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重生
星夜晃了晃因為趴著睡而壓麻了的胳膊,就在看清眼前的一瞬間驚呆住了,高揚的手臂都忘了放下來.

她在一間病房里,不是躺在病床上,而是坐在凳子上守在病床邊.床上躺著一個擦著氧氣的消瘦女人,是母親,她一眼就認出來.

星夜用力咬住了手,眼淚潸然而下.她想撲上去大喊一聲媽媽,卻又怕這只是一場夢,當她撲上前去時,夢就會醒來.

星夜小心的握住母親的一只手,那只手手指細長卻粗糙,手背上青筋鼓起,握在手里是那樣的真實.星夜再也堅持不住,把母親的手貼在臉上,大哭起來.

"怎麼了,葉子"于悠月從潛睡中醒來"做惡夢了?"

聽到母親微弱的話語,再一次聽到母親叫自己'葉子’,星夜情緒幾近失控.

"媽……"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

"別哭了,都是媽拖累了你,拖累了這個家,現在讓你連學都上不了了,我……"

"不,不,媽只要你能好起來,怎樣都行,只要你不離開葉子,只要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

于悠月愛憐的看著女兒,想伸手扶掉她臉上的淚水,臂膀竟無力的抬不起來.

"傻孩子,媽的日子不多了,我知道,人都有這麼一天,你也不要難過.我如果去了,反爾是解脫了,不用再受這病痛之苦.有你爸和你哥在,絕不會虧了你,我也就放心了."

"媽,你說什麼呀?等我哥回來,娶個又漂亮又賢惠的媳婦,再給你和我爸生個大胖孫子.女兒我要考個好大學,再找份好工作多多掙錢,找個帥帥的男朋友,嗯,不僅要帥還要夠疼我,聽我的話,還要對我的家人好,到時候你的病也好了,我們一家就要多幸福有多幸福了."星夜故意說的天真,只為了不讓話題變得更沉重.

果然逗笑了于悠月,說道:"不害羞,這是你個小姑娘該說的話嗎,讓別人聽了笑話你."

"我這不是跟媽說呢嗎,又沒有別人,媽不許笑話我."星夜撒嬌的輕摟住母親的肩膀.

"真是傻丫頭."于悠月笑著接受了女兒的擁抱,並把臉挨著女兒的臉,這一刻的她完全忘卻了病痛.

星夜享受著與母親的溫存,特意說些討喜的話.

真好,能再次見到逝去的母親,擁有親人的關愛,不管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神秘的事情,都要感謝上蒼,能再次尋回失去的幸福.

于悠月在女兒的安撫下再次睡去.

————————————————————————————

羅星夜看到母親熟睡後,起身離開房間,她急著要弄清楚一些事情.

這是縣醫院的住院樓,也是唯一一座樓房.本該有人的護士站里空無一人,縣醫院的各項條件都不算好,值班護士應該是都躲起來睡覺了.

羅星夜略一張望,拿起了桌上的日曆.看了日曆上的日期,愣了片刻後,慌忙又翻看了桌上的醫務記錄.確定了心中的疑慮後,一陣兒酸楚蔓延全身,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力量,跌坐在椅子上.

既然讓她從新來過,為什麼不早一天,只要早一天就好呀!

十二月八日,日曆上的紅字,異常的刺目.

以往的十二月八日是繼父的祭日,而今天就在幾小時前,他剛剛出了意外,死亡的消息還沒有傳到醫院來.


往事曆曆在目,九日的早上,快言快語的三嬸帶來了父親的死訊.為了多掙點錢,父親在建築工地上加班加點的干,連日的操勞使他疲憊異常,從五樓的腳手架上摔下,未等送到醫院就咽氣了.當時聽到疼愛自己的父親就這樣離去,慌亂無助的自己忽略了母親的異常,當天夜里母親拔掉了自己的氧氣管,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決不能讓這樣的悲劇重演一遍!

羅星夜握緊拳,暗暗發誓:既然老天爺給我一次機會,那就讓我盡全力改變曾經所發生的一切吧!

———————————————————————————————

回到病房看到母親仍在熟睡,星夜坐在床前了無睡意.

天蒙蒙亮星夜就來到樓門外,初冬的早晨寒風已刺骨,她卻覺得前所未有的清醒.

重生,回到了十六歲,雖依然無法改變母親疾病纏身,繼父早亡,哥哥入獄的事實,但經曆了十多年社會曆練的星夜,已不是那個天真無知,而又軟弱的小女孩.

星夜眼中一片冷厲,決不能讓同樣的悲劇在自己與哥哥身上重演.

"葉子,這麼冷的天你怎麼在這兒坐著?"說話的正是天未亮就匆匆趕來的同族的三叔三嬸.

星夜凝眉請輕問:"三叔,三嬸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還沒吃早飯吧?正好我去多買點,一起吃."

三叔與三嬸對望一眼,看著冷風中更顯消瘦的星夜都不願先開口,就怕這個仿佛隨時會被風吹走的小女孩受不了這個打擊.

三嬸橫了一眼丈夫,先開口道:"不用,我們吃過飯來的,你不用買,這早晚間天冷風涼的,你怎也不多穿件衣服?還坐在外面發呆?不會是你媽……"

"我媽沒事,三嬸你別擔心"星夜怕她誤會,連忙解釋,輕歎道:"其實就是我昨兒半夜做了個惡夢,今兒不知怎麼了總是心神不甯,後怕的很."

"我當什麼事,不怕,不怕,夢都是反得,惡夢清早說出來也就破了."

"我媽也這麼說,可我一想起夢中,爸爸一身是血的樣子就覺得後怕"星夜邊說邊看他們的表情.

果然倆人都一愣,"你說,你夢到你爸了.還一身的血?"

"嗯,就穿著那身髒工作服,身上臉上都是血,站在我媽床邊,三嬸,我爸兩天沒來了,不會有什麼事吧?"星夜擔心問道

兩夫妻再次對望,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一絲恐慌.

"你還夢到什麼了?"三叔不知道自己說話間已有顫音.

星夜皺著眉到:"夢中我媽在睡覺,我坐在床邊,就像昨夜的情景一樣,爸爸站了好久,我想叫醒我媽,他不讓,說不讓告訴我媽,還說我媽以後要靠我了,還說他時間不多了還要去看看我哥,說完就走了,我怎麼喊他都不回頭,眨眼間就不見了,我也就哭醒了.嬸兒你說這夢是不是不太好呀?還沒有哪回做夢象昨晚這樣真切呢!"

星夜說完看著臉色蒼白的倆人.

要知道在這種山村小地方人們對鬼神的敬畏是很重的,尤其一些老人家迷信的很,有什麼事就愛請神問卦,所以托夢這種事自然大有人信.

"三嬸,你怎麼了?說話呀?難道真不是好夢?"

"他爸,你……"三嬸求助的望向丈夫.

老實的三叔咬咬牙道:"葉子!嗯,天冷我們進去找個暖和地方說."


三叔帶路來到一樓走廊,在靠牆的木質長椅上坐下.一樓都是診室,還沒到醫生坐診的時間整個走廊靜悄悄的.

還好沒有直接就去病房,星夜略安心.

"叔?"看他只是搓著雙手,連頭都不抬,星夜催促道.

"你爸,你爸昨天在工地出事了."羅家三叔的頭垂得更低了,怕看見小葉子話更說不出口.

"我爸?咋了?"葉子也不知怎麼回答好,只好裝傻充愣.

"你爸他昨天晚上加班干活,從腳手架上摔下來送到醫院就斷氣了."

星夜覺得整個心都在抽搐,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早就知道的事,再次聽說還是這樣讓人無法接受?是了,自己心里還是希望能因為自己的重生而改變這悲劇的發生.

"葉子,葉子"羅家三嬸看星夜愣在那里有些著急,怕是受了驚嚇了,忙把她摟在懷里.心中直埋怨丈夫,怎不會說的婉轉點兒,這一句話捅出來,讓孩子怎麼接受得了.

"嬸,我爸,昨……"星夜求助的望向羅家三嬸.

"嗯"羅家三嬸點點頭沒說話,卻紅了眼圈.

"哇"星夜趴在三嬸懷里大哭起來

"哭吧,哭吧,哭出來就好了"三嬸摟著星夜,自己也掉起了眼淚.

星夜越發哭的厲害,就在這短短十幾小時里,她經曆了從前世的服毒自殺,莫名重生的疑惑,見到母親的喜悅,以及無法改變父親死亡的無奈,更是深知母親康複的無望,種種壓力壓在她的身上,卻又無處發泄,這一哭眼淚不受控制的往外湧.

三嬸只當她是因為父親的意外受了刺激,于是只是抱著她輕拍,讓她發泄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星夜漸漸止住哭啼,三嬸連忙勸解:"葉子人死不能複生,你哥不在,你媽還需要你照顧呢,你可不能有什麼事呀."

"葉子,你看這事你媽那······"三叔有些猶豫的說.

"這事決不能讓我媽知道"星夜的堅定果斷的話讓羅家三叔三嬸一愣,星夜忙放柔聲音道:"我媽的身體情況你們都知道,我怕她受不了這個打擊."

"是呀,我們也是考慮這個,可畢竟這麼大的事"

"三叔三嬸,我媽自從知道自己得了這個病,我哥又出了事,就總覺得自己拖累了這個家,要是再知道爸爸為了她的醫藥費而喪命,我怕她會想不開,要那樣我……"星夜說不下去又哭了起來.

"星夜你說的對,恐怕你爸他也是這樣想的,昨夜的夢怕是……"三嬸認同了她的說法.

"昨夜的夢莫不是,莫不是?"

"是你爸放心不下來看你們,哎,我那哥哥可是個世上難找的好人呀,怎麼偏偏這好人,哎不說了,不過要怎麼跟你媽說呀?這事也隱瞞不了多久呀"三叔也是越想越覺得為難.

"能瞞多久是多久吧,只求叔嬸幫忙料理一下後事,我媽那讓我來慢慢跟她說."

羅家三叔點頭答應.

看著星夜,一陣感慨,哎,太難為孩子了,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就要承擔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