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一條人命兩千塊
一夜好夢的星夜留戀被子的溫暖,磨蹭著不願起來.真舒服,比用那上萬元的寢具睡的還要好.

星夜覺得睡了一覺,整個人精神十足.起床簡單梳洗了一下,星夜第一次仔細照鏡子.

知道自己繼承了母親的好容貌,打小就是小美女一個,可是一照鏡子星夜還是一驚,此時的自己只有十六歲正如含苞初放的花朵,小巧的臉龐如水的肌膚,明明是天真可愛的少女相貌,偏偏眼光流動間流露出一絲與年齡不符的魅惑之態,微笑起來更是猶如嬌俏妖媚的小妖精.

星夜對著鏡子練習了很久,試圖讓已然成熟世故的自己重新發出妙齡少女那略有羞澀的笑容.就當是在演戲,自己不也已經習慣帶著面具做人了嗎!裝天真也不難嘛,後世更是見多了三四十歲的女人裝可愛.

當星夜終于滿意了自己的表情後,去廚房熬上米粥,然後打水去了母親房間.

于悠月已經醒了,正半靠在枕頭上.

星夜放下盆,伸手扶她依靠好.伺候母親洗漱.梳頭發時星夜悄悄的把掉落的頭發藏起來,不想讓母親看到.由于化療的原因,母親的頭發掉的很厲害,原本濃密的頭發漸漸變的稀疏.

兩人簡單的吃了早飯,陸續來了一些鄰居.或拿了二斤肉,或是一只雞,更有一些鮮菜,可以看出是商量好了來的,拿的東西都不重樣,反而正是她們需要的.

開始星夜害怕她們說漏了父親的事,沒想到來的幾人有默契的只字未提.只是私下里都打聽她父親托夢的事,得到星夜肯定的答複後眾人的好奇得到滿足,多是一再安慰星夜.星夜才知道自己編的那個夢早就傳遍了小鎮,並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三嬸也來過一次,告訴星夜工程承包方一口咬定她父親是操作不當才發生意外的所以賠償金很少,羅家三叔還在努力交涉.

承包方其實就是縣里的一包工頭,這賠償金是自掏腰包他自然是百般不願,只是現在羅星夜一心撲在母親身上卻是顧不上去找他解決.

這幾日于悠月疼痛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止疼藥也越用越多,多數時候人總是昏昏沉沉的,清醒的時間卻越來越少.

星夜盡量的留在母親身邊,母親昏睡時她就拿了書坐在旁邊看,如果母親幾個小時不醒她就會喚醒她.

令星夜疑惑的是母親從不曾提起父親,就連她假意埋怨父親還不快回來時,母親都是沉默不語的.

午後星夜守在母親床邊,捧了本高中英語看.

敲門聲傳來,星夜輕輕放下書,看母親已睡熟,起身去開門.

打開門,門外站著的是羅三叔還有一位高大的中年陌生男人,身後不遠處停了一輛紅色桑塔納轎車.

"葉子,這是劉老板,你爸干活的那個工程隊的大老板,想見一下你家人."羅三叔介紹說.

那劉老板掏出張名片遞過去,星夜接過來.

名片上面寫著耀發建築有限公司總經理劉耀發,星夜心里冷笑,好唬人呀,看羅三叔的樣子,怕是也被唬住了,什麼有限公司,名片還不是隨便印嗎.不就是個小包工頭嗎,這公司怕是什麼資質證書也沒有吧.

"我媽還不知道這事,我不想讓她現在知道,有什麼事跟我說,行嗎?"星夜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你能做主嗎?有些事還是需要讓大人來的"劉耀發見多了這些家屬為賠償金撒潑哭鬧的,來時心里就有了准備,見羅星夜見到他這樣安靜的說話只當她是膽小怕事,說話間不免態度輕蔑.

"嗯,行"星夜實在不願與他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


"你能做主就好,我也怕別人說我欺負小孩子呢"

"我看還是去我家談吧."羅三叔看星夜沒有讓他們進屋的意思,打圓場說道.

兩人都同意,星夜請鄰居阿婆來照看一下母親,自己來到百米外的三叔家.

三人在堂屋坐定,三嬸給沏上茶,也坐在星夜旁邊.

劉耀發看了看眼前的三人先開口道

"姑娘,你父親的的意外身亡我感到非常的難過,我代表公司表示對你……"劉耀發說了一通無關痛癢的話,卻不提一句責任與賠償的話.

"劉經理"星夜打斷他的話"我媽身邊離不了人,我不能待太久,說重點好嗎."

劉耀發有些愕然,來之前他就了解到了,這羅志剛家中妻子生病,只有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兒在照料,所以他才故意與羅三叔談不攏,要求與羅志剛家人親自談,畢竟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婦孺要好糊弄的多.他准備了一大段話准備來說服她們,沒想到才說了沒幾句就叫人不冷不熱的頂了回來,人家意思很明白,有話快說沒工夫陪你扯皮.

劉耀發打量坐在眼前的小姑娘,模樣很秀麗,衣著陳舊卻洗得很乾淨,低著頭仿佛在研究自己的手指就是說話時都沒有抬頭,再次確認就是一普通的小鎮女孩.

"雖然羅志剛師傅的意外是他本人的疏忽造成的,與公司沒有直接關系,但是考慮到你們家的實際困難,你母親有病你也在上學,公司特意補貼你們兩千塊錢,你收下吧!"劉耀發從包里拿出兩千元錢放在桌子上.

星夜真的生氣了,太欺負人了,不但推卸責任,還一副做善事施舍的樣子.他把別人都當傻子嗎?

三嬸先看不過去了"兩千塊?你們也太過分了."

劉耀發根本沒理會羅三嬸的話,因為他對面的星夜抬起頭用兩根手指拿起桌上的錢,對著他撤出一個冷冷的笑容.他感覺對方的目光似兩把利刃射進人心里,這還是那個安靜的小姑娘嗎?怎麼只是一個笑容,就讓自己產生一絲懼意,難道自己是看走眼了.

"葉子"三嬸看星夜拿起錢,怕她真的收下著急的叫道.

"兩千塊錢一條人命,劉經理果然是個好生意人呀"星夜傲然的說道.

劉耀發畢竟是老油條了,立時從星夜的注視下恢複過來,他自己有些生氣,自己四十多歲的大男人竟然在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的注視下心生懼意.

"羅志剛的死很清楚了,是他自己違規操作才造成的意外,我們公司並沒有什麼責任,就是官司打到法院去,法院也會這麼判,給你錢是看你們孤兒寡母生活困難,你不要不識好歹."

"違規操作?我父親的出事時間是晚上九點多吧?,他從事的工作算高危工種,這工作時間是有規定的,更何況如果你的樓周圍有安全網恐怕也不會人當場死亡吧?"星夜頓了頓盯著對方說道:"至于打官司,如果要用到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利,那我一定會那麼做的,法院怎麼判,那也不是誰想怎樣就怎樣的,我相信這世上還是有說理的地方的."

"你一個小丫頭懂什麼,我們是大公司有專門的律師,還怕跟你打官司嗎.到時候怕你連訴訟費也掏不起."

"正好劉經理回去問問律師這工傷賠償金要怎麼算,等我母親病好些我們不妨也好好算一下,三叔,三嬸麻煩你們了我先回去了."說完不等劉耀發說話羅星夜起身就要離開.

剛走兩步又停了下來,回頭笑道:"劉經理聽說你那工程要求承建方有國家二級資質才能做,是嗎?這麼看你們公司還真是間大公司呢!"

三人不解的看著星夜嬌小的身影走出去,羅家三叔兩口子是不明白星夜最後一句話的意思.而劉耀發當然知道,自己的公司是走了縣里領導的門路,細查下來就會知道哪有什麼資質呀,令他不解的是這一趟來完全推翻了他的預期設想,這個始終表情淡淡的未成年小姑娘,更是令他琢磨不透,無法等閑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