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前言
羅星夜透過落地窗望向茫茫夜空,城市的夜空一向是灰蒙蒙的,今夜竟是難得的滿天星斗.

推開窗,一陣風吹來,吹亂了她的長發.

"媽媽說,我出生時就是這樣的漫天繁星,媽媽去世的那一夜也是這樣的星空,想不到一身汙穢的我能在同樣的星光下結束生命."

畫著彩繪指甲的手中拿著一杯紅葡萄酒,玉手與紅色酒液相應仿佛精致的畫卷.

"真象一杯鮮血,"羅星夜舉起酒杯仔細端詳,"正符合我妖女的身份."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酒杯隨手扔在地上,掉在厚厚地毯上的酒杯並沒有碎掉,滾到了一邊.

羅星夜癡癡地望著夜空,三十年來的一幕幕在眼前閃現,童年的歡樂,父母離世的悲痛,男友的背叛,身世的糾雜,自甘墮落後的種種不堪,滿手沾滿的血汙……

一陣陣倦意襲來,她知道藥效開始發作了

"媽媽我就來陪你了,你不會嫌棄女兒吧,如果有來生,讓我再做你的女兒吧,我一定做一個讓你驕傲的好女兒"

一顆流星劃過天空,一身白衣的羅星夜緩緩倒地,停止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