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不如不見
晚飯時家凱還沒有回來,星夜睡了一下午,也不覺得餓,吃了個蘋果當晚餐,就老老實實的在房間里看電視.

"還沒吃飯吧,"家凱急急忙忙的趕了回來,"換上這個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什麼?"星夜打開家凱帶來的紙袋,里面是一套小禮服裙,不解的看家凱,才發現他穿的也很正式,不是下午出去時的T恤和休閑褲了.

"還有這個,我看過老媽給你買的,應該沒錯."家凱又遞過來一個盒子.

星夜打開看是一雙中跟細帶涼鞋,正是跟裙子配套的,看看號碼正合適,不由暗贊家凱的心細.

"去哪呀?還用穿的這麼正式."星夜好奇的問.

"到了你就知道了,快換吧,我請店員幫忙挑的,你試試,我在外邊等你."

星夜抖開裙子,是件白色緞面的小公主裙,長度只到膝蓋,樣式很簡單,星夜換上裙子,上身很緊貼,高腰線,下擺篷了起來,很可愛的樣式也符合少女的體態.

星夜沒有長筒絲襪,干脆就光腳穿上了涼鞋,不錯剛剛好,露出的十個腳趾,沒有塗什麼紅色指甲油,就是指甲原本的淡粉色.

頭發沒有合適的發飾,那就披散開來,沒有化妝品,少女的紅潤肌膚就是最好的化妝了,只是淡淡的抹了一點唇彩就好了,也就是十六歲的女孩敢這麼裝扮吧

"好了,走吧"星夜招呼站在走廊的家凱.

"這麼快?"顯然家凱沒想到只是幾分鍾星夜就收拾好了,目光打量不由贊道;"不錯,很漂亮,我的眼光還真不錯."看星夜撅起了小嘴,連忙改口說"

我們星夜真是天生麗質,穿什麼都漂亮."

"我們到底是要去哪呀?"星夜忍不住問開車的家凱.

"就要到了,你可以先看看這個."家凱遞給星夜一個文件夾,順手打開了車里的燈.

打開文件夾,第一張紙上寫著姓名,張宏海,年齡……

星夜只看了一眼就合上了,"為什麼給我看這個?你這半天不見人不會就是去找這個了吧?"

"你一點也不好奇嗎?"家凱邊開車邊觀察星夜的表情變化.

星夜把文件夾關好,"有用嗎?不知道不是更好."

車內一陣沉默,轎車緩緩駛入一家高級酒店.

"這里是?"星夜跟著家凱來到一間大型宴會廳,就看見家凱遞給了門口侍者一張請柬似地東西,人家才讓進來.

"這是市里招商引資成功後的招待會,招待的都是外商和國內成功企業家."家凱擁著星夜向里面走去,說的一派輕松.

星夜暗暗咋舌,看看四周都是些社會名流,企業家之類的,以前倒是低估了家凱的能力,一下午時間,不但弄清了張宏海的檔案,還弄了張這種高規格宴會的請柬,只是自己兩人太過年輕了,似乎與四周的人群不太搭.

靠大廳一邊的長桌上擺放著點心與酒水,宴會屬于自住的形式,誰要什麼自便.

這種酒會,只會有些小點心,根本吃不飽肚子的,來參加這樣的聚會也沒有那個人是為了吃東西來的.

家凱阻止了星夜伸向香檳酒的手,"那是酒有後勁的,"拿了杯果汁給星夜.

星夜呶呶嘴沒說話,自己的酒量好著呢,曾經一次喝了兩瓶洋酒都沒醉的,幾杯香檳酒根本不在話下,不過這個她可不敢跟家凱說.

家凱拿了幾樣小點心,拉著星夜找了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坐了下來.

"干嘛要上這來呀?你別說就為了吃東西,我可不信,還有你怎麼會有請柬的,別說是撿來的,那種說辭連小孩子也糊弄不了."星夜對家凱說道.

"我也不知道帶你來對不對,星夜先跟你討個繞,待會你別生哥哥的氣好不好?"家凱有點賴皮的說.

星夜狐疑的望著他,不好的預感開始在心中滋長.

"各位來賓,"眾人的目光被主持人的話吸引到一處,台上的主持人繼續說,"下面有請我們的市委領導張書記給我們講話,大家歡迎."

星夜看著張宏海在人們的掌聲中走上台,星夜只覺得腦中嗡的一聲響,張宏海的講話已經開始了,可她卻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這就是你讓我來的原因?"星夜轉頭冷冷的對家凱說,不等他回答轉身就往外走.

"星夜你聽我說,星夜."直到門口家凱才拉住了盛怒的星夜.

"你明明知道的,我並不想認他,也不想和他見面的,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星夜心里生氣卻沒有大聲叫嚷,只是冷靜的問.

家凱看著星夜,他以為她會哭,會對自己發脾氣,沒想到她只是冷然的問自己,可這種帶有疏離的冷漠比星夜罵他,還讓他難受.

"我知道你不想認他,其實我也覺得你不認挺好,我對他可沒什麼好印象,下午去找他的檔案,就當是滿足自己好奇心了,偶然聽說他會出席這個酒會的,讓不讓你來,我也很郁結的."家凱看星夜只是安靜的看著他,看不出一點表情變化,只好接著說,"你是想把他當做無關的普通人是不是?可看看昨天你的反應,再看看你現在的反應,是誰都能看出不正常來,你的心里不像你說的那樣不在乎."

星夜心下思量他的話,想了想還是說"我不是口不對心,我是真的不想跟他有什麼瓜葛."

家凱聽得出星夜的話意不再那麼生氣了,當下松了口氣,放柔聲音說道:"沒錯是你的心里話,所以你更要做到,就算與他面對面也能保持鎮定不是嗎?"

星夜有些詫異的看著家凱,這家伙說來說去居然是為了這個,這也太腹黑了些吧!

"你想呀,我們一家就算是老爸也不會不經過你同意就告訴他對不對?可是就像昨天一樣,說不准就在什麼時候碰面了."

聰明人之間對話不用解釋的太明白的,星夜自然聽懂了家凱的意思,又感覺他的做法有點好笑.

"知道了,不怪你,不過也不用這樣的,昨天我只是沒有心理准備,再見就不會那樣了,你又何必費這麼大氣力呢!還特意買了衣服鞋子."星夜說道.

"那我們還進不進去了."家凱問道,這還是要聽星夜的.

"不用了,"星夜看看大廳里熙熙攘攘的人們,"我們好像與這里的人格格不入,還是回去吧."

"也好,我們去吃點真正的大餐,這里可沒有什麼好吃的."家凱說道.

星夜對他這個提議也沒意見,已經九點多了,兩人找了家飯店,解決了遲到的晚餐.

"回去不要把什麼都跟外婆說,別讓她傷心."星夜問家凱.

一頓飯下來,家凱端茶布菜一直陪著小心呢,聽星夜這麼說,忙打了個軍禮,"Yes,mad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