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餓死在警察局
"大勇,你帶她做個筆錄."

被帶到警察局,李南方把星夜交給一個微胖的年輕警察,就忙著彙報工作去了.

星夜被帶到一件小型會議室,還好不是審訊室.

"別緊張,就是複述一下剛才發生的事,你照實說就行了."警官安慰星夜.

星夜看看他,好像剛才這小胖子也是在樓上的便衣當中的一個.

"姓名?"

……

星夜配合的順利完成了記錄,坐在大廳的椅子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警察.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還有不少人在忙碌,看來是今晚要加班了.

不少警察路過時都會指指她介紹給同事,"就是那小姑娘,一刀削斷了毒王的匕首""看不出我什麼特別嗎,這一看就是剛從鄉下來的,怕是還未成年吧?"

星夜無視了人們對自己的關注,她在等李南方,更准確的說是在等被李南方拿走的短刀.

那把刀是輝夜的爺爺打造得,羅家以前世代都是制刀的,羅家寨附近都是大山,早先人們多以打獵為生,打到的獵物就會彙集在羅家寨這換成日用品,久而久之才形成了小鎮.山里的男孩子長到十五歲就算成人了,長輩就會送一把短刀給他,表示他不再是孩子可以進山狩獵了,而這把刀就是身份的象征,如無意外這把刀就會跟隨主人一生.

當初羅家的刀遠近馳名,只是解放後山里的獵物越來越少了,人們也漸漸走出了大山,這個傳統也就跟著消失了.這把刀是爺爺做的最後一把刀,准備送給孫子的成年禮,用的是上好的鋼料純手工制作,經過了千錘百煉耗費了老人的大片心血,異常鋒利可不是超市買的鋼刀能比的,不然以星夜微弱的力道怎麼會削斷那匕首呢.

老人家沒等到孫子成年就去世了,這把刀卻成了哥哥輝夜的寶貝.這次星夜出來怎麼也舍不得把它留在家里,連同輝夜的大學錄取書一並帶了出來,這些一定要給輝夜哥哥保管好的.

星夜看看牆上的鍾表,快八點了,自己等了快兩個小時了,肚子一陣咕咕叫,中午在火車上沒舍得吃飯,這連晚飯時間都過去了,真餓呀!

那邊傳來方便面的香味,不知是哪位民警在吃晚飯了,方便面的香味勾的星夜直咽口水.

不行,星夜一把拉住身邊經過的小胖警官大勇,用自認為最可憐的目光望著他,"警察哥哥,你們李隊長怎麼還沒出來,你能幫我找一下嗎?拜托了!"

"可是我們隊長在和分局長彙報工作"大勇撓撓頭.

星夜眨眨大眼睛,繼續用乞求的目光望著他.

"好吧,好吧,我幫你去看看,你再等等."大勇警官在她的目光中擺下陣來落荒而逃.

星夜只有繼續等待,又過去了一個小時了,天呀,揉揉咕咕作響的肚子,難不成要餓死在警察局里,那該死的小胖子還說幫她找人,自己都不知道跑那去了.

其實她到冤枉大勇警官了,他來看了幾回了,奈何他們隊長和局長正說著話呢,那可是他的頂頭上司不敢打擾呀!

李南方早就發現他了,心道:這個楊大勇探頭探腦的好幾回了,不知有什麼事,又不進來說.

當大勇再次探頭時,被李南方抓了個現行,被叫到了局長面前.

"有什麼事你就痛快說,難道是我這個局長不能知道的嗎?"劉副局責問.

"有話你就快說."李南方看他吱吱嗚嗚,就不痛快,自己的手下怎麼能這麼熊,在局長面前掉鏈子,回頭再好好收拾這小子.

大勇可不知道自己在隊長心中已經被記上號了,撓撓頭說:"是你帶回來的那個女孩,一直在等你呢"

"什麼女孩?"一句話勾起了劉局的興趣,這李南方是自己老上司的兒子,可是一直沒聽說有女朋友,他那老領導還在為這發愁呢.

李南方恨不得踢楊大勇兩腳,怎麼連個話都說不清楚,忙向劉局解釋:"就是剛剛那個被劫持的女孩,帶回來做筆錄的."

"是那個把毒王打下樓的女孩嗎?走,今天就到這了,我們一起去看看她,她也算立了一大功."劉局站起身來,領先走了出去,李南方緊跟其後,經過楊大勇身邊時,狠狠瞪了他一眼.

楊大勇一陣發冷,乖乖,怎麼惹著他老人家了,別看這李隊長年紀輕輕,可是有真本事的,平時看脾氣還好,一擔發起火來可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留情呀.

幾個人來到大辦公室就看見星夜抱著自己的小旅行包,歪在椅子上已經睡著了,嘴角微動,好像在做夢呢.

"還真是個小姑娘呀,這樣子也能睡著."劉局看著仿佛隨時都會倒在地上的星夜,微笑著說.

星夜迷迷糊糊間被人推行,睜眼看見李南方就在眼前,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我的刀呢?你答應還我的."

"就為這呀?"李南方抽回胳膊慢悠悠的說.

"不為刀,還能為什麼?難道為你呀?"星夜又困又餓,睡夢中正要啃雞腿呢,還沒等咬下去又被人推醒,這氣就不打一處來,硬邦邦的話脫口而出.

"你好呀,我是他們局長,你剛說他答應了你什麼事呀?跟我說說,看我能不能幫你解決."劉副局看李南方臉色不好看,忙打圓場.

"大叔你是局長?那就好,我可是個可憐的好孩子,今天無緣無故被壞人劫持了,差點嚇破了膽,他還把我的刀拿走了,那可是我爺爺留下的遺物,不能丟的,局長叔叔,你讓他把刀還給我吧,還給我我就走了."星夜對著劉局猛眨眼睛,仿佛如果不答應她馬上就會哭出來.

如果有熟悉羅星夜的人在場一定會驚掉下巴,什麼時候懂事的星夜跟小孩子似的愛撒嬌了.星夜都佩服自己把那麼酸的話說的這麼流利,若不是怕起一身雞皮疙瘩,她甚至還想去拉住劉局長的胳膊搖一搖呢,那樣效果更好.

"怎麼回事?"劉局扭頭問李南方.

"她用來斬斷毒王匕首的短刀,被證物組收去了,我准備申請還給她的."李南方解釋.

"這樣啊,今天太晚了,證物組都走了,我給你批個條,明天你給領出來"劉局又轉頭對星夜說:"小姑娘,今天太晚了,明天吧,明天一早上班就先給你拿出來,好嗎?"

都說到這份上了星夜又能說什麼呢,只好點頭答應.

就在這時星夜的肚子很不爭氣的咕咕叫了,星夜手捂著肚子羞紅了臉.

"還沒吃晚飯吧?"劉局張問.

"中飯都還沒吃呢,更別說晚飯了,你們要再不來,估計我就要餓昏在警察局了."星夜誇張的說.

"南方你也沒吃吧?這樣帶著她一起去吃點東西"看了看星夜的旅行袋繼續說:"再安排她住下,一個小姑娘安全很重要啊,費用嘛局里報銷,畢竟人家小姑娘可是幫了大忙呀."

劉局長大手一揮做了決定,羅星夜樂的不用自己花錢,高興地跟著李隊長去吃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