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郝天陽受傷二
第八十三章 郝天陽受傷二

郝天陽可能是失血的原因.輸著液人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家凱與星夜坐在旁邊守著他,兩人小聲聊著天,感覺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這一瓶液體已經輸完了,可還不見有郝家人進來看郝天陽,他父母也應該到了,起碼他二哥不是就在外面嗎,怎麼都沒一個人進來看看呢?

"我去叫護士換藥."星夜說著走了出去,其實床頭就有叫人的按鈕,按一下護士自然會來了,可是星夜好奇人都去哪了,借這個機會出來看看.

走廊里一個人也沒有,星夜疑惑,難道都去警察局了.

找完了護士,星夜特意在這層樓轉了一圈,卻是一個認識的人也沒看到,疑惑著往回走,就見觀察室的門打開了,一行人魚貫而出.

"就這樣算了嗎?天舒的罪就這樣白受了?"一個漂亮女人摟著天舒一臉的怒火,天舒伏在她肩頭流淚.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停住了腳步,回頭怒道:"不這樣怎麼辦?出了這樣丟人的事.難道你還想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嗎?都是你慣的他們倆個,泡吧,喝酒,嗑藥這干的都是什麼事,一點都不知道自愛,要不能出這樣的事,郝家的臉都讓她丟盡了."

聽他這麼一說,郝天舒哭的更厲害了,讓摟著她的女人一陣心疼,也抹起了眼淚,哭道"說來說去,還不是你怕了賈家嗎?讓女兒白白受委屈,你窩心不窩心呀?"

"你還說,平時你要管著天慶點呢?賈家那小子是個出了名的敗家子,天慶還非上趕著去跟他厮混,讓他連自己妹妹都騙"天舒父親越說越氣,"還有你,如果不是出了今天的事,天舒的事你是不是准備一直就瞞著我了?"

"說來說去你都怪我,難道這一對兒女是我一個人的,就沒有你的份了,你又管過多少了?"

"天陽從不用我管,不是很好嗎?是你慈母多敗兒,懂不懂?這一點你比天陽他**差遠了."

"你……"

"翠姨少說一句吧,二叔心里也不好受,要是就剛才那小子一個人不用二叔,我就治了他了.可是領頭的是賈家那孫子,卻是不好辦,賈家老爺子最護短了,尤其是這個孫子看的比眼珠子還金貴,二叔也不好動他呀!"郝天益勸道.

那女人哼了聲,沒再說話,不知是信了郝天益的話,還是聰明的知道天舒父親真生氣了,自己找個台階下.

似乎聽到什麼不該聽的話了,"咳"星夜故意弄出些響動,剛才他們都是心里有事誰也沒有注意自己,可自己也躲不開了,這比起讓他們自己看見起疑心,還不如大大方方的出現在他們面前好呢!

果然他們都回頭發現了星夜就站在不遠的地方,幾個人的臉上都不自然起來,尤其是摟著郝天舒的那女人,眼神十分銳利的射向星夜,怕若是眼神能傷人的話,星夜身上就要多幾個窟窿了.

倒是郝天舒最先明白過來,雖然心中也在猜測剛才的話被聽去了多少,但仍然是給她父母介紹說:"是四哥的朋友.剛才一直是她和她哥守著四哥呢"

"哦,天陽傷的怎麼樣?"郝父好像才想起來還有個兒子受傷了.

另外幾人面面相窺,都不太清楚.

"被刀傷了腹部,有些失血過多."星夜知道不是問自己,可還是走近了回答道.

"哦,去看看吧."郝父看看星夜,點點頭說道.

星夜不置可否,越過他們走在了前面,錯身而過時,敏銳的捕捉到那女人眼中的閃過的一絲憤恨.


家凱詫異的見星夜帶了一堆人進來,不過看見郝天舒在內也就明白眼前的人大概都是誰了.

郝父象征性的與家凱說了兩句客氣話,就不在理會他與星夜了,家凱與星夜心思一致的退到了邊上,畢竟自己是外人.

"是不是告訴二嬸一聲?這也需要人照顧."郝天益提議道.

聽他這麼說,星夜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了郝天舒的母親,剛才郝天益好像稱呼她為'翠姨’,卻稱郝天陽的母親為'二嬸’誰遠誰近立刻顯現出來,那她不就跟過去的姨太太一樣了嗎,星夜在她臉上居然看不到一絲異樣,是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定位,還是已經可以做到心中一切都不會表露在臉上了.

"當然要告訴,我們不告訴也瞞不了她."郝父說道,話語中有些無奈.

郝天益點頭,轉身出去.

"怕是大姐又要把天陽受傷的事,記在我們母女頭上了."天舒母親慢悠悠的說道.

郝父掃了她們母女一眼,冷然說道:"難道不是嗎?要不是天舒,天陽至于這樣嗎?"

這郝天陽的父親到還不至于糊塗到只顧著小的這面.

"這次是天陽帶天舒出去的."天舒母親小聲說道.

"哼,那也是天舒算計好的吧,就為了沖著那幾個小子去的.我還不至于連這點事都分不清楚."郝父生氣道.

那郝天舒母親還想爭辯,看郝父真的生氣了,又看見星夜與家凱還在房間里,話到嘴邊強咽了下去.

星夜輕拉家凱,家凱會意,兩人默默的從房間里出來.

"他們家的私事,還是少聽的好."星夜小聲說道.

"你當我願意聽呀,要不是擔心天陽,我早就走了."家凱也是一臉的不情願.

哎,雖然只是沒頭沒尾的聽見幾句,星夜也能猜出個七八分來了,想想不是什麼好事,還是不跟家凱說了,連自己也裝不知道好了.

"累了?"家凱看星夜不太有精神,這都快天亮了,折騰了大半夜了,"靠我肩上眯一會吧,等早上天陽醒了,我們就走."

星夜搖頭,"沒事,只是看見這些,心里總是不太痛快."

"有我們什麼?我們不過是關心天陽一個人罷了,不用想別的."

家凱不由分說.拉她靠在自己身上,若不是醫院的塑料椅子太咯人,他都想讓星夜就這麼躺下歇會.

"好在是醫院不太冷,要不非感冒了不可."家凱嘀咕道,看星夜閉上了眼睛,他也不說話了,隨後也閉上眼睛休息.

星夜只是想閉一會兒眼休息一下,沒想到真的睡著了,可能是重生後從沒有熬過夜的原因吧,整個人一放松,很自然的就睡著了.醒來後星夜發現自己幾乎整個人都倒在了家凱懷里,連忙起來.


"醒了?是不是我動醒你了?"她一動家凱也跟著醒了,動了動壓麻的手臂說道.

星夜搖頭,看看表六點了,不過休息了半個多小時,起身活動活動,悄聲去郝天陽病房看看,郝天陽還在睡,郝天舒在另一張床上,蓋著被子睡得正香,她父母親卻都不在.

星夜看看熟睡的郝天舒,洗淨了臉上的濃妝,素淨的臉上才顯露出少女的氣息,也還是個大孩子,想想她乖張的行為與個性,再想想昨天提到的她受到的傷害,唉……讓人不知說什麼好.

再看郝天陽,睡得很安穩,除了面色蒼白些外,倒也看不出有什麼不妥來,星夜皺眉看著郝天陽,第一次見他給自己的感覺就是個陽光般友愛的大男孩,後來的接觸中也充分的顯示出了這一點,他總是微笑,總是勸解安慰著身邊每一個人,仿佛所有人都會需要他的幫助.

這是第一次見到沒有笑容的郝天陽,他平靜的躺著,臉上很安詳,可是星夜卻總覺得,他很悲涼很孤獨,似乎有什麼東西是被刻意隱藏在那暖暖的笑容之下了.

"星夜,天陽母親來了."家凱輕聲喚道.

星夜起身迎出去,就看見郝天益伴著天陽母親一起來了.

沒有緊張焦急的呼喚,也沒有悲傷痛苦,郝天陽的母親仍然保持著那份高貴典雅,從容道"人呢?怎麼樣了?"

星夜給她開門,她進去看了看.歎了口氣,出來對家凱與星夜說:"謝謝你們了,天陽交了兩位好朋友."

家凱說道:"伯母你別跟我們客氣了,其實我們什麼也沒幫上的."

天陽母親看著窗外說道,"你們都在這守了一夜了,還說沒幫上忙,他的那些親人又干了些什麼呢?"

家凱與星夜相互看看,都沒有答話.

"你們辛苦了一夜了,快回去休息吧,這里有我,等會紅姐會做了吃的過來的."天陽母親說道.

家凱星夜兩人也沒有多做推辭,告辭離開,兩人多少還是能明白天陽母親的難處的,不離開難道等著看郝天陽父親怎麼同時面對一妻一妾,又讓郝天陽怎麼跟自己同學解釋,不是干等著讓郝天陽和他**難看嗎!

"吃點東西再回去補一覺吧."家凱提議.

星夜看表只有六點多,點頭答應.

只喝了幾口粥星夜就再也吃不下了,家凱看她沒什麼胃口說道,"那就等睡醒了,再來吃好了."

星夜回房間,躺著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等她一覺醒來,看看表九點了,想到還要去警局拿刀,不敢再睡,起來去洗手間洗了把臉,人才徹底清醒過來.

整理好,去叫家凱起床,剛敲了兩下門,家凱就把門打開了.

"還以為你沒起呢?"星夜說道.

家凱笑道:"我現在是活力充沛,每天睡兩小時就夠了,不是還要去警局嗎?走吧."

路上家凱問星夜要不要再吃點東西,星夜也不覺得餓,兩人開車直奔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