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會客3
屋子里一片安靜,外邊兒的聲音傳進來,倒是顯得更安靜.

李夏芬越想越委屈,別人說啥自己就當沒聽見,可這話是自己姐妹嘴里說出來的,那就是拿把到往她心窩子里捅啊!在這兒坐不下去,她剛起身,門簾就被掀開了.進來的是楊氏,李春芬的閨女趙梅,還有趙梅的兒子石頭.

"哎喲我的心肝兒,快到外婆這兒來!"李春芬一見到自己外孫,臉上堆的全是笑.雙手伸出來,張開,就等著抱石頭.

石頭是趙梅唯一的兒子,比冬至小一歲.從小日子過得好,身上全是肉,一個人都能頂上冬至和三郎兩個人重了.

聽到自己外婆的喊聲,石頭抬腿走到李春芬旁邊,坐到炕上,李春芬一把抱住他,心肝寶貝地喊,身子隨著喊聲,前後搖著.

趙梅和楊氏兩人走到屋子中間,楊氏端了凳子給她,自己再找了個凳子坐了.

"石頭,玩兒地咋樣?大舅公的新屋子好玩不?"李大柱對著石頭,笑得歡快.

"這破鄉下,破地方,我往後再也不想來了!"石頭噘著嘴,說道.

他這話,在場的另外幾人心里不舒坦了.在這兒,除了李春芬和趙梅一家子,其余人都是石頭口中"破鄉下"里的鄉下人,就是李大柱,心里也不好受.

不過他是個孩子,在鎮上長大,家里有銀錢,說這話,大家也不好說啥.

"石頭,你外婆可是在這破鄉下長大的,沒這破鄉下,可沒你外婆,你那就更沒了,你這麼小年紀就瞧不上我們這破鄉下,可不是啥好事兒!"大家都巴結李春芬,她李秋芬可不巴結!有幾個錢了不起,就得全家當祖宗供著?她李秋芬不求著她們,照樣活得下去!

李秋芬這話一出口,李春芬臉色就變了.李大柱瞧著她的神情,就知曉她不開心了.他轉過頭,責備李秋芬:"秋芬你這說的啥話?三十多的人了,說話還這沒遮沒攔的!石頭這才多大,童言無忌,你跟他交啥真?"

李大柱是站李春芬這邊的,他堅決為自己這個大姐說話.

趙梅板著臉,瞪著石頭,訓斥道:"石頭,你胡說啥?這兒可是咱們的根,快給你大舅公他們賠罪!"

訓斥完,她又轉過頭,對著大家一笑,說道:"二姨三姨,大舅,石頭這孩子不懂事兒,你們別見氣,回頭我好好收拾他一番!"

楊氏坐在趙梅一旁,聽她這麼說,一把拉住她的手,笑著說道:"梅子啊,石頭小,懂啥?孩子慢慢兒教就是了,可打不得!打在兒身疼在娘心吶!"

站這兒才這麼會兒,冬至就覺著各種隔應.這還是兄弟姐妹?他們累不累?再說他們說話,明顯就是巴結李春芬和趙梅,就李秋芬一個人心直口快,該說的不該說的全往外倒,一個人被大家欺負.這屋子里,唯一讓她覺著有點兒親情的,就是李秋芬.雖說說話得罪人,但是是唯一一個招呼他們兄弟姐妹的人.

"石頭表侄年紀小,二姑三姑不會計較的,對吧三姑?"三郎在李秋芬懷里抬起頭,瞧著李秋芬問道.

這三郎比石頭小兩歲,竟然說石頭年紀小不會說話,就這一句,就將剛才李大柱和趙梅還有楊氏他們的話全反駁了.年紀小?讓一個比他小兩歲的孩子說他年紀小,還有啥借口?

今日一直憋屈的李秋芬,此時出了一口惡氣,心里舒坦多了.她摟緊三郎,哈哈大笑著說道:"對對對,三郎比石頭還小兩歲呢,還這懂事,真真是三姑的好侄子!"

三郎被李秋芬得太緊,臉漲得通紅.他小小地掙紮了下,反駁李秋芬:"三姑,三郎不小了,三郎已經七歲了!"

他這句話,讓李秋芬心里更是舒坦,臉上也笑得更歡快了:"好好好,三郎是大伙子了!"

冬至心里給三郎豎起了大拇指,就這麼不得罪人的兩句話,就幫李秋芬扳回一局,這小小年紀就如此,長大了害得了?不過這次也就三郎能扳回,誰讓他占著年紀的優勢呢?

如今,冬至越發覺著自己比不上三郎了.

石頭被李春芬摟在懷里,愣愣地瞧著笑得正開懷的李秋芬,不曉得三郎說的話有啥好笑的,咋就笑得這歡快.再瞧瞧自己娘和外婆,都沒笑啊,那三姨婆到底在笑啥?

見場面不好了,李大柱轉過頭,對楊氏說道;"孩子他娘,你咋還坐在這兒?石頭都來坐這久了,你還不去將家里炒的花生拿出來給他吃?"

楊氏也精明,一聽李大柱的話,一拍額頭,連連自責:"瞧我這腦子,家里還有花生呢,也不曉得拿出來,石頭難得來一趟,那些金貴的吃食家里沒有,這地里長的也不曉得拿出來!你們等等啊,我這就去拿出來,大家吃著玩玩兒."

"大舅娘,咱們坐會兒,別忙活了!"趙梅笑著去拉站起身的楊氏.

"梅子,讓你舅娘去拿吧,吃飯還有會兒,讓石頭吃著玩玩兒."李夏芬開口,勸說趙梅.

大家都勸了,趙梅也就不再堅持.

等楊氏出去了,李秋芬開口了:"冬至,杵這兒干啥,去搬凳子坐,幫你哥也搬個過來!"

冬至原本沒打算多呆,她之前想著,打了招呼就出去的,誰知道被李秋芬叫過來了,之後就一直找不到由頭出去.現在李秋芬開口了,她順勢開口:"三姑,我娘在廚房幫忙,我也過去了."

"那你趕緊去!"李秋芬聽到冬至說要去廚房幫忙,立馬催她快去.

這個時代重男輕女,冬至一直深有體會,就如同今日,李秋芬雖說對他們家好,可主要還是對二郎和三郎好,對冬至是一般的.身體的原主以前還希望三姑對她能想二郎和三郎一般,不過現在的冬至對這些可就不在意了.

整個時代都是重男輕女,她雖說接受的是男女平等的教育,不過來到這個世上之後,她沒有對這種觀念提出一點意見.她是個凡人,可沒有能力以一己之力來對抗整個系統.