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宋思妍和吳靜
林老爺子第二天就被他兒子來接走了,只是那位林大叔的目光讓星夜有些不快,肯定是林爺爺跟他說了什麼話,那位林大叔的目光才會有如此多的審視與探詢.

自從發生廁所事件後,家洛就一直很怵星夜,常常躲著她,可林爺爺走後,家洛那小子就像吃了還魂丹一樣,不但見了星夜不再害羞,還反過來用林爺爺的話來調侃星夜,好像一夜之間就翻身農奴把歌唱了.

星夜郁悶,讓林爺爺祖孫離我遠遠的吧!

星夜發現自己又被挾持了,這次挾持她的不是別人,就是她舅媽梁慧茹還有外婆的徒弟李雪琴.這李雪琴本是外婆的關門弟子,比自己大一輩的,可外婆偏說自己才是她的小弟子,其實兩人都知道,自己也沒學多少東西的,這下自己與李雪琴就成了師姐妹,可這個師姐與舅媽梁慧茹也是姐妹相稱,這輩分不就亂了嗎,舅媽卻爽快的說咱們各論各的,互不干涉.

星夜可算看出來了,這兩人倒真是志同道合,自己陪她們逛了三個小時,試了N件衣服又累又餓不說,還要忍受被她們當做芭比娃娃來對待.

夏天是來臨了,女孩子買幾件漂亮的夏裝也無可厚非,可是……星夜欲哭無淚的看著手中的衣服,粉紅色,粉藍色,鵝黃色,嫩綠色,純白色,全部都是粉嫩粉嫩的,為什麼不能要我喜歡的黑色紫色,牛仔褲拿條藍色的總行了吧,剛拿起來就被人奪過去,手里卻被塞了另一種款式的牛仔褲,雖然也是藍色的,可是褲腿卻秀滿了黃色的雛ju花.

"舅媽我有兩件T恤就可以了,不用買這麼多."尤其是這麼萌的衣服

"那怎麼行,女孩子要會打扮自己,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就更不能不打扮了,你要是只穿牛仔褲T恤衫那就是暴殄天物,來聽師姐的,把這件白色的裙子去試試"舅媽沒回答,那師姐李雪琴先不願意了.

"師姐,這件好像是小禮服吧?我用不到的."星夜很討好的笑道,她太累了實在不想再換衣服了,明明三個人逛街,為什麼她們兩人只負責挑選,而自己卻要換來換去,來滿足她們兩人的惡趣味呢.

"如果你們不買的話,就放下吧,別影響別人,這件衣服我還蠻喜歡的."一聲清脆的女生傳來,言語中帶著一絲高傲.

星夜與舅媽不約而同的回望,不知什麼時候一位年輕女孩子來到她們身邊,神色很是不耐煩,看穿戴應該家庭條件不錯,那句聽起來有些不客氣的話,就是她說的.

星夜正好不想再試穿了,雖然也覺的那女孩說話不好聽,可還是想把衣服給她算了.

"慢著"舅媽攔住了星夜,皺眉對那個女孩子說"小姐,你要喜歡可以讓營業員幫你再拿一件,沒必要非要我們這件."

"營業員說就這一件了,"那女孩瞟了一眼星夜,"這件是禮服裙,不是什麼人都能穿的."

星夜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自己沒招惹她吧,怎麼感覺這女孩對自己的敵意這麼大呀,就為了一件衣服?不值得吧!

"你什麼意思?怎麼這麼說話呀,我們還就買了,你能怎麼樣?"師姐李雪琴不高興了,那女孩說話確實不好聽.

"算了,師姐,這件衣服我不喜歡,別人喜歡就給她好了."星夜趕忙打圓場,不值得為這點事生氣.

"不行,"李雪琴十分看不慣那女孩子的態度,堅決不同意.

"師姐,我喜歡這一件,你看怎麼樣?"星夜指著一件紅色閃光面料的吊帶短裙,外面套了一件白色小短外套,樣式既性感又可愛,倒是成功轉移了師姐的注意力.

"這件不錯,我也喜歡."那女孩沒等李雪琴反應,就拿起了星夜看上的那身紅短裙.

這下舅媽與李雪琴都生氣了,這女孩子這不是故意找茬嗎!

"你這年輕人怎麼這麼不懂事呀,這明明是我們先看上的."梁慧茹實在看不上這樣的女孩.


那個女孩冷哼了一聲,用嘲諷的語調說道;"我懂不懂事不用你來管,有這閑心還是留著管管自己女兒吧,這麼點年紀就不學好,學人家早戀,做家長的也不管管,別出點什麼事,後悔都晚了."

她說的明顯話里有話,只是聽的星夜三人一頭霧水,都不明白她說的什麼.

梁慧茹想不明白了,自己認識這個女孩嗎?顯然不認識,況且自己就兩個兒子,也沒有女兒呀,再看那女孩一直用白眼翻星夜,一瞬間好像有些明白了,她大概是認為星夜是自己女兒了.

可是星夜有早戀嗎?梁慧茹看看也是一臉不解的星夜,不可能啊,這孩子生活現在很規律,根本沒機會接觸什麼男孩子,唯一的男生就是家教許文遠了,難道是那小子……

(許文遠大呼冤枉,我只是純欣賞,可沒敢有什麼想法呀)

"星夜,你知道她在說什麼嗎?"李雪琴疑惑的問.

星夜也疑惑的搖搖頭.

一個女孩子從試衣間出來與這個女孩打招呼,"思妍,看看怎麼樣?咦,吳靜呢?她去哪了."

那高傲女孩略微一愣,答應了聲,也回頭尋找另一個同伴.

別人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可星夜聽她這一句話就明白了,思妍,就是宋思妍吧,還有那個吳靜,應該就是家凱的那位女同學吧,恐怕是吳靜跟這個宋思妍說了什麼,而讓這個宋思妍誤會了,她才這樣故意找茬.星夜往四下張望,想看看那個吳靜是不是就躲在附近呢.

"我在這,"吳靜從旁邊衣架後轉出來,看到星夜,表情有些尷尬,不過馬上恢複自然.

"你是羅星夜吧,還記得我嗎,我是于家凱的同學,上次你們一起逛街時遇見過我們."吳靜高興的與星夜說話,眼睛卻偷偷看向梁慧茹,看見當聽到于家凱的名字時她明顯表示出的疑惑,心中一陣愉悅.

"你是吳靜,對嗎?"星夜看她自說自話,也不想揭穿她.

"是呀,你記得我,這位是伯母吧?真年輕呀"吳靜不忘跟梁慧茹打招呼.

梁慧茹更迷糊了,這里面還有家凱的事呀

"就是她呀?"那個剛剛從試衣間出來的女孩靠近宋思妍悄聲問.

宋思妍點點頭,心里越想越惱火,那個該死的于家凱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從來沒有人敢那麼對待自己,拒絕自己也就算了,自己也不是第一個被他拒絕的女生,可是他剛拒絕了自己就有人看見他與另一個女孩子逛街吃東西,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今天逛街吳靜認出了這就是與于家凱一起的女孩子,仔細看看也很普通嗎,那里也不比自己強(當然這麼評價純粹是出于嫉妒),而且明顯還是個中學生呢,看看跟吳靜說話的中年婦女,宋思妍一陣冷笑,那個做家長的會不管孩子的早戀呀,想到這也滿臉堆笑的走上前去.

"你就是于家凱的新女朋友啊,長得真可愛呀,難怪于家凱拋棄了以前的女友呢,哦,我亂說的,你別當真的."宋思妍說完誇張的捂著嘴,好像真的後悔說錯了話,又轉向梁慧茹"伯母是吧?她男朋友于家凱是個不錯的人,真的,就是追他的女孩子多點,所以女朋友嗎……嗯……就比旁人換的快一點"

"星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梁慧茹實在不明白了,怎麼自己優秀的兒子在她們嘴里說出來,就成了始亂終棄的花花公子了.

宋思妍與吳靜對望,都偷偷笑了,宋思妍笑的是梁慧茹果然生氣了,看那女孩與于家凱怎麼辦,吳靜更高興的是自己不敢明說只是話里暗示,哪知這宋思妍就是個炮筒子,把什麼都抖落了出來,到時候于家凱要怪,也要先怪宋思妍了,自己可什麼也沒有說.

星夜心里差點笑倒,讓你們耍心眼,可惜找錯了對象,就憑今天這一出,你們就別想在舅媽心里留下什麼好印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