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棋力服人
星夜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倒也不往心里去了,再聽林家老爺子說什麼只當是聽笑話一般,照樣微笑,照樣給外婆夾菜,給外公倒茶,還不忘招呼林爺爺吃吃喝喝.

外公看星夜沒放在心上,心里大安,再與林老頭斗嘴一直保持著風度氣質,可就是說出的的話來一絲不讓.

星夜與家凱家洛和送的珍珠耳環果然受到外婆的喜愛,星夜幫她戴上,眾人都說很相配,誇獎星夜禮物選的好.

一晚上下來,倒是林老爺在對星夜好感大升,這個女孩子沉穩大氣,遇事不驚,嘴甜心細,更難得的是知道照顧人,現在這樣年紀的女孩子自己都還要別人照顧呢,哪里還會想到別人呀!

一夜無話,第二天星夜破例沒有去晨練,而是和梅姨一起准備一大家人的早餐.吃著星夜做的餛飩和春餅,又聽說星夜跟梅姨學了不少的手藝,林老爺子一個勁贊歎,不錯呀,出的廳堂入得廚房,這樣的女孩子不做自家的孫媳婦太可惜了.

早飯後,星夜在外公書房練字,而外公和林爺爺在一旁下棋.

星夜抬頭看兩人,這兩人雖然吵了幾十年,其實倒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了,畢竟兩人心中有著共同要守護的人,只是多年的相處習慣,讓兩人不想改變自己的交往方式,再有星夜猜想,這兩人平日里人前都是有些威嚴的人,常年端著架子,也需要有一種發泄的方式,所以兩人就選擇了這種孩子式的無意義的爭吵.

再看兩人的棋藝,林爺爺猛攻猛打看似殺閥果斷實則後繼無力,外公倒是穩紮穩打只是棋力一般,兩人倒也登對,一對臭棋簍,虧得兩人還一副藐視天下無對手的樣子.

星夜描完字帖,她已經不在描大字了,而是改寫梅花小楷,兩個小時懸腕書寫也不會覺得不適了.給兩位老人各自到了杯茶,"外公你們下了好幾盤了,喝杯茶休息一會兒吧."

"沒事不累,我這半年就憋著和你外公能在棋上分個高下呢,看我今天怎麼把他殺個落花流水,跪地求饒."林爺爺顯然精神頭正高呢,看來是贏多輸少.

"就憑你,"星夜外公不肖的說"你差的遠呢,這樣你要能下贏我徒弟,就算你贏."

"你徒弟?就你還收徒弟了?"林老爺更不肖了,這于書呆這是玩不過自己,找借口了.

"星夜,你也跟我下了幾個月了,來陪你林爺爺玩一盤."外公沖星夜眨眨眼睛,意思是讓她承認是自己徒弟,並好好贏一局.

"怎麼星夜也會下象棋呀?好,來來來,咱們爺倆下一盤."林老爺子很熱情的說.

無奈的星夜在外公熱切的注視中坐下來和林爺爺開棋,星夜每次和外公下棋,都是小心的不讓外公輸的太難堪,有時候還要適當的輸給他老人家幾次,以免讓外公覺得下不來台,那是下棋呀根本就是在哄著他老人家玩呢!

現在很明顯外公是讓她撒開了虐林爺爺的棋,好給他出氣.星夜抬頭看看白發蒼蒼的林爺爺,這麼大年紀了,還是悠著點慢慢下不要讓他輸的太慘吧!

"咦"林老爺子看著微笑的星夜吃掉了自己的'炮’,"小丫頭有兩下子嗎."

"你也不看是誰教的."外公在旁邊參言.

林老爺子看了他一眼沒說話,星夜外公高興的差點笑出聲來.

越下林老爺子的眉頭皺的越緊,再看星夜始終保持著微笑的表情.

"林爺爺,將軍,你沒有路退了."星夜落子結束了這盤棋.


"想不到哇,你個年紀輕輕的女娃娃,還下得一手好棋,不錯,"林爺爺輸了棋倒也不腦,瞥了一眼,正笑得一臉得意的星夜外公,"比你外公那兩手可強多了,你的棋藝是有高人指點過的,絕不可能是你外公教的."

星夜可沒覺得自己下棋好,下象棋是爺爺小時候教的,自己只和爺爺輝夜哥哥下過,跟那兩人下的時候可是輸的時候多,自己跟哥哥耍賴都很難贏一局的.

星夜外公卻不干了,"什麼不是我教的,我與她下了幾個月的棋呢."

"下棋也是你輸吧?你別不承認,咱倆半斤八兩,誰也不比誰強多少,就咱們這兩下子都不是小丫頭的對手."林老爺子很認真的說,他這樣一說,星夜外公到不好非說是自己教的星夜了.

星夜連忙打圓場,"是爺爺們讓著我,我那兩下子算什麼呀,小時候和輝夜哥哥下棋我就從來沒有贏過呢,偶爾有一盤贏了,還是哥哥怕我生氣故意輸給我的"

"你還有哥哥?聽你這樣一說,他下的比你還要好的多."林老爺子來了興趣.

星夜見引起了林老爺子的興趣,心里把要說的話梳理了一遍,緩緩的把輝夜的一切講給了林老爺子聽.

當聽到輝夜放棄學業打工給母親治病,供妹妹上說時."是個好哥哥,就像我當年疼英子一樣,"林老爺子感慨也不忘標榜一下自己.

當聽到輝夜因為討要工錢而與人放生爭執並傷了人時,老人又拍膝叫道:"好小子,有血性,像我年輕的時候."

可又聽星夜說起,對方索要巨額賠償,並顛倒黑白重判了輝夜時,老爺子一下站了起來,"就是有他媽的這種王八犢子,把好好的世道弄得烏煙瘴氣的,"又轉頭向星夜外公說道,"出了這樣的事,你們就不管了,那麼好的孩子,卻去受這份罪,不行,這事我得管,我這就去給志國打電話."

"行了,還用等你嗎,這事忠良早就找人去打聽了,自然會有個交代的,不用你操心了."星夜外公說道.

"那還行,忠良辦事比你地道,我放心,"林老爺子說話也不忘挖苦老伙伴.

"星夜,"外公對星夜輕聲說,"你大舅早就去了解輝夜的事了,只是沒有結果先不想告訴你,現在你也不要擔心了."

星夜點頭答應,這種事點到即止,不用說的太明白的.眼角看見林老爺子偷偷沖她擠了下眼睛,讓她瞬間羞紅了臉,真是人老成精,自己這點小聰明根本瞞不了他,人家只是配合自己做出反應罷了.

林老爺子呵呵的笑了,"來,丫頭再陪我下一盤棋,跟你下過後,再跟你外公下就沒意思了."

星夜只能領命再陪老爺子下棋,只是算計著怎麼讓老爺子能贏了這盤棋高興高興,哪知人家根本不領情.

"不許讓著我,輸贏我不在乎,只要玩的盡興."林老爺子豁達的說.

星夜聽他這麼說,也就不在遷就他,使出渾身招數,只殺得老頭節節敗退沒有招架之力.

沒想到的是,林爺爺棋是屢戰屢敗人卻越挫越勇,當下也不找星夜外公的麻煩了,拉著星夜下了一盤又一盤,直到星夜的外婆招呼他們吃午飯,才把星夜解脫出來.

午飯喝了點小酒的林老爺子對星夜是越看越喜歡,聰明,能干,還能陪著自己下棋,這樣的女孩子太難的了,一定要替孫子定下來,如果說昨天說讓星夜當他孫媳婦還有七分是為了氣她外公的話,今天可就是真的十分想讓星夜做他家孫媳婦了.

如果讓星夜知道了他想法的變化,恐怕說什麼也不會跟他下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