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再見輝夜
家凱開著車,小心的跟著前面領路的警車.

星夜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啃手指頭,"你說,俊傑他姐姐知不知道金大少有別的女人?"

就算星夜有著三十歲的心理年齡,也是一個有著八卦心理的普通小女人,自然也會好奇這些與己無關的風月事.

"嗯,不知道."家凱有些敷衍的說道.

"你是說你不知道?還是林家大小姐不知道?"星夜沒等家凱回話又接著說"你說我們回去要不要告訴林俊傑,他未來姐夫偷腥的事?"

"這個……作為朋友還是要告訴俊傑的."家凱說道.

"嗯,我也覺得該告訴他,他本來就不看好他姐姐與金家聯姻,也許告訴他姐姐了,林大小姐就會毀掉婚約的."星夜做著分析"那金大少根本不是什麼好男人,更不會是個好丈夫的,男人呀……"

家凱忽然伸手拍了拍星夜的頭,"你是不是緊張呀?平時看你可沒這麼浮躁多話"

星夜愣了愣,摸摸臉"有這麼明顯嗎?"

家凱肯定的點點頭.

星夜無語,自己不停的說話,就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慌.

輝夜會怎麼看自己,又會怎麼對同行的家凱,這些都讓自己擔心,自己是這樣的在意輝夜對自己的想法,越想心中越是忐忑不安.

"你應該高興呀,我剛聽監獄長說,輝夜有立功表現已經申請減刑了."家凱見星夜在會見室不停的踱步,忍不住出聲說到.

"輝夜性子很倔的,我,我怕……"星夜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

"怕什麼?"家凱拉星夜坐下,不讓她再踱步,"最壞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今後只會更好了,你還怕什麼.

星夜想想也是,當下傻笑起來.

"葉子"輝夜高興的喊聲傳來.

"哥"星夜看見輝夜進來剛剛的擔心都跑不見了,直接撲了過去.

輝夜接住撲上來的星夜,差點讓她撲到,自己上初中後,每星期周末回家,小小的星夜都是這樣直接跳到自己身上打招呼的,只是長大的星夜雖然瘦弱也要一百斤了,不用點力氣還真接不住她了.

"小葉子長胖了,哥哥要抱不動了."輝夜笑道.

星夜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從輝夜身上下來,太興奮了,都忘了自己可是個大人了,還做這種小時候的動作

家凱有些吃味的看著抱著星夜的輝夜,同樣是哥哥好像自己就從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待遇.仔細打量輝夜,短短的頭發膚色偏黑,人很精神,嗯,有些小帥不過比自己還是差點,眼角下方有一道疤痕,卻不難看,倒是給這個年輕男人添了幾許男人味,這要是出去,在女孩子眼里,不是帥哥也是型男了.

"半年不見了,你還好嗎?"輝夜細看星夜,星夜笑吟吟的站在那任他打量.

半年前的星夜堅強冷漠的表情掩蓋不了心中的傷感,裹著肥大棉衣的身姿異常的淡薄,秀美的臉龐卻沒有光彩,在看現在的星夜挺拔的身姿,明媚開朗的笑容,亮麗的五官,全身閃動著少女特有的純潔與甜美.

"小葉子,變漂亮了,變成小美女了."

"哥"星夜被哥哥說的更不好意思了.

輝夜的目光越過星夜向站在一旁的家凱望去,家凱也在笑眯眯的看著他們.這小子是誰呀?剛才看他和星夜坐在一起貌似很親密的樣子,長得就一副小白臉樣,現在還笑的這麼討厭.

家凱可不知道輝夜上來就看他不順眼了,估計換那個年輕男孩子與星夜一起,都會被輝夜看不順眼的,這就和做父親的多半瞧不上女兒的男朋友是一個道理,總有種自己的寶貝要被人搶走的感覺.

"星夜,他是誰呀?怎麼跟你一起來的?"雖然有一肚子的話要跟妹妹說,可是忍不住還是要先弄明白這個人為什麼會和妹妹在一起.

"哥,我給你介紹,"星夜拉著輝夜的手指著家凱說道:"這是于家凱,是媽媽大哥家的兒子,是我的表哥."

家凱很有風度的伸出手,"輝夜是嗎?我常聽星夜提起你的."

輝夜愕然的跟他握了握手,回頭問星夜,"這是怎麼回事?我從沒聽咱媽提起過呀?"

"哥,來坐下我跟你慢慢說."星夜拉輝夜坐下,聽輝夜說起咱媽又是一陣感慨,輝夜對母親那就像自己對繼父一樣從來是當親生母親對待的.

星夜慢慢說道:"哥,你知道媽從來不提她以前的事,我小時候問過她還惹她生氣了,後來我也就不再問了."

輝夜點點頭,在記憶中從沒聽說過繼母的娘家,他也一直以為繼母也沒有別的親人了.

星夜繼續說:"其實媽媽的父母都健在,還有兩個哥哥,只是因為當年發生的一些事,媽媽的心結打不開,也就不想再提起.原本我們一家生活的很幸福的,媽媽就想一輩子都不告訴我們了.就是在她知道得了絕症治不好的情況下,她知道有你和老爸在,也一定會照顧好我的,她都沒想過讓我去找外公外婆一家."

說道這星夜眼淚含在眼里,連輝夜也紅了眼圈,"你是我妹妹,我和老爸自然會照顧你."

星夜摸了摸眼睛沒讓眼淚掉下來,說道;"可是誰有沒想到父親會走在了母親前面,直到羅阿婆想讓我嫁給她娘家的一個後輩小子……"

"什麼,讓你嫁人?"輝夜叫了起來,"這怎麼能行,你才多大."

家凱也吃驚的張大了嘴,可從來沒聽星夜提起過.

"你別急,聽我說嗎?"星夜連忙安撫輝夜,"阿婆是好心,怕媽媽走了以後我自己一個人沒法過日子,想趁著媽在給我定下一門親事.就是阿婆的話觸動了媽,她擔心我沒人照顧,她這才說出來藏在心里十幾年的話."

星夜看看輝夜並沒有什麼異樣的表現,才有接著說:"媽媽給了我外公家的,我上次來沒有告訴你,我是怕……"星夜看看一旁的家凱,低頭說道"如果外公舅舅不願意認我,我就當沒有這門親戚,那我就和哥哥相依為命,那樣也不用告訴你,讓你也替我難過了."

家凱真想敲敲星夜的小腦袋,爺爺會不認她嗎,把自己一家想的也太不堪了吧,現在別說爺爺奶奶了,就是自己那親媽對她都要比對自己這親兒子還要好了,這丫頭太氣人了.

家凱自然沒能敲上星夜的頭,他的手剛抬起來,就看到輝夜正盯著他的手,那眼神很明顯的是在表示,你敢敲一下試試,不用懷疑,如果自己真敲了,這個輝夜肯定拼著受罰也會跟自己沒完的.

"他們對你好嗎?"輝夜看家凱悻悻的收回了手,問出來他現在最關心的問題.

"好,很好"星夜笑道"他們身上有媽媽的影子."

星夜用了一句輝夜最能體會到的話回答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