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會客4
"冬至,等等,我去瞧瞧爹."冬至轉身要出去時,二郎喊住她.

冬至停住了腳步,回過頭,便見二郎對著屋子里的眾人打了招呼後,向她走來.

兩人出了屋子,分開了.冬至去了廚房,柳氏此時正切菜,旁邊還有幾個婆子在幫忙,村里的廚子正做准備.她走到柳氏身邊,幫她打下手.

"小柱家的,你這大哥大嫂真是有能耐,這才多久吶,就起了新屋子.瞧瞧這屋子,可比你家那主屋強多了!哎,咋不見你大哥大嫂啊?今日是他家會客暖鍋,你大嫂咋不來廚房啊?我來那會兒,也沒見著你家大哥吶?"灶下正燒火的一個婆子伸著脖子,問柳氏.

柳氏手下動作不停,臉上帶了笑,答道:"這不是我那三個姐姐回來了,大哥大嫂正作陪吶.如今她們是客,可不能輕待了!"

李家六個孩子,老大李春芬,老二李夏芬,老三李大柱,老四李秋芬,老五李小柱,最小的一個是老六李冬芬.

雖說李大柱在家里排行老三,可他上邊兒是兩個姐姐,所以他是長子,李老爹死後,就由他當家.平日里,李家三個姑娘要是回來了,李大柱和楊氏就會去作陪,而柳氏就忙活著做飯招待她們.李小柱大部分時候,都是陪坐一會兒,然後下地干活,或是幫著柳氏劈柴挑水,好燒水讓幾個姐姐洗臉洗手.

"說起來,你那大姐家日子過得好,咋也不拉你們家一把?我瞧著你家大嫂那身上的衣裳,雖說都是半舊的,那料子可都不差!八成啊,就是你家大姐不穿了的,給她了.你也問你大姐要些,且不說這衣裳比咱們的粗布穿著舒服,就是拿來穿著走親訪友的,也有面兒啊!再說,還用不著再花錢扯布做衣裳了."站柳氏旁邊的一個正擇菜的婆子,勸說著柳氏.

柳氏笑著搖了搖頭,應道:"大姐的衣裳,她情願給誰,咱們也不能說啥.她要是給我了,我自然是歡喜地接著,她不情願給,我也不爭,這事兒,可站不住理兒去爭."

"哎,你啊,就是性子太好了!"擇菜的婆子搖了搖頭,感歎了句.

說到衣裳,冬至這才想起楊氏身上穿的都是細棉料子的衣裳.原先她還以為是楊氏自己買的,經過她們這麼一說,她才知道是李春芬給的.在這個時代,對于鄉下人來說,能撿到別人的舊衣服穿,也算是別人照顧他們了.這麼一想來,李春芬還真是照顧了李大柱家不少,對他們家,也就沒啥照顧的地兒了.

對于冬至來說,她是不在乎什麼舊衣服,或是照顧什麼的.但是今日李春芬那個眼神,卻分外刺痛了她的眼睛.蔑視,沒錯,就是蔑視,就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看乞丐的眼神般.這種表情,怎麼會出現親戚之間?就是陌生人,也不會輕易拿這種眼神看人吧?

"娘娘!爹在哪兒?"廚房里正說著話,二郎神色匆匆地跑了進來.

"干啥子這慌慌張張的?這廚房里都是碗筷啥的,撞了可都得摔碎了!"見二郎急匆匆地往廚房跑,柳氏訓斥了了句.

二郎聽到柳氏的話,改跑為走,快步走到柳氏面前,湊到柳氏耳邊說道:"娘,不好了,小姑和梅表姐打起來了!"

這還得了?今日可是會客,竟是出了這種事!

柳氏急忙解下圍裙,顧不上和眾人打招呼,急匆匆就走了.冬至見狀,趕緊跟上去.二郎是湊在柳氏耳邊說的,冬至不知曉出了啥事兒,可見柳氏那摸樣,就知道是出事兒了.

二郎見冬至跟著柳氏一起走了,他趕緊出了廚房,繼續去找他爹.

等冬至和柳氏到了堂屋時,李小柱的屋子門關著,外面的人還不清楚狀況,只知道里面有叫罵聲.

柳氏見狀,只得尋了個由頭,將堂屋里的客人都帶到院子里,之後再回來敲門.

開門的,是三郎,他見自己娘和姐姐來了,立馬側身,讓她們進來,然後再將,門關上.

屋子里,李冬芬和趙梅已經打成了一團,李春芬抱著石頭,躲在炕里頭,馬氏,則站在一邊,手拍著大腿,叫喊著.而李夏芬和李秋芬.加上楊氏與李小柱,幾人都在扯架,可惜,兩人已經打紅了眼,他們這麼多人都沒法兒將兩人分開.

這亂糟糟的狀況,簡直不忍直視!冬至拉著一旁的三郎,就往後退.這兩人打紅了眼,誰近前他們都打,她可不想三郎無辜被打到.

柳氏自然而然是加入了隊伍,她一進去,就一把抱住李冬芬的腰,往後拖,其余人見狀,分成兩撥,將兩人抱著脫開.李冬芬不是個好惹的,柳氏抱著她的腰,她死命掙紮,那手上的長指甲,將柳氏的雙手全抓破了,蹬著的雙腳也踢了柳氏好幾腳.

等兩人分站在屋子兩邊了,李冬芬和趙梅還在對罵著,邊罵邊往前沖,要不是三個人制著她,她早跑過去了.

"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妖婆!來啊,再來打啊!"李冬芬指著趙梅惡狠狠地罵完,轉過頭,對炕上的李春芬罵道:"你這老妖婆,都是別家的人了,回來管啥閑事兒?你家的破事兒還不夠你管的?生不出兒子,你就等著你家男人休了你再娶吧!"

俗話說,罵人不罵短,這李冬芬一張口,就往李春芬的心里狠狠地插刀子,罵的這些話,比啥話都傷李春芬.

李冬芬這麼罵自己娘,趙梅自然不服氣了,她瞪著血紅的雙眼,惡狠狠地回罵道:"你這沒人要的老女人,先找個男人吧!我娘咋沒兒子了?往後我養她!你?呵,死了都沒人送終!沒人要的老女人,就是見不得人!"

"死妖婆,就你會勾引男人,生了這麼個寶貝根!你可得仔細得守著他,保不齊哪天就讓拍花子拐走了!到時候,送終?我呸!"趙梅的話刺痛了李冬芬的心,李冬芬自然是往死里咒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