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富二代的煩惱
點了幾個小菜,菜還沒有上全,林俊傑就回來了.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家凱問道"不多陪你家老爺子一會兒."

"不願聽那兩個老狐狸互相扯皮"林俊傑喝了口茶"金家那老頭跟我家老頭子是一路貨,他們金家是做珠寶生意的,兩年就想向拍賣界靠,我們家老頭子卻眼紅人家的翡翠珠寶生意,兩人互相算計了好幾年,誰也沒得了便宜去,現在又坐在一起想成了兒女親家,骨子里不還是謀劃對方的產業,虛偽."

原來兩家是相親來了,顯然林俊傑十分反感這件事.

"我記得你姐姐剛大學畢業吧?她同意嗎?"郝天陽問道.

"她上研究生呢,說起來就生氣,她本來有一個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我們家頭子只給了那小子十萬塊錢就打發了他,三年的感情呀,我姐從那就不願意再談戀愛了,那也是個傻子,十萬塊錢,就我姐的私房錢也遠遠不止這個數啊!"林俊傑繼續發牢騷,"現在又想犧牲了她的幸福,為家里換取更多的利益."

星夜沉默了,電視上才有的豪門恩怨,就活生生的發生在眼前,富二代也未必就能幸福.

于家凱和郝天陽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勸他.

"你姐姐要是不喜歡金家的兒子呢?"星夜問.

"不喜歡又怎麼樣,她和那金家小子,就像兩個木偶,哪有他們說話的份呀,你不信,這頓飯吃完,他們就能給把親事定下來."林俊傑一口氣喝光了杯中的啤酒.

星夜給他夾了些菜放在碗里,他還想倒酒,星夜搶先把酒瓶拿了開了,星夜知道越是心情不好時喝酒,越容易醉.

"俊傑,你等會還要開車,不要喝了."郝天陽也勸他.

林俊傑倒也不非得喝,吃了口菜繼續說:"我姐性子弱不敢反抗我老爸,可我看金家老大卻不是那種任人揉搓擺布的人,除非他也有野心,為了吞並我家而和我姐結婚."

"那樣的人最可怕了,為了利益什麼都能犧牲,感情,婚姻在他眼里全不算什麼."家凱發表自己的看法.

"照我說,這金家算盤打得也不算好."星夜慢慢的說.

"嗯"三人都好奇的看著她,等她繼續說下去.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們家有你呢,憑你家老爺子的精明,絕不會舍了兒子把家產給女兒的,所以就算娶了你姐姐他們恐怕也得不到什麼."

三人點頭都覺的星夜說的有道理.

"其實金家要聯姻,應該讓她女兒嫁給你才對,你們要是有了兒子,那可就是正牌的繼承人,如果你有了什麼意外,一切就會是你兒子的,對不對?那孩子身上畢竟有一半金家的血緣,到時候他們要想插手你們的產業就很容易了,再一步步蠶食,很快就能掌控你們家的產業了."

三人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星夜.

"你說俊傑出意外,該不會是指金家故意害他吧?"郝天陽不敢置信的問.

星夜點點頭承認他說對了.

家凱摸摸星夜的頭,"你這小腦袋是怎麼想的?連這樣的事情都能想的出來?"

星夜撇撇嘴,揮開家凱的手,"你們都不看電視嗎?電視劇都這麼演的呀!"

兩人聽了都同時松了一口氣,我說嘛,原來是電視上看的.

回過頭來想想,貌似真要用這種方法,成功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就算不讓俊傑出什麼意外,只要金家女兒成了他妻子,有很多事是不可能背著自己最親近的人的,對不對?"三人不知她要表達什麼,機械的點了點頭"那就容易了,林家是做古董生意的,古董嗎都是大筆錢的,只要他們掌握了一些信息,破壞上幾宗生意,林家面臨周轉困難的局面,如果要借款是不是就一個就會向兒女親家開口,他們就趁機提出來要入股,你是不是就得答應?"

三人被星夜的話驚住了,半天家凱問道:"要是就是不同意他們參股呢?"

"那他們會提出股份是掛在金家女兒,你林家媳婦的名下,你們多半就會認為那不是依然是在林家嗎?可要是離婚呢?或者他老婆同意轉給別人呢?你們是無權阻止的."

"怎麼我家老頭子他們算計了好幾年也沒成功的事,到了你這這麼簡單就給解決了?"半天沒有說話的林俊傑說道.

"說起來簡單,真要做起來不一定行的通的,"星夜不好意思的說.

"幸虧這番話沒讓我家老頭子聽到,換成我們家老頭子還真做的出來."林俊傑自嘲的說.

"我就是隨便說說,你可不能說出去,更不能讓你家老爺子知道."

看星夜小心翼翼的樣子,林俊傑笑了"要是讓我家老頭子知道這話是你說的,只怕會逼著我馬上把你娶回家去,好幫他多算計幾家公司."

于家凱和郝天陽也回過神來,聽到林俊傑的話都跟著笑起來.

星夜嘟嘟嘴道;"你還是娶金家女兒吧,我這有娶了人家女兒又謀劃了人家家產的辦法,你要不要聽呀?怎麼?你不想聽呀?那我直接去告訴你家老爺子去說不定他老人家覺得辦法可行,還會送個大紅包給我呢."

"別呀,小姑奶奶,我說錯了還不行嗎?要不我先包個紅包給你,"林俊傑說:"反正我是不會娶金薇薇的."

"為什麼?那個女孩很漂亮呀!"星夜問林俊傑,就是剛才短短的一面,

星夜仍然看出了那個金薇薇對林俊傑有好感,因為那個女孩和林俊傑說話時眼中有著異于常人的光芒.

"漂亮可不是衡量一個好女孩的唯一標准."郝天陽替他的好朋友說話了.

"如果我家老頭子敢逼我娶不喜歡的人,那我就敢跟他說我是同性戀,喜歡的是男人."林俊傑恨恨地說.

"噗"于家凱一口茶全噴了出來,而郝天陽則嗆到了直咳嗽.

"不是吧?林俊傑你也太狠了,你要是同性戀,別人該怎麼看我們呀?"于家凱大叫道.

"所以嘍,家凱,天陽你們就是人家的最後依靠了,一定會幫人家的對不對?"林俊傑故意扭著腰用撒嬌的女生口吻說.

眾人配合的做嘔吐狀,都大笑起來.

"砰"的一聲響,門又一次被人大力推開,進來的仍然是金薇薇.

"你現在高興了,剛剛就像誰欠你錢一樣黑著個臉."金薇薇坐到了林俊傑旁邊.

"你過來有事嗎?"林俊傑淡淡的問

"怎麼?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金薇薇看林俊傑不說話,又說:"我哥帶著你姐去逛街,我爸媽坐伯父的車走,伯父讓你送我"

"我有朋友,怎麼能去送你呢?"林俊傑不耐的說.

"讓你的朋友打車嗎,車錢我來掏,你去送我不就行了."金薇薇無所謂的說.

星夜心下歎了口氣,這女孩還真是沒腦子,男人還是喜歡溫柔的女孩子,就算耍些小脾氣,也要看情況來的,尤其是不要當面說他朋友的壞話,那要比說他自己還要讓他難受,男人對友情的態度是女人無法理解的.就你這樣別說林俊傑還不喜歡你,就算他是你男朋友也早晚有跟你分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