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小舅歸家
于榮光接到哥哥的電話,當時就想回國,可是他的助理提醒他未來一星期內的工作計劃都已經滿了,他才不想理會這些,妹妹在他的心目中要比這些千萬美元的生意重要的多.

但是他能不理會這些生意卻不能控制飛機的起落,秘書給他定了最早一班飛中國的飛機,那已經是兩天後了,他一路馬不停蹄的飛奔,終于回到了天云,回到了家.

他看到了什麼,他那學者父親在花園里挖著地,藝術家母親提著水壺,也是一身的土,還有那個只穿著毛衣的女孩子,那應該就是妹妹留下的唯一的孩子吧,可這一家三口這是在干什麼,走近看,是在……種菜.

沒錯就是在種菜,這就是因為星夜的一句話.

還沒出正月天氣卻一天比一天暖和,很有些春天的意思了.外婆和梅姨商量,是不是把院子再種上花草,星夜想到了自己家里的院子,種了些小蔥,西紅柿,她常常圍著西紅柿架轉,找熟透了的西紅柿吃.于是她就說,既然要種,為什麼不種一些菜呢!還能自己吃.

她外婆和梅姨愣了一下,馬上都高興地說,是呀,可以種菜呀.外婆抱怨現在外面賣的菜都要上農藥,化肥,吃起來一點沒有以前的菜好吃了,梅姨抱怨現在的菜不但不好吃,還越來越貴,明明是青菜賣的比肉還貴,還不如自己種的新鮮.

外婆也是說做就做,給舅媽打了個電話,她們大學里就有農研所,正好找點種子回來.對舅媽來說,這也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第二天就給拿了種子過來,還是新近研制的優質種子,有小白菜,韭菜,薺菜十多種都是適合早春種的.

接下來就是種了,外婆只種過花可沒種過菜,梅姨也是市里人沒干過這種活.星夜算明白的,只知道步驟也沒親自動過手,三人嘰嘰喳喳刨坑,放水的到是熱鬧,就是沒出多少活,倒是把星夜外公也引了出來.

大概是看不下去她們干的那活了,老爺子也挽袖子親自上陣了.星夜好奇外公不也是洋學生嗎?怎麼還會種地,外公不懈的說,蹲牛棚那陣兒可沒少挑大糞.果然因為有了外公的加入,進度提高了很多,這些活好像引起了外公的興趣,老爺子遺憾的說要找些糞來上上准能高產.星夜一陣無語,在這麼高檔的小區里種菜,雖然有點煞風景可好歹是在你自己的院子里,別人也說不了什麼,可你要是上了那些米田共,恐怕會熏的全小區的人都會去物業投訴你的.

"爸"于榮光在自家門外站了半天了,奈何那三人干的認真,愣沒人看見他,原本有些激動熱切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覺中平靜了下來.

"是榮光啊,你先進屋,我們弄完這點就進去."于老爺子看見他只是擺了擺手,還是當媽的疼兒子,張口讓兒子進屋.

于榮光這個郁悶呀,自己可是從美國匆匆的趕回來呀,就受到這種待遇,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就是剛上了趟街回來呢!

"你是小舅舅吧?剛從國外回來?我是羅星夜,你很累了吧,先進去休息一下吧"星夜聽外婆叫出的名字就知道是誰了,細看下果然有資格被稱為黃金單身漢.

繼承了外公外婆的外貌自然不會差,老于家就沒有丑娃,這小舅四十歲的年紀正是一個男人最有魅力的時段,一身名牌休閑西服讓他看起來又年輕了幾歲,常年上位的關系讓他整個人都很有氣度,更何況還擁有上億的身價.如果是前世,這樣的男人就是自己也會想防身設法引誘到手的,絕對的金龜攀上他下輩子也就不用愁了.

于榮光同樣打量這個站在陽光下的女孩,這就是妹妹的女兒,與妹妹一樣的美麗,就那麼大大方方的接受自己的打量,看自己的目光是那麼自然沒有一點陌生與膽怯.是因為血緣嗎?讓自己與她並不感到生疏.

"星夜,你們在種什麼?用不用舅舅幫忙?"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星夜顯然沒想到這個小舅這麼的熱情,聽說他要幫忙,看了看他的名牌西裝與腳下小牛皮的黑色皮鞋,這一身少說也要幾千塊呢,穿這個怎麼干活,忙說"不用,我們馬上就種好了."

"別搗亂,要真想干去換身衣服再來."外公的話可就沒這麼客氣了.

于榮光聽了父親的話,恢恢的自己進屋去了.


中午對于小舅回來大家還是很高興的,畢竟他上一次回來已經過去多半年了.星夜在廚房幫著梅姨准備了不少好菜,都是她小舅愛吃的.

于榮光在他父親的書房里和兩位老人聊著天,當然話題離不開星夜母女.

"是個懂事的好孩子,懂事的都讓人心疼,尤其剛來那幾天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總是看著別人的臉色,就怕給人家帶來麻煩"王蘭英想起來又抹起了眼淚.

于榮光自從知到妹妹的消息一顆心就都記在妹妹的事情上,並沒有多想這個成為了孤兒的女孩子,現在才為這個孩子覺得心疼,當做拖油瓶隨母再嫁的孩子,小心翼翼的生活在繼父家中,才會讓一個孩子變得懂事早熟吧.

"她繼父對她們母女好嗎?"

"應該不錯,起碼沒有欺負她們,星夜也是個厚道孩子,我從未聽她說過一句抱怨的話,她總是說她繼父與哥哥對他們多麼多麼的好."王蘭英自己說完,又歎了口氣,"我看多半是她怕我傷心,才總撿好的說."

"你大哥前兒跟我說起要不要告訴那個混蛋男人星夜的事,我沒同意,這孩子受了這麼多苦,不能讓她再有什麼閃失,你去跟你哥說,讓他把這個想法給我拋到腦後去."這麼多年來失去了女兒,好不容易外孫女回到自己身邊了,疼還疼不夠呢,那大兒子竟然想讓那個男人把星夜搶去,絕不能允許這樣.

于榮光看看父親,"爸,你怎麼看?"

"這事星夜自己會拿主意,不用我們多操心."

父親的話讓于榮光聽的皺眉,自己也同意母親的話,自家條件不比那個男人家差,何況那個男人現在還有妻子兒女,星夜如果與他相認,怕是還不如以前跟繼父一家過的好呢,畢竟他繼父對她母親好愛屋及烏不會虧待她,可是哪個妻子能容下丈夫的私生女呢!

這讓星夜自己決定,他們畢竟父女連心,怕她只是一心要認親生父親,那時自己一家也不好阻止.

"星夜是個有主見,看的很透徹的孩子,你們不用擔心."于父看兒子的表情,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外公,外婆,晚飯好了,先吃飯吧."星夜清脆的聲音在房門外響起.

三人不再談,自去餐廳吃飯.

星夜端了一盤麻婆豆腐放在于榮光面前,"小舅嘗嘗我做的麻婆豆腐,媽媽說是小舅你最愛吃的."

于榮光看著有些期待的星夜,"是你做的?"

星夜點頭,于榮光拿勺子咬了一口,鮮香麻辣四味俱全,著實不錯.

"不錯,真的很好吃."于榮光大加贊賞.

星夜聽了也是眉開眼笑,一頓飯大家吃的歡歡喜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