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母逝
早晨星夜少有的起晚了,昨夜她思來想去久久無法入睡,天蒙蒙亮,才昏昏沉沉的睡著.

星夜醒來先看了看母親,伸手是了是鼻息,才放下心來.

"怕媽媽醒不過來了?"于悠月睜開眼,聲音微弱.

星夜撓撓頭有些尷尬,這幾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確定母親又挺過了一夜,連忙岔開話題.

"媽,今天是臘八,昨晚我泡了米,我去做臘八粥好不好?多放您愛吃的紅棗."

"葉子,我夢見你爸了,他可精神了."

星夜笑道:"媽,你想我爸了."

"是呀,還從沒有分開過這麼長時間,去吧,多放些花生你爸愛吃"

星夜在廚房看著火上的砂鍋,鍋里翻滾的八寶粥傳來陣陣米香.粥很香,放了紅棗沒放糖也有淡淡的甜味.

成了兩碗粥來到母親房間,母親如往常般躺在床上,星夜卻覺得一股異樣傳遍全身.

她快步走到床邊,"媽,粥好了,可以吃了"星夜的聲音有些微顫,"媽"

床上的人沒有反應,星夜把手伸到母親鼻下,又猛的縮回手.

拉住母親的手,大聲召喚:"媽,你醒醒,快醒醒呀"任憑她無何呼喚母親也再無反應.

星夜撲在母親身上大哭了一場,哭自己力量的渺小,重生後面對的就是一場又一場的生離死別,明明知道結果卻又無力改變,只能眼睜睜看著它發生.

畢竟經曆了生死輪回,不是當年只知道哭啼的小姑娘,星夜大哭一場發泄完後.去請了鄰居阿婆以及羅家三叔三嬸等族中近親,張羅一系列後事.

父親的尸體還停在縣殯儀館里,自有人拉回來,與母親合葬.有本家的女眷幫忙准備了衣物,三叔與阿婆的兒子良伯張羅買了兩幅好棺材,就葬在祖墳里.因為逝去的兩人年紀都不算大,喪事一切從簡,也茫茫落落的兩天才完事.


星夜是孝子,一切事務都不管,她跪在靈堂里,哭了一場又一場,兩天里米粒未進,精神與身體雙重疲憊,出殯時人已經遙遙欲墜在別人的攙扶下才挺了過來.

送走眾人,星夜一頭砸在床上,昏睡過去,三嬸做了吃的,卻怎麼也喊不醒她,嚇的三嬸以為她昏死過去了,是羅阿婆來看了說:"沒事,是這孩子太累了,讓她睡吧,睡醒了就該餓了,真是苦了她了."眾人才放心讓她睡下去,這一睡就是十幾個小時,直到第二天才醒過來.

喪事中想不到的是耀發公司的劉經理也來吊唁了,還送了千元的禮金,並對星夜表示,可以在事後安排星夜去縣里的招待所上班,星夜詫異于劉老板的熱情,但因為有自己的計劃所以還是禮貌的拒絕了他的提議.劉老板遺憾的離開,並再次表示如果星夜有什麼困難可以去找他.

事後三嬸對星夜說,劉老板也是苦出身,倒是個好人,十分可惜星夜拒絕了縣里的工作.因為據說那招待所是屬于縣政府的,不同于那些個人開的小旅店,不少縣城的姑娘還要找門路進呢,對女孩子來說實在是份好工作.

星夜卻對三嬸的話不太認同,畢竟當初就是這劉老板想推卸責任,還想兩千塊打發了她呢,此時表現的太熱情了,反而有點讓人懷疑他的用意了.就算是他發善心,並沒有惡意,而自己還有許多的計劃要去做,也不會這小縣城長久待下去的.

星夜收拾了父母的遺物,兩人的舊衣物與被褥都燒掉了,一些有紀念意義的東西都收了起來.整個房子顯得空了許多,燒了爐子屋里依然讓人覺得清冷.

夜深人靜時,圍著被子坐在床上的星夜打開了母親的日記本,一頁頁翻過,仔細的看完後又按時間看了那十幾封信.天微微亮時,星夜和上了日記,長歎了口氣,一切過往都明白了,那個人不是壞人,星夜卻還是替母親不值,畢竟他的選擇傷害了母親.

最好自己與他今後的生活就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永遠不會交接在一起.

過了頭七,星夜看著坐了一屋子的人,這些人既是親戚鄰居,又是債主,為了給母親看病,父親借了不少的債,星夜求羅三叔給張羅清楚了,把人都請了來.

"各位伯伯叔叔,我們家的事情多虧了大伙幫忙,我先謝過大家"星夜說完跪下給眾人磕了三個頭,眾人知道這是孝子頭,沒有攔她,只等她磕完有人把她扶了起來.

"還有就是我媽生病的時候,借了大伙不少的錢,承蒙大家相助,我媽才能堅持到現在,要不去年人就沒了"星夜說著紅了眼圈.

眾人都說:"這都沒有外人,有事幫忙那是應該的."

星夜摸了眼淚正色道:"雖然我爸媽沒了,可這帳我認,各家生活都不容易,今天讓大家來,我就能還多少是多少,不夠的我去打工賺錢來還,絕不能黃了大家的賬."

一屋子人聽了星夜斬釘截鐵的話,反而都有點抹不開面了.借條就在兜里揣著呢,來時不少人還在擔心這賬不知怎麼辦呢,可現在聽星夜說的干脆這些老實的鄉民卻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自己這不是逼人家小孩子嗎,人家還剛失去父母無依無靠的.

星夜看眾人的表情,心中暗贊,真是鄉風淳樸啊,要是在大城市里,這親兄弟還為了錢反目成仇呢,也就是這山村小鎮吧,人們多還保留著一份赤子之心.

"三叔,還是請你先來吧"


有人帶頭大家也就放得開了,事情也簡單,當初都寫了借條,如今也方便,一手借條一手現金,每家都不多,有的幾百塊,一兩千也有,這些錢在有錢人家來說不過是一頓大餐的費用,可在這人均收入不知千元的小鎮來說大部分人家一年也攢不了一兩千塊錢.

就是如此都還下來,那兩萬多的賠償金就還剩下兩千元了,星夜卻覺得一身輕松,不用背著債過日子,相信輝夜哥哥在也會這樣做的.

眾人拿了錢散去,羅家三叔夫婦兩人還有一對青年夫婦留了下來.

"三叔,您有什麼是嗎?"星夜打心里感謝父親的這位堂兄弟,這麼長時間里里外外多虧了他們夫妻兩人幫忙.

"這是你志方嫂子元村的娘家兄弟,他們兩口子想在鎮上做點小生意."三叔介紹那兩個年輕人.

星夜跟他們點點頭算是打招呼,看這兩人面貌普通,男人一臉忠厚,女的看著卻有些精明,卻也不張揚.

"咱們鎮子小,所有做小生意的都在這條街上,所以看上了你家外面這件門面房,想買下來."

星夜不由皺了眉,原來父親開了家小五金店,前面市兩間店面穿過院子就是住家了,這房子可是祖產,這賣祖產在這古老的小鎮上來說那是大不孝的,是會被人戳脊梁骨的,就是自己不考慮這些,也要為輝夜哥哥考慮呀,畢竟他才是這房子的真正主人.

:"三叔,這房子不能賣,我哥哥還在呢,等過兩年他回來,這一切都是他的,到時候他就是把這房子送了人我也不會說一個不字的,我卻是沒這個權利的."

聽了星夜的話,那對小夫妻一臉失望,剛剛看這女孩說話辦事乾淨利落,就知道是個有主見的人,現在更是一口回絕了自己買房的要求,可鎮子就這麼大,又上那找合適的房子呢.

"是你三叔考慮不周到,也是咱鎮子小,一下子也找不到合適的地方"三嬸想到星夜繼女的身份,也覺得這事提的不對了.若真是星夜找人把房子賣了,這鎮上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賣不行,不過租到可以,如果行的話,我哥回來前這兩年先租給你,等他回來可以再商量."星夜看她兩人有些動心,就繼續道:"若是租的話,房錢只要你一月一百塊,除卻我家人原來的臥室外這廂房廚房倉房院子你全可以使用."

"那妹子你呢,你去那呢?"那年輕媳婦問道.

星夜苦笑道:"過了年,我就去外邊了,這幾年是不會回來的,就是我哥多半也不會回來了,留下這房子,是為了以後有個投奔的地方,走到哪都有個家嗎,所以大嫂子,你要租我就便宜給你,還要請你幫忙維護著這房子."

那兩口子一陣商量,都覺的劃算,媳婦當場拍板這是就定下來了.過完年後來一次性付清房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