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12朵紅玫瑰的花語
第七十五章 12朵紅玫瑰的花語

星夜從楚媛媛家出來.楚母熱情的送到她門口,還一再叮嚀她要常來玩.

唉,星夜歎氣,成年人的世界還真是沒有無緣無故的好呀,午飯很豐盛,吃飯的卻只有自己與楚媛媛母女三人,楚媛媛父親應酬多,很少在家吃飯.

吃飯時楚媛媛母親就開始打聽星夜的家庭情況,星夜小心應對著,當楚母知道星夜父母雙亡時,臉上的笑容明顯的淡了許多,當知道她是從偏遠的小山區轉來時,那笑容就變得客套而疏遠了,也許單純的楚媛媛並沒有發現,因為她母親雖然笑容淡了,但是表面上該有的客套可是一點也不少,星夜貫是揣摩人心,又怎麼會看不出她的變化呢!

可是當聽到自己是舅媽一手轉到天大附中的,而舅媽更是天大的副校長時,楚媛媛母親的態度明顯又親熱起來.

星夜不免感歎世態炎涼,自己就是她女兒的一個同學.也被這樣分成了三六九等.

星夜從公交車上下來,深吸了一口氣,天氣冷公交車上不開窗,人又多,空氣不流通,人在里面憋屈的難受,時間長了真受不了.

路過花店,想起送給楚媛媛母親的香水百合,好像挺不錯的,記得還有白色的,因為是送人所以沒買,不如買一束放在房間里,讓香氣彌漫滿屋.

星夜隨意挑了幾支百合,因為就是自己插瓶,只是讓賣花的女孩在簡單的包了一下.

星夜右手提著買的東西,左手抱著百合花,把臉埋在花里,邊走邊嗅,讓若有若無的花香驅走公交車上遺留的氣悶.

就在星夜快到家的時候,有人攔住了星夜的去路.

"誰送你的花,你這麼喜歡?"林彥看著星夜懷里的百合花,沉聲問道.

星夜被他突然攔在面前嚇了一跳,看清是林彥更詫異了,"怎麼是你?你們放假了嗎?"

"我考完試就來看你了,這到底是誰送的花呀?"林彥是越看星夜懷里的百合花越覺得礙眼,何況自己手里還有一束包裝更精美的紅玫瑰呢!

"啊"沒等星夜回答,林彥從星夜懷里把百合花抓了出來.把自己的玫瑰放到她懷里.

"我送你的,紅玫瑰,數數正好12朵,我問過花店的人了,12朵表示每日思念著對方,感情與日俱增,我覺得正好是我們之間的寫照."林彥得意的說.

星夜哭笑不得的看著懷中點綴著滿天星的玫瑰花束,還有一臉等待表揚的林彥,而自己的百合花被林彥隨意的丟在了他的車前蓋上.

"我可沒有每日思念著你,把我的百合還給我."星夜把玫瑰花要還給林彥,林彥側身躲過去沒接.

"我可是經常會想起你的,你真的一次也沒有想過我嗎?"林彥不死心的問,順手把車上的百合扔的更遠些.

"想你個頭呀,我剛買的百合花,你怎麼就給我扔了."星夜有些生氣的說道.

"你不早說,我還以為是哪個大膽的男生送給你的呢!"林彥知道自己誤會了,到沒有不好意思,只是把花撿了起來,象拎垃圾一樣,用手指頭拎著.


"你有事嗎?又是來看外婆的?"星夜見他不想把花還給自己,只好一本正經的問他.

"我都說是來看你的嗎?本來是要過年再來的.可是我發現這幾天總是會想到你,所以我考完試就開車過來了,為了快點,這次我可是偷開我爸車來的,回去還不知道怎麼罰我呢!你卻……唉,傷心了."林彥滿臉的委屈,仿佛自己犧牲那麼大,星夜卻一點也不想他,是星夜對不起他一般.

"林彥……"星夜聽他這麼說,馬上糾正說,"我們不是……"

"我還特意給你帶了禮物呢."林彥沒等星夜話說完,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禮品盒,打開給星夜看,是一個水晶擺件,兩只小熊做求婚的場面,小熊的分割面很多,水晶折射更顯璀璨亮麗.

林彥看星夜兩手都有東西,想也不想的拿掉星夜右手的購物袋,放在地上,把水晶小熊塞在她手里.

星夜舉起小熊擺件細看,憨態可掬的小熊,猶如一對浪漫的愛人,做出一副濃情蜜意的表情,水晶的剔透仿佛更好的演繹了愛情的純潔,是個招人喜歡的小擺件.

"漂亮吧?是不是很浪漫?"林彥興奮的問著,如同一個做了好事等待大人表揚的孩子.

"這是你自己選的?"星夜對這個大大咧咧的男孩能有這樣浪漫的心思,表示懷疑.

"我怕我選的女孩子不喜歡,所以我特意請人幫忙選的."林彥倒是實話實說.

"你找的人是個女孩子吧?"星夜問道,能有這樣浪漫心思的肯定是女孩子了.

"你怎麼知道?那女孩子與我可沒有什麼的?就是幫個忙."林彥解釋.

星夜突然有些了然.楚媛媛在商場看到的和錢美嬋在一起的,不會就是林彥吧?想想似乎很有可能.

"就是錢美嬋,我今天到了就先去找了她,她還是很懂這些的,怎麼樣?你喜歡嗎?"林彥問道.

以錢美嬋的個性,肯定會搞清楚林彥的禮物是賣給誰的,而對付林彥這樣的兩句話就會都告訴她了,那是不是說,她也知道林彥是買給自己的了.

星夜輕皺眉頭,總覺的有點不妥當的地方,一時卻又說不上來.

林彥看她皺眉不語,不僅追問,"你不喜歡嗎?錢美嬋還說是女孩子看到這個都會感動的,她還讓我買了玫瑰花,怎麼都不靈了."

"她還讓你買花了?你才多大,她知道你追女孩子,就沒有勸說你嗎?"星夜問道.

林彥覺得星夜的話十分可笑,"我爺爺都支持我,我父母也沒反對,她說不說有什麼用呀"

星夜不僅搖頭,若真是連他父母都不反對,那他們一家都太奇怪,都不能用正常人標准來衡量了.可是.錢美嬋也支持這是不是有點奇怪呀,除非她自己也談戀愛了,所以支持身邊的人有這種行為,反正如果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家凱是絕不會姑息的,如果是家洛要早戀的話,那肯定是先給他一頓排頭吃,再說服教育.

"她知道是給我買的?"星夜小心的問.

"我沒說是誰,"林彥說道:"我只說是爺爺看好的人,我看著也不錯."


星夜聽他這麼說,心略略放了下來.讓錢美嬋知道,還不知道她會怎麼說呢,見識了姜亞男的事,還是不要出什麼閑話好,不然還不知道會有多**煩呢!

"你沒去家里嗎?怎麼知道我會回來?"星夜問道.

林彥笑了,"我就是想見你,又不想去看于爺爺的臉色,所以呀本來想讓錢美嬋打電話約你出來的,誰知到說你出去了要下午才回來,于是我就在這等了,我等了兩個小時了,夠誠心吧?"

星夜卻是把剛放下的一顆心又提了起來,錢美嬋給自己往家里打電話,哪還有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她又會怎麼想呢?

看看一臉笑容的林彥,還以為自己做了件多麼聰明的事呢,星夜心中這個氣呀,怎麼會遇上這麼極品的人.

星夜歎息,這林彥的表現與自己了解到的反差太大了,外公外婆都說他穩重懂事,有主見,可自己怎麼覺得他就象個自以為是的傻瓜一樣呢,真不明白到底那一面才是他的真性情.

"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去吧."星夜真的不想說了.

"你不高興了?"林彥自然不會傻的看不出臉色來.

"沒有,"星夜像是為了證實自己沒生氣,又說道:"要不你跟我回家,見見外婆吃了晚飯再走吧."

"東西你不喜歡可以不要的,可你為什麼生我的氣呀?我等了兩個多小時都沒生氣呢."林彥低聲說道,忽然覺得很委屈,自己偷老爸的車,天沒亮就匆匆往天云來,還去為她買花買禮物,在她家小區外傻等了兩個小時,可是連一個笑臉一句誇贊也沒有得到,感覺自己就是個傻瓜.

"我沒生氣,不過這花和禮物我不能要的,"星夜把花與水晶小熊放在他的車上.

"你什麼意思嗎?"林彥不自覺的提高了聲音.

"沒什麼.我們的關系,讓我不能隨便收你的花,尤其是紅玫瑰."星夜邊說邊拿起了自己的東西,"如果你不去見外婆,我就先走了."

"喂,羅星夜這可是我第一次給女孩子送花,你太不給面子了吧?"林彥的叫嚷聲在星夜背後響起,他也是有脾氣的,"羅星夜你想不負責嗎?我們可是蓋過章的."

星夜聽見了,卻依然沒有停住腳步.

身後又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星夜回頭就看見林彥的車如離弦的箭一般開走了.

紅玫瑰散落在地上,水晶小熊已經變成了無數塊水晶碎片.

自己這麼做是不是過分了?星夜自問.

不,自己這樣做是對的,自己不想也無法回應林彥的感情,就不要給他期望了,他又和班里的劉海有多大不同呢,十七八的年紀,懵懂的感情,不能說他們的感情不真摯,可是卻多少包含了些不理智的東西,自己與他們不同,自己有著三十歲的心理年齡,有著比普通人更坎坷的經曆,那些感情不是自己應該要的,也不是自己能擁有的.

星夜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還是要趁早泯滅了林彥燒過來的愛情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