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不是一般的強
"嗒嗒"的敲門聲傳來,星夜連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去開門.

表哥于家凱手托著一個盤子站在門外.

"看你中午沒吃什麼東西,拿了點點心給你"于家凱指了指手里的盤子,"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我把有的一樣拿了點."

星夜看著那一大盤點心,真要是都吃完了連明天的早飯也省了.

星夜招呼他進來,等他進來後卻發現這房間里連把椅子也沒有,總不能讓他坐床上吧.

于家凱發現了星夜的尷尬,"要不你去餐廳吃吧,我好像忘了給你拿些喝得了,吃點心配梅姨煮的水果花茶最好."

星夜跟著他來到餐廳,餐廳與廚房緊挨著,梅姨從廚房探出頭來.

"梅姨,煮壺你最拿手的水果花茶好嗎?"

梅姨答應著進了廚房.

"奶奶最愛喝梅姨煮的花茶,據說養顏潤肺還能保護嗓子."于家凱介紹說.

"梅姨她做菜也很好吃."星夜想起中午的湯面小菜,湯濃面滑,小菜也清脆爽口.

"是呀!你是沒喝過梅姨熬制的湯,香的讓人想把舌頭也吞下去."于家凱誇張的說.

"哪有你說的那麼好吃呀"梅姨微笑著從廚房出來,轉頭對星夜說:"嘗嘗,我特意加了點蜂蜜."

"哇,不是吧梅姨,我媽見了星夜馬上說不理會我們兄弟倆了,現在連你也偏心,我們兩兄弟這就失寵了真讓我痛心呀!"于家凱的話更加誇張了.

"我什麼時候偏心了?"梅姨疑惑的問.

"為什麼你從沒給我們的的花茶里加過蜂蜜呢?"于家凱做出一副十分委屈的表情,仿佛控訴梅姨虐待他一樣.

"女孩子都是喜歡吃甜食的,你一大小伙子了放什麼蜂蜜呀"

星夜喝了一口花茶,立刻就喜歡上了這種飲品,滿口的水果與茶葉的清香,帶有淡淡的甜味,可見梅姨也沒有加很多的蜂蜜,而是加了一點讓茶有了蜂蜜特有的甜香.

"梅姨,真的很好喝呀,你怎麼做的,能教教我嗎?"星夜高興地說.

"當然沒問題,下次煮的時候我教你,包你一學就會."梅姨很高興星夜的捧場,"你們兩人聊吧,我去給老太太也送一杯去."

"我覺得這個配花茶吃最好了,給"于家凱遞給星夜一塊裹滿了芝麻的點心.

星夜小小的咬了一口,是咸味的,不過吃起來很香.

"昨天,我……"家凱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昨天要謝謝你呀,那間青年旅館真的很不錯."星夜攔住了家凱的話"舅舅舅媽呢?"

"爸去工作了,他可是扔下一會議室的的人跑回來的,這不急著回去善後呢."星夜理解的點點頭,做市長的哪有那麼隨便呀,肯定一堆事等著他呢.

"至于我媽嗎?"于家凱停頓了一下,"她說去給你買見面禮了,不過你要有心理准備."

"禮物?什麼准備?"禮物她還能明白,可准備什麼?難道還要准備還禮的東西嗎?

家凱見星夜瞪著一雙眼睛就知道她不明白,對對手指,這個算不算說自己親媽的壞話呀.

"星夜,你不知道我媽她……"星夜看他支支吾吾更好奇了,手中的點心也不吃了,專注的望著他,生怕錯過什麼話去.

"就是我媽有時候跟個小孩子似的,做起事來不管不顧的大氣的很,不過她絕對是個熱心的好人,甚至有時候會過于熱心,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家凱的話說的小心翼翼.


星夜想了想慢慢的點了點頭.

直到晚上星夜才見識到了舅媽不同常人之處.

晚上舅舅推掉了應酬又趕了過來,他和妻子住在市政府分的房子里,並不在這住,倒是兩個兒子,大多時候會住在這邊.

外公與外婆的情緒明顯好了很多,畢竟是經曆了大風大浪又上了年紀的人了,上午那麼激動也是因為咋一聽到的關系,反應上有些失控.

只是外婆一直拉著星夜的手,心肝寶貝的叫一回,看見她那與母親相似的臉,又難過的掉回淚,一整頓飯,都沒松開星夜的手.

這不由讓星夜想起紅樓夢中的賈母見黛玉一回,想來也是這個情景,高興一回又哭一回.可人家有寶玉來解圍扮開心果呀,咱的寶玉哥哥在哪呢?

于家凱看見星夜向自己發出的求救的目光,眼神飄過,故意不去看,嘴里自言自語"我媽怎麼還不回來呢."

"媽,你總拉著星夜,她還怎麼吃飯呀."還是舅舅看不下去幫星夜解了圍.

"對對,我又糊塗了,看這孩子瘦成什麼樣了,要好好補一補,明天讓梅姐多做點好的,雞湯啊魚湯啊有營養的"

老太太是松開了星夜的手,卻拼命的往星夜的碗里放食物,不住的說"多吃,多吃."

星夜現在十分後悔為什麼要在飯前吃點心,小孩子都知道那不是好習慣.

對面那個給她點心的人,低著頭一副飯很好吃的樣子,可星夜看他嘴角都要裂的到耳朵下了,兩個肩膀也在不住的抖動.

笑吧笑吧,嗆到你看你還笑不笑.

對面的家凱忽然大力咳嗽起來,明顯是被飯嗆到了.

天哪,不會這麼巧吧!

"看你,這麼大的人了,吃飯還會嗆到."于忠良拍著兒子的背說.

于家凱咳得眼淚都下來了,才穿過氣來.

星夜趁沒人時給了他一個鬼臉,家凱撇撇嘴沒有說話.

門鈴叮咚作響,梅姨忙去開門.

舅媽梁慧茹提著不少手提袋如一陣風般走了進來,"星夜快來,看我給你買了什麼"星夜看到後面進來的梅姨手里提了更多的袋子.

星夜看著興奮地舅媽一件一件的從袋子里往外掏東西,很快自己周圍就被這些衣服鞋子帽子圍巾擺滿了.

星夜看向四周,所有人都有默契的離開三米以上,連一直拉著她的外婆都躲開了.

"怎麼樣?喜歡嗎?都是舅媽精心給你調的."梁慧茹拿著一件格子短裙往星夜身上比.

"喜歡,喜歡,"星夜硬著頭皮說"舅媽這太多了,你太破費了."媽呀,這都是什麼呀,還沒過完正月呢現在就能買到連衣裙,舅媽還不是一般的強呢.

"沒什麼,我都盼著這一天好多年了,終于有個女孩讓我來完成心願了."舅媽的話讓星夜打了個冷顫,怎麼有種小老鼠被貓逮到的感覺.

"看可愛吧?"星夜看著被舅媽舉到面前的毛茸茸的粉紅色小兔子拖鞋,愣愣的說"可愛,真可愛."

星夜強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可愛,舅媽買的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用可愛這個詞來形容.兔子拖鞋總算還能穿,印著米妮圖案的睡衣不怕人看到也能穿,那這半人高的維尼熊呢,不會是要她抱著睡覺的吧,當看到舅媽拿出的整套芭比娃娃時星夜徹底無語了.

星夜欲哭無淚的看著家凱,家凱干脆躲到他父親身後偷笑去了.

"來,去換上看看合不合適."舅媽劃拉了一堆衣服給星夜,催著她快去換.

星夜算是看出來了,自己心里年齡三十歲,身體發育十六歲,而舅媽為了滿足她自己的心願這是硬把自己往六歲上裝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