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事挺多
第八十四章 事挺多

依舊是刑警隊的大辦公室.只是一進門的星夜與家凱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視,人們一陣竊竊私語.

"羅星夜"這次大勇警官開口就叫出了星夜的名字,他已經知道星夜是誰了,那次逮捕毒王的行動,他也有份參加,而且是他參加的第一個逮捕任務,對當時星夜的行為可是記憶猶新,只是星夜這一年來的變化很大,他才認不出來的,昨天經隊長一提醒,馬上就想起來了.

"大勇警官"星夜詫異的看著他,他看到自己好像很興奮似地.

"我說昨天就看著你面熟呢,原來你就是當初被毒王劫持的那個小女孩呀?一年不見,你變化可真大呀?當年的事還多虧你呢."大勇熱情的說道.

"什麼劫持?"家凱皺眉,適時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李隊長在嗎?"星夜就怕家凱追問,馬上轉移話題.

"我們隊長開會呢,你可以等他一會兒,對了你找隊長要的刀,是不是就是你當初削斷毒王匕首的那一把呀?那可是把好刀呀!"胡大勇不知道星夜的心思,感覺是遇到熟人了,談性正濃呢!

"那我們不打攪你工作了.我們在邊上等一會好了."星夜連忙說道.

"這樣,我領你去小會客室等吧,那里清靜些."胡大勇說道.

星夜只好點頭,胡大勇把他們領到小會客室,還給他們到了兩杯水,星夜看他一副還想坐下聊聊的樣子,忙說道:"大勇警官,要不你幫忙看看,李隊長這會快開完了吧?我們今天還要回天云,別像上次那樣,讓我們一等兩三個小時行不行?"

"好,好,我去給你看看,你們等會啊"說著笑呵呵的走了.

星夜覺得真是好玩,這大勇警官真是好說話,自己兩輩子加起來也沒見過這麼和顏悅色的警察了.

回過頭來,就看見家凱正盯著自己.

" 你是自己告訴我當初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我出去聽聽那些警察是怎麼說的,我想警察應該不會撒謊吧?"家凱進來時就聽見不少人在小聲說這事,看來當時也是有不少人知道的,現在出去根本不必開口問,站旁邊聽聽就能知道怎麼回事了.

星夜呵呵笑笑,"都是過去的事了,還提它干什麼."

看家凱站起來要出去,連忙說:"好好我說,不過就是正月里我第一次從家里出來,來省城……"

星夜一邊說一邊觀察著家凱的表情變化,還好沒有惱羞成怒的跡象.

"就是這樣了.其實就是碰巧的事."星夜說道.

"爺爺奶奶知道嗎?"家凱問道.

"當然不能告訴他們,他們會擔心的,回去你也不許說."星夜急道.

"你還知道別人會擔心呀?那麼危險的事你還去做,看你平時挺聰明的,怎麼關鍵時刻這麼沒腦子呀,"家凱還是忍不住訓道,"要是那人動作再快點,要是他的匕首再鋒利些,你的小命就不在了知不知道呀?"

"我承認當時有些莽撞了,可是如果不難麼做,後果也沒法預計的,可能更慘,直接就被撕票了,那樣你們根本不會知道世上還有我這個人了."星夜小聲反駁.

"你還有理了,當時那麼多警察是吃干飯的嗎?能看著你去送死不成?"家凱氣道.

"那萬一警察失手了呢?我不就被犧牲掉了,還不如自己拼一下呢."星夜辯解道.

"你要氣死我是吧?"家凱用手指戳著星夜的頭,真是越想越後怕,她還不覺得錯,"看樣子再有這種事,你還會去拼命是不是?"

"那會再有,那我也太背了.人家一輩子也碰不上一回的事,讓我接二連三的遇上."星夜反駁道.

"別轉移話題,我是說如果的話."


"那也要看警察的有沒有那個能力了,我對把自己小命交到他們手上可不太放心."星夜說道,她心中的警察可是欺負平頭百姓本事大,遇見點真事就歇菜了.

"我們警察能力就這麼差嗎?讓你一點安全感都沒有了?"李南方進來,剛好聽見了星夜的話,忍不住說道.

"啊,"星夜沒想到自己的話會被人聽去,還是個警察,當下討好說道:"那要看什麼警察了,你李隊長的英明神武,我是見識過的,您自然不在此列."

家凱撇嘴,這丫頭有時臉皮厚的很,拍馬屁的話比說真話還順溜,要不怎麼會哄得爺爺奶奶都聽她的.

李南方看著說好話的星夜,昨天還真是這丫頭,一年不見變成大人了,昨天乍一見要不是她也用疑惑的目光看自己,恐怕自己都不敢確認了,看來她過的挺好的.

又看看家凱,很年輕的小伙子,不知道和她什麼關系,不過聽剛才說話應該很關心她的.

"去見過你哥哥了?聽說他有立功表現減刑了."李南方說道.

星夜沒想到李南方在那之後,還去關注過輝夜,當下覺得心里一陣熱乎乎的.

"嗯,昨天去的,他很好.謝謝你還記的他."星夜誠心說道.

"沒什麼,我也是有事過去,順便問了問."李南方淡淡的說道,"看來你也不錯呀?"

"是,上次拖你查的是我外公家,我去投奔他們了,現在又上學了,對了,這是我表哥于家凱."星夜給李南方介紹,又對家凱說道:"這就是李隊長,上次多虧了他幫忙了."

家凱主動與李南方握了握手,說道:"謝謝你對星夜的幫助."

"沒什麼,一個警察該做的."

"李隊長,上次我留在你那的那把刀呢?這次我想帶回去."星夜沒忘這次來的目的.

"哦,在我宿舍呢,我聽大勇說了,不過從昨天早上出來我就一直沒回去過,等一下跟你們一起去拿吧."李南方解釋.

星夜點頭答應,"你們很忙吧?我幾次打電話都說你出任務了,哦,那昨天中午你真是在……"

"昨天中午是有任務,可不是我偷懶."李南方一本正經的說.

星夜笑了"還好我看你造型怪異沒敢上去找你,不然就耽誤你的事了."

"隊長"一個年輕女人推門進來."他……"

大概是看到星夜與家凱是陌生人,把要說的話又吞了回去.

星夜細看,發現這個女人就是昨天與李南方一起的那個酒紅色頭發的女人,不說那長發是假的,她本身是一頭干練的短發.星夜發現她也正打量自己,就是不知道,她認沒認出自己來.

"怎麼?有回信了?"李南方皺眉問道,自己可一直在等這個重要的消息.

"是,他來電話了."那女人看了看星夜與家凱,沒有再說下去.

家凱與星夜有默契的把目光移到了牆上掛著的錦旗上,仔細研究起來.表示自己對他們的談話沒興趣.

李南方也是老刑偵了,那會不知道這些,對星夜說道:"你們等一會兒,我去布置一下."

說完與那女警官一起離開.

家凱與星夜從錦旗上收回目光,家凱問道:"昨天見過他嗎?我怎麼不知道."


星夜知道只是匆匆一個照面,家凱記不住也正常,說道:"昨天中午吃飯時,你打電話回來,不是見過兩男兩女嗎?當時你還說了句看著不像好人,其中就有剛才這兩位."

聽星夜這麼一說,家凱也想了起來,"那他們是化妝偵查了?有意思,不過我的話還真准,他們兩個是警察,那另外兩個肯定不是什麼好人了."

星夜笑了,"那可不一定,人不可貌相嘛."

一會兒功夫,李南方就回來了,"走吧?我一會兒要出任務,就著有時間先陪你們把刀取回來."

"如果你有事,我們可以再等等的."星夜說道,聽他有任務,跟他的任務比起來,自己這個也不著急,還有如果是什麼要保密的任務,任務前他這樣離開,如果出點事的話,很容易讓人誤會的.

"沒事,我宿舍很近,走吧."李南方堅持,領先出去,家凱與星夜只好緊隨著他.

好在刀是放在了他宿舍里,而不是家里,拿了刀,李南方就趕了回去.

家凱坐在車里,把刀拿在手里來回翻看,"外形很普通嗎?看不出多好來呀."

"你是不識貨.當初李隊長見了就說是把寶刀."星夜嘟嘴道,這刀配的刀鞘確實不算好看,可它是敗絮其外金玉其內,懂不懂呀!

家凱隨手在星夜頭上拽下跟長發,輕輕的放在刀刃上,"看,不是都說好刀,吹毛斷發嗎?也沒有呀"

"你那樣不行的."星夜說完,拿起車里的不鏽鋼煙灰缸,沖著刀刃砸去.

"唉"家凱一時沒反應過來.

星夜卻松開了手,"看吧"

家凱低頭看,沒見星夜用多大力氣,刀鋒已經進入了不鏽鋼的煙灰缸的一半,煙灰缸就卡在刀上.

家凱用很大力氣才把煙灰缸拿下來,捧著絲毫未損的刀刃,嘖嘖稱贊,"果然是把好刀."

"放我這,我替你保管好了."家凱愛不釋手的說道,每個男孩子都有過武俠夢,都有過英雄情結,好像天生對這些刀呀槍呀的感興趣.

"是輝夜的."星夜說道.

"知道,等他出來,就還給他,現在由我保管,你拿著太危險了."家凱大言不慚的說道.

"到時不能賴皮."星夜叮囑.

"知道,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家凱高興的說.

兩人就近隨便吃了點午飯,說好去看郝天陽,然後就回天云.

星夜家凱來到郝天陽病房里,看見只有紅姐一人在,郝天陽也正醒著,只是不能動.

"你們來了."郝天陽看見他們很高興,好像還有些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多虧你們了."

"行了,跟我們你還客氣什麼."家凱說道.

"刀口疼嗎?醫生說你流了好多血."星夜問道.

"還好,不動的時候到也沒多疼了."

"你呀?真是……唉"家凱的話沒說出來.


星夜到是明白他的意思,他為郝天陽受傷覺得不值,郝天舒的表現更是讓他惱火.

郝天陽也明白他的意思,"那是我妹妹,換是星夜,你不也會毫不猶豫的擋在前面嗎."

"算了,不說你了,你安心養傷吧."家凱說道.

"伯母呢?我們早上走的時候,她在這里呢."星夜問道.

"我母親身體不好,我這有紅姐就行了,讓她先回去了."郝天陽解釋.

星夜點頭,沒敢多說別的,他們家要忌諱的事太多了,多說多錯.

"你們見過我父親和天舒她母親了?"郝天陽一臉平靜的問道.

星夜與家凱對視,不知該怎麼回答他好.

"嗯"只好點點頭,什麼也不說.

"我沒告訴你們,其實天舒和天慶是我同父……"

"行了"家凱打斷了郝天陽的話,"那些我們根本不關心,那是你的事,只要你把我們當朋友就行了,其實我也沒告訴你,我是真的不喜歡你的那一對弟弟妹妹,太能折騰了,你看我弟弟妹妹多讓人省心呀."

郝天陽笑了,心里感激家凱能不在意那些,真心與自己交往,自己也怕因為這些與朋友們疏遠了.

"你也別多想了,給我好好養傷,過年開學健健康康的來天云,我們還有的忙呢."家凱說道.

"嗯,一定."郝天陽道.

星夜與家凱從病房出來,家凱突然感慨道:"我覺得天陽太厲害了,換個人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不瘋魔了,也得象他弟妹一樣成為禍害."

星夜輕捶了家凱一下,"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他弟妹也就是愛玩了些,過幾年就好了啦."

家凱搖頭,雖然沒說什麼,心里卻不贊同星夜的說法.

醫院門口一輛救護車在警車的開道下停了下來,人群一陣慌亂,救護車上抬下了一副擔架,一個年輕女人躺著擔架上,渾身是血.

"快快,直接去手術室,通知醫生,是槍傷."有醫護人員一邊跑一邊交代.

還有幾個警察焦急的緊跟著擔架,其中一個赫然就是李南方.

"前面怎麼了?"星夜看著前面湧動的人群,中國人的習慣,就是愛紮堆湊熱鬧.

"好像是有病人送進來了."家凱看見了正要離開的救護車.

旁邊有看見的人說:"是個打扮挺時髦的女人中槍了,流了一身的血,一堆警察跟著呢."

星夜聽人這麼說,心中沒來由的一沉.

"去看看嗎?"家凱問道.

"算了,湊什麼熱鬧,走吧,還要開六七個小時的車呢"星夜拒絕.

兩人離開醫院,開車直接回天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