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意外相見
小梅倒上茶水後,就去安排飯菜.

星夜打量著房間,很普通幾乎沒有裝修過,怎麼看也不像飯店的樣子.

"黃哥,你不地道呀,介紹我們來這,就為了會你女朋友啊!"家凱調侃黃濤說.

黃濤呵呵笑了,略有尷尬,"不全是,這的飯菜確實不錯,我也只是順帶著來看看小梅."

"黃大哥,她父親不待見你吧?剛聽小梅姐說的好像挺慘的."星夜的八卦勁也被勾起來了.

聽她這麼一說,黃濤自嘲的笑笑,"我就是一不務正業的窮小子,誰家願意把閨女給我呀!"

星夜看看黃濤,年紀也就二十四五歲,人也長的挺精神的,說話辦事也帶著幾分機靈,可想想他的職業,倒也可以理解老人的心思,沒有那個做父母的願意看到女兒嫁個連養家糊口都不能的丈夫的.

"我和小梅是鄰居也是同學,一塊玩大的,她了解我的一切,又不嫌棄我沒錢沒本事,就是她家里人都不同意我們來往."黃濤好像打開了話匣子,也是想和人聊聊發泄一下心中積壓的不快.

小梅和一個女孩子端著菜進來,"嘗嘗看這是八寶亂燉,名字不好聽,可是最講究火候了,這菜要燉六七個小時呢,這是糯米雞,與粵菜的糯米雞可不同,還有荷葉餅,最適合夏天吃了……"

小梅詳細的介紹了幾樣菜,星夜看看色香形都不錯,夾了一口亂燉放入口中味道濃郁入口酥爛,果然不錯,現在的星夜跟梅姨學了半年的烹飪了,也算半個行家了,只吃了這一口,就知道自己是不虛此行了.

"真好吃呀,讓我差點把舌頭也吞下肚了,小梅姐這是你家傳的吧?可惜我不能學學怎麼做."星夜到是真的想看看人家是怎麼做的,不過知道這種私家菜都是不外傳的.

"喜歡就好,不過這是不外傳的,就連我這個女兒都不能學的,我們家也是我哥哥與堂哥學呢."小梅解釋說.

星夜吐舌,這都什麼時代了,不傳外人也就算了,還來傳兒不傳女那一套,要是你沒兒子怎麼辦.

小梅離開時有意的看了黃濤一眼什麼也沒有說,黃濤會意跟家凱說去衛生間,也跟著出屋.

菜確實美味,星夜和家凱吃的盡興,知道黃濤的心思不在飯菜上,純粹是為人來的,這不一去衛生間就不回來了,倒也不以為意.

"你還敢來,當我說的話都不算數呀."一大嗓門男聲傳來,星夜與家凱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

"大伯,我是陪朋友來吃飯的."是黃濤的聲音.

"爸,他真是有客人來吃飯的."小梅急促的說.

"就你小子交的朋友那也是狐朋狗友我這不歡迎,你給我走……你不走是不是?好……別怪我動手了,小梅你躲開."一陣人聲腳步亂響

星夜家凱聽見要動手,連忙開門出去.

就看見黃濤人躲在小梅背後,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手里握一把菜刀橫眉立目,看架勢若不是被人拉住,真就准備上來砍人了.

"我們真是來吃飯的,你看把我朋友都嚇到了."黃濤從小梅背後出來,指著家凱他們.

家凱在出來後就有意的把星夜擋在身後,棍棒無眼,別被誤傷了.

"老板我們確實是跟黃哥來吃飯的."家凱說道.

那持刀男人就是小梅的父親,也就是這家店的老板,他看家凱他們兩人年紀不大,但穿衣打扮都不錯,氣質不俗,一時也猜不出什麼,說話倒是好了些,"看你們年紀輕輕的別是被這小子給騙了,他從小就盡干些坑蒙拐騙的事,我可是從小看到大的,他就沒干過什麼正經事,就是他爸也是讓他氣死的……"

這句話顯然觸到了黃濤的逆鱗,再看看四下房間里不少客人都在張望,黃濤也怒了,"我看在小梅面子上叫你一聲伯父,可不是我怕你,告訴你,我就是喜歡你女兒了,你女兒也喜歡我,怎麼樣?你這次打不死我,我下次還來."

"你,好……我打不死你"被黃濤刺激,那譚老板又要沖上去動手.

"爸,別打呀,黃濤你快跟我爸道歉呀"小梅又攔在了兩人中間,一邊是生她養她的父親,一邊是青梅竹馬的戀人,最痛苦的莫過于她了.

"你護著他是不是?好,我也沒你這個女兒了,看我連你一塊……"小梅父親看小梅護著黃濤,更生氣了.

"媽媽,有人打架呢."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從門外進來,回頭招呼她的母親,一個三十多歲的美麗少婦皺著眉進來,看到院中的混亂,把小女孩拉在懷里,大概是怕她受傷.

"行了,老譚有話好說,這還有這麼多客人呢,先把刀放下吧."北面正房出來了一位四十多歲的男人,國字臉,濃眉長眼,此時皺眉站在那里,不怒自威很有氣勢,他身邊的一個年輕人上前拿下了譚老板手里的刀.

"爸爸"那小女孩叫著撲了過去.

"小心,別摔著,"那男人馬上從威嚴的領導變成了慈愛的父親.

"宏海,這是怎麼了."那少婦也走了過去.

"沒什麼,譚老板一點家務事,來,帶瑤瑤先進去吧."那人平靜的說.

"嗯"那女人也不多話,領著小女孩先進了房間.

"張書記,您看?"一位四十多歲的胖男人小心翼翼的湊過去說.

"你去看看,不是什麼大事就算了,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吩咐完也轉身進房間去了.

星夜直直的望著那個男人,直到他進了房間.

是他嗎?就是他,宏海,張書記,張宏海,這個在母親日記中頻繁出現的名字,那個給了自己生命,卻沒有給自己與母親任何關愛的男人.

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他,更沒想到自己能一下子就認出他來,自己對他的認識不過是一張二十年前的照片而已.

一股酸澀從心底蔓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不是早就做好了決定了嗎?

星夜無法解釋為何心里會有這樣異常的感覺,難道這就是血緣嗎?想到他對那小女孩的呵護與疼愛,不,星夜拒絕自己去想那些,不斷告誡自己那些都與我無關,羅星夜那些都不是你想要的.

"星夜,星夜"家凱的手附上了星夜的臉,星夜才清醒過來,發現人們已經散去,黃濤如同斗敗的公雞一般垂頭喪氣的站在一旁,小梅和她父親都不見了蹤影.

"星夜,你沒事吧?是不是嚇到了."家凱見星夜臉色蒼白擔心的問.

"我沒事"星夜迅速收拾好心情.

家凱拉星夜回房間,倒了杯水給她,星夜抓著杯子,卻並不喝.

"今晚對不起了,害你們也沒能吃好,這一頓算我的吧."黃濤也跟了進來.

"沒事我們吃的很好,倒是你?"家凱有些擔心的看黃濤,雖然沒什麼交情,畢竟是他領著自己來的,對他這人的印象也不錯.

"那我也不跟你們客氣了,你們都夠朋友,你們待會順著這條胡同就能到街口,坐出租車回去不到十塊錢,對不住了,我要先走了."黃濤也覺得沒臉再待下去,轉頭離開.

家凱望著他離去的身影歎氣,回頭看星夜,不免又皺起了眉頭.

"星夜"家凱把星夜手里的杯子拿下來,看她因為用力握杯子而手指泛白,"你這是怎麼了?"

星夜活動著手指,呵呵一笑,"沒事,沒事,看他們這一出心里有點不舒服,哦,我去趟衛生間."

說完不等家凱回應,快步出了房間,家凱皺眉,想不明白她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