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家凱見林彥
第七十七章 家凱見林彥

老宅子已經煥然一新.家具是根據不同房間的需要定制的,都已經各歸各位了,有招來的服務員正在擦拭.

"真漂亮呀!"星夜看著古香古色的家具忍不住贊道.

"嗯,還是你有眼光,"朱小佳也忍不住笑道:"在他們那店里還覺得一般,放在這屋里就會覺得再合適不過了."

"再把那些擺件放上就更好了,還有這桌上的杯碟,嗯,還要有些字畫."星夜邊看邊說.

"那些還是快開業時再擺吧,現在人多手雜,你那些比真的看著也不差,再有人眼皮子淺順手牽羊了."朱小佳解釋道.

星夜點頭,還真是這樣,看著來往的幾個年輕女孩,應該就是朱小佳找的服務員了.

"有的是我以前的同事,都是有經驗的."朱小佳介紹道"我又培訓了一下,按你的要求,不能太熱情,要有東方傳統女性的含蓄,典雅,笑不漏齒.行似擺柳,聲若鶯啼."

"撲哧"星夜笑了,這確實是自己當初告訴朱小佳的,不過是形容詞罷了,當時朱小佳聽了,下巴差點掉地下,苦著臉說我給你上哪找這些大家閨秀去呀!

"小佳姐姐你太能干了,辛苦你了."星夜連忙說道.

朱小佳也笑了,"我可是差點跑斷腿了,這些日子整整瘦了十斤肉呢!"

"好,中午請你吃飯,來兩個豬肘好好犒勞犒勞你."星夜打趣道.

"我可不敢吃你的飯,沒看剛才那小子一副要吃人的樣嗎?"朱小佳說的是被趕到車上去的林彥,自己不過跟星夜開個玩笑,那小子就氣憤的以為自己欺負星夜呢?

"他呀?不用理他的."說起來到讓星夜有些不好意思了,這林彥的表現太誇張了些.

"對了,我在萬寶閣碰見上次幫我們的那個林俊傑了,他說找你有事呢,讓你沒事給他打電話."朱小佳說道.

"嗯,知道了."星夜知道可能是林俊傑拿走的那對小鴨子有眉目了.

朱小佳堅持說還有很多事要忙,不肯跟星夜去吃午飯,而星夜也不想單獨與林彥常在一起,于是干脆給林俊傑打了個電話,約他們一起吃午飯好了.

星夜與林彥開車先去他們那小公司接了家凱與郝天陽.

家凱一見林彥先是一愣,隨後認出他是誰來了,小時候還在一起玩過,不過有過節的.自己十二三歲了都打不過當時還只有不到十歲的林彥,這讓自己很是懊惱的一段時間.

"林彥,星夜你們怎麼一起來了?"家凱問道.

林彥知道他是家凱,對他並不在意,反而仔細打量與他一起的郝天陽,星夜好像與他也很熟的,貌似人也不錯.

星夜見林彥不回答,只好說道:"林彥來天云了,上午他開車帶我去老宅子了,這不中午了,來找你們一起吃午飯."

"上車吧,家凱"林彥招呼,並給星夜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星夜上車,家凱與郝天陽互相看看,也上了後座.

"去吃火鍋好不好,這樣的天氣吃火鍋最合適了."星夜十分怕冷,剛才在車外站了一會兒,感覺全身都凍透了.

大家都沒有異議,只是家凱抱怨星夜,"怕冷,怎麼不多穿點.穿個大衣就出來了."

星夜沒敢回嘴,她早上一想到要見的人是錢美嬋,就莫名奇妙的沒穿那讓人看起來臃腫的羽絨服,而是選了這款收腰的大衣,大概是出于女人的攀比之心吧,不過自己也算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火鍋店征求大家的意見要了鴛鴦鍋,星夜是那種愛吃辣,卻又吃不了多少的人,開始時會辣也不怕,太辣就著白開水吃,吃一會就會吃不下,覺得胃口難受了.

所以當看到星夜兩眼放光的盯著辣鍋那一面,伸筷子就准備撈里面的東西時,家凱的筷子也到了,正好撞開了星夜的筷子,不理會星夜嘟起的嘴.

家凱夾了一筷子不辣的放在她碗里,"吃辣的等會又要難受了,吃這個."

星夜抱怨,"少吃點就沒事了."

林彥看不過去了,夾了一筷子肉放在星夜碗里,"吃點辣的暖和,不過別多吃."

家凱皺眉,郝天陽玩味的看著幾個人.

星夜看看沉下臉來的家凱,還是底擋不住辣椒的誘惑,低頭吃了起來.

"林彥,你也是剛考完試吧,來天云玩嗎?"家凱問道,他似乎聽說過林彥有親戚在天云.

"主要是來看看星夜,我爺爺常常提到她."林彥平靜的說道.

家凱眯起了眼睛.林爺爺可是把星夜是他們家孫媳婦的事掛著嘴邊上的,當初自己還跟星夜說過,林爺爺的願意他孫子也未必肯答應呢,可現在林彥這小子特意跑來看星夜,這……

"林爺爺身體好吧?還是那麼風趣,愛開玩笑吧?"家凱笑道.

"爺爺很好的,就是總抱怨,我們都沒有他孫媳婦下棋好,做飯香."林彥看著星夜說道.

"你……"家凱剛想說話,哪知道星夜被林彥的話嚇了一跳,吸氣間嗆到了,拼命的咳嗽起來.

"這麼不小心."家凱去拍星夜的背,抬手間看到林彥也抬起手來,要給星夜拍背,兩人同樣的動作,但是手都停住了,兩人目光交彙,明顯從對方眼中感到了敵意.

還是郝天陽給星夜到了杯水,星夜才止住了咳,因為大力的咳嗽而小臉通紅,連眼睛也是紅紅的,可見剛才多難受了.

星夜喘順了氣,就找林彥的麻煩."你別亂說行不行,差點害死我."

林彥看她那難受的樣子,只好陪不是.

看林彥那低聲下氣的小心樣,家凱臉色更沉了,這小子不會真聽他爺爺的話,打星夜的主意吧?好像星夜也知道似地,不行回去要好好問問,這星夜和家洛一樣都是自己要負責的人,可不能放任了,出點什麼事呀!

郝天陽是最會看事得了,自然看出好友不太高興了.就主動找林彥說話,問他課業忙不忙呀?打算報什麼志願之類的話題,林彥有一搭無一搭的回應著.

星夜趁人不注意,快速的夾了一筷子帶辣椒的食物到自己的碗里,看家凱瞪她,有些心虛的低頭吃起來.

沒多久,林俊傑就到了,滿臉的笑容,星夜一見就知道是好消息.

"怎麼樣?俊傑哥哥,你先喝杯水再說吧."星夜有求于人時,嘴巴還是很甜的.

林俊傑坐定,看看沒見過的林彥,雖然好奇,可是看星夜著急,還是先把東西拿了出來.

"我讓唐伯鑒定過了,是真品,而且品相十分完美,保存的很好."林俊傑說道.

郝天陽只是聽他們說過,還沒見到過,拿過那對鴨子細看.

"太好了,不過也真是這對小玩意命大,我鄰居拿它哄孩子的,當初給我時,兩只用毛線栓在一起,模樣可慘了."星夜想起了當時第一次見到這個的時候.

"看著還是象鴨子."郝天陽看了半天說道.

星夜笑了,"我也一直就當它是鴨子呢."

"唐伯問你要不要賣了,他可以出十五萬,當然依我看這個價格還有商量的余地,再多個兩三萬也沒問題."林俊傑說到.

"那麼多呀?星夜我現在是相信慧遠老和尚的話了,你還真是運氣望呀!"家凱說道.

"這個要是真品,我就不能要了,羅阿婆一家對我和母親很照顧的,這要是個不值錢的玩意,我拿著就拿著了,可十幾萬呢,對我現在來說,也不算什麼.可對羅阿婆一家,那就不一樣了,等我有機會就還給她家,到時候要不要賣,就是她家的事了,我要是給賣了,讓人知道還不戳我的脊梁骨嗎."星夜正色道.

眾人聽了點頭,這要是賣了,拿了錢心里也會不踏實的.

林彥忍不住誇獎星夜,"好樣的,爺爺一點也沒有看錯."

星夜聽他這麼說,眉頭又皺了起來.

"這位是……"林俊傑指著林彥問道.

"哦,都忘了給你介紹了."家凱才醒悟到,"這是我家一親戚與你五百年前是一家,也姓林,林彥,考完試來玩的."

又對林彥介紹,"這也是我同學,林俊傑."

兩人打過招呼,幾人繼續用餐.

星夜想起林俊傑失戀的事,看他現在表現倒是完全放開了,心里也為他高興,希望他的春天早點到來吧.

"林彥,你是開車來的?你有駕照了?"林俊傑好奇,自己可是考上大學後才被允許開車的.

"駕照,還沒時間考呢"林彥不在乎的說,他看這個林俊傑很不順眼,一個張的漂亮的小白臉,偏偏星夜好像跟他很說得來.

"那你還敢開車走這麼遠的路."家凱不敢置信的說,心中對林彥的評價又底了幾分.

"我是沒駕照又不是駕駛技術不好,有什麼關系."林彥不以為意的說.

"我看你開的是輛軍車吧?好像級別還不低呢!"郝天陽在車上時就注意到了.

"我老爸他們軍區的,開這個出來不是沒人查我的駕照嗎?"林彥說道.

"你小子也太牛了."林俊傑不由說道,自己開著車上學就已經讓人看不慣了,可跟這林彥一比,自己那就是老實孩子了.

星夜看他們男生一談起汽車來就沒完,反正也沒人顧得上自己了,偷偷的劃拉了一碗辣辣的食物,縮在座位上吃個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