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成年後再說
第七十六章 成年後再說

晚飯後,星夜陪著外婆看電視.電視上播的是早已爛熟的言情劇,外婆看的興致盎然,星夜卻是一點也看不下去,那種酸死人的對白,狗血的劇情,拖拖拉拉一演就是七八十集,看了就讓人想打瞌睡,睡醒你再接著看,都不用擔心錯過劇情去.

望望外面,天早就黑透了,星夜的精神開始走神了,林彥這小子,是回家了,還是去找錢美嬋了,好像走的時候很生氣,車開的那麼快,可別出什麼事情,不然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

星夜審視自己的想法,對林彥並沒有什麼惡感,相反憑兩家的關系,對他也有著對家洛一般的感情.那就像對一個弟弟一樣,可以一起聊天,一起結伴游玩,相互關心,可是此情不能與愛情混淆,這只是一種親情.

"星夜,怎麼愣神了?"外婆叫星夜.

"哦,沒事,看的太投入了."星夜敷衍道.

外婆卻有些不信她的話,"我看你今晚一晚上都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呀?怎麼不肯跟我老太婆說說?"

有嗎?自己就這麼容易被人看出來,自己不是一向自喻是個面具人嗎?是不是安全穩定的生活讓自己不自覺的就放下了遮掩的面具.

"外婆,是有點事,可我不知道怎麼說."星夜覺得把林彥的事告訴外婆也好,通過外婆最好能改變林爺爺一家的做法.

"哦,要不讓我猜猜?"外婆好像來了興趣,打趣道:"是不是學校里有男生追求你了,你不知道怎麼辦了?"

"不是了."

"不是?看你一臉春情萌動,難道不是感情問題?"外婆認真的說道.

星夜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怎麼就一臉春情了.

"外婆,是林彥,他今天來了."星夜說道.

"林彥來了,我怎麼沒看到?"

"他沒進來,其實他是在門口等我了,這麼跟你說吧……"

星夜說起上一次林彥來的目的,臨走時對自己的表白,當然隱瞞了自己被劫與林彥蓋的那個章.又講了這次他偷車過來,給自己送花與禮物,結果自己沒有,他把東西扔下,自己開車走了.

"外婆,我是覺得我們都還小呢,林彥明年就高考了,現在根本不應該考慮這些,可看他今天這樣走了,又怕他出什麼事,那我不成了罪魁禍首了."星夜依偎在外婆身邊緩緩的說道.

外婆大概也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拍拍星夜的手說道:"我說上次就覺得那孩子怪怪的呢,原來還有這一出呀!好孩子你沒做錯,做錯的就是你林爺爺那個老糊塗,這種玩笑話怎麼能跟孩子們說呢,你做的很對,現在你們是不適合談這個的."

看星夜一臉擔心,又笑道:"也算林彥有眼光,知道我孫女的好,我看他倒是和他爺爺一個心思,想先下手為強.搶先定下了."

"外婆,你還笑我."星夜撒嬌道.

"星夜呀"外婆收起玩笑正色道:"其實林彥是個很聰明能干的孩子,可能是第一次對女孩子有好感吧,在處理感情的問題上表現的很幼稚,你不要生他的氣."

"沒有外婆,我也覺得見他幾面前後反差挺大的,怎麼一點也不象你們說的那樣呀."星夜說道.

"不是有句話麼,說什麼戀愛中的女人都是弱智的嗎,這剛開竅的大男孩呀估計也差不多"外婆笑道

外婆的話逗笑了星夜,嘟嘴道"都是林爺爺惹的亂子."


"對,明天我就給他打電話,看他干的好事,不過你也不用有什麼擔心了,對林彥就像對朋友一樣就好了,也不用刻意的疏遠,你們離得遠,一年也不一定有機會見一次面,只有你林爺爺不提了,慢慢他也就把這事淡了,所以你們也不用鬧得太僵."外婆分析道.

星夜點頭,外婆說的與自己想的不謀而合.

"唉"外婆摸著星夜的頭發,看著星夜與女兒七八分象的小臉,歎道"小女孩長的了,這樣的煩惱自然也就跟著來了,不過我的星夜能這樣明白,還讓人少擔點心."

星夜把頭依偎過去,心中的話卻沒有說出口,外婆是想起母親了嗎?母親就是在自己這樣的年紀第一次見到還是舅舅同學的張宏海的,自此那顆無塵的少女心起了波瀾.在心房深處種下了一個男人的影子,心情不自覺的隨著那人的生活而起伏,終于在那人微微向她伸出手後,就義無反顧的投入了那人的懷抱,結果卻是……

星夜早起約好了朱小佳今天去老宅子,定制的家具都到了,裝修工作也基本完工了,就剩掃尾的工作了.

"星夜,你同學的電話."梅姨的聲音在樓梯口想起.

"知道了,我在樓上接."星夜拿起二樓的電話,家里號碼就給了楚媛媛幾個不錯的同學,會是誰呢?

"喂,"星夜招呼.

"羅星夜."有些陌生的女生傳來,星夜皺眉.

"我是,你是……"

"錢美嬋"星夜心中的懷疑得到了印證,果然是她.

"你有什麼事嗎?"

"你對林彥說什麼了?讓他回來跟我發這麼大的脾氣."

"我沒什……"

"電話里說不清楚,你出來說吧"錢美嬋沒等星夜說話,就搶著說道:"我們在手拉手等你,你知道是什麼地方對吧?."

"喂,我知道,不過……"

"你快點來吧,不然我就去你家找你了."電話掛斷了.

星夜拿著電話一陣無語,看吧.林彥那傻小子帶來的後遺症來了,怎麼感覺今天的錢美嬋與上次見過的那個柔弱女孩判若兩人呀!

應該林彥也在吧,星夜略想了想,就拿起大衣與包,准備出門,與外婆交代一聲,中午會和小佳姐姐一起,午飯就不回來吃了.

走出家的星夜,拉緊了圍巾,臘月的天氣,可真是冷呀.沒必要還是少出門的好.

'手拉手’是家挺有名的西點咖啡店,不同于正規的咖啡店,這里經營的飲品點心更受年輕人的追捧.

星夜打車過去,推門進去,熱氣撲面,店里的空調開著,服務人員都是襯衣馬甲的打扮,星夜進來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把大衣脫了,店里與外面溫差太大了.

因為還早,店里人很少,很雅致的英倫風格,難得的是一片嚴寒當中進來滿眼的看到的全都是綠色植物.

"這里"林彥在靠里的一桌站起來招呼星夜,看起來自然的很,一點也沒有怒氣.


星夜走過去,果然錢美嬋也在.

林彥很紳士的接過星夜的大衣,幫星夜拉開椅子,看星夜坐定問道,"很冷吧?先來杯熱奶茶好嗎?"

星夜點頭答應,林彥高興的找來服務員,仿佛能為星夜做點什麼他就很高興似地.

星夜看著林彥與一直在觀察自己的錢美嬋,心中腹議,林彥什麼時候這麼會來事了,不會又是錢美嬋事先教好的吧!

"錢學姐,你打電話,有什麼事嗎?"星夜沒有理會一臉討好笑容的林彥,而是問向錢美嬋.

錢美嬋笑道:"我與林彥的關系,他應該告訴過你吧,雖然我只是他舅舅的養女,可從小也算一起長大了,又比他大兩歲,怎麼也算他表姐了."

星夜點頭,難怪這錢美嬋看起來要比一般高中生成熟一些,那她過年就二十歲了,應該是因為小時候被遺棄的原因,而晚上學了吧!

"他昨天回去對我一陣埋怨,說都是我的主意惹你不高興了."錢美嬋停住不說了.只是看著星夜.

星夜自然明白她的話,她這句話既是講述又是疑問,等著星夜解釋呢,解釋這些其實和她錢美嬋沒關系.

"你這做姐姐的,怎麼鼓勵他去追女孩子?他與你一樣都是高三了,不應該以學習為重嗎?"星夜反問.

"撲哧"錢美嬋先笑了,嬌聲笑道:"為什麼呀?就為了看他出丑唄."

啊,星夜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錢美嬋看星夜與林彥都是一臉不解,眼波流轉,悄聲道:"你不知道,我認識他十幾年了,從小就是個倔的要命的性子,從不知道照顧女孩子,還總取笑人家路暢是花孔雀,這下輪到他動心了,就看他昨天來找我時的呆樣子,問出的話來就像個弱智,天哪,笑死我了,簡直就象換了一個人."

星夜看看林彥,林彥已經咬牙切齒了.

錢美嬋接著說道:"我一打聽,他要追的原來是你羅星夜,我就知道他一定會碰釘子的,我們雖然沒有多少接觸,卻聽路暢與薇薇都說起過你,你的性格還是了解點的,就他昨天那樣的表現,你能看上他才怪呢!"

"所以你故意慫恿我買什麼紅玫瑰,還要12朵."林彥低聲道.

"一般女孩子都會喜歡花的,對不對羅星夜?"錢美嬋看林彥要發火了,聰明的把他的矛頭轉向了星夜.

"紅玫瑰可不是能隨便送人的."星夜也沒有正面回答.

"是呀!紅玫瑰是要送給喜歡的人的,不是嗎?"錢美嬋微笑著把話題又兜了回來.

"所以我才沒敢收呀!"星夜說道.

"那就是說你拒絕他了,"錢美嬋又望向林彥,用她那對楚楚動人的大眼睛可憐的看著林彥,"林彥看來你只有繼續暗戀了,人家不接受你呢?."

"不用你管."林彥沒好氣的說道.

"得,用完了,嫌我討厭了,我走,有事也別找我了."錢美嬋真的站了起來,收拾東西要離開.

"錢學姐,我與他只是林爺爺開的玩笑."星夜還是忍不住解釋說.


錢美嬋眨眨眼睛,笑道:"你放心,我知道呢."

星夜望著錢美嬋翩翩離去,果然是個聰明的小女人,以前倒是自己小瞧她了,三兩句話就把事情推脫了,讓人還恨不起來她,甚至自己只是不經意的一句話,她就能從話里領會到你的意圖.

回頭再看臉色不善的林彥,這家伙得罪人都不知道,讓人逮到機會看他笑話了.

"林彥,我們都還小,現在不是談感情的時候,你明白嗎?"星夜決定還是再跟他說一遍.

"我不是說了嗎?就是先定下,又沒有逼你現在就怎麼樣."林彥的邏輯明顯與星夜的不一樣.

"如果你願意當我是朋友的話,就不要再提什麼是你媳婦,蓋章,先頂下這類的話了,我們就如同你和錢美嬋路暢一樣,不然我們就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你自己選吧!"星夜看他不明白,顯然是不下重錘,不管用了.

"你就這麼看不上我?其實我還是挺優秀的,你是不了解我."林彥還在為自己辯解.

"你聽不明白嗎?我是說我還未成年,我誰也不會喜歡的."星夜感覺在對牛彈琴,聖人也要被他逼瘋了.

向人家劉海多好說話呀,自己拒絕也就沒事了,見面還能相安無事的打聲招呼,這林彥怎麼就不行呢?大概是隨林爺爺的個性,一個大頑固,一個小頑固,也是有他爺爺做後盾,他才敢這麼步步緊逼.

"你是說,等你成年了,才能答應我."林彥好像一下子明白過來,頓時來了精神.

"那要等我成年以後再說了."星夜敷衍的說道.

"好,我們先作朋友."林彥高興的說.

星夜歎氣,感覺自己想在哄個鬧別扭的孩子,真累人呀!

從手拉手出來,星夜要去老宅子,林彥自報奮勇要當司機,星夜見撇不下他,只好帶他一起去.

"這車真是你爸的呀?"星夜坐車上看著車上貼在的各種通行證件,忍不住問.

"是,"林彥苦著臉說.

"你偷開他車出來,你回去後他會怎麼罰你呀?"星夜故意壞壞的問道.

果然林彥聽了星夜的話,臉上的表情更沮喪了,"不知道,也許整個寒假都會被安排特訓,連年都甭想過了."

"啊,還好,我還以為他會狠狠的打你一頓呢!"星夜覺得只是跟著訓練,也沒什麼,至于還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嗎.

"什麼?還好?我到甯願他打我一頓出出氣了,不然兩頓三頓都行,可是特訓那是跟著他們特種兵做真正的野外生存訓練,我被罰過一次,只三天就被人抬回來了,回來養了半個月才好,你知道嗎?這樣的大雪天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一切食物都要自己解決,每天還要負重翻山越嶺,還要隨時留意有人會偷襲你……"林彥訴說著自己可能要受到的懲罰.

星夜卻是越聽越心驚,這林老爸也是個怪胎了,把自己十幾歲的親生兒子跟特種兵同等待遇也真舍得,當聽到林彥講到不能生火,只能吃血淋淋的生肉時,星夜差點吐出來,連忙不讓他再說下去.

"林彥,你也會去當兵嗎?"好像他們家都是當兵的.

"應該吧,老爸,想讓我考軍校的."林彥說道:"我到無所謂了,從小在部隊長大的,本身就被我爸當個大頭兵來要求的."

星夜點頭,起碼是他熟識的,那自己呢,自己干什麼最合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