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小磊一家
王奶奶開門見星夜與小磊一起回來了十分的高興.

"你怎麼這麼長時間不來看奶奶了?不知道奶奶想你呀,"王奶奶嘴上埋怨臉上卻堆滿了笑容,"快進來,等我再去炒倆你愛吃的菜."

星夜忙說"不用,我買了些熟食切切就能吃了"看桌上放著一碗素炒的白菜,知道是王奶奶祖孫倆的午飯,幫把包里買的熟肉與水果拿出來.

"你這孩子,說了多少回了,不是外人,你媽那也用錢,不要總花錢買……"

王奶奶眼睛有些花了,說著話才看到了星夜胳膊上帶著的黑色朔料的孝字牌.

"葉子你……是你媽她……"王奶奶指著星夜帶的孝,聲音抖得厲害,話未說完眼淚先流了下來.

星夜點頭哭訴了父親的意外與母親的逝去,看她老人家哭的悲傷抹了眼淚反勸王奶奶保重.

"你這孩子這麼大的事怎麼也不知會一聲,讓我們娘倆兒再見一面也是好的."說著又掉了淚.

星夜忙有軟語安慰,說事發突然,不想讓老人跟著擔心.

"那你以後怎麼辦呢?"王奶奶又擔心的問星夜.

"奶奶我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顧自己."星夜看王奶奶還要說忙撒嬌的說:"奶奶星夜餓了,你看小磊也餓了,我們先吃飯好嗎?"

"對,我糊塗了,你一早坐車來,肯定早餓了,等著等著……"上年紀的老人到底是心疼小輩,轉身去廚房忙活起來,一會兒功夫就招呼星夜吃飯.

桌上除了星夜買的熟肉,還炒了一盤黃橙橙的雞蛋,切了四個咸鴨蛋,星夜知道這祖孫倆過的日子拮據,平時甚少賣肉蛋吃,這是能拿出的最好的飯菜了,心里感動,連忙夾了兩筷子熟肉放在小磊碗里.

果然小磊吃的鼓起了小臉,蹭了一嘴的油,星夜幫他擦了擦嘴,又幫他夾了些肉,"慢點吃,還有呢,小心噎著."

小磊很享受星夜的這種照顧,咽掉口中的食物說:"姐姐你不要傷心了,你沒有了媽媽,小磊也沒有媽媽了,我來照顧你,就像奶奶照顧小磊一樣,等我長大了賺好多好多的錢,天天買肉給你和奶奶吃."

小磊還乖巧的給星夜的碗里放了一塊肥肉,這在他的心里是最好吃的了.

星夜一陣心酸;"我們小磊最能干了,好,姐姐等著吃你買的肉."

"你們都是好孩子,怎麼命卻都不好呢!"王奶奶看著小孫子,心疼的說.

"小磊的媽媽……"星夜壓低了聲音,看小磊正認真的吃飯並沒有主意她們在說什麼,"一直沒有消息嗎?"

"哎"王奶奶看著小磊歎了口氣幽聲說:"自那年走回剛開始還有兩封信,後來就再也沒有音信了,也不怪她,她也是個可憐人,都是小磊他爸不爭氣."

星夜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了,記憶中對小磊的媽媽的印象很淡的,只是後來在大人的只言片語中才有所了解,她很年輕,跟王奶奶的兒子國慶叔叔兩人並沒有結婚,同居後有了小磊,只是兩人總是吵架,一吵架還動手,就在小磊不到兩歲時,在一次兩人大打出手後離開了家就再也沒回來.

小磊幾乎沒有媽媽的記憶,曾經有一段時間還對著于悠月叫媽媽,因為奶奶告訴他媽媽出遠門了,總有一天會回來的,還會給小磊帶玩具與好吃的,于是他就認為帶著禮物來的于悠月就是他媽媽.後來敏感的小磊明白了于悠月並不是他媽媽,再也沒跟奶奶要過媽媽.

星夜心中暗歎,自己沒有見過長大的小磊,不知道這樣的單親家庭長大的小磊會不會心理有什麼偏差.


娘倆慢慢聊著天,雖然桌上的飯菜也算美味,兩人卻都有些食不知味,只有小磊年紀小沒有心事,吃的高興.

吃過飯小磊捧著星夜買的大蘋果倚在星夜身邊啃,星夜很好奇這小小個子的小磊肚子怎麼裝的下那麼多東西,不會撐壞他的小肚子吧?

"你要去找你外祖家,那也好,你媽雖然沒說,但我老婆子當初也看出來了,你媽的穿戴言談,都不像是我們這普通小老百姓人家出來的.再說了不管好壞,誰家的閨女不是爹媽的心頭肉啊,沒有不想的,這一出來十幾年,如今連人都沒了,總要讓那當爹媽的知道呀!"王奶奶感慨的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好壞都要送個信的.我媽……"

"砰"的一聲響,應該是院門被人踢開了.

王奶奶站了起來,"是你國慶叔回來了,你坐著我去看看."快步走了出去.

星夜沒有動,知道可能國慶叔又喝酒了,小磊動作頓了頓後仍是大口咬了蘋果,只是身子往星夜身邊又靠了靠.

聽見院子里傳來王奶奶的聲音,"又喝酒了,……好,我不管你,我也懶得管你,星夜來了,她媽沒了……"

緊跟著房門被人大力的推開,王國慶搖晃著進來.直接竄到星夜面前,星夜忙站起來打招呼,旁邊的小磊自覺地退後了兩步.

濃重的酒氣撲面而來,星夜看他胡子頭發亂糟糟的,眼睛布滿了紅血絲,身上的衣服髒兮兮的,應該是跌了跤,明顯一副醉漢的樣子.

他忽然仰頭大笑"哈哈……死了……真死了,死了好呀,"搖搖晃晃的往臥室走去,嘴里叫著:"讓你嫁那個鄉巴佬,窮鬼,受罪了吧!我有什麼不好,有什麼不好……"

聲音越說越小,就在他手碰到房門時,人卻搖晃的倒了下去,嘴里還在嘟噥:"我都說會改的嗎,怎麼都不信我,你信我呀,我說會改好的……"

"葉子,你叔叔他喝多了,你別往心里去."王奶奶尷尬的向星夜解釋,快步去扶起他,"當著葉子的面別胡說了,走,我扶你進去."

"都是你,當初你也不支持我,都是你,不然她也不會離開……不會……."他揮開王奶奶的手不讓她碰.

上了年紀的王奶奶哪里扶的起他一個大男人,此時的星夜又怎麼會跟一個喝醉的人的計較呢,走過去與王奶奶一起扶起了他.

他看向星夜,很配合的站了起來,隨著她們向里屋走去,嘴里還在念叨"葉子,小葉子你生下來我就抱過你呢,你記不記得,記不記得,比那窮鬼早得多呢"

星夜與王奶奶將他扶到床上,他也順從的躺下了.

"那護士還恭喜我呢,恭喜的是我呀……"

聽他還在自言自語,星夜與王奶奶關上房門走了出來,誰也沒看到那躺在床上的大男人在她們關門後已經是淚流滿面.

"別聽他胡說,他醉了,醉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王奶奶再次向星夜解釋,只是那尷尬中帶著一絲心痛,那是他唯一的兒子呀.

"奶奶沒事,我明白的."

星夜不只是單單明白他是喝醉了,更是明白了這個在世人眼里酗酒打架一無是處的男人至少曾經真正的喜歡過她的母親于悠月,甚至愛屋及烏的接納了她,只是他的喜愛被別人當做了一種負擔,就是他最親近的母親也不相信他的感情是真的,大家一起泯滅了他剛萌芽的愛情,那是不是也真的奪走了他改過的機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