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福祿壽喜財
星夜三人轉了一圈,剛好到了午飯時間,寺里有一間專門招待游客的膳堂,地方不大,來這吃的多是熟客,就為這的齋菜來的.

星夜坐下來就發現剛才那對年輕人就坐在隔壁桌子,同桌的還有一位老太太.顯然他們也認出了星夜,雙方微笑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回頭又看見剛才的年輕僧人正往桌上擺菜,趕忙送上討好的笑容,星夜就看見那和尚嘴角一陣抽搐面部表情僵硬的離開.

"這里的齋菜很地道,很多人就為了這的菜才來的,你嘗嘗,很多是參有藥材的養生菜."外婆給星夜介紹,又給她夾了一些筍片.

星夜看桌上,青筍,木耳,鮮藕,猴頭菇,雖然都是素菜,卻也豐盛.嘗了一口看著最普通的白菜豆腐,白菜滑嫩爽口,豆腐入口即化嘗不出一點豆腥味,再嘗嘗其他菜,果然都非常鮮嫩美味.

"這都是寺里僧人們做的?比飯店大廚做的還要好."星夜忍不住贊道.

"那當然了,是寺里的僧人一輩輩傳下來的,好像是不外傳的."外婆說道.

"有這手藝還做什麼和尚呀,去哪個大飯店不是搶著要."家洛說道.

星夜暗想,你倒是把我的心里話說不來了,不過你要找倒黴了.

果然他剛說完,星夜外公就訓斥道:"胡說什麼,人家是出家人,又怎麼會貪圖什麼名利財物."

"那他們還處處要錢."家洛小聲嘀咕.

"你說什麼?"外公大聲問.

家凱在下面踢了家洛一腳,這小子找挨罵呀.

家洛會意忙說:"沒什麼,我說這麼好吃的菜,平時都吃不到,太可惜了."

外公哼了一聲,沒說話,知道他說的不是這個,不過不跟他計較罷了.

倒是外婆心疼孫子,"好東西常吃也不會覺得好吃了,尤其這素菜,讓你連吃三天,你就要鬧著要吃紅燒肉了."

家洛想想也是,自己可是無肉不歡,偶爾吃回素還行,別說連吃三天了,吃三頓他就受不了了.

吃過午飯,一行人又來到慧遠的禪房喝茶,這一次確是連星夜她們每人都有一杯了.

"我寫了兩個方子,你平時用了試試,應該有用."慧遠和尚把兩張紙給外公.

外公也不客氣,接過來小心的疊好,仔細的收了起來.

"第一次見女娃,沒什麼好東西,送你個平安符吧."慧遠對星夜說.

星夜接過來看跟外間賣的一樣,心下不以為然,臉上卻做出一副欣喜樣"謝謝慧遠大師,這是不是您開過光的呀?能保佑我平安發大財嗎?"

慧遠呵呵笑了,"你呀鴻運當頭,福祿壽喜財都圍著你轉呢,別人還都要借你的福呢,不過是姻緣上有點不順,桃花債太多也不好還呀."

星夜聽他說,臉上帶笑心中不忿,我都父母雙亡,寄人籬下了,你還說我鴻運當頭,就會撿好聽的說.

"大師,你看看我呢?我有沒有鴻運當頭這種好運?"家凱過來湊熱鬧.

"你呀"慧遠和尚仔細端詳.

星夜覺得他現在到更像街頭算命的老頭,在故意吊人胃口.

"你一生運勢不錯,只是注定孽緣纏身,感情上不順呀!"慧遠說的認真.

只是聽的人只當是玩笑,"運勢好就好了,大不了咱不談感情的事."家凱說的灑脫.

星夜外婆本來是不信這些事的,來這一是當來春游了,二是慧遠和尚精通醫術,常有些健體強身的方法,再就是老伴和他也談得來.可今天聽他說大孫子似乎婚姻不順卻忍不住要問明白.

"婚姻不好嗎?有辦法解嗎?"

慧遠又笑了,"什麼叫解,我們也不過是囫圇說話,開始了就會有結果,至于具體始末要自己揣摩了."

這根本等于沒說嘛,騙人的老和尚.

喝過茶稍事休息,一行人原路下山返回.

兩位老人平時有午睡的習慣,今天因為外出沒有睡,下午人已經十分疲倦了,先送兩位老人回家休息.家洛還有大把功課要做,回房間奮斗去了.

星夜卻想著要送給外婆的禮物,想出去逛逛.

"你不休息一下?"家凱自報奮勇的來當司機.

"我沒事,倒是你來回開車,要不你去休息吧,我坐公交車去."

"這不算什麼?還是我跟你去吧."家凱堅持.

"嗯,你要早點告訴我就不用這麼急了,害的我都不能好好准備."星夜假意埋怨.

"其實往年就是一家人吃頓飯的事,我們也沒有准備什麼禮物的,還是你女孩子心細,這樣今天幫我也挑一樣禮物,連你的那份的錢我一起出了."家凱解釋.

"我才不用你出呢,你要是有錢啊,不如替家洛也准備一份."星夜不領他的情.

"行,還是你周到,這樣你和家洛的全算在我身上,好吧?"家凱討好的說.

"怎麼?你們公司賺錢了?"星夜知道于家凱與林俊傑,郝天陽三人成立了一家與他們計算機專業有關的小公司,只是前期處在研究階段一直在賠錢,好在三人都算家底豐厚還能撐得住.

"公司到還那樣,不過這點錢我還出得起.倒是你,不是把錢都買了股票了嗎?怎麼樣了?聽說現在的行情很不錯."

說起來星夜還真不是那炒股的人才,開始她的身份證沒辦下來,就請家凱幫她開了個戶頭,家凱聽說她要買股票,特意請了他一位精通股市的學長來教星夜,哪知平時挺聰明的星夜聽那些金融專業名詞象聽天書一樣,干脆讓人挑了幾支不錯的股票,就把三十幾萬全買了那幾支優質股,她到放心也不象人家一樣天天跑交易大廳.

"我不知道,只是開始的時候去過兩次"他不提星夜都想不起來,自己還有大把的股票攥在手里呢,

"哪有你這樣炒股的,錢仍里面就什麼也不管了,小心把錢全賠了."家凱覺得她太超然了,一點也不把錢放心上.

"你不是說行情不錯嘛,再說了"星夜學著慧遠和尚的話說"我鴻運當頭,福壽祿喜財俱全,哪有賠錢的道理."

家凱讓她給逗笑了,"那老和尚的話你也信,你是姻緣不順我是孽緣纏身,是不是這和尚看不懂男女感情問題呀,要不怎麼十個里有九個半是姻緣有磨難呀."

星夜也笑了,"誰讓世上這麼多人信呢,你要不信他也就不會總說這一樣了."

兩人在商場禮物專櫃轉了一圈,發現賣的東西都是年輕人喜愛的,沒有適合老年人的東西.

"我們還是到賣保健器材的地方看看吧?"星夜放下手里精致的水晶擺件,是漂亮可是不適合老年人.

"你要喜歡就買下來嗎."家凱看她把那個水晶蘋果捧著手里看了半天,以為她喜歡.

"不是,我看這蘋果象征著平平安安寓意很好,就是不太適合老人家."星夜說到.

"走吧,前面有珠寶首飾,看看要沒有合適的,再去看保健品好了."家凱拉著星夜前行.

在他們不遠處,有兩個挑禮物的女孩子,其中一個短發的抬頭正好看見家凱拉著星夜離開.

"吳靜我好像看見于家凱了."短發女孩向同伴說.

"哪呢"另一個女孩子抬頭四處看,卻沒看到"你是不是看錯了."

"我1.5的視力不會錯的,他拉著一個女孩子在前面拐過去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女朋友?可惜沒看到長什麼樣."短發女孩八卦的說.

她沒注意自己同伴聽到于家凱身邊還有一個女孩子時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走,我們跟上去看看."女孩說話邁步就往前走.

"哎,吳靜你等我一下呀."短發女孩顯然沒想到同伴說走就走,連忙放下手中的商品,快步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