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林家預定的孫媳婦
"為什麼這樣看我?"家凱開著車,轉頭看見星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

"家凱哥哥,有故事呦?"星夜惡趣味的說.

"什麼?"家凱裝不明白.

"剛才見你那兩個女同學你為什麼跑呀?"

"她們呀"家凱一臉的不懈,"那個莊曉敏還好,是個迷糊蛋一個,那個吳靜是我們系學生會副會長,看著文文靜靜的,說話辦事都不厚道,好像這世上除了她別人都是傻瓜似的,不願理她們."

"恐怕不止這樣吧?"星夜向家凱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繼續交代.

"還能有什麼?"家凱好笑的望著星夜,果然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不論她是十六歲還是六十歲.

"好,不說是不是,我提醒你一下?那個要過生日的宋思妍?她不會是你女朋友吧?"

"你說她呀?"家凱做恍然大悟狀,"她是我們系的系花,都不知道是誰給封的,她前幾天約我去看電影,我沒去."

女追男,男的還不領情的跑了,只是不知道那位吳靜小姐又在里面扮演什麼角色.

"表哥,真有你的,校花約你,你居然都不去,眼界太高了吧?"星夜忍不住調侃他.

"是系花,不是校花,如果她真是校花的話,我到可以考慮賞臉跟她看個電影,喝杯咖啡."

星夜聽他的大話,故意做嘔吐狀.

家凱也不生氣,繼續開車.

星夜等家凱放好了車兩人一起進屋.

"回來了,"梅姨大聲打招呼,又小聲說:"林爺爺來了."

家凱了然的點點頭,星夜卻是一頭霧水,有心要問,卻被家凱推進了客廳.

"林爺爺您來了."家凱嘴甜的主動打招呼.

星夜就看見沙發上坐著一個強壯的老頭,對沒錯,那老人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強壯.

"英子,這就是星夜吧?"老頭問星夜外婆,嗓音洪亮.

星夜外婆點頭說是.

"好,好"那老人站了起來,圍著星夜繞了個圈,星夜被他看的頭皮發炸,這怎麼象看貨物一樣啊!

"人漂亮,象英子年輕時候,"林老爺子的大嗓門響起,"身體好,一定能生養.不錯,星夜是吧?今天起你就是我林家的孫媳婦了,就這麼訂了."

星夜險些被口水嗆到,這什麼人呀,上來就成了他家孫媳婦了,還能生養,這比土匪還土匪呀!

後面傳來家凱的咳嗽聲,顯然也被這不知哪里飛來的一句話給嚇著了.

星夜看向外婆,不解的問,"外婆……"

"師兄,你看你都嚇著孩子了."星夜外婆一瞪眼,那老頭撓撓頭嘿嘿笑著做回了沙發上.

"星夜別聽他的,他是你林爺爺,是外婆的師兄,也是我師傅的兒子,他就是那性子,沒事的."外婆拉著星夜做到身邊,輕聲安慰.

"英子,我可不是說說的,我很認真的."又轉頭向星夜外公道,"于鳴宇,你倒是說話呀,我剛剛可是跟你說了半天了."

星夜才發現,外公臉色很難看的坐在沙發上,自從見到外公,星夜還從沒有見過外公露出這樣的神色.

"你不要胡攪蠻纏了,都七八十歲的人了,怎麼一點也不見長進."于鳴宇沉著臉說.

星夜更好奇了,外公什麼時候說話這麼刻薄了.

"好哇,你個于呆子,你當年搶了我老婆不說,還趕走了我訂下的兒媳婦,現在這個孫女賠給我當孫子媳婦,難道不應該嗎?你還說我胡攪蠻纏,你要講道理,你就更該把你孫女賠給我了."

星夜無語了,合著人家看上自己,只是為了拿自己抵債去,不過聽他說,他訂下的兒媳婦一定就是自己母親了,這算什麼,母債女還呀?好像老媽也是給外婆抵債來著,還真是亂呀!

"你不用說了,我又不欠你的,我與蘭英自由戀愛,當時她可不是你媳婦."

"什麼不是,我從八歲就喜歡她了,一直等著她長大,哪知道才出去幾年就被你個小白臉搶了先,你還不認賬,你白讀了一肚子書了,還不如我一個大老粗明白道理呢."

"你個林瘋子,不要亂說啊"

"你做了還怕人說呀"

"行了,當著孩子們的面,你們兩個老頭子吵來吵去的羞不羞呀,都不許再提當年的事了,再提我就生氣了."星夜外婆聽他們越說越不像話,連忙制止.

兩人也真聽她的話當即都不敢出聲了,只能用眼神無聲的交鋒,轉過臉去對著星夜外婆時又不約而同的換上了笑臉.

星夜早看傻了眼,這唱的是哪一出哇!

"星夜別聽他們亂說,你去把東西放下,換衣服來吃飯."外婆拍拍星夜的手,溫和的說.

沒鬧明白什麼狀況的星夜,乖巧的上樓了.

臨走還聽見,那林老爺子的聲音,"我這孫媳婦還真是乖巧聽話,不錯不錯."

正在上樓的星夜一個趔趄差點沒摔趴下.

星夜回到房間,換上家居服,卻是越想越不對勁,先不說那林家老爺子,就是自家外公也反常的厲害,還是找個明白人問問好,別真的稀里糊塗的成了人家的孫媳婦.

想到這馬上沖進了家凱的房間,家凱也正在換衣服,看星夜闖進來,忙把脫了一半的襯衣又穿回身上.

星夜匆匆瞄了一眼,想不到看著挺瘦的輝夜竟然也有腹肌,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情況緊急,誰還管你穿不穿上衣有沒有腹肌呀.

一把抓住家凱的衣服,"說,那林老頭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先放手,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家凱拉著襯衫一邊,不然星夜一用力就能給他拉下來,想不到一向溫溫柔柔的星夜妹妹也有做惡女的潛質.

星夜放開他的襯衣,坐在了他的床上,非常時期非常對待了,平時星夜很注意的,基本上都不進家凱房間.

"快說,別系了,一會兒還得脫."看家凱慢悠悠的系扣子星夜著急了,說出的話來就有些雷人了.

"好我說,奶奶小的時候被她師傅家收養了,這你知道吧?"家凱問道

"這我知道,麻煩你撿我不知道的說."

"好,收養奶奶的就是林爺爺的父母親,他就是奶奶的師兄其實也是哥哥,林爺爺從小就喜歡奶奶,這你剛才也聽他自己說了.只是長大後,這林爺爺因為救兩個地下黨,而失去了消息,其實呢是去當了解放軍,當他解放回來找奶奶的時候,奶奶已經和爺爺結婚了.為這他等了好多年,據說打完抗北援朝戰役回來後,才結的婚."

"怎麼感覺像聽故事看電視劇一樣呀"星夜感慨.

"電視,故事本來就是來源于生活嗎."家凱說道.

"後來呢?"星夜追問.

"後來林爺爺就像奶奶的兄長一樣,兩家就像親戚一樣走動嗎,只不過爺爺和林爺爺一輩子談不攏.兩人不見面一個是嚴謹的學者,一個是威武的將軍,可見了面就象兩個小孩子一樣互不相讓,每次都要奶奶才管得了他們兩個."家凱把知道的都說了.

"難怪,剛進門時,梅姨要小聲告訴你呢,敢情是這林爺爺每次來都有這麼一出呀."這下星夜倒是把前因弄明白了,可後果呢"那你知道當年我媽和他家有沒有關系呀?"

"這我可沒聽說,不過你到不用擔心,我看林爺爺多半就是說說,難為難為爺爺,不可能真的逼著你嫁給他孫子的,再說他老人家結婚晚,大孫子我見過,年紀也不大,不可能現在就幫他訂下媳婦,老人肯他孫子也未必肯呀,你還是把心放肚子里吧."家凱分析的頭頭是道.

星夜聽他這麼一說,也覺得有道理,當下放松下來.

"行了,我明白了,我下樓了."

星夜剛出門又把頭伸了進來,嚇得剛要脫衣服的家凱,又把衣服捂上.

"忘了跟你說了,"星夜向家凱的腹部瞄了瞄,狡黠的一笑,"想不到你看著瘦,居然還有腹肌呢."

家凱看星夜快速的縮回了頭,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這算不算被自家表妹調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