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劫老子富濟朋友貧
四人先來到家具城,由于是一站式購物的大型家具家居綜合城,各種風格的家具,燈飾,甚至裝飾品,床上用品應有盡有.

星夜本來打算添置一套書桌椅,一個小書架,原來的那套還給家凱用,此外再買一個小型的梳妝台,畢竟女孩子的房間總要有一面大一點的鏡子.很快看好了一組淺色的書桌椅,和同色系的梳妝台,都是簡潔的新式家具,材料也環保,價格中等還在星夜的接受范圍內.

"來這張藤椅吧,再有人去你房間就有地方坐了,平時你也可以坐在上面曬曬太陽看看書,服務員開票."家凱選了一把歐式藤椅,星夜看看價格880元.

"有藤椅就要有一個小桌,看書時沏壺茶,放些水果,喏,這個不錯,挺配套的."郝天陽挑了一個金屬腿的藤制圓茶幾598元.

"星夜快看這盞燈法國進口的,蓮花形設計,能轉換多種光源,還能保護視力,真不錯,就買它了."林俊傑抱著一個台燈給星夜看,燈確實很漂亮,可1200元的價格就讓星夜咋舌了,平常市場上一個台燈超不過一百塊甚至就是三四十元,這個燈難道包金了?簡直貴的離譜.

這幫人和她有仇嗎?自己連舅媽給的那五千塊都算上,一共也就八千多元,他們這是想要都給抖摟乾淨呀!

星夜剛想攔著去開票的營業員,卻被家凱拉住了胳膊,往床上用品處去了,還要買呀!看來舅媽給的那五千塊還沒等在自己兜里捂熱呢,就要保不住了.

"表哥不用買這些了吧,家里的我看就挺好的."星夜看著琳琅滿目的五件套,七件套,隨便哪一套也要幾千塊,自己確實買不起呀.

"女孩子嘛,這些東西自然要買自己喜歡的,哪能用別人用過的呢."于家凱不理會星夜的話自顧自的跟營業員詢問起來.

那年輕的女營業員被三個不同風格的帥哥圍著,興奮地介紹著.

"這套紅色刺繡的,富貴豔麗,喜氣祥和"星夜皺眉,你看我們象要結婚的嗎.

"這套顏色亮最襯膚色"星夜撇嘴,襯膚色,你見過誰披著床單上街的.

"這套是絲緞的,最……"營業員還在賣力的推銷,沒看見星夜的臉都黑了,怎麼竟介紹貴的呀!

"這是給星夜買,還是要星夜自己拿主意的."三人看著星夜.

星夜指著邊上一堆特價床單說:"就要那個就行了,純棉的舒服,也好洗,那什麼絲的,緞的我都不敢往上坐了,睡覺還要收起來,麻煩."

營業員有些失望的看著四人只買了兩條特價床單離開.

"家凱哥哥我們還沒給錢呢,"星夜問家凱,這半天只開票了.

"放心,送到家再給錢就可以."家凱不在意的回答.

三人看星夜不太精神,會意的一笑.

"那藤椅,圓茶幾,還有燈是我們送你的."郝天陽微笑的告訴星夜.

星夜不好意思了,"怎麼能讓你們花錢,你們還都是學生呢"

何況家凱是自己的表哥還說的過去,自己與林俊傑郝天陽還都是剛剛認識,可沒有這麼大的交情.

"你放心吧,這點錢我們還花得起,日子久了你就知道了."家凱先開口勸她了.

"還是那句話,家凱的妹妹就是我們的妹妹,給自己妹妹買點東西還不是應該的嗎,是不是天陽."林俊傑又說完又扭頭問郝天陽.

郝天陽笑著與他對了下拳頭,家凱也和他們做了同樣的動作,好朋友的默契一下顯現出來.

星夜看著三個勾肩搭背的大男孩,為他們的友情感到高興,這友情有時候一點也不比親情差.

午飯的時候,星夜想找一家小店的飯店就行了,沒想到林俊傑堅持去天云市數一數二的星悅大酒店.這是一間集餐飲娛樂住宿于一體的綜合大型酒店,以高檔消費而著稱.

雖然星夜不知道這些,可看了這家飯店的規模和裝修也知道這里吃頓飯肯定不便宜.

家凱在她耳邊說:"沒事,那小子在這有貴賓卡,還能簽單,他常說他老爸賺的都是不義之財,替我們結賬就當劫富濟貧了."

"啊"星夜沒想到還有這樣的父子,兒子劫老子的富濟朋友的貧.

找了個房間坐下,有服務員來沏了一壺茶,並送上四小碟干果.

"星夜這的紅酒牛肉不錯你可以嘗嘗."郝天陽見星夜捧著菜單不知道選什麼,開口介紹說.

家凱想起來這些菜可能星夜妹妹都沒有吃過,自然不知道點什麼菜,也忙說:"你撿最貴的就好了,上來後不喜歡吃就再從新點過,反正有人結賬的."

"今天我是請星夜妹妹,你們倆只是捎帶腳,少出餿主意,還是看星夜喜歡吃什麼"林俊傑反駁兩位損友.

"小姐,你們這有什麼特色養生菜嗎?"星夜不理會他們的話直接詢問服務員.

"砰"包間門被大力推開了,嚇了眾人一跳.

只見一個十分年輕的女孩,進來後直奔林俊傑而去.

"剛才在大廳見到你,以為你和我們一起的呢,誰知到你是和別人來吃飯的"女孩耳朵上的鑽石耳墜隨著她的動作搖晃,抬手間露出手腕上的鑽石手鏈,說話間眼光都沒有向星夜他們撇一下.

"金薇薇你怎麼在這?"林俊傑詫異的問.

"豈止是我呀,還有我爸媽和哥哥,你姐姐和伯父伯母都在呢"

"嗯,知道了,你先過去吧."林俊傑示意金薇薇離開.

"你不過去嗎?他們都看到你了."金薇薇不肯走.

"我這有朋友,一會兒再過去看看."林俊傑的神色有些無奈.

"什麼朋友?比你父母還重要."金薇薇瞥了一眼坐著的三個人,都很普通嘛,一看就不是什麼有錢人,兩男人長的還算可以,那個女孩,她特意又看了一眼星夜,應該不是林俊傑的女朋友.

"林大哥你去看看吧,不用管我們了."星夜不想林俊傑為難,何況看樣子如果不去那個叫金薇薇的女兒也不肯罷休.

"是呀,既然伯父伯母也在那就去打個招呼吧."郝天陽也說話了.

"好吧,我去打個招呼就回來,你們先點菜."林俊傑跟著金薇薇離開.

"真沒禮貌."家凱看不慣那個金薇薇的高傲.

星夜自然知道他說的是誰,微微一笑"人漂亮,家世又好,難免驕縱了點."

"她漂亮嗎?我可不覺得,最討厭這種眼睛長到頭頂的女孩子了."家凱不忿的說.

"你要是告訴她你是市長家的公子,她的眼睛就不會長頭頂上了."郝天陽玩笑的說.

"說起來,林家底是干什麼的?好像很有錢嗎?"星夜好奇的問.

"他家幾輩人都是做古董生意的,市里的萬寶閣,還有墨云軒都是他家的,

近幾年也從事典當業,好象還有一家拍賣行."家凱把了解的說了出來.

星夜自言自語"怪不得有錢,都是暴利的行業."

"他們家就他一個男孩子,可他卻並不喜歡繼承家族生意,所以總是和他父親擰著."郝天陽補充道.

星夜點點頭,窮人有窮人的難處,這富人也不一定就沒有煩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