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家教
許文遠大學畢業通過層層競爭留校成為了天大的助教老師,這份工作無疑是份讓眾多同學羨慕的好工作,但是他也知道從助教升為科任教師,難度要比這大的多,自己沒依沒靠的一農村小子,想送禮都沒有門路,只有低頭做人,盼著能得到領導的賞識.

所以聽梁主任一說,他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給她們家親戚補課的事情,開玩笑,他的導師曾經提點過他,這梁主任就是市長夫人,她們家的親戚不也就是市長家的親戚嗎,這可是個機會,就是不能在市長面前露個臉,梁主任那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梁主任高興了,自己提轉正的時候,她說句話那就管大用了.

至于那個上高中的孩子,肯定是個家里條件好不愛學習的主,自己與他歲數差不了幾歲,先打好關系,幫他考試前堵堵題,多少有些進步,自己就好交代了.

他把紙條上的與眼前的別墅門牌對了一遍,沒錯就是這一家,果然是有錢人家,這兒可是豪華小區中最好的位置了.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感覺自己一切都沒有問題,才摁響了門鈴.

被一位明顯是保姆的女人讓進了屋,客廳很寬敞裝修的大氣而不奢華,家具樣式簡單但做工精細.

"你先坐,我去找我們家老爺子,這會兒星夜應該也和老爺子在一起呢"

許文遠看著那婦女拐進一間房間,心里猜測這家主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房間門打開,"我去,外公你可不能悔棋,我們回來接著."一聲清脆甜美的女聲傳來,緊跟著一個女孩子走了出來,直直的向自己走來.

許文遠看著走來的女孩,忍不住想起同宿舍的男生說起的怎麼品味一個女生,先看身材,長腿細腰,纖細有致光看身材就能打八十分,抬頭再看臉,光滑水嫩的肌膚帶著少女特有的紅潤,明眸皓齒,柳眉如煙,許文遠覺得這兩句就是來形容眼前女孩的容貌的,天大的四大校花也不過如此吧!

"徐老師嗎?你好,我是羅星夜,麻煩你來給我補習."星夜客氣有禮的說.

這就是自己要補習的學生,許文遠一陣興奮,這漂亮女孩子總比那頑劣的小子好太多了,起碼看著養眼呀!

"許老師?"星夜見他沒反應,又叫了一聲.

"是,我叫許文遠,是天大的助教老師,是梁主任讓我來的."許文遠反應過來,連忙自我介紹.

"我聽舅媽說過的,不知道徐老師什麼時間有空閑,我每天都有時間,上課時間可以看徐老師的課程安排."

原來梁主任是她的舅媽,那于市長不就是她舅舅了嗎,剛才聽她叫外公,那不就是于市長的父親嗎,這里肯定就是于市長的家了,許文遠安奈不住心中的喜悅,如果自己入了市長父親的眼幫自己在梁主任面前說幾句好話,那不比送什麼禮,拉什麼關系都有用嗎.

想到此對星夜說話不免又客氣了兩分,"我基本下午都有時間,每天下午兩小時怎麼樣?或者晚上也行,用不用跟你家長見一下聽聽他們的意見."

"既然這樣那就每天下午兩個小時吧,星期天除外,有特殊的時候提前打電話安排,我家就我外公外婆在家,他們年紀大了休息時不喜歡人打擾,下次有機會在見面吧!"星夜知道外公正為悔棋而發小脾氣呢,才不會出來見他.

看星夜做了安排,許文遠有些許失望,不過沒關系以後機會有的是,也許還能見到于市長呢,當下又提出,"要不今天讓我看看你的學習進度,晚上回去我好做一下教學方案,明天好正式上課."

"好吧,那許老師來我房間吧."星夜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招呼他上二樓.

一個多小時後,星夜送走了許文遠,去書房找外公.

"人送走了?來,接著下"外公放下手中的書,招呼星夜繼續剛才未完的棋局.

"他想見你們,我知道您不想見給推了."星夜看著棋盤說.

"嗯,人怎麼樣?"外公說話間吃掉了星夜的一個小卒子.

"看著人很精明,學業上有舅媽把關,肯定錯不了,外公."星夜微笑著吃掉了外公唯一的一只馬,看外公皺緊了眉頭.

"是不是精明人看看就知道了."皺著眉把士提到將前.

星夜把車前移,"將軍"看著外公瞪大了眼睛就是束手無策.

接下來的日子許文遠每天下午三點半來給星夜上課.

開始是高一的內容,這是星夜要求的,她知道自己畢竟十幾年沒接觸課本了,怕差的太多,但一切好像出奇的好,她的記憶力與理解力都高的出奇,別人不知道只以為她是天資聰慧,可星夜自己明白就是以前上學的時候自己也學的很吃力,覺不會像現在這麼輕松.

好像是從重生後吧,星夜仔細回憶了一下,自從重生之後,自己的各種感官也比以往有所提高,就像嗓音,以前她也經常唱歌,能唱多高的音自己很清楚,現在與外婆一起練發聲的時候就發現過去上不去的音調現在很輕松的就唱上去了,連帶對樂感的把握也提高了,是不是因為重生而都變好了的?星夜自己也想不明白,不過連重生這種不可思議的事都發生了,還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呢!更何況還都是有所提高.

可惜前世的羅星夜不是網絡文學的愛好者,不然她就該想到常見的穿越福利,重生附帶超能力一類的事了,比起那個她的變化可不算什麼.

這樣沒幾天兩人就把高一的課理了一遍,許文遠說她高一的知識很紮實了,完全可以開高二的課了.高二就要分班了,星夜仍然選擇了文科班,拋卻了數理化對女孩子要負擔輕一些,許文遠也是學文科的,教起來倒也得心應手.

星夜對許文遠的教學還是滿意的,可是許文遠多次提起舅媽或者探聽她的家庭,甚至拖延時間想留下來見舅舅,也讓星夜看出了他打的那個小九九,他一提起那些,星夜就給他把話題支開.

轉眼過了兩個月,已經是陽曆五月了.

許文遠看完卷子抬起頭來,看著星夜的側影,淺藍色的牛仔褲白色的襯衣,勾勒出了少女完美的身姿,這個美麗甚至可以說是迷人的女孩子,做事認真,人又聰慧,是自己從大二開始做家教以來教的最好的一個學生了,更難得的是不象別的女孩子那樣毛毛躁躁,看似永遠溫溫柔柔的,說起話來卻又滴水不漏,常常讓人忘記她的年紀,而把她當做同齡人來看待.

"星夜"房門被人打開,許文遠收回目光看向來人,是梁主任的兒子,自己也見過幾回,只是沒機會深入接觸一下.

"家凱哥哥,你們放假了?回來這麼早."星夜見是家凱問道.

"下午沒課早回來會兒."于家凱回答道.

"星夜,既然你哥哥回來了,今天也沒什麼要講的了,你把題做完,明天我再來看好了"許文遠看他們要說話,自動提出先走.

沒等星夜說話,家凱先替她說了:"許老師,明天周末,歇一天吧,明天我們想出去一趟."

"沒問題,這樣我周一再來好了."許文遠痛快的說.

于家凱目送許文遠離開,臉色沉了下來,剛剛許文遠看星夜的眼神全被他看在眼里,心里暗道,老老實實的教課咱沒事,敢打什麼歪主意,我可不會跟你客氣.

轉頭看星夜馬上又換上了一副笑臉.

星夜看著笑嘻嘻的于家凱,"明天有什麼事嗎?"

"讓你休息一天不好嗎?"

"你才不會這麼無聊呢,說吧准有事."星夜知道家凱雖然嘴上說笑辦事卻一點也不含糊.

"沒想到呀!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表妹也."家凱誇張的說到.

"還貧,不說我走了."星夜作勢欲走.

"別別,明天帶你去玩."

"去哪玩?星期天去不行嗎,還要耽誤明天的課."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星期天是奶奶生日,明天奶奶要去靈山寺,難道你不想一起去麼?"家凱有幾分得意的說.

星夜有幾分遺惑的說:"真的?我怎麼沒聽外婆提起呢?"

"不騙你,她老人家每年都要去的,不信你現在就去問."家凱說的有根有據的.

去靈山寺倒也沒什麼,可外婆的生日自己應該送點什麼禮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