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日子一天一天過
第七十四章 日子一天一天過

林俊傑一進屋就被家凱拉近了他房間里.星夜沒有跟著,而是回房間換上家居的衣服,去洗了把臉,洗去了一天的風塵.

星夜坐在梳妝台前抹著潤膚的乳液,對于保養她一向還是很在意的,雖然現在自己年輕,肌膚嫩的能掐出水來,必要的保濕滋潤也不能少,尤其冬天氣候干燥,更要注意了.

從家凱的房中偶爾會傳出幾聲怪叫,星夜微笑搖頭,家凱其實是個心里很有數的人,他也十分在意與親人朋友之間的關系,只是用他自己特有的方式來表現,就像對家洛的嚴厲,舅舅舅媽各自工作繁忙,外公外婆雖然不會溺愛,但畢竟是隔輩親,家洛能身上一點也沒有富家子弟的壞習慣,與家凱的管教是密不可分的,可以說家凱這個哥哥是很盡責的.

家凱的房門打開.兩人嘻嘻哈哈的來到星夜的房間.

"丫頭,我只聽說你和梅姨要合開家飯店,可不知道你下這麼大本呀!"家凱笑道.

"既然做,就要做好嗎!"星夜解釋道,看林俊傑在打量房間,注意力沒在自己身上,向家凱挑眉示意,怕家凱不明白,用口型道'莊曉敏’.

家凱會意,微笑著搖搖頭.

"星夜,這是……"林俊傑有些疑惑的問.

星夜看他拿起了書架上的那對小瓷鴨子,隨口說道:"這小鴨子怎麼了?是以前我一個小朋友送我的.我看它不大,就帶出來了."

因為這對小鴨子只有人半個手掌這麼大,收拾東西的時候,星夜就把它們隨手收到了那首飾盒里一起帶了出來,如果它要是再大些,首飾盒里放不下,也就留在老家了.

"你管這個叫鴨子?"林俊傑不敢置信的問.

"是呀,這不是鴨子嗎?"星夜疑惑,當時秀秀也說是小鴨子呀,看它那灰撲撲的顏色不是鴨子是什麼.

"這應該是兩晉時期,給新婚夫妻壓箱的瓷鴛鴦,是真品還是仿品我就不敢確定了."林俊傑說道.

"啊,不會吧"星夜拿起來再次細看,"你看錯了吧,鴛鴦的顏色可是五顏六色的."

"大概和當時的燒制技藝有關,我也是曾經見我們老爺子收過一對.才有些印象的."林俊傑也是一知半解,"可以拿起給唐伯看看,他一定能知道."

家凱也好奇的拿起來看,也覺得更像鴨子些,顏色確實有些怪異,不免好奇的問"這要是古董,能值多少錢?"

"如果是真品,應該最少十幾萬吧,我見過那一對是六七年前了,也給了那人十二萬,估計現在這個數是止不住了."林俊傑說.

星夜還是不敢相信,笑道:"這就是我鄰居家給小孩子拿著玩的,要是古董還隨便送人嗎?你一定是看錯了."

林俊傑也不敢確定,于是提議,"要不我拿去給人看看?"

星夜不置可否,想想還是找個行家給看看,如果只是個玩意自己就留著玩,如果是真的,那就找機會給羅阿婆家送回去.

找了個小盒子裝起來,交給了林俊傑.


元旦也過完了,星夜有恢複了學生生活.只是偶爾的去老宅子看看,與朱小佳交代兩句,朱小佳的手續也辦得差不多了,有開始張羅著找招工,培訓,購置專業的廚房用品,依然是忙的不可開交,可是人確實越忙越精神,看著比以前還有魄力了.

星夜她們考了這學期最後一次月考,下次就是期末考試了.令班主任感到舒心的是,羅星夜不負厚望考了年紀第五的成績,這已經是七班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了,而王月嬌與董平,也都進了前二十名,真是讓劉老師有種要翻身農奴要歌唱的感覺.

就是與星夜不錯的楚媛媛,薛冰幾個星夜幫她們在考前圈了幾道練習題,居然考試時都碰到了,結果幾人的成績都有了提高,就是平時總是嘻嘻哈哈的王希,成績也是穩定提高的.

王月嬌氣惱歸氣惱,現在倒也不像以前那樣冷嘲熱諷了,畢竟人家的成績在那擺著呢,自己這麼努力了,還是無法趕超人家,而且看羅星夜好像也沒有特別的熱衷學習,平時與一群女生聊天,散步,逛街,該玩的一樣不少.成績卻依然名列前茅,心中揣測,要不是人家比自己聰明,就是掌握了什麼好的學習方法.

轉眼就進了臘月,下了今年的第一場大雪,一夜之間,偌大的操場就被厚厚的白雪覆蓋了,早上就有許多不畏寒冷的學生們,也不管還在飄著的雪花,在操場上興奮的追逐打鬧,走在校園里,你都要小心了,不知會是誰的惡作劇,一個雪球就會打在你身上,挨打的人也不生氣,迅速的團個雪球回仍過去,扔偏了傷及無辜了,沒事只不過是打雪仗的又多了一個人而已,更有男生被突然塞到脖子里的雪球冰的直跳腳,整個校園里仿佛一下子就多出了許多愛好惡作劇的小惡魔.

午後雪就停了,學校的通知也下來了,下午集中時間掃雪,高三學生除外.把校園連同校門外的空地.以班級為單位劃分成若干片,每班負責自己的區域.

班里的掃雪工具本來就不夠,被幾個男生就瓜分了,女生不過是跟著走個過場,把掃到一起的雪堆成雪人,嘻嘻哈哈的就跟游戲差不多,各班的情況都差不多,連玩帶干,等到打掃完,操場上多出了大大小小二十幾個雪人.

星夜的心情卻不是很好,明天就是臘八了.也是母親的祭日了,如果是在家鄉周年也是要大祭的,可現在自己在這里明顯是不能了.

晚上星夜縮在被子里,偷偷的哭了,無法改變父母的死亡是她重生最大的遺憾了.第二天星夜脫下了紅色的羽絨服,換了一身黑衣,就算是對母親的思念吧.

日子仍然要過,還要過好,自己身上寄托著母親的希望,母親在天上看著自己呢,自己一定要爭氣.

臘八過後,星夜全身心的投入的學習當中去,一時間連老宅子都不怎麼去了.期末考試如期而至,星夜自然是胸有成竹,自信的完成了三天的考試,學校放三天假,老師要判卷,三天後再來看成績,然後就是放寒假了.

楚媛媛邀星夜一起逛街,兩人邊逛邊聊,走走停停.一上午下來都有收獲,星夜買了一雙黑色坡跟帶流蘇的靴子,一條大格子羊絨披肩,楚媛媛更是毛衣牛仔褲,靴子,手袋買了個齊全.

星夜不缺錢,買東西一向注重質地,楚媛媛似乎家世也很好,賣起東西來也從不注重價格,是看到好看的就買,根本不看價格.

兩人都逛累了,坐在商場一樓休息區喝飲料.

"星夜,中午去我家吧,我媽早就說要見見你呢!"楚媛媛說道.

"見我?我有什麼好見的,還是不給阿姨添麻煩了."星夜搖頭.

"別呀!我常跟我媽說起你,知道我成績進步,也少不了你的功勞.我媽可支持我和你交朋友了,總說要請你到家里吃飯呢."楚媛媛急道.

"現在就要到中午了,這麼突然去阿姨也沒有准備,還是改天吧."星夜提議道.

"沒事,沒事,我現在就去給我媽打電話去,你等著."楚媛媛沒等星夜再推辭就跑開了.

星夜笑笑,楚媛媛的脾氣不知是不是像她媽媽,去就去吧.

"星夜,你猜我剛才遇到誰了?"楚媛媛蹦跳著回來,一臉神秘的說.


"誰呀?碰到同學了."星夜問道.

"也算是吧,是高三的錢美嬋."

"哦,她也來買東西,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星夜覺得她有點大驚小怪了.

"不光她自己,還有一個年輕男生跟她一起的,兩人有說有笑很親密的樣子,"楚媛媛連忙說道,"那男生不是我們學校的."

"可能是她什麼親戚朋友吧?"星夜說道.

"你也太沒想象力了,要是薛冰在,肯定不會這麼說."楚媛媛嘟嘴說道.

星夜聽她的話覺得好笑,干嘛非得往人家身上添緋聞呀,笑道;"好,我沒想象力,你還要不要請我去你家呀,不請我就先回去了."

楚媛媛連忙拉著星夜,"我都跟我媽說好了,我們這就去."

楚媛媛家住的是樓中樓式的躍層,也是新建的小區.

進門,楚媛媛就高聲叫道:"媽,快點出來,我同學來了."

一位打扮時尚的中年婦女從餐廳出來,與楚媛媛長的很像,只是帶著楚媛媛沒有的精明相,"來了,小點聲,一點女孩子樣都沒有."

楚媛媛吐吐舌頭,給星夜介紹,"星夜,這是我媽,沒事就愛數落我."

星夜自動忽視了楚媛媛的後半句話,遞過在小區外花店買的香水百合,"阿姨,你好,我是楚媛媛的同學羅星夜,今天來的唐突了,這個請您收下."

"你就是羅星夜,快請進吧,我常聽媛媛提起你呢,還帶什麼東西呀?你也太客氣了."楚母對星夜的印象不錯,人打扮的很整潔,有禮貌,也會說話,難怪女兒回來總是說起她多麼多麼優秀.

星夜進客廳,打量房間,很乾淨裝修的很高檔,家電一看就知道是進口的,三人坐在沙發上,楚母問道:"要喝點什麼?來杯果汁好嗎?"

"阿姨,不用了"星夜客氣.

楚母笑了,"別客氣,就象到自己家一樣,小陳,到兩杯果汁來."

說話間,一個年輕女孩子端了兩杯果汁出來,應該是他們家保姆之類的人.

"星夜吃水果."楚媛媛把果盤向星夜推了推.

"我們媛媛常說起你呢,人漂亮,學習好,還寫的一手好文章,今天一看呀,還真是個靈秀的孩子,氣質也好,不像我們媛媛毛毛躁躁的,一點也沒有女孩子的文靜樣."楚母說道.

"阿姨,您太客氣了,其實媛媛也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又活潑又乖巧,同學們都很喜歡她呢!"星夜笑道.

聽了星夜的話,楚母笑的更開心了,孩子自然還是自己的好,嘴上不說,心里也是高興人家誇獎自家孩子的,"她呀,就是個實心眼的,我是盼著她交幾個好朋友,也能學著長點出息."


"媽,"楚媛媛不樂意了,"有你當著女兒朋友的面,這麼說人家的嗎?讓人家的面子往哪擱呀!回頭星夜該笑話我了."

"好,不說你,"轉頭又對星夜說,"你看吧,就是這樣,我要是說她兩句,她就有十句等著我呢."

星夜只好賠笑.

這才是一對母女該有的相處方式呢,母親會嘮叨,女兒會撒嬌,會發發小脾氣,看的出,楚媛媛母親還是很寵這個女兒的.

如果母親還活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這樣依偎在母親身旁,聽著她的嘮叨,和她訴說一下自己的心事……

楚媛媛依偎在母親身邊,撒嬌道:"媽,你還說,我都餓了,什麼時候開飯呀?"

楚母白了她一眼,"領朋友來也不知道早點打電話來,我又要小陳准備了幾個菜,還要再等一會兒."

星夜連忙說:"阿姨,不用准備很多菜的."

楚母笑道:"別跟阿姨客氣了,提前沒什麼准備,就是冰箱里有什麼就做了些."

"那要不要我們去幫忙呀?"星夜問道.

楚母笑道:"不用了,有小陳呢,你還會做飯呀,太難的了,我們媛媛可是連面條都不會煮呢?"

楚媛媛聽她老媽又報她的短,忙拉著星夜,"走,去我房間,"又轉頭說"媽.等飯好了叫我們."

星夜只好起身跟著楚媛媛走.

楚媛媛的房間比星夜的更像公主房,一水的歐式家具,牆上貼著粉色的壁紙,甚至床上還吊著裝飾的紗幔.

"怎麼樣漂亮吧?"顯然楚媛媛很得意自己的房間.

"嗯,好,像個公主住的房間."星夜實話實說.

楚媛媛果然高興了,拉著星夜坐到床上,"來,給你看看我照的相片,我有好幾本相冊呢!里面還有全裸的呢."

星夜興致勃勃的翻看著楚媛媛從小到大的玉照,楚媛媛在旁介紹,這一張是剛上幼兒園的,這一張是去海邊照的,這一張別看了,人家那時候的頭型好丑的,什麼像頭上套了個痰盂?討厭啦,你才是呢!

兩人嘻嘻哈哈在床上滾成了一團.

"媛媛,飯好了,帶同學出來吃飯了."楚母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來了"楚媛媛吐吐舌頭,兩人收拾整齊衣服,出門吃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