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怪異一家人
第七十九章 怪異一家人

送走了一臉不情願的林彥.他一直也沒找到和星夜單獨說話的機會,送出門口時,想多看幾眼,家凱都要擋在星夜前面,害他只能抱憾離去.

回到二樓,星夜不僅好奇的問家凱,你們干什麼了,外公怎麼會罰你們寫《三字經》呢?家凱滿臉委屈說,老爺子根本什麼也沒說,進去就讓背寫,老人家一個眼神過來,就讓兩人不敢說話了,也不敢問為什麼,只好乖乖的抄寫,自始至終都沒說什麼話.

星夜今天算見識了,什麼叫姜還是老的辣,要不兩個舅舅都那麼優秀嗎,估計也沒少這樣被整治過,治完了你都讓你說不出話來,犯什麼錯了,自己檢討去吧!

學校發成績放假的日子.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呀!

星夜以絕對的優勢穩居班級第一,同時收獲的還有一張三好學生證書獎學金三百元.

看成績,留作業,然後就是放假了,還好這學期不用補課了,象高三就歇一個星期的,其余時間照常上課.

楚媛媛考試成績也不錯,非拉著星夜去她家,說她母親要好好謝謝星夜.

星夜還是拒絕了她的邀請,但是答應她放假一定去找她玩,楚媛媛才放她離開.

星夜的成績與獲得的獎狀讓全家都高興了一把,只是有些苦了家洛,本來家洛的成績也不算差,在班里中等偏上,可是人就怕比較呀,誰讓他與星夜同齡又同年級呢,每個人都會拿星夜給他當典范,看人家星夜怎麼怎麼樣,要不是家洛那大大咧咧的性格什麼也不往心里去,星夜還真怕給他留下什麼心里陰影呢!

第二天仍然是家凱駕車,與星夜一同去省城,同行的還有放假回家的郝天陽.

三人一路說說笑笑時間過得很快,抵達省城,郝天陽熱情的邀請兩人一定要去他家,在省城多待兩天讓他盡盡地主之誼.

車子開進省城沒有進市區,順著外環路又出了城,郝天陽總說他們家住郊區.可是星夜他們到了才發現,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種農村院落,而是依山而建的一處莊園似地建築,從整體來看這片靠山之地人家極少,開車半天才有一戶人家,不過都是那種巨型豪宅,遠遠看去或中式亭台樓閣或西式莊園洋房.

家凱的車順著一條專用車道開到大門前,院門自動打開,家凱把車慢慢開進去,發現道路一直通向里面,根本看不見房子.

"哇,天陽,你們家是地主呀,一直都知道你家條件不錯,這那是不錯呀,簡直就是巨富嗎?恐怕俊傑家的家底也住不起這樣的房子吧."家凱驚呼道.

"你說對了一半,我們家不是富豪,就是地多點,要是現在還劃分成分的話,還真就得成地主了."郝天陽解釋道.

"這里可真大呀?"星夜不由說道,"這要是用走的,恐怕出門就要半小時了."

郝天陽笑了."沒有那麼誇張,等會下車帶你們四處看看你們就知道了."

"怎麼都不見人呀?"在郝天陽的指引下,家凱停了車,忍不住問道.

"人多著呢,我們家是那種老式的大家庭,我父親弟兄幾個都在這住,我們這一輩光兄弟姐妹就十多個呢."郝天陽笑道.

星夜聽了咂舌,現在還有這樣的人家呀?那肯定還要有一個當家人呀,不然還不亂套了.

一棟灰色外牆的樓房依山而建,氣勢上十分宏偉,應該是整個院子的主建築了.

"這樓是最早蓋得,後來人家多了,又陸續添了些房子."郝天陽只給星夜他們看,隱約間可以看到幾棟小些的建築.

"我帶你們去見見我母親,看看我住的地方."郝天陽說道.

郝天陽把他們領進了主樓右邊的一棟小樓.

樓中裝飾很豪華,卻看的出已經不新了,沙發都是真皮的,樣式有些老舊,地上是石材的地面,倒是保養的很好,光滑著人.

"天陽少爺,你回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從側門迎了出來,看見郝天陽人很高興.

"紅姐,說了多少回了,不要叫我少爺,都什麼年代了,就叫我的名字好了."郝天陽糾正說道.

那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沒有應聲.

"我媽呢?"郝天陽問.

"太太在午睡呢."紅姐回答.

"午睡."郝天陽看表,已經…多了."你去給我朋友弄些喝得吧"

那紅姐轉身出去,郝天陽對星夜他們說:"我媽身體不太好,我先上樓去看看."

星夜看郝天陽上樓問家凱,"你聽他提起過他們家的情況嗎?"

家凱略想了想,搖頭,"你別說,我們同學這幾年了,只知道他家是省城的,條件很不錯,別的還真不清楚,好像他還有一對弟妹,反正很少聽他提起家里的事."

"等會說話注意些,不要亂問說錯什麼話?"星夜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不由叮囑家凱.

家凱剛聽星夜的問話,也覺得是有些問題,既然是平時郝天陽刻意回避的,自己就更要尊重他了,探詢人家隱私可不是朋友該干的事,于是說"知道,還用你個小丫頭來告訴我."

"請喝茶吧"那紅姐端了兩杯茶出來.

"謝謝你,紅姐."星夜說道.

"不用,天陽少爺很久沒有帶朋友回家來玩了."那個紅姐有些感慨的說.

"哦,去外地上學了.就是不能經常回來,朋友也不能常來往了."家凱順著紅姐的話說.

腳步聲響起,紅姐機敏的退到了一邊.

郝天陽扶著一個很瘦的女人下樓了,星夜細看,發現那女人很漂亮但是臉色蒼白,透出一股病態,瘦的臉頰都凹進去了.

"你們是天陽的朋友呀,歡迎來玩."她的聲音有些低.

"打擾你休息了,伯母."家凱說道.

"沒什麼,我這平時也沒什麼人,所以睡醒了也沒下來."郝母笑道.扭頭又打量星夜笑道:"這個小美女是誰呀?我可從沒見天陽帶女孩子回來呢."

家凱怕她誤會忙說"這是我妹妹,跟我來省城辦事的."

"伯母,你好."星夜也打招呼.

"哦,真是個靈秀的孩子."郝母很優雅的笑了.

星夜覺得郝母雖然在笑,可是那笑意達不到眼底,說話很好聽,卻讓她感覺到一股冷意,真是個矛盾的人.

星夜甚至有一瞬間認為如果姜亞男人到中年,就會是這個樣子,星夜也奇怪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根本是不同的兩個人.

幾人不緊不慢的談著話,無非是些客套話輪著說罷了,郝天陽平時說話就不多,什麼時候都是保持著暖暖的微笑,就是在面對他**的時候,仍然是這樣.

"四哥,聽說你開了輛大奔回來,先讓我過過手吧"隨著張狂的話語聲,一個少年走了進來.

呀,長發,黃色挑染著幾縷紅色與紫色,在這臘月天里穿著牛仔單衣,細看右耳上還有一顆明晃晃的耳釘,真是夠潮的了.

"咦"他好像十分稀罕能見到郝天陽的母親,"大媽,今天沒生病呀?竟然下樓了."

星夜與家凱同時皺眉,這說的叫什麼話呀,再看郝天陽與其母居然依然是剛才的神色,丁點也沒有生氣的意思.

"天慶,那車是我朋友的,不是我的."郝天陽只是回答車的問題.

"哦,"那個叫天慶的年輕人好像才看見家凱與星夜,目光十分放肆的上下打量,"你朋友呀,好呀,歡迎,正好今天晚上有朋友在香江請客.四哥讓你的朋友一起去吧!吃完飯去富豪唱唱歌娛樂一下啊,我們尤其歡迎漂亮女孩子的."

說完先自顧笑了起來,還一屁股坐在了星夜身邊,"美女,你不會是我四哥的女朋友吧?說實話,他那人可是個挺沒趣的人,不然考慮考慮我呀,我帶你出去玩,保證讓你過癮."

這什麼孩子呀!星夜在心里直接問候他爹媽了,怎麼教的,說話就雷人,能讓他活到現在還沒被人砍死在街頭,那是他萬幸了!

心里這麼想可面上星夜還是一副被嚇到的表情,象家凱身邊靠了靠,家凱頭上的青筋都起來了,郝天陽要是再不管就太不像話了.

"天慶,別開玩笑了,你去和你的朋友們玩你的吧,不用管我們了."郝天陽的話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

"真是什麼人找什麼人,你的朋友和你一樣無趣,木頭人一樣."大概是星夜與家凱的隱忍讓他覺得兩人都是老實疙瘩,不好玩.

"聽說天舒前天去了趟醫院."郝天陽的母親忽然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那個四哥,我先走了,大媽,多休息呀!"來的快去的也快,說著話人就已經出了門口.

"天慶就是那種性子,你們別讓心里去."郝天陽的母親微笑著對家凱星夜說道,說完又隨意的聊起別的話題,郝天陽也順著他**的話題說下去,就好像剛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星夜與家凱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但都沒有提起,只是配合的和郝天陽母子聊著天.

郝天陽極力挽留星夜兩人住下,但是星夜還是以有事為由去市里找了家賓館住下,只是與郝天陽越好了,等看完輝夜,讓郝天陽盡地主之宜,帶他們在省城好好玩玩.

"你覺不覺的郝天陽他**怪怪的?"回市區的路上家凱忍不住問道.

"不只是他**,連郝天陽的反應也怪怪的,還有那個天慶."星夜答道.

"那個應該是天陽的堂弟吧?與天陽的反差太大了."家凱想到那個頭上如長了雞毛的男孩,他父母怎麼能容忍他,把自己裝扮成那樣.

"不是說他有一對弟妹嗎?真麼沒看到也沒聽他說起呀?"

"怪異的一家,不過天陽不說,我們也不要瞎猜了."

"我們去譚家菜吃晚飯吧"星夜突然說道.

家凱一愣,但還是點頭說,"好,那的菜確實不錯,那個黃濤與小梅也不知怎麼樣了?"

星夜想起他們也笑了,那對苦命的小鴛鴦也不知有沒有被小梅他爸打散了.

譚家菜還在,小梅也也在,卻沒有認出家凱與星夜來,星夜他們也沒有提起上次是和黃濤一起來的,本來就是陌路人,又何必非得攀什麼關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