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聯歡會
第七十二章 聯歡會

七班的准備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這可讓不少班的學生羨慕不已,據說一二班根本就沒准備什麼聯歡會,別的班也大多是利用 後兩節的自習課時間,其他班的老師知道了大都撇嘴,就七班那成績,再努力也是年紀墊底的,他們想玩就玩吧.

周五上午七班的同學們就明顯處于精神亢奮狀態,好容易挨到了上午放學,有些人連午飯也沒吃就開始布置了.

等星夜吃過午飯被好奇的薛冰楚媛媛拉著回教室時,教室已經大變樣了.在各根燈管之間拉上了買來的彩帶,還掛了不少的五彩氣球,這兩樣就讓整個教室變得喜氣洋洋的,桌椅被擺成了一圈,中間空出了大片的活動地方,黑板上是王月嬌寫的元旦快樂四個大字,字寫的中規中矩還是不錯的,旁邊有擅長繪畫的同學畫的花朵圍繞,很別致,也很喜慶.

最引人矚目的就是講台上的電視與VCD了,有兩個同學正在擺動呢,楚媛媛一見就興奮的撲了過去.

星夜沒多大興趣.看董平提了大袋大袋的花生瓜子上來,過去幫忙分東西了,每桌上花生,瓜子,糖,還有蘋果核桔子,還是很豐富的,況且星夜知道大部分女生都自備了不少零食呢,就是自己都不能免俗的准備了一袋子,准備與朋友們分享呢!

隨著上課時間的臨近,不斷的有別班的學生在門口張望,看著布置一新的教室,滿臉的慕色.

聯歡會開始,班長姜平與文藝委員陳玉燕自然是主持人的不二人選,別說這二人往中間一站還真像那麼回事,董平身材挺拔,氣質沉穩,陳玉燕自小就學習鋼琴和舞蹈,據說還參加過比賽,自小學就一直擔任文藝委員,可以說是經驗老道了,本來就身姿窈窕,氣質也不錯,看的出今天特意化了點妝,更是楚楚動人,說起話來也是字字珠玉,擲地有聲.

不知誰先嚷出來.讓倆位主持人先來一個,這個提議得到所有人的同意.

好在兩人本來就准備了節目,兩人一商量,陳玉燕先出來說道:"好,既然大家這樣要求,那我就拋磚引玉先來一個."

陳玉燕擺了個優美的起舞姿勢,輕快的挑起了舞步,是一段新疆舞.陳玉燕的腳步靈活,姿勢優美,應該是跳的不錯的,可惜的是沒有服裝與配樂的烘托,感覺就差了很多,不過她依然得到了大家的熱烈掌聲.

下面是董平,不知從哪抱了一把吉他出來,居然自彈自唱了一首經典校園歌曲《童年》雖說唱的一般,但是自彈自唱的形式還是很新穎的,不少人還是第一次知道,班長還會彈吉他.

當他唱完時,人們都叫著,"老班,好樣的.再來一個."

哪知董平撓著頭,不好意思的說:"時間太緊了,就練會了這一個."

眾人哄笑,原來是臨陣磨槍呀!

接下來都是安排好的節目,多是唱歌,實話實說,有的男生唱的那叫一個難聽,偏偏越是這樣,大家叫得越大聲,掌聲越熱烈,甚至有個人來瘋的男生,一連唱了三首,還霸著麥克風不松手,真當這是卡拉OK了,最後被董平找上來幾個男生硬給抬了下去,就這一段把大家都笑瘋了,估計這一段會被人們記上很多年.

星夜沒想到的是自己班里還真是藏龍臥虎呀,一位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女生,上台拉了一段小提琴《梁祝》讓星夜十分欣賞,眾人也報以熱烈掌聲,星夜看那女孩下台時臉上帶著興奮的紅潮,想來這次表演應該也給她帶來了不少的自信心呀!

還有李偉劉飛這對好兄弟,居然表演了一段相聲,雖然說得不怎麼樣,可那表情絕對到位,包袱是一個也沒抖響,可他們忘詞時的窘樣,卻同樣把大家逗的哈哈大笑.

笑聲不斷,就是星夜也被拉著起來唱了兩首歌.准備的節目都演完了,同學們卻都意猶未盡,看看時間還早,有人提議不如擊鼓傳花,輪到誰,誰來表演,眾人都說這辦法好.

眾人在中間圍坐了一圈,班長拿了面小鑼,被蒙了眼睛,大家拿了一個氣球,鑼聲想起,嘻嘻哈哈的傳了起來,有些男生故意放慢速度,後面女生怕被選中,一個勁的催他,反正是游戲,又不用講什麼規矩.

被選中的人,有會唱的就隨便唱首歌,不會唱的講個笑話,只要能把大家逗笑了就算過關,笑話也不會講的話,對不起了,捏著耳朵學小兔子跳或者做鬼臉一分鍾任選.就連王月嬌也被選了上去,朗誦了一段散文.

星夜看著手中的氣球,這已經是第四個了,前三個都被激動的人們捏破了,輪到自己了,還要唱歌嗎?

"羅星夜不是說你會唱戲嗎?上次你就沒唱,這次來一段怎麼樣?"班長董平說話了.

"這樣,我怕大家不喜歡京戲."星夜說道.

"喜歡""羅星夜,你唱什麼我們都喜歡"這麼捧場的自然是星夜後援團的薛冰,楚媛媛等人.

"那好,給大家唱一個《穆桂英掛帥》中的小段"星夜只好說道.這是一段快板,更容易讓年輕人接受,外婆很經典的唱段,自己也很喜歡的一段.

猛聽得金鼓響畫角聲震,

喚起我破天門壯志凌云.

想當年桃花馬上威風凜凜,

敵血飛濺石榴裙.

有生之日責當盡,

寸土怎能夠屬于他人.

番王小丑何足論,

我一劍能擋百萬兵

星夜的這一段唱詞是受到過外婆表揚的,不但嗓音純正,身法眼神表情都是很到位的,就算下面坐的都是門外漢,還是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迷醉在星夜的表演當中,一段下來,自然掌聲叫好聲不斷,甚至還有人喊著"再來一段."

星夜搖頭,"還是接著玩游戲吧,不能占了別人的機會呀."

新一輪的擊鼓傳花又開始了,這次被選到的是個男生,男生也是別出心裁非要給大家拿個倒立,眾人起哄,不立夠五分鍾不許下來,眾人給他數著數,結果是一分鍾都沒到,就到了下來,大家哄笑都嚷著,不行要受罰……

"走吧"校長看看教室里叫嚷的學生們說道,李主任跟著他後面.

"沒想到那個羅星夜還很多才多藝嗎?"校長正好聽了星夜的那一段唱,"那一段《穆桂英掛帥》唱的有板有眼的,真是不錯."

"是呀,聽說是跟她外婆學的,她外婆是我市有名的戲劇名家,"李主任說道,因為梁慧茹的關系,李主任特意留意了有關羅星夜的一切.

"哦,是哪一位呀?"校長問道,他本身也是一票友.平時和夫人都愛好聽戲的.

"這個?倒是不太清楚,"李主任是看過,不過把名字忘了,"不過,就是天大梁副校長的婆婆."

"知道,知道,"校長笑了,"王蘭英,于老師的愛人,說起來,我愛人還是她的記名弟子呢!"

李主任討好的笑道:"想不到還有這樣一層關系呀?"

"是呀,她外公還是我的老師呢,那這個羅星夜就是……"校長的話沒有說完,忽然想到了什麼似地,皺起了眉頭.

"校長?"李主任不知校長為什麼突然不說話了,有些擔心的問.

"沒事,想到一些往事,走吧,"校長回過神來解釋道:"這羅星夜是梁校長幫忙轉到咱們校的吧?那你見過她的父母嗎?"

"是梁校長一手辦的,不過聽說這孩子的父母親都亡故了."李主任把他知道的說了出來.

"父母雙亡?"校長詫異的問道,李主任肯定的點點頭.

"那這個羅星夜的檔案,你等會給我拿到我辦公室去."校長說道.

李主任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是答應著:"好,我這就去拿."

走廊中仍舊能清楚的聽到七班傳來的笑聲,七班的聯歡會達到了高潮,可以說已經改成游藝會了.

一群十六七的大孩子,高興的用現有的氣球玩踩尾巴,用彩帶綁了兩個人的腳玩兩人三足,甚至還拿絲巾蒙了眼睛玩瞎子摸人的游戲,真是仿若回到了無憂無慮的童年,大家都笑的那麼開心,就連星夜也被這樣的氣氛感染了,跟著眾人蹦呀,跳呀,拍疼了巴掌,喊啞了嗓子.

放學鈴聲響起,雖然許多人仍然意猶未盡,可是也不能不散了,這個聯歡會估計會成為整個高中時代最為美好的回憶之一吧.

教室里,滿地的花生瓜子皮,塑料包裝袋,桌椅也被推倒了教室一角,還要打掃乾淨,恢複教室原來的樣子呀!

不過是眾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動手,收拾起來也快,分工合作很快就收拾完了,眾人告別,明年再見了.可不是嗎,過了周末公元紀年就是1997年了.

星夜找家洛一起回家,家洛一見面就問她:"你們班上都干什麼了?笑的那麼大聲,隔了幾個教室,我們都能聽到."

星夜揉了揉笑酸了的臉,說道:"還能干什麼?玩唄,怎麼高興怎麼玩."

家洛一臉的羨慕,他們班上干脆就沒辦什麼聯歡會,整個下午就聽見七班那里又唱又笑了,估計自己班上的人都跟心里長草一樣,這一下午根本就什麼也沒學進去,注意力都跑到七班那里去了,想來其他幾個班的情況應該都差不多吧.

星夜回到家,興奮的想外婆講述著自己班上開聯歡會的趣事,還說自己的那段《穆桂英掛帥》驚呆了全場的人.

外婆看著興奮的星夜,平時的星夜太安靜太懂事了,難得能放開心懷,表現出這樣孩子氣的一面來

"估計是你唱的太差了,把人家都嚇住了."外婆忍不住開她的玩笑.

星夜自然能聽的出來這是外婆的玩笑,摟著外婆嬌聲道:"才不是呢,我得了外婆您千分之一的真傳,那唱的自然不賴了."

第二天家凱也回來了,聽星夜說起她們的聯歡會,家凱很不捧場的說了句,"幼稚."

"我們系里可是元旦舞會,特別是十二點時的黑色三分鍾,懂嗎?就是把所有的燈關上,然後再去吻你的心上人."家凱說道.

星夜撇嘴,人家是大學生了,可以開舞會,可以公開的親吻戀人了,比起來,自己班上還真是更像小學生的聯歡會.

"家凱哥哥,那黑燈的時候,有沒有女生撲上來親你呀?"星夜看家凱一臉的得意,忍不住要捉弄他.

"嘿嘿,鑒于我這樣的受歡迎,倒時肯定會有大量的女生趁火打劫的,所以我和郝天陽約好了,燈一關就貼牆站著去,誓死捍衛我們的初吻,不能讓那些瘋狂的女生搶去."家凱厚臉皮的說道.

"切,大三男生了,連初吻還沒有過,你還好意思說."星夜不懈的說道.

"喂,你這是什麼理論呀,我這麼純情的男人,初吻自然要留給我女朋友啦!"家凱辯解道.

"哥"一邊的家洛一臉不解的說:"大三了,還沒交女朋友是不是也很丟人呀?我同學都說高中沒有初戀都是人生的遺憾呢"

家凱不由分說先給他一個暴栗,"你懂什麼?沒有女生要那是丟人,你哥我是看不上那些女生,不是一回事的,還有呀,我這個做兄長的可都是以身作則了,你們兩個可別在高中給我搞什麼初戀."

"切"星夜與家洛兩人同時不懈的扭過頭去.

"我告訴你們個好玩的事,你們可不能當著郝天陽說呀"家凱故作神秘的說,看星夜二人都好奇的看過來,才笑著說,"燈一關我就往牆邊貼,我是躲過去了,可郝天陽動作慢了一點,被抓住強吻了,開燈時,臉上就多了三個紅嘴唇印呢,郁悶呀,當時圍在他身邊的可都是我們系的極品呀,嘿嘿,剩女中的極品,你們是沒看到郝天陽當時的表情,笑死我了."

家凱想起當時郝天陽的窘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星夜與家洛對視一眼,有默契的轉身各自回房間去了,離這個沒有兄弟情義的小人遠遠的.

"哎,你們也太不給面子了吧!"家凱在後面大叫,"有沒有的尊重兄長的觀念呀."

"嘭,嘭"兩聲,星夜與家洛關上了自己的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