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出丑
"你們誤會……"星夜的話未說完,就被宋思妍的話截住了,"伯母您別生氣,你女兒年紀小,我們那同學又是出了名的花言巧語會哄人,自然逃不過他的手去."

"思妍,"吳靜喊住宋思妍,她只是想梁慧茹知道家凱與她女兒談戀愛的事,讓她管教女兒與于家凱分手就好,可不想給于家凱找什麼不必要的麻煩,"人家兩情相悅的事,不要多說了."

看著頭上要冒火的舅媽,星夜對著宋吳二人無力的搖搖頭,想不說明白都不行了.

星夜小聲把自己與家凱一起挑禮物遇見了吳靜的事告訴了舅媽,連宋思妍約會家凱,家凱沒有去的事一並都說了.

梁慧茹不是蠢笨的人,一聽也就明白為什麼這女孩子故意找麻煩,還故意詆毀兒子了.

"我就說嗎,我的兒子怎麼會是那樣的浪蕩子呢."梁慧茹看了眼那兩個搬弄是非的女孩子大聲說.

吳靜與宋思妍面面相窺,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這似乎與預計的不一樣呀!

星夜微笑著說"你們誤會了,于家凱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表哥,這位也不是我母親而是于家凱的母親,他要是在學校有什麼事,嗯,你們正好可以與我舅媽親自說的."

宋思妍霎時羞紅了臉,這臉可丟大了,恐怕跟于家凱這輩子也不可能了.

還是吳靜反應的快,臉色不自然的說:"呀,誤會了,星夜你可不要往心里去,姐姐跟你道歉,這樣改天姐姐請你和于家凱吃飯,當做給你們賠不是了,你說呢?宋思妍."

宋思妍含糊的嗯了一聲,心中暗罵,就你吳靜會做人,若不是你告訴我她是于家凱的女朋友我又怎麼會出這種丑呢!好話都叫你一個人說了,壞人卻要我來做,想到這不免神色不善的看向吳靜.

吳靜自然也感覺到了宋思妍的敵視,這宋思妍憑著漂亮的容貌與有錢的家世,一直是女孩子中的領頭的人物,而自己在她面前一直是扮演者小跟班的角色,哎,今天她出了丑,回去還要想辦法多哄哄她才行,暫時還不能得罪這個千金大小姐.

不過現在知道這個女孩子不是于家凱的女朋友了,仔細想想剛才好像自己也沒有說什麼于家凱的壞話,那只要討好了于家凱的媽媽自己還是有很大的希望的.

自己天資聰慧,奈何是家世平平不能給自己提供向往的生活,那自己就不能放過任何改變現狀的機會,于家凱固然人品優秀,可他的家世更讓自己滿意,這在學校里多少還是秘密,要不是自己看到了他的檔案自己也不會知道的,如果自己能嫁進于家,還用看她宋思妍的臉色,還用象那些畢業生一樣為了一份工作搶破了頭,為了一個月千元的收入沒日沒夜的加班工作.

"不用了,"星夜不知道吳靜的想法,並不想與她多往來.

"要的,改天姐姐讓于家凱通知你,你可不能不去啊,"吳靜決定先跟星夜打好關系,用姐妹淘的身份先進入于家凱的生活.

"走啦,"宋思妍看著吳靜討好星夜,差點咬碎一口銀牙,"還嫌不夠丟人嗎?"

說完也不理會吳靜與那個去試衣間換衣服的同學轉身就往外走.

吳靜尷尬的對星夜笑笑,不忘禮貌的跟梁慧茹說再見,也快步去追宋思妍了.

李雪琴看著慌張離去的兩人,感歎道:"現在的女孩子呀,怎麼把心眼都用在這種地方了."反過來又與梁慧茹笑道:"家凱有二十了吧?上大二了,怕是也要交女朋友了,這你離做婆婆的日子可不遠了."

梁慧茹不由大聲道:"哎呀,不行我要找他好好談談,談戀愛可以,要是這樣的女孩可不行,一個眼睛長在頭頂還背後詆毀人,一個心眼太多,還不是什麼好心眼,."

李雪琴與星夜點頭,要真是這樣的女孩子還是不要的好.

當下梁慧茹也顧不上再買什麼東西了,急忙回家,到讓星夜松了口氣.

到家後,梁慧茹直奔家凱房間,去找家凱做思想工作去了.

星夜把剛買的衣服抱回房間,看看家凱依然緊閉的房門,隱約聽到家凱的討饒聲,星夜心道,表哥呀,不是我出賣你呀,只是不犧牲你,我又怎麼解脫呀!怪也要怪你那仰慕者也太極品了,刺激到舅媽了.

轎車奔馳在去省城的高速路上,星夜看著開車的家凱,有些不安的說:"其實我自己坐火車去就行了,你開車去很辛苦的."

"都告訴你幾遍了,我們開車去方便,再說了你一個人去,我們又怎麼會放心呢"家凱邊開車邊說.

"上一次還不是我一個人去的,"星夜小聲嘀咕,知道說什麼也沒用了,兩人已經離開天云百里了.

"上次是沒辦法,現在有我們呢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去呢,再說,"家凱看看星夜"我也很想見一見輝夜,我們年紀相近,一定會成為朋友的,或者他願意的話我們也可能成為一家人的"

星夜不說話了,因為九月份就要上學了,所以自己要先去看看輝夜,舅舅他們知道後就讓已經放暑假的家凱陪自己去,這也是一種對輝夜的承認吧.

兩人在高速路休息站中吃了午飯,略作休息下午兩點就到了省城.

家凱找了一家酒店兩人住下,"這家酒店是天陽介紹的,他就是省城人,可惜他現在在公司走不開,不然正好可以帶我們好好轉轉."

星夜了然的點頭,當初自己就是和他一輛車去的天云,現在他們辦的那個小公司據說就要出成果了,不止是郝天陽還有好幾個同學暑假都沒有回家,而是選擇留在公司日夜奮戰.

星夜給李南方打了個電話,電話是他的同事接聽的,說李南方出任務了,有什麼事可以轉達,問什麼時候回來,對方也無法確定,星夜只好掛了電話.

稍事休息星夜去找家凱,家凱也正在打電話,放下電話.家凱對星夜說"來時老爸給了我他在省城一個朋友的電話,那個朋友幫我們都安排好了,明天一早有人來領著我們一起去."

星夜見他已經安排好了,也就不再問什麼.

家凱問她要不要出去轉轉,星夜看時間還早,就答應了在附近看看.

他們選的酒店就在繁華的市區,一路走過各式店鋪林立,兩人並沒有什麼要買的,所以也沒有進去,走過一個街口,家凱拐進了一條小街.

"這是省城有名的跳蚤市場,也是古玩街,"家凱向星夜介紹,"天陽與俊傑都與我提過,這里古董玉石,郵票字畫應有盡有,有人在這里淘到過寶一下子就發了,也有人在這輸得傾家蕩產."

星夜就見果然街道兩邊的商店都是做古玩生意的,就是路邊也是小攤位一個連著一個.

"輸?難道這還有賭場嗎?"星夜不解的問.

"到不是賭場,不過玩玉石翡翠的有賭石一說,而買賣古董的更是賭的一個眼力,具體我也說不上來,這些俊傑更清楚我也是聽他說過一些."

兩人只是閑逛,也不進店,只是在一些小攤子上隨意看看,星夜在一個鋪著一塊塑料布的小攤前站住了腳,蹲下來翻看攤位上的郵票.

"怎麼你對郵票感興趣?"家凱詫異的問.

"不是,只是看見這幾張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時想不起來了"星夜指著其中一張郵票說.

確實眼熟,只是自己好像沒接觸過什麼集郵冊這類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