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火車上的陽光男孩
"今天真是謝謝你了."星夜誠懇的對李南方說.

"今後你有什麼打算嗎?"李南方開著車依然是從後視鏡中看她.

星夜疑惑的看著他,不太明白他話的意思.

"我是問你,是不是要在省城找份工作,如果是的話,我可以幫你聯系一下,你沒有身份證,也不夠年齡,工作肯定不好找的."李南方聽了星夜與輝夜的對話,大概了解了她的難處.

"謝謝你李隊長,你真是個好人,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今天就要離開省城了."星夜再次誠懇的致謝.

"沒什麼,多句話的事,你要有什麼困難,能幫的我一定幫"

星夜心里一陣感激,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不過,倒真有件事要請你幫個忙."

李南方倒是一愣,自己說會幫她也不是說空話,可沒想到話音剛落下,就有事情要幫忙了.這丫頭還真不跟自己客氣.

星夜在包里找出寫有外公姓名,的紙條,遞給李南方.

"你能不能幫我查一下,這個人是不是還在這個地方住,如果搬家了,現在住在哪里?"星夜看李南方看了紙條一眼眉頭輕皺了一下就放在了前面,忙說;"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去多問問."

其實星夜忘記了當時的警局還沒有全國聯網,以為還是電視上那樣去網上一查全國的身份登記就都會顯示出來.所以李南方看見識是外地,才會皺眉,這要打電話過去查找,還不能確定是否一定能找到.

"可以,回去我幫你打電話問問他們那的派出所,應該能問道."李南方還是應承下來.

"麻煩你了,如果不行……"

"總要試了再說"李南方還是一貫的平靜.

事情似乎出奇的順利,李南方的電話打到天云市局,又轉到了街道派出所接電話,說起來星夜要找的人在那一片還算是個名人,一說派出所的民警還真知道,早幾年就搬走了,不過房子還空著,又幫忙查了現在的住址與電話.

看著手里李南方給她的紙條,星夜覺得能認識這個熱心的李隊長還真是自己的幸運,有了這個新自己要少跑很多冤枉路了.

下午星夜被李南方送上了去天云市的列車,唯一的遺憾就是那把刀被留在了李南方手里.

"這是管制刀具不能隨便帶上火車."

"可我來的時候就是在包里帶來的,也沒有人管呀?"星夜分辨.

"那是違法的"

"給,我的聯系方法,刀先放在我這,等你回省城來找我拿也行,或者等你安定下來,告訴我我給你托運過去也行."

對話完畢,李大隊長轉身拿著刀走人了,羅星夜再跺腳生氣也沒用了.

生氣歸生氣眼看就要開車了,無奈的星夜也只好上了車.

由于是剛過完春節,不少除外打工上學的人,所以車上人很多,連兩節車廂的鏈接處都坐滿了人.

星夜一路擠過人群,找到自己的座位,抬頭看行行李架上已經放滿了.

對面的一個大男孩站了起來,把兩個小包摞在了一起,招呼星夜"放在這吧."

星夜踮起腳舉起旅行袋,被後面的人一擁,人站不穩旅行袋也掉了下來.

"我來幫你吧."還是那個男子拿起星夜的包放在了行李架上.

"謝謝你了"星夜注意到這個男人很年輕也就十八九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個子很高一笑起來顯得更加孩子氣,也許叫男孩更合適.

"沒關系,舉手之勞."

火車開動了,男孩從包里拿出一本書,一頁頁翻看起來.

星夜向四周看了看,見人們大多在閉目休息,也有年輕人不是象對面男孩一樣看書,就是三四個人聚在一起打牌.

到站大概還要七八個小時,沒有什麼事,星夜也靠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星夜看對面的男孩往下拿行李,本以為是他要下車了,沒想到卻是坐在里邊的一對老夫妻要下車,他只是幫忙,他甚至提著包幫他們送下了車.

從新回座位的男孩看星夜在看他"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沒有,只是覺得像你這樣熱心的年輕人太少見了."星夜的生活中確實是沒見過幾個年輕人能這樣有禮貌有愛心的.

"都只是隨手的小事,不過你叫我年輕人,貌似我比你還要大幾歲吧?小妹妹."

星夜一陣尷尬,自己心里年齡三十多了,對他自然而然的用上了成人對大孩子的贊揚,以後還要注意自己的語氣了,不讓給人的感覺肯定不是早熟而是怪異了.

那男孩子星夜她扭過臉去,以為她是生氣了,覺得女孩的心思還真是難懂呀.

乘務員推著盒飯走過,到了晚飯的時間了.看了看那要三十元一份的盒飯,在外面絕不會超過五元錢,星夜還有三個多小時才下車,決定忍一忍下車再吃晚飯.

對面的男孩也沒買盒飯,而是泡了一盒方便面,看星夜並沒有吃飯的意思,又看星夜的衣著明顯條件不是太好,也就知道她是舍不得買火車上的飯.

星夜看他的方便面心里暗自後悔,上火車前光顧著討要那把刀了,時間匆忙也沒買點食物帶上車.

"火車上的飯難吃還又儍貴儍貴的,哪,這個給你,我媽上車前給買了很多."男孩拿出了兩顆火腿腸一個大蘋果推到星夜面前.

"謝謝,不用了,我在天云就下車了."星夜算是見識了他的熱心.

"真巧,我也是去天云,還有三個多小時呢,先吃一點墊墊肚子吧,我也打算下車再去好好吃一頓呢,這個也只是塞塞牙縫的."他指指自己的方便面說.

"那謝謝了,我吃過蘋果就行了."星夜看的出來對方是真心誠意的請她吃東西,或許又是一件'隨手的小事’也就不在客氣,把火腿腸退了回去,拿起了那個蘋果,慢慢吃了起來.

那男孩三兩口就吃完了方便面,對一個男人來說這點東西是不會吃飽的.

"不能再吃了,我與同學說好了,下車他就請我去吃大餐的,現在要填飽了肚子,到時候吃不下多虧呀."

就在他說話間,他又把火腿腸推了回來.

星夜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這個人還真是沒辦法讓人拒絕.

"你還是學生吧?"這一次卻是星夜主動提問的.

"大三了,就在天云市上學的.你呢?是去探親嗎?"

"嗯,大學生活好玩嗎?"星夜迅速轉換了話題.

"還行呀,課業沒有中學時那麼重……"

兩人不緊不慢的聊著天,時間過去的很快,火車駛入了天云站.

星夜拒絕了他要幫忙提包的好意,隨著人流出了火車站.

出站口圍著不少接站的人,星夜從人群中擠過去.

"天陽,這里."人群外兩個年輕人,向著星夜的方向准確的說是星夜的後面招手.

"我同學來了,再見,我先走了."男孩跟星夜說了聲再見,向著自己朋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