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生病了
星夜看著林彥開來的車,居然是一輛掛著軍牌的越野車,這車要是跑著路上,一般的交警都是不敢攔的.

星夜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知道了他是林爺爺的孫子,星夜就把他歸到了熟人行列,自然不用再小心翼翼了.

"你哪弄的車呀?"星夜忍不住問,這車的牌照是天云的,不可能是他從家開來的.

"這車呀,從我舅舅那借來的."林彥熟練的開著車.

"你多大了?什麼時候考的駕照呀?"星夜看他開車很熟練,可知道他的年紀不大.

"我比你大一歲,高三了,我開了三四年的車了,你放心吧,保證沒問題的."林彥說道.

"那就是沒駕照了."星夜忍不住說道,天呀,原來也是個未成年人,"沒駕照你還敢借車,你舅舅也敢借給你."

"借這車就是為了沒人敢檢查,我舅舅知道我的駕駛技術好.我跟你說,我十三歲第一次開車,就開著我爸他們部隊的卡車圍著軍區大院轉了一圈兒呢."林彥頗為自豪的說.

星夜撇嘴,"沒撞著人算你運氣."

"人沒撞著,不過撞折了兩顆路邊的小樹,掛爛了炊事班的大棚."

"撲哧"星夜笑出聲來.

"你別笑……"

兩人就這樣有說有笑的回到了小區門口.

"進去吧,你不去見見我外公外婆."星夜提議,知道他每年來拜年外婆都認識他.

"算了,我還沒准備好提親的東西呢,不好意思去見老人家呀."林彥死性不改的又開起了玩笑.

"懶得理你,我走了"星夜拿書包和雨傘要下車.

"明天一起出來玩吧,我來門口接你."林彥在她身後說道.

"不了,明天我要陪外婆."星夜下了車,拒絕道.

"那明天我來跟奶奶說."林彥不死心的道.

星夜揮揮手,沒有回答走進了小區.

"回來了,"梅姨打招呼,接過了星夜的雨傘.

"梅姨,朱叔叔的腿好點了嗎?"星夜一邊換鞋一邊問,梅姨的丈夫姓朱,得了股骨頭壞死的病,據說這是個沒治的病只能靠養著,所以一直是梅姨賺錢養家,前些日子舅媽幫他聯系了一個專家動了手術.

"嗯,前天我跟他去複查了醫生說手術很成功,可以適量的駕著拐杖下地了."梅姨難掩臉上的笑意.


"梅姨這些天你兩頭跑,很辛苦吧,看你都瘦了."星夜攬著梅姨的肩膀往里走,在她心里,梅姨就是一個可親的長輩.

"再說我更不好意思了,我拿著工資,還晚來早走的,這些日子耽誤了不少活呢,現在好了,他也基本可以自理了,我早上來,晚上回去,中間小佳再回去趟,什麼也不耽誤了."梅姨一臉的感激.

"你讓朱叔叔好好休養,也別著急下地."星夜說.

"我也是這麼跟他說,可他就是著急,我知道這兩年把他憋屈壞了,老說要快點好了,好去找份工作."梅姨說起丈夫是又氣又愛,"不說了,你快去換衣服吧,怎麼打了傘這衣服還濕乎乎的,快去換,別感冒了."

"哎"星夜答應著快步上樓,這放學的一會兒發生了太多的事,傘打得也不安穩,弄得衣服都濕了.

換過衣服,下樓一家其樂融融的吃了頓晚飯,送走了想留下收拾的梅姨,星夜挽袖子,一邊洗碟子刷碗,一邊哼著洗涮涮,麻利的收拾好廚房,順便給外公泡好了茶.

陪外公下了盤棋,星夜借口下周又要月考了拒絕了與外婆看台灣苦情劇,回自己房間去了.

星夜鋪開了信紙給輝夜寫信,這成了她的習慣,每周末回來就給輝夜寫一封信,信中就訴說自己在學校遇到的人和事,有時會連自己這周吃了什麼飯或者誰在菜中吃出了蟲子之類的事都寫著信上,她都怕輝夜嫌她煩了,可輝夜的回信說十分高興能收到她的信,于是星夜的信也就越寫越厚了.

寫完信的星夜,本想拿出作業來坐,可是人有些瞌睡,看看表還不到九點呢,于是去沖了個澡,再坐在書桌旁,捧起書來卻是一個字也看不下去,人困乏的很.

可能是今天遇到的事太多了些,不行太難受了,干脆把書本一合,星夜早早上chuang睡覺去了.

星夜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推她,眼皮很沉,用了用力才睜開眼睛,就看見外婆與梅姨一臉擔憂的站在床邊.

"我這是怎麼了?"星夜說出的話音沙啞,整個身體都覺得酸痛.

"你生病了,來,吃了藥再睡."外婆說道.

星夜借著梅姨的力把一把中成藥吃掉,也沒精力說話,一頭紮在床上,又昏睡過去.

等她再一次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星夜撩開身上的厚被子,慢慢坐了起來,頭仍然有些暈不敢動作幅度太大,扭頭看梳妝鏡中的自己,披散著頭發,臉色蒼白,嘴唇已經干裂起泡了,怪不得那麼疼.

感冒,好像自己從去年重生就沒有生過一次病,這是都攢到這一次了,感冒都能這麼嚴重.

一陣咳嗽,星夜看見小茶幾上有水,從床上下來,想喝杯水.

"你醒了?"

房門被打開,星夜被突如其來的說話聲嚇了一跳,剛想說話,張口卻又咳嗽起來.

來人快步進來,倒了杯水送到星夜手里,星夜連喝了幾口才止住咳嗽.

"林彥怎麼是你?"星夜剛止住咳就問道.

林彥接過星夜手中的杯子,說道:"看你現在的樣子好像隨時都會昏倒似的,你還是回床上躺著吧."


看星夜回到床上,林彥笑道:"我等了你一上午不見你出來,我就找進來了,聽說你病了,開始我還以為你不願見我,故意裝病呢."

"你說是來找我的了?"星夜忙問.

林彥看星夜病成這樣子倒也不再逗她,實話實說道:"沒有,我就說今天剛到天云,是替爺爺來看望他們的."

星夜放心的點點頭,"林爺爺的玩笑話,還是不要當著我外公他們說了,外公不喜歡."

"難怪呢"林彥做了悟狀,看星夜好奇的看他解釋道:"你知道,我每次來于爺爺客客氣氣,還會誇獎我兩句,可今天從進門就沒給我好臉色,還硬拉著我陪他下棋,明知道我下棋不行的,那哪是下棋呀,我看就是為了虐我出氣呢."

星夜抿緊了嘴,忍住嗓子的咳意,問他:"你不是陪外公了嗎?怎麼又在樓上?"

看星夜咳得難受,林彥不知從哪拿出一盒含片來,給星夜一粒,"含著,嗓子舒服些."看星夜放進嘴里,才接著說:"我今晚就住客房了,明天一早再走."

星夜的肚子一陣咕咕叫,星夜揉揉肚子,要下床,"我餓了,還是去廚房找點吃的吧."

"別,別,"林彥攔著她,"梅姨交代了,你醒了,就去叫她,你等著吧,我去叫"

林彥出去,不大會兒功夫梅姨與外婆都上來了.

"醒了,"外婆進來先摸星夜的額頭,"嗯,燒退了."

星夜拉著外婆的手,撒嬌道,"外婆你別擔心,我沒事,你看睡一覺就全好了."

"你這孩子身體不舒服怎麼不跟我們說呢?要不是來叫你去吃飯,我們還不知道呢,你早上人都燒糊塗了,叫都叫不醒你,可把我嚇壞了,叫了王醫生來給你打了一針,這才緩過進來,你呀給我老實躺著,好好養養."外婆忍不住數落她.

"餓了吧,先喝點粥,等會好吃藥."梅姨端來早就熬好了的白粥.

星夜接過粥來,也是餓了,很快就喝完了.

人又被外婆塞回被里,"好好躺著,哪也不許去."

林彥站在門口笑嘻嘻的看著這一切,直到星夜外婆回身看到他,才想起給他介紹來.

"看我這腦子,林彥來,"老人招呼林彥來的星夜面前,"這是林彥,你林爺爺的孫子,也就和我孫子一樣的,你也叫哥哥就行了."

"林彥哥哥."星夜當著外婆的面甜甜的叫了聲哥哥.

"星夜妹妹,"林彥笑的更開心了,自從見面就被她先是打了頭又被踢了一腳,就沒有這麼溫柔過,聽聽她叫的這聲哥哥含糖量很足呀!想來她心里還不知道多別扭呢,

"你們年輕人多認識認識,我們兩家就跟一家人一樣的."星夜外婆很滿意他們的態度,臨走又叮囑一番星夜,"多休息,不許看書了,費神."

林彥很識趣的關上門,跟著老太太下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