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回 家
星夜在水房用冷水洗了洗臉,確定看不出哭過的痕跡才回到病房.

病房中三叔三嬸正說著話,"三叔三嬸來了."星夜若無其事的打招呼.

"嗯"三叔低頭答應了一聲.

星夜看著有些緊張的兩人,心中擔心,真是老實人沒有一點演戲的天賦,可別說漏了.

"就是看上他人能干又踏實還做過生意,這路上有伴也安全,走的急了,也沒顧上來醫院告訴你一聲,沒辦法接不上料,整個工地都得耽誤著呢!"還是三嬸好點兒,把話說圓滿了.

星夜看母親十分平靜的接受了這個理由,還跟他們說了幾句客氣話,心里卻有些疑惑與不安,又想不出來哪里不對勁.

三叔倆人沒說幾句就走了.星夜送出他們,又是一番叮嚀.目送他們離開後才回病房.

星夜盡心的照顧著母親,吃飯,擦身,說話也撿好聽的說.期間她也曾暗地找到醫生了解情況,卻很無奈.醫生說的很直白,癌細胞擴散到全身淋巴結,病人治療也只是減少一下痛苦,對病情卻沒多大作用,病人想吃點兒什麼就吃點什麼吧,不用忌口了,左右不過是拖日子,一句話就是沒治了.

三天後,醫院的催款單下來了,再不繳費就要停止治療了.

星夜把單子藏了起來,不想讓母親知道,自己手里只有三百多塊錢了,心中籌劃著怎樣籌到錢.

于悠月就像知道了一樣,堅持要回家.

對于母親的固執星夜很了解,平時的母親總是溫溫柔柔的,但是一旦她拿定的主意就很難改變.

無法星夜只能辦出院手續,並讓醫生多開些藥.

主治醫生是個好人,也很了解與同情她們,再加上當時縣醫院對藥品的管理並不像後來那麼嚴,于是開了不少像嗎啡一類的止疼藥.

也沒有人接,于悠月母女雇了一輛出租車回了羅家寨.

再次回到記憶中的小鎮,星夜難掩心中的激動.

黃昏的小鎮甯靜而美麗,古舊的街道在夕陽照射下染上了一片紅暈,幾處炊煙嫋嫋,已是晚飯時分.

記得多年前(或者說多年後),已不再為生活發愁的羅星夜,曾回到過小鎮上,也想找回一些兒時的溫暖記憶,卻發現那甯靜的小鎮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再也找不回當年的影子.她懷著滿腔遺憾離開,再也沒有回過小鎮.

家門口下了車,扶著母親進了臥室,讓母親上chuang躺好,又收拾好帶回的東西,星夜才有時間仔細看看這離開十幾年的家.

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切既熟悉又有些陌生,鋪著蘭花床單的木質單人床上放著棉布面的被子,書桌上擺了一排高中的課本,還有同學送的自制的小花籃,靠床的一面上擺著一面小鏡子與梳子,床側的木制衣櫃是父親自己做的,刷了明漆露出木紋底色.

星夜沒有多待,轉身又來到廚房.已經到了晚飯時間,星夜先燒上一壺水,四下看了看,有些犯難,廚房里有米有油卻沒有什麼菜了,眼下卻沒地方去買了.

敲門聲響起,星夜忙去開門.

門外一位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提著一個籃子.是鄰居羅阿婆,羅家寨大部分都姓羅,從祖上說起來都是一家,羅阿婆是鎮上最大的一輩了,很多四五十歲的人都是她孫子輩的.

星夜忙招呼進來,進來才看見老人身後還跟著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是阿婆的小孫女,同樣手里拿著一個竹籃.

"聽秀秀說你家開門了,我就知道是你們回來了,還沒吃晚飯吧?給,趁熱."阿婆邊說邊打開手上的籃子.籃子里一大碗黃橙橙的炒雞蛋,一小鍋二米粥,還有一碟切得碎碎的小咸菜用香油拌了撒了些蔥花,看著就有食欲.

"阿婆,謝謝,太麻煩你了"

星夜這些年來看遍了世間人情冷暖,對這種無私的關愛感到十分欣慰.

"我從小看你長起來的,你跟我還客氣啥,還有些雞蛋和青菜你先用著,缺什麼就說"回頭招呼那女孩:"秀秀來"


秀秀從手里的籃子里拿出來雞蛋和菜放在桌上,又乖巧的站在阿婆身後.

星夜又站起來謝過.

"你爸的事,我們都知道了."阿婆小心翼翼的說.

看到阿婆眼中的關愛與憐惜,星夜不覺紅了眼圈,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

"好孩子莫哭,莫哭,哎,老天爺不開眼啊,怎光難為這好人呢?"

"我媽她還不知道."

"我明白,我曉得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們趁熱吃,告訴你媽,好好歇著,我明天再來看她"

星夜送走祖孫二人,回屋把粥成在碗里,連菜端到母親房里.

"我正愁家里有米沒菜呢,阿婆就給送來了."星夜看母親依靠在床頭笑著說道,"她說怕你累了,讓我們先吃,明天再來看你."

"多虧這些老鄰居了"

星夜喂母親吃飯,母親于悠月的飯量已經很小了,只吃了幾口粥就吃不下了.

星夜收拾好碗筷,又打來熱水,給母親擦洗了身體,自己也一起梳洗了一下.這幾天都在醫院里湊合著洗把臉,今天雖然不能泡個熱水澡,擦洗一下也是很舒服的.

又拿藥給母親吃了,只是為如何睡覺兩人有了分歧.

"我爸不在正好我和媽睡,我盼了好久呢!"星夜撒嬌的說,其實她是不放心夜里面,"再說你夜里起夜也方便呀"

"這幾天累壞你了,回你房間睡個好覺,明天也有精神呀,我這你放心晚上什麼事也沒有,如果真有事我一准叫你."

于悠月也是心疼女兒,在醫院這些天,就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黑天白天一個人傲,眼看著人廋了一圈,一張小臉上光看見一對大眼睛了.

"反正是睡覺,你這也睡的開,不守著你我還睡不著呢."星夜辯解道.

"回你自己房間,有你在我還怕睡不著呢,聽話,你不想想,你爸不在家,你若是災因為休息不好病倒了,我該怎麼辦."

星夜見母親堅持又聽到她提到父親,便不好再說什麼.只好把水,藥等物品都擺在伸手就夠的到得地方,並一再囑咐,有事一定要叫她,甚至還放了一只小鋼碗,說是叫不醒她,就砸在地上,自己就能聽到.

不放心的又查對一遍,見一切安排妥當,才回自己房間.

............................................................

回到房間星夜隨手拿起一本書,正是高二的數學,倚在床上翻看.

星夜有些擔心,自己計劃是要繼續讀書的,可十幾年的放縱生活早把那些知識拋到腦後了,如今在拾起來怕是不容易.

高二只上了兩個多月,星夜看了看學過的部分,發現自己思路清晰的很,很容易就理解了課本內容.換了一本英語書,單詞句型也都讀的出,仿佛今天新學的一般,一點也沒有生疏感.

星夜抱在書一陣發呆後,又一陣竊喜,肯定是自己還保留著十六歲的思維記憶能力,畢竟想想自己的學習成績一向是很好的.

這樣正好解決了自己的擔心,不過現在的情況看,自己恐怕要先休學一年了,而且要想辦法解決今後的學費與生活費用.

雖然有不少辦法賺到錢,可星夜卻不想用,那會讓她記起自己不堪的前世.從重生的那一天起她就在不斷地自我催眠:我是十六歲的什麼也不懂得羅星夜,我要做個單純快樂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