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00章 會客5
"你說啥?你咋不怕爛了嘴?"聽到李冬芬咒自己唯一的兒子,趙梅原本便血紅的雙眼,此時更是駭人.拉著她的,是楊氏和李夏芬,李大柱只是象征性地拽著她一只胳膊,根本沒使力氣.

趙梅卯足了力氣掙紮,竟是一下子掙脫了幾人的壓制,再次沖到李冬芬面前,抓了她的嘴就要撕.

她這一舉動,可是將大家都嚇著了,尤其是楊氏和李夏芬二人,更是嚇得愣住了,沒來得及上前去拉趙梅.

眼見著趙梅將李冬芬的嘴越扯越大,李冬芬雙手也不閑著,直接就往趙梅臉上招呼.柳氏見狀,只得放開了抓住李冬芬腰的手,轉而去拉趙梅.

趙梅此時的臉已經被抓花了,血流了滿臉,相比于李冬芬,她情況太差了.

李冬芬和趙梅年歲差得不大,但李冬芬是連自己哥哥都敢打架的人,自然不是趙梅這個從小嬌生慣養的人可以比的,所以趙梅是明顯處于下風.柳氏想將她拉開,免得趙梅吃大虧.奈何兩人打得激烈,完全不顧旁人,不管誰來拉,都是直接抓,所以這麼多人都沒將兩人拉開.

被李春芬緊緊地摟在懷里的石頭被嚇傻了,一直沒回過神,此時見自己娘滿臉是血,披頭散發地的模樣,終于忍不住,嚎啕大哭.邊哭,邊喊"娘".

李春芬摟著石頭,輕聲安慰他,時不時轉頭罵李冬芬幾句.馬氏一向是疼愛李冬芬的,可李春芬在家里說話的分量比她還重,她有所顧忌,不敢罵李春芬,只敢大聲喊著讓趙梅住手.而這里唯一的男人,李大柱,則站在一旁,盡量躲開.

這群女子打架,終歸不是文雅之舉,簡直粗鄙不堪!他是讀聖賢書的人,豈能與她們同流合汙?

這胡亂的場面,等李小柱來了之後,才止住.

二郎帶著李小柱進屋子時,李冬芬和趙梅的摸樣竟是讓他也心里一駭.這哪是親人之間的打架,簡直就是仇人在打架.地上到處是踩碎了的花生米,椅子也是橫七豎八,連幾個扯架的人,頭發都被扯散了.

李小柱二話不說,直接過去就拉住李冬芬的手往一旁拉,順勢轉過頭,對站在一旁的李大柱說道:"哥,將梅子拉開!"

李大柱看了看幾人的摸樣,猶豫了一番,站在原地沒動.這些扯架的人,摸樣可都不好看,他要是過去,要是被打到就不好了.

見他沒動彈,柳氏和李夏芬,李秋芬,還有楊氏幾人,直接將趙梅拉扯到另一邊.這麼一來,兩人才算分開,打不到對方.

"你這剁豬頭!你拉著我干啥?快放開我!"李冬芬被李小柱拉著往前拖,她掙紮不開,只得用手去抓李小柱的手,李小柱直接抓著她的兩只手,不讓她抓到.

"鬧夠沒?外邊兒多少人你知曉不?還嫌自己不夠丟人是不?你這丟的不止你自己的臉面,連爹娘的臉面都被你丟光了!"將李冬芬拉開了,她還在罵他,李小柱更是惱火了,他也顧不上幾個姐姐在,對著李冬芬就是一陣臭罵.

經過李小柱這麼一提醒,馬氏才想起來外邊兒坐著不少人.這要是被外人聽去了,那冬芬這輩子是真毀了!

"小……小柱啊,你小點兒聲,這都被人聽見了,往後你妹子可咋出去見人吶?"馬氏走到李小柱面前,扯開李小柱的手,將披頭散發不出聲的李冬芬護在自己個兒身後,怒斥了李小柱一句.

李冬芬也意識到,自己這打架的事兒恐怕是被人知曉了.之前雖說是與家人鬧,可家里人一直沒出去說過,大家也都是關起門來算賬.今日不同,外邊兒坐了這些個人,保不齊就讓人全聽了去,往後一傳出去,她可就真嫁不出去了.想到這里,她也不敢再吱聲,只是站在馬氏身後,讓馬氏幫她出頭.

這時候才想到這些事兒,早干啥去了?對于她們這些事兒,冬至毫不關心.就是李冬芬真嫁不出去了,現如今他們已經分家了,也不關他們家啥事兒了.至于趙梅,那就更是無所謂了.

"這都是些啥事兒?冬芬啊,不是大哥說你,你瞧瞧你,大姐說你兩句咋了?長姐如母,說啥你都得聽著!再說,大姐說得也沒啥不對的地兒,你倒是抓著個由頭不放,愣是要打架,大姐和梅子可都是客人了,你瞧瞧你那摸樣,有你這般對客人的嗎?"見李冬芬不吱聲了,李大柱走到屋子中間,對著冬芬就是一頓數落.

"大哥,你也閉嘴!"李小柱瞪著大眼,怒斥了李大柱一句.

被他這麼一搶白,李大柱一時沒回過神.

"娘,你先帶冬芬從後門回去,帶個草帽,別讓人瞧著了,她這摸樣見不得人."李小柱怒斥完李大柱後,轉過頭,對馬氏說道.

馬氏應了兩聲,打開屋門,回去找草帽了.坐在炕上的李春芬,此時松開石頭,下了炕,走到趙梅面前,抱著她就抽泣了起來.

等馬氏走了,李大柱才意識到,自己竟是被自己一直瞧不起的那個老實的弟弟給罵了,他不可置信地隔空指著李小柱的鼻子,問道:"你竟是罵我?你憑啥?我可是你哥,你想干啥?"

"你是主家,你這當家的,她們起口角時,你咋不拉開?讓她們打起來了傳出去好聽?咱爹最注重名聲,他走了都沒給人留下啥話頭,你這是讓咱爹死都不安生?"這次李小柱是真怒了,這李家村還沒出過這種事兒,會客時家里人打架.這要傳出去,那就是十里八村的笑話!

這話李大柱倒是接不下了,這兩人打起來,他可沒咋攔著,被李小柱這麼一說,他也找不出啥話來應.

一時間,屋子里只剩下李春芬和石頭的哭聲,還有楊氏的安慰聲.

過了會兒,馬氏推門進來,拿了草帽給李冬芬帶上後,帶著李冬芬回去了.李小柱喊了聲,將他一家人全帶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