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不想拆穿的謊言
星夜接過照片細看,是一張全家福照.

一對中年男女坐在前面,後面站著兩個大男孩,身材挺拔,相貌有些相似,左邊一個年紀大些溫文爾雅,給人的感覺拿上把折扇就是一位穿行在江南煙雨中的翩翩公子,右邊的一位年紀小些,眼睛黑亮有神,嘴角微翹,活力十足的陽光少年.兩個少年中間站了個小姑娘,正是十六七的年紀,燦爛的笑容,給本就美麗的容貌更添了一份靈動.

星夜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前面的婦女就是她外婆所吸引,四十歲的年紀,三十歲的容顏,還擁有二十歲女孩的甜美,她就是那種不會被歲月所遮蓋美麗的女人.星夜想起自己三十歲時的樣子,單論外貌兩人有七八分相像,可氣質是無法比的,三十歲的自己如果不上妝那份蒼白與憔悴是遮掩不了的,而外婆那份雍容溫潤的氣質彌補了年紀上的劣勢,就像美酒一般,越久越有韻味.

她一定是個幸福的女人,只有幸福的女人才會有那樣的笑容.

再看坐在旁邊的外公,當初聽母親說起時星夜就把他想成《金粉世家》中陳坤扮演的七少的形象,現在看照片卻是更像中年的劉德凱,只是不知道脾氣怎麼樣.

"外婆好漂亮,兩個舅舅也很帥,媽媽更是像個小公主."

"那一年你外公平反了,我們一家團聚,特意照的全家福"于悠月示意星夜把照片給她,又認真的看起來,感慨的說:"也是最後一張全家福了."

"媽,等你好了我們一起去看外婆她們,好嗎?"

"不用哄媽了,媽的身體好壞媽自己知道,熬不了多久了,真到了那一天,你也不要難過."

"媽……"

于悠月打斷了她的話.

"我不是個好女兒,得了爹媽的那麼多疼愛,卻沒有孝順過他們一天,還要他們跟著我傷心,星夜,有機會你要替媽好好孝順你外公外婆,好嗎?"于悠月望著女兒,直到看見女兒鄭重的點頭答應,才微微展開笑顏.

星夜捧著綠色硬皮本放在母親面前,問道:"媽,這是什麼呀?"心中疑惑,前世怎麼沒有發現這些東西,想來自己當時只知道哭,人事不知,很多父母的東西都被親戚燒掉了,恐怕看這些也不是值錢的東西,而手帕與手鏈隨手給孩子玩了也大有可能.

于悠月接過硬皮本,沒有回答星夜的話,而是歎了口氣緩緩地說:

"葉子,你爸和你哥都真心的疼你,我們母女虧欠他們良多"

"爸和哥哥永遠是我最親的家人"星夜想起繼父與輝夜哥哥,那份親情是永遠無法割舍的.

"對,星夜我們從來沒有瞞著你,雖然你和他們沒有血緣關系,血緣卻不是衡量親情的唯一標准.今後你要與輝夜相親相愛,相互扶持,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要忘記他是你的哥哥,親哥哥."

"媽你怎麼了?那還用說嗎,我和我哥好著呢"星夜看母親露出倦態說道:"媽,你躺下歇歇吧,明日再說."

于悠月連續說了長時間的話,人已經十分疲倦,奈何心里十分放不下打起精神今夜要交代明白了.


"沒事,我有些話想和你說說,是你的身世,媽知道你是好孩子,從懂事起從不在我面前提起這事,是怕我傷心是嗎?你不想知道親生父親是誰嗎?"

"媽,我們一家生活的很好,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那個人只是把我帶到世上,他從未出現在我的生活中,父親我有卻不會是他."星夜說的全是心里話.

于悠月也看出女兒說的是心里話,感慨萬千.

"你有權利知道的,我本來怕你年紀小心里裝不下,不能正確對待這件事,可這段時間你父親不在,看你為人處世十分周到,我這心也踏實了,你真的長大了."

"媽,我真的不想知道,你不用跟我說的."

"其實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只能說那是一段並不成熟的戀情,我相信雙方都是真心的投入,卻忽略了雖然愛情是兩個人的事兒婚姻卻包含了太多的外力,生活也並不是有愛情就行的.那本是我當年的日記,還有我們之間的通信,你看了也就都明白了"

星夜拿起那綠皮本,想打開,于悠月按住了她的手.

"葉子,聽媽說,這些東西自從跟你父親結婚後我就再也沒看過了,你先不要看,等媽不在了……"

星夜連忙放下日記本,拉住母親的手,心中難受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葉子,我不想對你親生父親多說什麼,不想讓我的話來影響你對他的認識,你記住我不恨他,而認不認他要你自己決定,女兒呀,媽不能陪你了,你要學會選擇最有益的生活,哎,你再懂事也只有十六歲呀."

母親猶如交代遺言的話,讓星夜很傷感,摟住母親肩膀,貼的更近些.母親在經曆了一番情感波折之後,與繼父平淡卻幸福的生活了十幾年,兒女還未成年,自己卻又要撒手人寰,而無法相見的外祖一家也成了她永遠的痛.

"葉子,你爸他還能回來嗎?我恐怕……"

于悠月的一句話驚得星夜睜大了眼睛,

"當然,年前就能……"星夜在母親的注視下,無法繼續下去.

"能回來就好,能再見一面……"

一瞬間,星夜明白了母親的心思,強忍住了眼淚.自己與三嬸那拙劣的謊言以及大伙躲閃的語言早就讓聰明的母親疑心了,只是她不想說破,不想問明白,這樣她就還有一絲希望,父親真的是出差了,而她雖然在害怕擔心,但是更怕證實了自己的擔心,一切變得無法挽回,所以她選擇了相信我們的謊話,不讓自己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人有希望才能活得下去.

她也在做著最壞的打算,知道失去父親的自己無法一人在小鎮上生活,所以才打開了塵封的記憶,提起了外公一家,如果不是想讓外公外婆照顧自己,恐怕她這輩子都不會向人再提起.

這一夜于悠月沒有再讓星夜回自己房間,母女二人相依相偎,聊了很久,直到疲倦的睡去.就在這一夜星夜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了解過母親,這個為了自己犧牲了良多的好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