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有媽媽的影子"輝夜回味著星夜的這句話,于悠月,頂著繼母的身份卻對自己視若己出,能教育出那樣善良,堅毅優秀的女兒,她的父母家庭肯定不會差.

輝夜的心里有些些酸楚,感覺妹妹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了,可看看星夜的笑容,也好,有更多人來疼愛她不是更好嗎.

"你是她哥哥,我是表哥,比你可差了一層呢."家凱看出輝夜的失落,用自己的方法安慰他.

"哥,等你出來我們一起回家"星夜看著輝夜說,"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星夜的話仿佛點醒了輝夜,輝夜那一絲酸楚徹底不見了,是呀,妹妹還是自己的妹妹,她現在不過是象林黛玉般住在外祖家,就是人們疼愛她,她也多少會有些不隨意的,自己應該給妹妹一個屬于自己的家,而不是讓她寄居在舅舅家,想明白這一點,輝夜心中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給妹妹打造一個幸福的家,那是自己這個做哥哥的責任.

"哥,你在這辛苦嗎?有沒有人欺負你?吃的飽嗎?"星夜的問題象連珠炮般問了出來,這些都是平時她擔心的.

輝夜笑道:"沒事,好著呢,我跟同室的幾個人都成了好哥們,還有教導對我很關照,發現我字寫得好,就讓我負責板報宣傳,還有活動室閱覽室,平時一點不累,沒事還能多看些書,他們都羨慕我呢."

星夜知道就是有事,哥哥也只會對自己說好的,還不如直接去獄警那里打聽.

"星夜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輝夜高興的說.

星夜多少明白他要說什麼,可還是作出一副感興趣的樣子,"什麼好消息?"

"我們監獄長給我報減刑了,上次因為發現火災隱患,避免國家財產受到損失,監獄長給我記功了,這次減刑一定有我的."輝夜興奮的說.

星夜自然也跟著高興,"真的,減多少?如果有兩年那不是很快就可以出去了嗎."

"哪里有那麼多,"輝夜解釋,"平時一次減刑也就是六個月,一年的,如果有立功表現可能會多些,不過那也快了."

星夜跟著高興的點頭,"是,快了."

說著卻止不住眼淚往下掉,抹一把淚,星夜道:"我這是高興的."

家凱伸出手,說,"恭喜了,早點出來,早點去看看外公外婆,我會在家里收拾一個屬于你的房間."

輝夜愕然,看看星夜帶淚的笑臉,家凱真摯的目光,緩緩伸出手與家凱的手用力握著了一起,星夜也把她的手附在兩人手上,三人相視而笑.

"哥哥,我們多了一大家子親戚呢"星夜笑道,她希望哥哥能分享自己的幸福,她更願意與哥哥分享擁有的一切.

輝夜也笑了,自己親生母親沒得早,由于她是下鄉插隊的知識青年,在農村與父親結合,自己也從來沒見過外祖一家,繼母對自己的好一點不比親生母親差,她的父母自己也願意當做外祖來奉養的,何況還有星夜.

"那我是又多了個表哥了."家凱親熱的輕捶輝夜的肩膀.

輝夜同樣捶了捶家凱的肩膀,這小子比剛才看著順眼多了.

星夜看著兩人,心中的思慮徹底消失了,他們都那麼優秀應該會成為朋友的.

高興時時間仿佛就會變快.

離別在即,星夜遺憾的說,"哥,九月開學我就要重新上學了,恐怕要到放寒假時才能再來看你了."

輝夜摸摸她的頭發,說道:"能上學是好事,認真讀書,不用總惦記著哥."又回頭對家凱說道:"照顧好她,別讓學校的人欺負她."

家凱拍胸脯保證,看到家凱的認真保證,輝夜放心的點點頭,跟隨管教民警離開,這次沒有傷感,輝夜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離開.

"他是個好哥哥."家凱看著離開的輝夜說道.

兩人回到市中心,家凱送幫他們領路的人離開.

"輝夜的減刑是准的了,差不多過完年就能出來了."家凱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訴星夜.

"嗯,好,"星夜知道舅舅的關系肯定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有些事是不用說的太明白的.

"我們下午回去嗎?"星夜問道,如果吃過午飯出發,晚上也就能到家了.

"不,下午我還有點事,你在酒店休息一下,我們明天一早回去,時間很寬裕的."家凱回答.

星夜想想不置可否,倆人吃過午飯,家凱就出去了,星夜回自己房間.

烈日當空,去外面逛還不熱死人了,還是呆在空調房里舒服,昨晚沒睡好,正好有時間睡個午覺補補眠.

空調的溫度調的剛剛好,星夜蓋了薄薄的空調被,美美的睡了一覺.

星夜睜開眼睛,發現屋里的光線已經暗下來,外面的天空呈現著妖異的紅色.

星夜打開門來到小陽台上,殘陽如血,整個天空被染成了紅色,天氣也涼爽下來,偶爾有陣陣微風吹過,撫在人身上真是舒服.

星夜眯起了眼睛感受著微風的愛撫,整個人有種要隨風飄浮的感覺.

"咳咳"旁邊陽台傳來男人的輕咳.

星夜扭頭,哦,裸男呀,

隔壁陽台上正是熟人金大少,只穿了四角內褲趴在欄杆上吸煙.

沒想到這才睡醒了,不光有夕陽欣賞,還能看到猛男近乎全裸的表演.不過前兩次見他都是西服革履的,沒想到脫下衣服,這公子哥還有一身不錯的肌肉,看的出使常健身的,身材保養的很好,倒三角的的黃金體型,不做男模倒是浪費了.

星夜不承認自己是色女一名,可也不是那什麼也沒見過的單純女孩,就像男人愛看美女一樣,看見好東西自然願意多欣賞一下,況且這身材還正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不過在別人眼里,星夜的行為可就像個女色狼一樣了,盯著人家的身體猛瞧,就差流口水吹口哨了.

"你看夠了嗎?"金大少惱怒的聲音傳來.

星夜很想說,你脫成這樣出來,還怕別人看嗎,不過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還是要維護自己的少女形象的.

"對不起,打擾了."星夜很淑女的說,說完扭過頭去仍然看夕陽.

"你剛才可是一直盯著我看呢,就差流口水了,現在又裝什麼淑女呀."金大少輕蔑的說.

"這位先生,我剛才是被您嚇住了,在公共場合,還是請你注意一下儀表吧."星夜心里恨不得罵他兩句,說出的話來還是很客氣的.

"嚇住?我看你是看的入迷了,怎麼樣要不要我過去讓你仔細欣賞一下."

星夜看他笑眯眯的樣子,心中罵道,不要臉,臉上卻帶笑道:"先生注意你的言辭,我還未成年可以告你騷擾的."

"未成年?"金大少眯起眼來大量星夜,

"親愛的,你和誰說話呢?"一聲慵懶的女生傳來,帶著嫵媚的誘惑.

一個穿睡衣的女人從對面房間出來,直接攀到了金大少的身上.

哇,那女人睡衣下一定是真空的沒有穿內衣,星夜判定.

白晝宣淫呀,而且更強的是,這位真空美女明顯不是早上自己看到的那一位了.

星夜看向金大少,這家伙換女人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也不怕縱欲過度.鄙視,嚴重鄙視他,這樣的種馬男人,還是少理他的好.

星夜撇撇嘴,跟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