

星夜身上穿了一件紅緞面的坎肩,立領,斜大襟,鳳尾盤扣,領口和肩口都帶了白色毛毛,一張巴掌大的小瓜子臉,大大的眼睛,尤其是她在意的頭發,梁慧茹手很巧,只左右各挑了一縷出來盤了兩個小花苞,後面的長發則編成了現在不多見的麻花辮.

其實真的挺好看的,星夜就是心里自己過不去,挺大的人了,做這樣的打扮,總覺得不合適.

"真的很漂亮,象小仙女一樣."家凱看星夜不高興了,就認真的說道.

家洛也跟著點頭,表示同意哥哥的看法.

星夜歎氣,那就這樣吧.反正今天大年初一也不用出去,丟人也就自己家里人看見.

過年嗎,無非就是吃喝玩樂,拜大年走親戚,可是于家近親都出國了,外婆更是孤兒一名,都沒有什麼親戚好走動,有些朋友之類的,那不是初一二該去的,所以大年初一星夜與家凱他們就在家里玩了一整天.

初二,舅舅于忠良要隨著市領導們去省城拜年去,這也是傳統了,舅媽梁慧茹則帶著家凱家洛兩兄弟去他們外祖家拜年了.

說起來于家還真是不注重一些風俗禮節,大概也是因為于老爺子與老伴當年從結婚到以後的生活,一直就是兩個人自己過日子,沒有老人帶著,所以過年如祭灶,上供,祭祖,上墳這些風俗一概全免,平時也沒有那麼多的忌諱與講究.

初三陸續有來拜年的人了,外婆的徒弟,外公的學生,甚至還有舅舅的下屬找上門的,這樣的人一般舅舅不會留下他們在門口就打發走了,就一樣也是忙忙碌碌一天.

可是小舅卻要走了,人家是大忙人,歇這幾天,回去還不知道積攢了多少工作等著他呢!沒辦法.誰讓人家美國人不過春節呢!

外婆拉著凱瑟琳的手一個勁的囑托,要好好保養自己,不要工作太累了,榮光要是欺負你,就給我打電話,我坐飛機去罵他.

回頭又叮囑小舅,要照顧好凱瑟琳,不許惹她生氣,好好表現爭取早點把婚禮辦了,別讓我孫子成了黑戶,有時間就多回來兩趟.

送走了小舅,外婆情緒有些失落,畢竟是親骨肉,這一走就是多半年回不來,能不讓老人想嗎,多虧星夜不遺余力的逗著她開心,加上來往的人多,外婆也就顧不上失落傷心了.

初四依然如此,不過來了兩位比較特殊的.

那就是林家爺孫倆來了,林爺爺的大兒子把兩人放下,只說了幾句話連飯都沒吃就走了,可林爺爺與林彥卻沒有走.

星夜也不是那小氣吧啦,上不了台面的人.知道他們來了,大大方方的出來打招呼,拜年.

"林爺爺給您拜年了,林彥哥哥過年好."星夜甜甜的說.

聽星夜又叫自己"林彥哥哥",林彥不僅想起上次她生病時也是這樣嬌嬌的叫自己的,自己還鬼使神差的給她蓋了個章,想到這林彥不由紅了臉,偷看星夜,發現她也在看自己,唯恐被她看出自己的心思,低頭一時間看也不敢看了.

林老爺子白了一眼低頭出神的孫子.心中歎氣,混小子真沒出息,嘴里卻說道:"丫頭半年不見,越發的出息了."

"林爺爺也還是那麼精神呀!"星夜也撿好聽的話說.

"師哥"外婆送走了一撥來拜年的人,回來打招呼,"今年怎麼你親自過來了,每年不都是林彥和他爸來嗎?"

"我在家里也沒什麼事,太悶了,想著不如來你們這住幾天,好吃好喝的,還有人陪著下棋解悶,多好."林老爺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自己兒子閨女孫子外孫的一大堆,比我們家人還多呢,你還能悶的了."星夜外公從外面進來,不客氣的說道.

"唉,我就想在你家住了,你怎麼著?再說了我是來看蘭英跟星夜丫頭的,又不是看你的."林老爺也分毫不讓的頂了回去.

"可蘭英是我老伴,星夜是我孫女……

星夜不僅搖頭,這兩人要是到一起准會打嘴仗的.

"于爺爺于奶奶過年好."林彥插話打斷了兩人的口水仗.

"嗯,好,坐吧"于老爺子淡淡的說道.

"林彥來吃水果,別理會他們兩個老家伙,你媽媽都挺好的吧?"外婆說道.

"嗯,都挺好的."林彥老實的說道.

"你在這聽我們講話也沒意思,家洛在樓上呢,你們年輕人一起去玩吧"外婆笑道.

林彥看看星夜,見她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說道"沒事于奶奶,我陪你說會兒話,再去看加洛."

"外婆,你們坐,我去給你們沏壺茶."說著起身去廚房,看也不看林彥.

等星夜端茶出來,見客廳里只剩下外婆一個人了,"外婆,林爺爺和外公呢?"

外婆笑道"還能去哪,斗嘴還不夠.非說要手上分個高度,都去書房了."

星夜自然不會認為兩位七十多的老人,所謂的手上見個高低是動手打架,應該是又擺上了棋盤,象棋上殺個人仰馬翻吧!

笑著把茶水端進書房,果然如自己料想的一樣,輕輕把茶水放下,星夜退了出去,回自己房間了.

林彥在家洛房間里,與家洛心不在焉的玩著爭霸游戲,卻一直豎著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星夜一回房間他就知道了,匆匆死掉了游戲中的角色,從游戲退了出來,跟家洛找了個借口出來.

星夜看林彥在房門外,往里張望,開口說"進來吧."

林彥聽見高興的進來,跟星夜說道"我怕你不肯理我了."

"你上門是客,我為什麼要不理你呀!"星夜說道.

林彥笑了"我不是傻嗎,就怕你生氣了."

星夜也被他的話逗樂了,忽然想起剛剛見過的他父親,忙問道"你回去,你爸罰你了嗎?不會真讓你去參加什麼特訓了吧?"

"算我運氣好,他們部隊今年就沒有特訓計劃,他就罰我洗車了,洗了他們運輸連所有的車."林彥無奈的說.

一個運輸連不可能就三兩輛車的,那車多了,這麼冷的天洗車,這還叫運氣好呢?這可憐的娃呀!

"你們高三沒補課嗎?"

"怎麼沒有,就是因為初六就要上課去了,我才讓爺爺早些來天云嗎!這樣我明天回去也還來的及."林彥解釋說.

星夜點點頭.

"吃過飯,我帶你去玩好不好?"林彥試探性的問.

星夜看他小心翼翼的樣子,笑道"去哪呀?不好我可不去."

"其實就是我約了路暢,我們一起去好不好."林彥笑道.

"不好,"

星夜沒等說話,卻從門外傳來家凱的聲音,林彥聽見他的聲音不禁皺起了眉.

家凱推門進來,"林彥,我說了不許你私下里約星夜出去的,你這麼快就忘了嗎?"

林彥絲毫不讓的說道"你是那麼說過,可是我有答應你嗎?不過是你自說自話罷了."

"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不會讓星夜和你去的."

"喂,要是星夜自己願意和我一起出去呢?"

"那也不行,我是她哥,我不同意就不行."

星夜看著互不相讓的兩人,可算是知道上次外婆為什麼要罰他們了,太煩了.

"你們再這樣,我就去請外公,讓他罰你們寫《三字經》."星夜忍無可忍的說道.

立刻,兩人都不說話了,看來上次的教訓,夠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