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眾口鑠金
第六十七章 眾口鑠金

"肚子疼?"星夜見她手很用力的按著腹部.

"不是痛經吧?"星夜問完了自己也覺得不可能.痛經還沒見過痛成這樣的呢.

果然姜亞男蒼白的臉上透出一絲紅暈,用力搖了搖頭.

"可能是什麼腸胃的急性病,你還能起來嗎?我扶你去醫院."星夜分析道.

姜亞男試著動了一下,疼的吸了一口冷氣,顯然是起不來了.

那邊金薇薇也被吵醒了,"大半夜的,開的什麼燈呀?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星夜見她醒了,正好幫忙,叫道:"你去找管宿老師打電話叫救護車,我給姜亞男收拾一下,快去呀!"

金薇薇愣了一下,看見床上的姜亞男,啊了一聲,抓了一件外衣跑出去.

星夜看看給姜亞男拿好鞋和外衣,看她的樣子也穿不上了,自己穿上衣服,想了想又從櫃子里把錢包拿出來裝進衣兜里.

"你堅持一下,救護車馬上就來."星夜安慰姜亞男.

金薇薇跑了進來,"來了,醫生來了."

一名年輕醫生粗略的檢查了一下,懷疑是急性闌尾炎.讓馬上入院.

星夜拿著收拾好的東西跟著去了醫院,連金薇薇也換上了衣服一起去了.

醫院中一檢查,果然是急性闌尾炎要馬上手術,星夜交了一千塊的住院費,一個小護士又來詢問,"你們誰是家屬呀?手術要簽字的."

星夜連忙道:"我們都是她的同學,她是在學校病的,不過已經給她家里打了電話,估計一會兒就該到了."

小護士撇嘴說道:"那只要等她家屬到了再手術了."

來的路上星夜就想到了,問姜亞男要了電話,到醫院就打電話了,是姜亞男母親接的電話說馬上就來,可是如果一時半會兒來不到,就看著姜亞男在那疼嗎?

"能不能先手術呀?等她家屬來了馬上簽字."星夜問道.

"不行,我們有規定的,不然手術出了問題誰負責呀?"小護士一點也不肯通融.

"什麼規定?人有事了,自然要你們負責."金薇薇發火了,"你們不是醫院嗎?干嘛不救人,又沒有短你們錢,信不信我一個電話,讓你們院長親自來做手術."

"其實也不是干等,我看醫生在給她用藥呢."小護士說道.

金薇薇的大小姐脾氣,再一次得到了充分的表現,看著被她吼得不知所措的小護士,全沒了剛才的不近人情,星夜第一次覺得金薇薇的小姐脾氣還是很可愛的.

"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簽字.你們來手術怎麼樣."星夜輕聲說道.現在她和金薇薇就是一個唱紅臉的一個唱白臉的.

小護士看了看一臉不耐煩的金薇薇,說道:"我要去問問醫生."


"快點去呀,要不我跟你去說."金薇薇說道.

"不用,不用"小護士一溜小跑,去找醫生了.

星夜對金薇薇笑了笑,金薇薇撅嘴扭過頭去,看來還在生星夜的氣.

小護士果然很快,又小跑著回來,星夜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了字,姜亞男被推進了手術室.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姜亞男的母親和弟弟才趕到醫院.

"真是謝謝你們了."姜母知道女兒是闌尾炎,已經進行手術了,把心放了下來,不再慌亂了,連忙跟星夜他們道謝.

"不用客氣了,伯母,我們都在一個宿舍住著,遇見這事肯定要幫忙的."星夜說話間打量姜母,很年輕也很漂亮,姜亞男雖然也很漂亮,卻只有五六分像她.更難得的是舉手投足間都很有氣質.

再看那個小男生,倒是和姜亞男長的很像,才上初中差不多就有一米七八高了,看姜母並不算高,那應該是隨父親了,姜亞男也有一米七呢,在女生中算高的了.

說話間手術完成了,姜亞男被送回了病房,手術也很成功.

星夜見蔣亞男的家人到了,把替姜亞男收拾的東西交給她母親,然後告辭出了醫院.

金薇薇與她一前一後也不說話,這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

星夜招手攔了輛出租車,還沒等她招呼金薇薇,金薇薇就已經搶先拉開後車門坐了進去.

星夜一愣,不知道她這是不是願意與自己坐一輛車.

"還不上車,等人請呀?"金薇薇坐在車里沒好氣的說.

星夜笑笑,金薇薇坐進去後沒有關車門,明顯是留給自己的.上車後金薇薇瞥了一眼星夜,仍然扭過頭去不理星夜.

兩人回到宿舍,金薇薇又一頭紮到床上睡回籠覺去了.星夜看看表,五點多了,拿了盆去洗漱了一下,仍舊去晨練了.

打了兩趟拳,身上原有的那點疲憊就都不見了,人又精神的很了.

早飯去食堂買了一個包子一碗粥,剛坐下,薛冰連同楚媛媛還有薛冰的同桌孫建芳就一起端著早餐坐了過來.

"星夜,昨天你們寢室出什麼事了,救護車都來了."薛冰好奇的問道.

星夜猜她們就是為這事來的.實話實說道:"沒什麼事,是高三的姜亞男得了急性闌尾炎,去醫院動了手術,已經沒事了."

"啊,我就說嗎,哪有你們說的那麼誇張"楚媛媛嘟起了嘴說.

薛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也是聽她們說的嗎,不信你問孫建芳?"

"什麼呀?"星夜聽得一頭霧水.

"你不知道,她們傳的可邪乎了,"楚媛媛小聲說:"都說是姜校花懷孕了,還是宮外孕才會半夜被拉進了醫院,人們還在猜誰是孩子父親呢,現在已經好幾個版本呢"


"怎麼會?"星夜看向薛冰與孫建芳,兩人都點了點頭表示這是真的,星夜太詫異了,這才一個早上就傳成這樣了,忍不住說道"這簡直就是造謠嗎?太惡毒了,我在她手術單上簽的字,明明就是一個簡單的闌尾切除手術嗎?"

薛冰三人面面相窺,都不敢說話了.

果然星夜回到班里也聽到了大量這樣的閑話,不少人問星夜到底是怎麼回事,星夜照實回答了,卻發現轉過頭來,那些問過她的人.仍然會跟旁人熱烈的聊著那不靠譜的傳言,星夜甚至覺得他們很失望在自己這里聽到了實話,如果自己能有點爆料的話,他們才會興奮呢.

下午星夜被叫到了主任辦公室,進門一看金薇薇與管宿老師也在,還有兩位應該是高三的老師,星夜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為了關于姜亞男的傳言.

李主任分別詢問了星夜,金薇薇,與管宿老師三人關于昨夜高三女生入院的事,星夜與金薇薇自然是據實回答.管宿老師也說,當時醫生就說懷疑很可能是急性闌尾炎.

其實事情很明了的有什麼好調查的,最後星夜忍不住說,同學住院,那老師和其他同學都應該去看看她嗎?姜亞男住的是外科病房,又不是婦科病房,不用看病曆,明眼人也能明白吧.

她這麼一說,讓李主任與兩位老師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因為有梁慧茹的關系,李主任也不跟她計較,只說畢竟是在學校出事的,老師也應該去看看.

星夜從辦公室出來,一陣心涼,果然是眾口鑠金呀!本來就是一件子虛烏有的事,居然還鬧到了學校領導這,姜亞男那麼孤傲清冷的一個人,居然會被說成這樣,看樣子還要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才好,要出點什麼事說也說不清楚.

果然,放學後星夜在公交車站等車時,就看見由老師帶隊姜亞男他們班出了十幾個代表去醫院看姜亞男,星夜推測,以姜亞男的個性,這十幾個人都未必跟她說過幾句話.

周六星夜下午去了市里最大的書店,兜兜轉轉半天買了十多本書,拎在手里開始還不覺得,走不到一站路,就覺得手酸痛了,等到星夜下了公交車,已經不顧形象的把袋子抱在懷里了,同時後悔早知道買書也是個力氣活,肯定要把家里那個免費壯勞力家洛帶來呀!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星夜把書放在鞋櫃上,說什麼也要休息一下,再搬上樓去.

客廳里沒人,餐廳里卻隱隱約約傳來女人抽泣聲.星夜好奇,家里的女人不是外婆就是梅姨了,能有什麼事哭的這麼傷心呢?

"梅姨?"星夜不想偷聽,叫著梅姨的名字走了進去.

餐廳里是梅姨在掉眼淚,而梅姨的女兒也在,也是一臉的懊惱與無奈.

"小佳姐姐你來了,是不是你不聽話惹梅姨生氣了?還不快給梅姨道歉."星夜故意開玩笑說道.

"星夜,正好你回來了,快幫我勸勸我媽"小佳著急的說.

"梅姨,你這是怎麼了?"星夜忍不住問道.

"唉,沒事,"梅姨抹了抹眼淚,"想起這兩年不容易了,說著說著就流淚了."

星夜半信半疑,應該沒這麼簡單吧?

"哦,小佳姐姐今天有時間過來,你們輪休呀?"

星夜的話說完,梅姨母女倆的臉色都變了.

"啊,不是"一向爽朗的小佳有些支吾,"我辭職了."

什麼,星夜一時不敢相信,小佳初中畢業後讀的餐飲專業的中專,畢業後直接分配到了玉華酒店,後來酒店被台灣商人收購了,可小佳一直在那干,幾年下來,已經是大堂領班了,工資待遇都比普通服務人員高出一大截,工作還是很不錯的,再說了,她父親腿有病不能工作,弟弟在讀大一,家里就指著她和梅姨的工資呢,怎麼會輕易辭職呢?

難怪梅姨會掉眼淚了,小佳不是那種做事不考慮後果的人,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