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美女+才女
第六十四章 美女+才女

誰也沒想到的是星夜的歌竟然在學生們之間刮起了一陣流行風.

不只是'又見炊煙’星夜被薛冰她們逼著又錄了三首當下流行的歌曲.這些都是KTV里點唱率很高的歌曲,星夜自然是駕輕就熟,只要她們說出歌名,張嘴就唱,熟悉的很呢.

雖然錄音設備簡陋,讓星夜的歌聲如同蒙了一層紗看畫,隱隱約約的不是太清楚,卻讓歌聲有了一種朦朧飄渺的感覺.

開始時就星夜幾個不錯的同學在聽,被同班或者同宿舍的人聽到了,當下就又翻錄了去,因為要學英語,隨身聽幾乎是人手一個,大大方便了歌的翻錄與傳播,不知不覺中星夜的歌聲已經傳遍了全校.

這下星夜想低調都不行了,走到哪都能有人叫出她的名字,更多的是在背後議論,"就是她,漂亮吧,不光漂亮,人家唱歌比歌星還好呢,不信?昨天你還聽人家的歌呢"

久了連星夜考了紅榜第七名.獲得全國征文賽一等獎的事都給翻了出來,這下人們的話題又升級了,"人家不但是美女還是才女呢,不信,不信你能拿過全國性的獎項回來,那你也是才子了."

直到有專業唱片公司找上門來,把人們對星夜的關注推上了一個頂峰,原來一個喜歡音樂的學生把她那翻錄了不知第幾回的磁帶,給她父親聽了,他父親是一個專業唱片制作人,盡管歌唱過程中噪音不斷,這位父親憑著專業素養仍然聽出唱歌的女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這要包裝包裝准能紅.

于是這位家長就直接找到了學校,一見星夜大喜,這根本不用費力包裝就是個偶像歌手嗎,當下就跟星夜發出了邀請,承諾有專業人士幫她策劃包裝,一年內出唱片,兩年躋身國內一線女歌星行列,如果是別的女孩恐怕早就被忽悠的找不著北了.

星夜卻想也不想的拒絕了,自己從沒有想過往歌唱方面發展,文藝圈的水太深了,還是不要去試的好,自己的目標很明確,考上所好大學,圓母女兩代人的夢想,在不影響上學的前題下.掙點小錢花花,讓自己與家人的生活更舒適些.

那經理人估計也是沒有人這樣拒絕過他伸出的橄欖枝,十分詫異,于是又多次來規勸星夜,見星夜不改口,就想搞迂回政策見她的父母,你個小姑娘大概還不知道成名能帶來多少的名利好處,你父母是成年人總會明白的吧!

星夜也是被他搞煩了,自己說了多遍沒興趣了,他還提出要見自己父母,當下不客氣的說:"我父母都去世了,你要見他們恐怕還要等很長一段時間,我估計你是等不了了."

最後還是舅媽梁慧茹出面,明確拒絕了那位經理人,才平息了這件事情.

星夜很後悔,當初就不應該答應楚媛媛她們錄歌,搞的自己的生活變得一團糟,這下連自己是孤兒寄居在舅舅家的事人們也知道了,又給人們的八卦添了談資.

可星夜美女加才女的名號也叫響了,甚至有人說四位校花可以退位了,星夜是一枝獨秀.豔壓四方.

星夜在學校恨不得每天帶著口罩,沒人認出來最好了,哪知回到家中也是不安心.

舅媽獻寶似地把自己的文章給舅舅看了,就那個周末他那忙碌的舅舅特意抽時間回來看她,與她在書房里好一頓聊.

聊的內容自然就是星夜寫的那些東西,其實星夜前世對經濟政治都不關心,她所知道的無一不是國家已經大力實施的並很成功的策論,而且很多都是只知道個皮毛,說過大概還可以,可是外行人看門道,人家內行人一看就能領會,星夜她舅舅也是從政多年,常年與這些政治呀,發展呀之類的打交道,每天想的干的就是這個,所以星夜簡單一描畫,他就總能從中領悟到一些東西.

星夜也是每句話斟酌再斟酌後才說的,還不敢多說唯恐被舅舅聽出點什麼異常來,這樣倒是不讓于忠良起疑了,因為星夜的話多是很空的,很雜的,很多還很幼稚的,讓他認為星夜就是心思細膩些,對政治也敏感些.如果星夜上來就誇誇而談,什麼都講得頭頭是道的,那反而讓人看著反常了.


就著樣也讓于忠良贊歎妹妹生了個好女兒,每到周末盡量抽時間回來,漸漸的發現那些讓自己頭疼的國有企業倒閉呀,下崗工人安置呀.開發區招商引資呀之類的事情,和星夜說說,當時聽她說的都是些不著邊際的話孩子話,可是要是自己靜下心來回憶星夜幼稚的話語,總能得到些啟發,讓事情變得更明朗.

星夜的生日是陽曆的十一月八日,這一天恰好是立冬,星夜沒想要過什麼生日,自家也沒這個習慣,一般過生日的都是老人,小孩子嗎吃頓面條就好了,可偏偏有人記得她的生日,就是家洛了,因為他的生日就和星夜差幾天.

"怎麼樣?我送你的生日禮物,還滿意吧?"家洛一臉的得意,仿佛就等著星夜誇贊他呢.

星夜哭笑不得的指著牆邊蹲著的三個人問道:"你說的生日禮物不會就是他們吧?"

趙甲三人抱頭蹲在牆邊,細看下不難發現臉上的青腫.

"是呀!就是欺負你的那三個人,"家洛不解,怎麼星夜看見他們不高興呢,自己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他們,見到他們時自己可是兩眼直放光的,有同行的籃球隊隊友為證.

"我要他們三個干什麼?又不能用又不能吃,"星夜看看他們臉上的傷.忍不住說:"難道要回來給他們付醫藥費嗎?"

"這"家洛撓頭,自己剛才很興奮的,怎麼星夜兩句話就讓自己覺得做錯了呢,"你去踢他們兩腳出出氣也好呀."

"我才沒那麼野蠻呢!快讓他們走吧,一會兒家凱來了又要聽他嘮叨."星夜說道.

家洛縮縮頭,光顧著出氣了,忘了這事還瞞著哥哥呢,忙走過去,兩句打發了被打蒙了的三人.

星夜看他們慌慌張張的離開,就為他們不值,這三個倒黴蛋.先是被林彥收拾了頓,歇了一星期,來上學了,又被憋了幾天的家洛逮到,家洛雖然沒有林彥的好身手,可是有一幫唯恐天下不亂的朋友,于是三人又被一頓胖揍,都高三了,偏偏不知道珍惜學習機會.

"本來是想給你出出氣的,"家洛解釋道.

星夜白了他一眼,"早就跟你說了,不追究了,金薇薇也道歉了."

"我哥來了"家洛眼尖看見遠處走來的家凱,"不告訴他是吧?"

家洛小心的問星夜,星夜微笑不答.

家洛連忙拱手作懇求狀,星夜笑道:"看不懂你,學校里面誰也不服,偏偏怕你哥怕的這麼厲害."

"說什麼呢?"家凱來到她們面前,自己周末忙公司的事,總是與她們錯開,有半個多月沒見面了.

"說今天要吃你一頓好的."星夜說道.

家凱看看星夜被風吹紅的小臉,笑道:"應該,我都把你生日忘了,要不是家洛提醒我還想不起來,買禮物都來不及了,這頓就算生日禮物了."


星夜嘟起了嘴,家凱以為她不樂意了,忙說:"禮物先欠著,回來給你補上好了吧?"

星夜卻說:"你們別把生日不生日的掛在嘴上好不好,我看咱家沒這個習慣,我也不想例外的,今天就是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一起吃頓飯."

"好,"家凱一手摟著星夜,一手摟著家洛,"走我們一起去吃飯去."

"郝天陽呢?"星夜知道林俊傑是本地人有時候會回家,可郝天陽是省城人.平時都是和家凱一起的.

"他呀,陪著俊傑呢."家凱答道.

"什麼?"星夜不解.

家凱輕歎一口氣說:"莊曉敏提出跟俊傑分手了."

"啊"星夜嚇了一跳,上次見他們還道她們的關系有了明顯進展了,怎麼沒幾天就要分手了,要分手的還是莊曉敏,難道是金薇薇做了什麼?

"俊傑這次好像挺認真的,這會兒正傷心呢,天陽就陪他了."家凱說道.

"那不如叫他們一起吧,我們還能勸勸他,對吧家洛."星夜說道.

家洛嘿嘿笑笑,自己對那些情呀愛呀的可沒興趣,不過和他們一氣起吃飯到也不反對.

"那走吧,林俊傑嚷著要借酒澆愁,天陽陪他去前面酒館了."家凱說道.

借酒澆愁,還真是失戀該干的事.

星夜看著點了一桌菜,從容飲著啤酒的林俊傑與郝天陽,轉頭問家凱:"借酒澆愁是不是用二鍋頭更合適?啤酒能行嗎?他這樣子哪里象失戀呀?"

確實林俊傑只是神情比較漠然,一點也不像星夜想的那樣胡子頭發亂糟糟的,抱著酒瓶子一邊喝一邊哭,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那才是失戀應有的樣子呢.

"你這丫頭,沒看見你林哥哥我正難受呢嗎?一來就笑我是不是?"林俊傑苦笑道.

星夜坐下先跟郝天陽打了招呼才說道:"我以為會見到一個為情所傷,要死要活的癡情男人呢?"

"是呀,俊傑"家凱也說話了,"下午看你還有點失戀的樣子,現在好多了嗎,天陽,你是怎麼勸的?還挺管用."


沒等郝天陽回答,林俊傑搶著說話了"其實坐下來靜一靜,還真不像下午那樣了,好像也不是多傷心,只是我就不明白了,我這麼優秀,她怎麼還會跟我提出分手呢?她難道還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嗎?"

星夜聽林俊傑這麼說,微皺了眉頭,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

"你不去問莊曉敏嗎?問我們怎麼知道."家凱說道.

"問了,她就一句話,我們不合適,"林俊傑無奈的說,忽然表情變得嚴厲,"我懷疑是不是她那個好朋友又跟她說什麼了,不然曉敏怎麼會突然提出分手呢?"

星夜知道林俊傑說的好朋友就是吳靜了,會嗎?那個很有心計的女孩,莊曉敏跟林俊傑分手對她又有什麼好處呢?如果林俊傑和莊曉敏是一對,那她不是還能借著莊曉敏的關系來接近家凱嗎?難道是她放棄了,所以自己得不到,也不想看別人好過,這好像太牽強了一些吧!

星夜看家凱,想在他臉上看出一些端倪來,可家凱聽到吳靜表情很平靜,沒有一點異常.

那也有可能是金薇薇的話刺激到了莊曉敏,讓她覺得自己與林俊傑的差距太大,而想放棄這段還不算深的感情.看林俊傑的表現就知道兩人實際上還沒到那種誰也離不開誰的地步,至多也就是喜歡.

郝天陽在勸林俊傑,讓他再去找莊曉敏談談,畢竟兩人並沒有什麼矛盾.

家凱卻起哄,說天涯何處無芳草,分手就分手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

林俊傑聽家凱這麼說,叫道:"每次分手都是我甩人家,這次可是人家甩我怎麼能一樣,再說了,我都說十二號我姐姐訂婚的時候,請她參加宴會,正式介紹我家人給她認識呢,她卻跟我提出分手,你說我能不難過嗎?"

"你姐姐要訂婚了?是和金薇薇她哥哥嗎?"星夜好奇的問道.

"不是他還有誰,那個花心男人."林俊傑沒好氣的道.

星夜目光轉向家凱,與家凱眼神交流,見家凱苦笑,無奈的點點頭,知道他已經把在省城看到的事告訴了林俊傑,可還是阻止不了俊傑姐姐與金大少定親.

"我還從來沒這麼認真過呢,都要把她介紹給老姐他們了,還不夠認真嗎?還不夠對她好嗎?"林俊傑又開始念叨上了,"肯定是吳靜那女人的事,家凱,都叫你犧牲一下安撫住她嗎,你偏不聽,看吧,把我的女朋友弄沒了."

家凱雖然林俊傑是玩笑話,可還是不干了,"你還說,為了你自己能和莊曉敏雙宿一起飛,你不顧兄弟情義,明知道我討厭那個女人,還一次次的把吳靜推給我,現在你還好意思說."

"其實如果我是莊曉敏的話,我也會和俊傑哥哥分手的."星夜輕輕的一句話,讓幾個男人都靜了下來.

"星夜,為什麼呀?難道我還不夠好嗎?"林俊傑忍不住問道.

星夜笑了,"想知道為什麼跟你分手嗎?拿粉紅票票來就告訴你,"

紫衫在這里給自己呼喚一下票票,有的您就施舍兩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