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沒安好心
平靜的小鎮因為新年的來臨而變的熱鬧,人們掛紅燈籠剪窗花,貼春聯,放鞭炮,上供,拜年,串親戚,走到哪都是享受節日氛圍的人們.

這一切都與星夜無關,大年夜她早早的關了門.自己一個人包了餃子,然後看著電視里的春節聯歡晚會發呆,節目精彩可就是提不起精神,還是關了電視去睡覺吧.

這是星夜自懂事以來過的最悲涼的一個新年了.

杜美玲很生氣羅星夜對她的輕視,回家後聽父母羅星夜也成了孤兒,而輝夜考上了大學卻沒有上,還為了賺錢給星夜媽媽看病而傷人坐牢,生氣就在不知不覺中轉化成了一股怨氣.

當初上學的時候,早熟的她對羅輝夜就有好感,可那羅輝夜就像塊木頭一樣不知趣,全鎮的人都知道星夜不過是她媽媽帶過來的拖油瓶,偏偏羅輝夜帶她比親妹妹還要好,輝夜那麼好的人要不是因為她們母女怎麼會落個這樣的下場,她還敢趾高氣揚的嘲笑自己.

想到自己的生活又是一陣恨,羅星夜你嘲笑我,如果你跟我一樣看你還笑得出來嗎.

星夜看著坐在面前誇誇其談的杜美玲,真是再次領教了這個女人的厚臉皮.那次明明都氣的頭上生煙了,轉眼還能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親熱的聊天.有眼睛的都看的出來自己不願意理她,她還象感覺不到一般一次又一次的來找自己.

"你無依無靠的今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見得不到星夜的回答,杜美玲接著說:"我看這樣吧,我幫你在我工作的公司找份工作怎麼樣?"

星夜睜大了眼睛,果然這才是她不顧自己的冷淡一次次來的真實目的.

杜美玲看星夜有了反映以為她是心動了,掩下心中的竊喜,更加賣力的勸說:"我們公司是大公司,你要去了那就是高級白領,掙得工錢可高,知道什麼叫白領吧?那是高等員工的代名詞.就憑妹妹你這麼好的人材一個月幾千塊錢都不成問題."

"夜總會也算大公司,做台小姐也算高級白領,哈,這樣的說辭還真是新鮮."星夜聽她胡說八道,忍不住反諷道.

杜美玲被星夜的話一下子嚇沒了笑臉,還硬著頭皮說:"星夜妹妹說什麼小姐不小姐的,我都不懂啦,我們那可是外企呢,待遇好著呢."

"不懂?難道你不是在夜總會做小姐嗎?外企?外企掃廁所的都要大專文憑的,你中學都沒畢業吧?你能去干什麼呀?"

"你怎麼知道的?我……"杜美玲漲紅了臉,馬上後悔說錯了話,等于間接承認了星夜的話.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沒聽過這句話嗎?你以為羅家寨離著省城遠就沒人能知道嗎?再說就看你這身打扮聰明人也能猜個大概了,人家在背後還不知道怎麼議論呢,偏偏有些不長腦子的被人恭維兩句就找不著北了,還沾沾自喜呢,好笑."星夜說的話有些刻薄了,但是她奉行的是跟什麼樣人說什麼樣的話,對杜美玲她認為自己這還是客氣了呢.

杜美玲自從聽了星夜對皮裙的說法後,就不在穿那件裙子了,雖然人們未必知道可自己心里膈應啊,今天她穿了件銀灰色的開領短大衣,下身黑色緊身褲高筒黑皮靴,里面是黑色低領網紋毛衣,透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脖頸與些微鎖骨,在冬日里露出的那一片肌膚分外的惹眼.若是在大城市這麼穿人們只會認為時髦也不算什麼,可在這小鎮上人們多會認為那是妖異了,用阿婆的話說'像個狐狸精似的’.

杜美玲下意識的拉緊大衣領子,星夜的話完全撥開了她的遮掩,把心里那份擔心與自卑明白的顯露出來,難道是有人在省城發現了自己,不會這麼巧吧?

"不知道那個滿嘴跑舌頭的跟你胡說,哪有的事呀"杜美玲反口否決.

"春guang夜總會"星夜只是冷冷的說出了她所在的夜總會,立時讓杜美玲啞口無言.

看星夜鄙夷的目光知道自己在再怎麼推脫也沒有用了.

"星夜妹妹呀"杜美玲未說話眼淚先落了下來,"你不知道我這幾年吃了多少的苦呀,沒學曆找不到工作,給人家在飯店洗碗做小工還被老板欺負,沒辦法我才吃了這碗飯呀,我……"

星夜不客氣的打斷了她的話,"你要吃什麼飯那是你的事,本來我也不是那多嘴的人,可你不該再想著害別人,要給我介紹的工作還不是跟你一樣,我們雖然非親非故可畢竟也是一個小鎮上長起來的,你安得什麼心呀?"

星夜是越說越生氣,杜美玲卻是越聽越心涼,本以為是個心慈手軟的小姑娘,自己訴訴苦,多哄哄就行了,怎麼這沒說幾句就把自己繞進去了.當下收起了眼淚,假意吃驚道.

"星夜妹妹我是想幫你,可沒安什麼壞心啊,我自己就夠可憐了,哪能再害你呢!我也是……"

星夜看她迅速的變臉,心道這才是自己熟識的那個杜美玲.

"有些話多說無益適可而止吧,你走吧,我不會把你的事說出去,你也不要再來找我了."

星夜一副不願再談的樣子,杜美玲只好悻悻的走了.

杜美玲還是怕星夜把她的事情傳揚出去,第二天就打包回省城了.一去又是幾年沒有回來,後來與家里人電話聯系,得知家人並不知道自己的事,才確定星夜真的沒有說出去,再次炫耀的帶著男朋友回家過年了.

正月初十羅三叔帶著那對年輕夫妻慶良兩口子來了,雙方在書寫的字據上簽了字,一次付清了兩年的房租兩千四百塊.

星夜把四百塊又還給了慶良兩口子,只求他們照顧好房子,不要讓它破敗了.慶良兩口子本就看星夜辦事乾淨利落,這一來更覺得是個實誠人,滿心歡喜的答應下來,保證會跟照顧自己家一樣.

第二天早晨星夜背著簡單的行李離開了羅家寨,沒有人送行,因為她誰也沒有告訴,早早起來默默的把家里又打掃了一遍,星夜鎖上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要坐車就要先到縣城,去車站買好了票,看一下時間還很富裕,星夜決定還是去和王奶奶到個別.

王奶奶看星夜背著行李知道她要出遠門了,這一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想到她一個小姑娘又是第一次出門,免不了替她擔心,只能一再叮囑,要照顧好身體,保管好財務,小心陌生人……

小磊知道星夜要離開後,就一直繃著小臉不高興了,雖然星夜一再保證很快就會回來看他,可小磊就是繃著臉不說話.

沒辦法就要到時間了,星夜不得不告辭離開.

小磊卻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後,不管她怎麼勸都不回去,沒辦法王奶奶只好也跟著送到車站.

好在王家離車站不遠,可就在她要檢票進站時,小磊卻抱著她的腰,哇哇大哭起來.

"星夜姐姐不要和媽媽一樣走了就不回來了."

星夜明白了小磊的糾結,人們一直告訴他,他媽媽是出遠門了,在他的印象里出遠門就不會回來了,小磊害怕自己也會和他媽媽一樣,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星夜蹲下身和小磊平視,誠懇的說:"小磊,我不會和你媽媽一樣不回來的,我只是去一趟省城,你在家好好學習,等你長成男子漢我和奶奶還要靠你保護呢,知道嗎?"

小磊睜著一對哭紅了的大眼睛,注視著星夜,星夜誠懇的對他笑著.

"姐姐你保證."小磊認真的說.

"好,我保證一定會很快回來看小磊的."星夜同樣認真的說.

當星夜的身影消失在檢票口時,小磊還在流著淚與她揮手告別.

星夜的目的地並不是外公家所在地,而是三公百里外的省城,那里有星夜更想見到的親人.

哥哥我來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